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三章 比烂

    于禁一开始布置的梳子状,错落有致的阵型,这个时候已经被挤压的零零碎碎,当然贵霜这边由米兰达率领的军团也没有好过,梳子之中不断出现的分支,已经让他们的军团也变得凌乱了起来。

    不过贵霜本身就擅长乱阵,见此不仅没有担心,反倒更是放开了手脚,打算和于禁的五军见个高下,毕竟任何一个军团打自家最熟悉的战争,都有那么点底气,贵霜再菜也能上台面啊。

    因而在这种局势大好的氛围之下,气势越来越盛,甚至不提及阵势的分化,和阵型散乱的话,单就气势上,仿若已经碾压了汉军一样,而汉军这边也配合着贵霜做出退避三舍的行为,让贵霜的冲锋之势,越发的恢宏,那种感觉就像是胜利就在眼前一般。

    “这种乱战有那么点意思啊。”于禁一边观察着大军之中贵霜的阵型,一边调整自身阵型的混乱点,快速的穿插,将自身的军团和贵霜的军团都尽可能的分散凌乱化。

    这个时候还不到于禁翻开自身底牌的时候,反倒贵霜在乱军之中的战斗方式,让于禁看到了一些他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东西,貌似可以补充到他当前的乱战体系之中。

    不过当前的局势如果有人在天空观看的话,那就有那么点意思了,汉军的前锋盾卫对于贵霜中军近乎是全面碾压,而贵霜两翼则是在全面渗透压制汉军的五军,整个局势颇有些不分上下的意思。

    不过和盾卫那边真正的全面碾压不同,米兰达这边的长驱直入,更多是于禁的一种引诱,于禁不断的调整自身操控的梳子阵型,极大程度的加强了军阵的深度,让双方的队形来回交错,不断的相互渗透。

    从大军看来像是米兰达不断的前冲破开汉军的阵势,实际上真实的操作更应该说是,于禁放弃了对于米兰达突进位置的阻击,转而引导偏向对方的突进点,致使双方的兵力陷入混乱的纠葛之中。

    “这种方式……”郭嘉看着于禁的指挥,他现在更多是帮着于禁稳住云气,并没有做多余的事情,因而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观察和了解于禁的情况,结果看到的东西,让郭嘉产生了些许的不解。

    于禁现在指挥调度形成的并不是郭嘉印象之中的任何一种军阵,甚至应该说,当前于禁的布置有一部分和军阵的规则都有所冲突,但是于禁的布置却是实打实的在完成于禁想要的成果。

    “哈哈哈!”米兰达这个时候已经深入了汉军本阵数里,甚至已经能看到数百步外处于汉军阵线后方的灌木丛,这意味着战争在这一刻即将画上休止符,因为,破阵就在眼前。

    任何一个军团只要是被凿穿了,都意味着失败即将来临,因为军阵的凿穿,意味着组织调度的割裂,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就算是军阵被凿穿,也能指挥调度两半军阵各自运转的神人。

    但是怎么说呢,那种人与其说是被人凿穿了大军,还不如说是故意而为,至于少于禁这种人是肯定做不到自家军阵被砍成两节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指挥着两半军阵,各自为战。

    “呵呵,应该是差不多了,该摸索的也都摸索到了,对方的乱战确实有那么点意思,只不过就这么个水准的话也该送他们上路了。”于禁带着淡淡的傲慢之色说道,他有着自己的骄傲。

    尤其是对方先头部队表现出来的素质和气势,让于禁基本确定对方主帅的位置必然就在那里,而那个位置距离于禁战线最后一道防线的距离,也让于禁明白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

    “送尔等上路!”于禁冰冷的沉吟了一句,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之中崩碎了除了盾卫和贵霜纠缠的那一部分以外的左右两侧,汉军和贵霜军团所有的云气。

    “我的军团天赋叫做乱阵,而我军团的精锐天赋叫做乱战,两者配合可以解除军团的组织力,当然这种解除,需要大军渗透到对方的本阵,或者是双方的军团搅合在一起。”于禁侧头看着郭嘉说道。

    米兰达在这一瞬间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突然发现云气对于自身的压制已经彻底解除了,他再一次恢复成了那个以一敌万的内气离体,然而还没有等他高吼,天空已经被血色的云气重新布满。

    “解除了双方搅合在一起的云气之后,我们双方都不再具备云气,原本这样还算公平,但是我的乱阵军团天赋可以强行组织起麾下的士卒,靠着一瞬间上升起来的组织力,瞬间重新聚集云气,等于说是解除了对方所有的强化,然后进行作战。”于禁平淡地说道。

    “击鼓,催促五军击溃贵霜。”于禁带着些许的傲慢说道。

    于禁已经赢了,准确地说道,在对方全军渗透到即将杀出自家本阵的时候,他就已经赢了,解除了一切强化,还处于乱军的军团,绝对不可能是现在于禁统帅的五军的对手。

    毕竟五军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就是为了这一刻,因而在双方云气解除,汉军强行展开了云气之后,于禁的破阵五军终于露出来了自己的獠牙,打赢我们,呵呵,之前你们长驱直入,只是我在让着你们!

    一时间散乱的汉军,感受着军团天赋带来的清晰加持,在第一时间汇聚了起来,米兰达统帅的本部正卒,几乎在十几个呼吸之间,就被拆卸成了几十块,凿穿,不不不,我们一般都是将对方的阵型切碎。

    指挥调度,调整汇合什么的全部都成了笑话,阵型都被对手切成了碎块,怎么可能会有配合。

    至于突进到近乎要杀穿汉军战线的米兰达本部,这个时候也遭遇到了韩倪和赵恒这两个一路等待对方精锐送过来的于禁副官。

    这俩货可是真正面对面上手活捉过内气离体的炼气成罡,而且也正因为这一功绩,北疆之后,于禁保这俩军侯成为了自己的偏将。

    现在这俩就带着一群人趴在地上装死等着米兰达过来,身边一群套马的汉子也都暗自准备好自己的绳索,也都等着米兰达选择这个最正确的方位进行突破。

    这个位置是于禁特意空出来的,米兰达看似有很多的选择,但是只有这里最为合适,当然这里还蹲了一个成建制的高手军团,就等着米兰达率领自己的本部亲卫冲上来,然后暴起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杀啊!”将贵霜本阵切成了碎片的汉军,这个时候近乎是气势如虹,各个战线的士卒都在各自百夫的率领下疯狂的砍杀着贵霜的那些被自己包围起来的士卒。

    当然,这个时候贵霜两侧被包围起来切成零碎散阵的三万多正卒也在拼命的想办法和其它部分的精卒汇合。

    可惜一开始的时候,于禁示敌以弱,贵霜大军冲的太狠,之后分的太散,杂兵和正卒搅合在一起,现在配合上都出现了问题,而要冲杀早有准备的汉军,可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事情。

    面对这种自家阵型被切碎,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情况,单就靠贵霜士卒自身的发挥,在没有云气加持的情况下,想要稳住依然协调一致的汉军的狂猛砍杀,那真的是想多了。

    当前这些追随于禁的士卒基本上都跟着于禁混了好多年的老兵,参与过北疆之战的老兵也有不少,尤其是赵恒和韩倪两个家伙的士卒基本上都经历过北疆之战。

    再加上现在是拆了军阵在打乱战,这种战争说白了其实算是一种比烂的战争,只要对方比自己烂,自己怎么打都能赢。

    这算是一种比较反智的情况,理论上来讲战争应该是比谁更强悍,谁的智与力结合的更到位。

    于禁算是拆了理论,让战场变成比烂的行为了,简单来说,这个时候来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精锐,能将这两支军团轻易击溃,因为汉军本质上现在也接近乱军,其实际的战斗力并不高过之前结阵的时候,但是架不住,对方更烂。

    外带于禁还有一支保底的盾卫,这意味着,只要有必要于禁可以用一支正兵,将原本好几支正兵拖下水变成的杂兵军团给屠掉,而且真正组织结构完整的正卒,面对这种械斗水平的乱战,就算原本是同级别,现在也能轻松一打五!

    甚至夸张点讲的话,一打十可能都是能做到的,所以本质上讲的话,任何正面战争和于禁打成村级械斗水平之后,基本上就意味着全军完蛋的节奏,因为这种战争打的时候一旦有正规军介入,全军覆没都不是说笑的。

    而高端战争,双方组织结构以及军团协调都非常好的时候,说实话丢进去一支精锐也改变不了太多的东西,而于禁的方式,很有可能让后来者拥有一锤定音的能力。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种战术,而且是一种很优秀的战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