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二章 活着活着就懂了

    其他的都可当作没看到,但是光是这生存力就强的简直不科学,配合上这些超级老兵的本身的战场感觉,除了被箭雨直接射中脸庞,其他的基本硬扛就能顶过去。

    可怕的防御力,可怕的攻击力,已经近乎逆天了生存力,说实话,因为盾卫的定位问题,以及上来摧锋破阵的可怕攻势,郭嘉可是仔细的盯着盾卫,结果除了几个倒霉鬼,大多数士卒最多也就是伤而未死。

    只要招架不失误,用大盾核心的加钢层挡住,那么别说是普通士卒,就算是内气离体的斩击都能硬扛。

    嗯,郭嘉眼睛不瞎,盾卫的士卒只是将纳雷什当成一个普通的统帅,云气之下,炼气成罡和内气离体不需要分的太清楚,能打伤就能杀死,这波盾卫都属于那种脱掉铠甲,也是顶尖士卒素质的老兵。

    虽说没弄明白对手的实力,但是靠着多年的作战经验依旧抓住了对方破绽,然后成功将对方打死,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郭嘉确实震惊了,这是真正意义上士卒硬怼内气离体,还成功将对方砍死!

    这防御力就算是在郭嘉看来都有那么点可怕。

    “可怕的生存力,可怕的防御,配合上近乎全地形的优势,除了烧钱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的短板,至少在正面战场,这种兵种基本是没有什么短板了,简直可怕,可以硬抗近乎所有常规性攻击的防御力,真是……”郭嘉按着太阳穴略有崩溃的自语道。

    “没有短板的不是当前的盾卫,是最终版本的盾卫。”于禁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盾卫可能连两三个同级别锐士都打不过,当然到了终极状态,那就没问题了。”

    “终极状态?”郭嘉不解的看着于禁询问道。

    “嗯,盾卫的自适应是适应一切,其实是包含攻击的,原本的盾卫应该是先出自适应的极限,然后再穿这层铠甲,将自适应扩容,最后的结果差不多就是当年的西凉铁骑穿上铠甲。”于禁想了想说道。

    郭嘉闻言眼角动了两下,和李优混熟了,所以郭嘉是知道西凉铁骑曾经是怎么个情况,那真的是披个羊皮就能挡住箭雨的可怕骑兵。

    要是达到那种程度的防御之后,再穿上铠甲,拿上大盾,说实话,郭嘉真不知道这兵种该怎么应对,搞不好原本就是扛个弩机就是极限,换成那种规格的精锐之后,怕是打穿了自带的装甲防御之后,里面的士卒直接靠肌肉防御带来的减伤挡住剩余的杀伤力。

    “原来是这样啊。”郭嘉叹了口气说道。

    “不过现在不可能走这条路了,所以直接将里面的瓤子换成了靖灵卫,然后变更精锐天赋,其实还好,本身就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对于战争和装备也有着自己的认知。”于禁点了点头说道,望着已经开始冲刷的战线平淡的说道。

    “除了耗费钱款,这个兵种确实非常优秀了。”郭嘉感慨的说道,“生存力的强化,让他们就算是现在这种,在自适应天赋上成长艰难的情况下,也足以逐渐堆积起来相对应的适应性。”

    “也是,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用命堆的时代了,军师,接下来看好了,我这么多年的磨砺。”于禁神色之中带着些许亢奋说道,毕竟这么多年他已经被压在后方,现在终于能一飞冲天了。

    郭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依旧看着盾卫的方向,这个兵种在正面战场,甚至连郭嘉都没有办法找到破解的方案,真正意义上的城墙兵种,哪怕是丢了武器,直接靠吃饭的手戟和大盾相互配合都足够格杀绝大多数的兵种。

    再加上其本身的稳固天赋,对于重型攻击有着极高的耐性,而锐性攻击直接用大盾硬扛,防御上近乎没有短板。

    反倒原本给其配备的长枪不那么食用了,三棱锥枪头的短矛反倒非常的合适,至于被对手撞翻这种,四百斤的汉子,真不是说撞翻就能撞翻的,郭嘉估摸着以盾卫的第二天赋,用大盾招架,恐怕连重装以下的突骑兵都能硬扛住。

    【怪不得这个兵种这么讨子川喜欢,本质上,除了烧钱,其他方面基本没有什么短板,而且强悍的生存力,基本可以保证这个兵种远比其他兵种低太多的死亡率,而死亡率低,也就意味着成长性。】郭嘉按着自己太阳穴想到,他发现体验了盾卫之后,他有点被陈曦说动。

    确实穿上铠甲之后自适应天赋的成长性低得简直让人崩溃,但穿了这身铠甲,说实话,看着一战的情况,搞不好盾卫打完,伤亡都不会超过三位数,虽说这里面存在靖灵卫老兵的底子问题,但这么低的折损率意味着可以堆经验!

    【子川那家伙该不会一开始就想好堆经验这种方式了吧,想想的话,很有可能,那家伙虽说有时候不带脑子,但是也确实有未雨绸缪之能。】郭嘉想起陈曦有时候简直两个极端的表现,不由得叹了口气,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有时候陈曦没有。

    实际上陈曦还真没往这边想过,他只是觉得氪金装甲简单粗暴不用脑子,普适性高,除了烧钱,其他方面都很不错。

    可换成郭嘉这边亲眼见证之后,就变成了另一个考虑,战争年代不存在不能变强的问题,只要你没死,肯定会变强,黄巾那群连字都不认识的渠帅,现在放在四大帝国都属于上等的中层将校。

    他们学过兵法?有人给他们教过?怎么可能,说白了不就是因为没死,活了上百个战场,该会的都会了,不会的都死了。

    反过来见识了盾卫的郭嘉,代入这个思维之后,就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可能别的人还没有这个念想,毕竟理论上百战不死的士卒真心少之又少,当年席卷八州的黄巾到现在还活着的真不多了。

    大多数都是那种后来加入的,像周仓,李条,管亥那种一开始就是黄巾,现在还活着的,百战余生不是说笑,问题是当年多少黄巾,经历了这些还活着的有一两千没有?

    怕是没有,但是还活着的怕是有一半以上都是炼气成罡,其他的估计都是运气爆炸之辈。

    可换成现在的盾卫,郭嘉看这阵亡率,搞不好这群人真能混过百战余生,到时候哪怕每一次自适应扩容的上限都很低,几十次下来也够吓人了,毕竟郭嘉跟关羽配合这么多年,对于自己营地那些曾经的黄巾渠帅还是有相当了解的,苟着苟着,就苟到该会的都会了。

    “只要没死,就会变强啊。”郭嘉带着些许的感叹看着前方怒吼着平推贵霜士卒的盾卫,随后暗骂一声,“子川这家伙看待问题的方式绝对和正常人有区别。”

    “军师,你在说什么?”于禁不解的询问道。

    “呵,说不定以后真会见到最终极的盾卫。”郭嘉瞥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于禁没理解郭嘉的意思,看了一下局势,已经到了局势反转之前的程度,于禁也就没有深究的意思,开始下手指挥调整。

    纳雷什的倒下,甚至连米兰达都没有发现,因为双方遭遇的对手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盾卫的钢铁洪流对于纳雷什的精锐本部而言根本就是不可力敌的强军。

    而米兰达面对的于禁统帅的五军去属于那种错落有致,有些像是梳子一样的零碎小阵,以至于在遭遇于禁统帅的五军,米兰达甚至没有遭遇到太多的阻力就深入到了对方阵型之中。

    这种像是梳子状的凌乱破口,让贵霜的大军轻而易举的掺入了其中,双方很轻易的搅合在了一起,虽说汉军在这一过程之中也不乏抵抗,但是就米兰达的感觉而言,对面的对手不强。

    甚至应该说是弱,因为从阵型犬牙交错的破口上看来,他们贵霜的军团正在努力的将汉军的阵型撕碎,而且这一过程并不是非常困难,至少米兰达自己已经冲杀到了汉军的战线之中。

    这是一个好消息,至于纳雷什那边的情况,米兰达扫了一眼,不太妙,不过看看自己这边的形势,米兰达瞬间安心。

    最多不过是兑子,而但凡是兑子的游戏,只要比例不大,他们婆罗门都愿意接受,因为他们的棋子永远很多。

    因而回望了一眼纳雷什的方位,发现被钢铁洪流堵住,甚至被反推的时候米兰达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反倒认为对方的中军过于轻敌冒进,只要自己的左右两军拿出应有的实力,将对方侧边压住,就可以在斩杀汉军两翼的同时,包裹住汉军突出去的中军。

    到时候和现在被压制了纳雷什前后夹攻汉军强大的中军,说不定还能大获全胜。

    一想到有可能战胜汉军,米兰达明显的兴奋了起来,原本已经推进到相当程度的神佛加持,再一次突破了原有的水平,让麾下的士卒的突破能力再一次得以攀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