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正义

    至于占据了婆罗门体系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真信徒,那当然是伽蓝神说什么,他们干什么就是了,真信徒岂会不听神指挥?

    实际上真要深究的话,在表露了自身神的身份,并以展现神迹的方式让婆罗门教徒相信这确实是神话之中的伽蓝神之后,对于关羽来说最大的对手其实是掌握着宗教解释权的婆罗门之中的理性派。

    问题在于婆罗门体系之中的高种姓有多少?在这个时代可是真正意义上百分之一的数量,高种姓的奢华生活,正是以这种金字塔体系堆积起来的。

    作为只占了贵霜南部总人口百分之一的高种姓之中又有多少真正的理性派,十分之一有吗?

    大概都没有了,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会有这么一个比例,编写神话的,诠释宗教的那些人可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已经延续了千年,已经走向了腐朽的古印度教,连掌握着宗教的那些人都被宗教洗脑了。

    以至于在面对“真神”的时候,敢于在内心怀疑神存在的只有千分之一,而敢于否认神存在的只有万分之一,而敢于站出来,直面神的,只有那一个被关羽斩杀在城墙上的不知名内气离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关羽一声号令,三摩呾吒城之中大量的教徒被武装了起来,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伽蓝神的神谕已经下达——人世丑恶,婆罗门不尊神谕,伽蓝神降世以刀兵历练世人。

    伽蓝神是善神,这是没错的,不过善神发怒才是真正的怒火,而教徒感受到了神的怒火,愿意为神而战,神谕就是教徒的准则。

    为此哪怕是对着曾经尊敬的人,曾经爱护的人,曾经崇拜的人挥刀相向,他们都不会在意,因为他们遵守的是神谕,他们是神的子民,他们为神而战,神说如此,便是如此,没有理由,本就该如此!

    随着关羽一声令下,作为尊神展示了神迹的三摩呾吒城,有着二十万人口的大城,直接武装了七万人,这些都是青壮,而且是愿意贯穿伽蓝神的意志,用刀兵和战争历练世人。

    这些人虽说缺少铠甲,缺少武器,但是见证了神迹的百姓之中不乏狂信徒,他们的双眼燃烧着信仰的火焰,那是愿意为信仰的神明燃尽一切的扭曲意志,他们的一切,他们的自我,都是属于崇信之神的!

    站在三摩呾吒城残破城墙上的关羽,看着下方最多是穿了身铠甲,拿着一杆长枪,队形糟糕,阵型凌乱的杂兵。

    说实话,若是在中原,关羽甚至不屑于使用这种杂兵,哪怕是作为仆从军,以关羽的高傲,也不屑于使用这种垃圾。

    可是现在不同了,仅仅是一个神名,就拉起了这样浩大的军势,哪怕是关羽也不自觉的对于这里的蛮夷升起了怜悯。

    “利达斯,点齐兵马!”关羽冷漠的扫了一眼这个在他看来毫无节操和尊严的内气离体武将,对方的势力并不差,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基础的素质,都足以和李条那种级数交手。

    然而在关羽展现出伽蓝神之姿的时候,利达斯作为三摩呾吒城的守将,作为统帅着五千正卒,一万辅兵的贵霜将校,利达斯居然没有丝毫犹豫的跪下,并且在关羽再次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奉上了自己的忠诚,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忠诚。

    用利达斯的话来说,那就是吾神,请允许卑微的我向您献上一切,我的生命,我的力量,我的一切都是您赐予的,吾神在上,伽蓝神,请允许我作为您的剑盾,吾神,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您。

    说实话,一开始关羽对于利达斯这种不忠不义,当场叛国的将帅其实是非常不爽的,若非徐庶拦着,关羽当时顺手就想给利达斯一刀,将对方直接砍死了事,关羽的的信仰就是忠义,而利达斯的行为让关羽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恶心。

    然而接下来利达斯的表现让关羽深刻感受到了宗教体系,完全洗脑之后,产生的扭曲,一个放在中原都算得上好手的武将,居然真的就这么狂热的跪伏在自己的脚下。

    眼睛作为心灵的窗户,关羽冷漠的眼神对上利达斯双眼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叛国贼的怯懦卑鄙,也不是忍辱负重的坚毅,而是狂热,一种甘愿为伽蓝神关羽燃尽一切的狂热。

    我信仰着伽蓝神,作为贱民的我有幸观想到了伽蓝神,虽说因为我的卑微甚至看不清尊神的样貌,但是尊神依旧赐予了我力量,让我从贱民成为刹帝利,尊神,为了尊神,我愿燃尽一切,尊神的意志,由我贯彻,我是您最忠诚的仆奴,伽蓝神,您终于回应了我的呼唤!

    卑微的跪在关羽的脚下,利达斯狂热的陈述着一切,伽蓝神是他的观想神,是他的一切,是将他从泥浆之中拉出来的神祇,因为为了伽蓝神别说叛国,就算是去和其他的神作战,他都在所不惜。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利达斯,那一刻关羽竟然无言以对,或是悲哀,或是抑郁,皆是有之,以关羽当前的眼力看的非常清楚,利达斯的根骨,资质好的可怕,若放在中原,怕是有登临破界的机会。

    可惜在贵霜已经毁了,或者说是已经疯了,看着还算正常,但是已经疯了,关羽清楚自己并不是伽蓝神,然而利达斯信了,并且将自己的一切都愿意交托给关羽,为关羽而战,这种忠诚甚至连关羽都感觉到发寒,这些人的内心已经扭曲了。

    “为我而战。”关羽平静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利达斯说道,“为我获得胜利。”

    “是,尊神!”利达斯在听到这一声的时候,犹如听到了天籁之声,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等到了尊神。

    甚至随着这一声为我而战,跪伏在关羽脚下的利达斯甚至爆发出来足够碾压除关羽以外在场众人的气势,他得到了自己等待了十余年的神承认,他终于得到了伽蓝神的承认,为神而战。

    从那一刻开始,关羽不再是以背叛者看待利达斯,对方所受到的教育注定了,没有国家的概念,只有为神献上忠诚,神永远在第一位,而其他的一切都必须靠后,为了自己的印象,堕入无间无不可!

    “尊神,驻守在三摩呾吒城的一万五千精卒已经点齐完毕,我等所有人愿意为您燃尽一切!”利达斯面为关羽的询问,带着狂热回答道,他已经知道要面对的是谁了,杜尔迦,凯拉什,这些曾经的战友,没有关系,挡了我的信仰,都去死!

    作为信仰伽蓝神并以此晋升内气离体的狂信徒,在见到真正的伽蓝神的那一刻,双眼便燃烧起了对于尊神信仰的疯狂,如利达斯所说,为了自己的神,他可以奉献出一切。

    关羽带着冷漠的眼刀,锐利的扫过利达斯,那一刻被关羽的眼刀扫过的地方,隔着一层铠甲的下面,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

    然而利达斯对此不仅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出现了狂热之色,对,就应该是这样,伽蓝神就应该这样,就应该这样强大。

    因而面对关羽的冷漠之色,利达斯再一次对着关羽宣誓道,“为了尊神的荣耀,我等愿意化作刀剑,为尊神审判这人间的罪孽!”

    关羽微微点头,表示利达斯去处理自己的军务,而自己则是冷漠的跨步从城墙上走下,明明是虚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关羽硬生生走出来了台阶的感觉。

    相比于飞行或者直接从城墙跳下,这种抱臂踏虚空,如登天之阶梯的动作,至少在逼格上比普通的飞行拽了三个层次。

    配合着关羽那种冷傲的神色,霸道的气势,无形之中产生了一种让贵霜信徒高山仰止的感觉,当然这也就是关羽,其他人这么做少了这种气场,也就没有了这种效果。

    “这世间如此污浊,拿起你们的刀剑,诛杀胆敢阻挡之人,腐朽的婆罗门,以我的名义在战火中燃烧出新的规则!”关羽虚立在三摩呾吒城信徒面前的天空上,冰冷无情的下令道。

    伴随着关羽的开口,原本推推搡搡,乱作一团的贵霜信徒,骤然安静了下来,皆是崇敬的看着半空之中的关羽,强大,冷漠,威严,霸道,这就是神,这就是伽蓝神,真正的神!

    除了神话之中的记载,没有任何人见过神,但是在关羽出现的那一刻,不管是气势,还是霸道,都完美的契合了神话之中神的气度,威严与冷漠,霸道与强悍,这就是神,这就是对于人类予取予夺的神!

    动手就杀人,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解释,凡人只能默默地感恩,只能予取予夺,这就是神的威严,这就是神的意志。

    婆罗门不过是模仿着神的一切,而关羽则真正的表现出神才拥有的威严,霸道,漠视,令出无悔,意动则杀人,没有什么道理,没有什么解释,因为神本身就是道理,本身就是最终的解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