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四章 画风玄奇

    相比于北疆那次赶鸭子上架式的捕捉内气离体,这一次赵恒和韩倪两人的布置和准备明显精良了很多。

    毕竟是从战场上厮混出来的,经过北疆那次捕捉内气离体的尝试之后,他们可是从很多方面进行对此进行了改良,单就说这一次捕捉米兰达,其使用的东西都是真正意义上特质的。

    钢索,于禁温养后的产品,叉子,同样是于禁温养后的产品,不过很明显对方那柄短剑非常的强力,将于禁订制的叉子都砍断了,可惜最后还是没有逃过被捕捉的结局。

    十几个套马的汉子,在将米兰达套住的瞬间,便猛地发力,将米兰达拉倒在地,然后各种特制的武器,绳索朝着米兰达的身上招呼,在保证对方性命的同时,将之尽快绑到彻底失去战斗力。

    与此同时赵恒和韩倪快速的将地上不太多的三角钉收起来,这玩意不太多,说是用来对付骑兵的,但是开发出来不久之后,汉军这边为了加强骑兵的战斗力,给战马钉了马掌,然后这玩意儿彻底没用了。

    当然早些时候,陈曦搞出马鞍和马镫的时候并没有搞马掌,因为这个世界战马的素质非常强,马蹄耐磨性很好,根本不是问题,然而后来发现钉了马掌之后,战马的战斗力能上升一些。

    本着这么低成本能涨点战斗力,那就投入呗,然后陈曦拨了一笔预算给战马又钉上了马掌,以至于三角钉这种防御武器开发出来没多久就被扫入了历史垃圾。

    不过当时用边角料造了几十万个,虽说没用了,也没有回炉,反正陈曦也不在乎这些成本比箭矢贵不了多少的三角钉,于是就丢在仓库里面,贴了一个战略储备的封条。

    当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战略储备,于禁常年在后方,翻府库的时候经常翻到这种奇怪的东西,多是陈曦一时兴趣搞出来的玩意儿,南下的时候,就顺手带走了几万枚,也算是清理库存。

    不过现在被这群人弄来阴人,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米兰达被扯倒在地,一群人就冲了上去,压根不管米兰达的挣扎,抱胳膊的抱胳膊,压腿的压腿,捆钢索的捆钢索,硬是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内将米兰达捆成了一个只露出脑袋和脚的毛毛虫。

    被捆的死死的米兰达,这个时候无比憋屈的破口大骂,完全不顾刹帝利的尊严,疯狂的咆哮着汉军没有武德。

    可惜气炸了的米兰达用的是贵霜话,韩倪等人压根就没有一个能听懂的,不过看对方面红脖子粗的神情,就知道不是好话,于是韩倪给对方嘴里面塞了一大团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抹布,即保证了对方不会咬舌自尽,又保证了不用听那烦人的污言秽语。

    “敌酋已经被我等活捉,尔等还不投降!”赵恒抓着被捆成毛毛虫的米兰达的后颈,对着对面依旧怒吼着朝着他们这边冲锋的米兰达亲卫怒吼道,在中原,主帅被俘虏,这一战基本就意味着完蛋了。

    赵恒的大嗓门在这种混乱的战场依旧能传递数百步,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效果,贵霜那边根本没有反应。

    倒是被捆成毛毛虫,整个人从脖子下面缠着钢索的米兰达对着赵恒和韩倪怒目而视,内心之中悲愤让他的面容甚至为之扭曲。

    “呃,老哥,没反应。”韩倪看着依旧疯狂厮杀的贵霜士卒有点愣神的说道,没见过这种古怪的情况,敌酋都被活捉了,怎么对方还是在拼命战斗,这有些不合理啊。

    “也是我们蠢了,那个谁,找个旗杆,将这家伙挂上去,让对面那群人都看清,都忘了,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话。”赵恒先是一愣,随后一拍脑袋反应了过来。

    米兰达这一刻看向赵恒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之生撕,眼珠子甚至都突了出来,就像是死金鱼一样暴突,眼角布满了血丝,作为内气离体武将,而且是一个优秀的内气离体,他具备着他心通的能力,能听懂赵恒和韩倪的话。

    正因为能听懂,所以米兰达感到发自内心的耻辱,可惜他的嘴被抹布堵住,就算是有什么想说的也没有办法发声,因而他只能愤怒的挣扎着,然而这并不能改变赵恒和韩倪的想法。

    这两个家伙对于内气离体的敬畏早已经在北疆的时候消磨了大半,而真正失去了对于内气离体的敬畏,则是因为当时在长安的时候,亲眼见到了姬湘怎样将一个内气离体的武将折腾的跟牲口一样。

    祢逻诃,一个具有军团天赋的顶级内气离体,在姬湘验证自身心理学的时候,直接玩到精神崩溃了,军团天赋玩到消失,内气离体的修为直接崩溃到了炼气成罡。

    至今依旧没有人知道姬湘到底是如何让一个内气离体掉下来变成炼气成罡,也不知道如何让祢逻诃的军团天赋被玩到消失的。

    当然这俩家伙也参与了姬湘后半截的验证,也就是让炼气成罡突破内气离体,这一方面,毫无意外的失败了。

    不过作为交换他们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实力被拔升了很多的同时,面对内气离体的时候也不在会有什么恐惧之心。

    自然这俩家伙面对疯狂挣扎,但是只能勉强动弹,最后更多是用那双暴突出来布满血丝的眼球看向自己的米兰达毫无畏惧。

    最后米兰达毫无意外的被这俩人找了一个旗杆挂了上去,然后由四五个力士举着旗杆缓慢摇动,做出一副招降贵霜士卒的样子。

    “这就是你培养出来的士卒。”郭嘉斜视着于禁说道。

    虽说鉴于赵恒和韩倪的表现,就算是郭嘉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家伙在作战头脑和胆量上非常优秀,但是后面这个做法,怎么说呢,该说是无脑呢,还是该说,这俩货根本就是在挑衅。

    于禁面皮抽搐了两下之后,做出一副认同自家士卒表现的神色说道,“我倒觉得表现得不错,至于说挂旗杆这个,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对方看清楚当前的形势了。”

    “我们的士卒都不会贵霜话,没办法让贵霜投降,明明我们已经大获全胜,却碍于没办法交流而没有办法结束战争,那两个家伙也是为了尽快结束战争,才出此下策。”于禁轻咳了一下,为了证明自身士卒的正确性,还从战术层面赞赏了一下。

    “……”郭嘉瞟了一眼于禁,没说什么了,他本来也没觉得这种方式有问题,只是觉得于禁这么个浓眉大眼,刚毅正派的家伙,麾下士卒为什么会是这么个画风,按说不应该是上行下效吗?

    于禁默默地擦了一把汗,郭嘉真要问的话,他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觉得自己提拔的这两个副将,画风有那么点玄奇。

    不过不管画风是不是玄奇,总体来说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在赵恒和韩倪将米兰达挂在旗杆上,由四五个力士一起发力左右摇晃之后,大多数看到这一幕的贵霜士卒彻底失去了战斗的意志。

    主帅被挂旗杆了,不是人头,而是整个人,相比于人头,后者更让人崩溃一些,原本已经承受了超过自身极限压力的贵霜士卒,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骤然崩溃了。

    当然面对这一幕也不是没有依旧在战斗,甚至狂暴了的士卒,不过这些人都是少数,而且基本上都是所剩无几的米兰达的亲卫。

    然而大势所趋之前,之前已经被砍的就剩下几百人的亲卫队,眼见这一幕直接狂暴,可惜不能杀敌,赵恒这边用来捕捉内气离体的精锐部曲,直接掏出了三矢强弩,既然已经赢了,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至于填充难度什么的,对方已经快崩盘了,这个时候不用的话,之前好不容易填充的弩箭不就浪费了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的部曲,皆是掏出来自己的三矢强弩,一波近距离弩箭爆发,直接将对面的米兰达亲卫像是割麦子一样,收割了大半,之后冲上去一阵砍杀,将之全灭。

    毕竟双方应对的对手就不是一个层次,赵恒和韩倪的部曲才是于禁麾下最精锐的本部,说一句吹嘘的话,于禁还等着用这俩麾下的精锐部曲,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围堵诸如吕布,关羽那种级别的好手。

    这一刻被挂在旗杆顶上,奋力挣扎的米兰达并不能改变下面那群力士举好旗杆的意志,也不能改变贵霜士卒崩溃的军心,其可劲的挣扎,只是让贵霜的士卒更清楚的感受到什么叫做可悲。

    主帅被挂在旗杆上,亲卫也被绞杀,原本已经全面失利的战场局势又如何能维持战心,哪怕是听不懂汉军招降的话,但是伴随着第一个人丢掉武器,大量的贵霜士卒都放下了武器。

    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这一刻,甚至就连之前勉强用神佛加持带来的同调效果,靠着远多于对方的兵力,勉强兜住盾卫冲击的维斯卡也随着军心的崩塌,一溃千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