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四章 菜要承认

    陈曦不解的看着李优离开,挠了挠头,愣是没有想明白李优为什么是那么一个神色。

    另一边李优则是感叹,陈曦的心性之中居然有着这样漠视生命的一面,不过想想陈曦的出身,有这样的漠视普通人的心态也算正常,世家大户的教育,不拿百姓当作同类也是自然。

    以前没有表露出来,不代表没有这种心态,只能说陈曦是以道德约束自己,以怜悯之心对待百姓。

    话说陈曦是不知道李优所思所想,要是知道怕是会给对方一个大白眼,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大型的拟真即时战略游戏,居然牵扯到人性了,你莫不是傻了?

    李优的精神状态比周瑜强不少,而且吃了一次亏也有所准备,所以梦醒的时候并不怎么严重,身体的亏空也可以扛住,至于陈曦的精神状态,李优都不会翻船,陈曦会翻船?开什么玩笑。

    陈曦苏醒之后,最多是生出一种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的困倦之感,然后果断倒头就睡,至于明天上班什么的,困了的陈曦根本不在乎。

    不过相比于陈曦的心大,对于对手的一无所知,李优稍微缓过来之后就开始回忆昨夜的超长战争推演。

    而后越想越是感叹,韩信无愧于云气体系的建立者,兵权谋的终极体现,要是他们没有陈曦的话,搞不好真不是对手,对方的战术着实是太强了,战场上的表现,李优遍观同时代硬是没找到能有资格与之交手的,强如皇甫嵩,同等规格怕是只能被对方锤死。

    然而很不幸,从某种程度上陈曦其实也是兵权谋的终极体现,更重要的是,陈曦还是兵技巧的终极体现。

    韩信输的不冤,不是太不够强,而是陈曦所用的方式太强了。

    【淮阴侯实在是强的恐怖,战场上怕是当前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和他对局,周公瑾虽说厉害,但还是太年轻了。】躺在床上闭目装死的李优派人请假之后,开始回忆思考。

    【倒是子川,不知道该说他是天真还是残忍,最后居然当着韩信的面说出了那样的话,恐怕韩信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子川的面前了。】躺在床上的李优嘴角不由得上划,最后那戳心一幕他真得想笑。

    【回头查一下情况,这个韩信明显是真人,从汉初活到了现在吗?】李优闭目沉睡的时候带着些许的思虑,但不等多想,身体各处泛上来的倦意便让李优早早的陷入了沉睡。

    另一边,随着陈曦讲解完毕,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实质的感觉,毕竟陈曦这种打法打赢了很正常,再说陈曦全程划水,没上战场,加之上了战场也不可能描述出韩信的战术到底有多恐怖。

    因而在荀彧,刘晔等人听来也就是有仙人入梦和陈曦对局,然后输了而已,至于鬼这种说法,荀彧等人已经懒得搭理陈曦了,长安闹鬼,你莫不是不知道长安地宫有多少仙人。

    “你赢了啊。”周瑜眼角抽搐了两下,隔了一会儿带着感叹说道,自己努力了那么久,都没有赢,结果陈曦真赢了。

    周瑜又不傻,输了那么多次之后,冷静下来,对比历史,还有自己交手的感觉,又怎么可能猜不出对方是谁,结果陈曦这波看起来是实锤了汉初那一群人。

    更糟心的是实锤了那群人的陈曦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锤的是什么,甚至就陈曦那口吻,周瑜估计就算是别人告诉他实话,陈曦也会表示,汉初三杰和楚汉那群人怎么会那么弱,你们肯定是在说笑……

    【算了,我也不说了,估计李文儒已经知道了,他都没说,我也别说吧。】周瑜按下自己内心的吐槽欲望,默默地想到。

    【实锤了楚汉那群英杰,子川都没觉得对方强,果然子川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上限。】刘备无语的想到,他已经去看过李优了,而且李优也给刘备说了实际情况,陈曦实锤楚汉群英啊!

    “虽说是个鬼,但确实非常厉害,大概比皇甫将军和你厉害这么多。”抬起双手,陈曦比划了两下之后,略有些崩溃的说道。

    周瑜心下呵呵,听完陈曦的解释就知道是怎么赢得了,果然军略再强,碰到陈曦这种兵权谋的另一个终极体现,怕也只有凉了。

    从此之后韩信再也没有和陈曦进行过任何一次心象推演,因为感受过另外一种兵权谋的终极形态之后,韩信已经完全不想再去找虐,他又不傻,陈曦那种方式,完全就是所谓的天赋不够,氪金补足!

    至于战场指挥,十个陈曦都是被他锤死的节奏,他们两个虽说都是兵权谋,但压根就不是个套路,基本没有什么好比的。

    “给你放一段时间假,文儒那边也在休息,你们两人的工作我找别人先行处理,说来文儒的工作反倒多一些。”刘备看着确实像是大病一场的陈曦有些痛惜的说道,“鬼那件事我来处理就是。”

    刘备这边也知道陈曦对战的对象是什么,也知道经历了多久,加之少了陈曦也能运转得开,刘备也就打算给陈曦放一段时间的假。

    陈曦则是在欢天喜地之中送走了刘备,鬼什么的,问题不大啊。

    至于恒河那边,将时间倒退回韩信离开的那一刻,战场上的天象变化在韩信离开的瞬间骤然消失,而等张任意识回归的时候,横剑自杀的班纳杰甚至都没有倒下。

    然后张任看了看手上的天命指引,已经消耗完毕,不过仔细想想的话,抬手之间请了那么大一尊神过来,天命指引消耗完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看看局势,简直爆炸,班纳杰横剑自刎,对局的那些被包围的贵霜精卒因为指挥系拆解已经基本崩溃,这是要赢的节奏!

    没说的,张任接过韩信留下的底子之后,开始发挥自己的水平,很快就将崩盘之后,压制在河滩的贵霜军团打得抱头鼠窜。

    之后按照韩信的交代,在侧边放出了一条口子,得以让对方战心进一步崩溃,一路逃窜,引动凯拉什等人冲击萨卡拉正在组建的战线。

    一切就像是韩信所说的那样,可谓是胜券在握,接过手之后随便打一打就赢了,我张任今天就要在世界史上留下浓墨重彩,被人吹上几百年的战绩……才怪!

    张任又不是韩信,韩信能完成那种将对方的军团牵引指挥在自己的体系下进行指挥的完全不讲理的事情,张任可是完全不可能做到。

    虽说张任在接管了军团之后,也尽可能的按照韩信的规划一步步的进行推进,但是双方指挥能力之间那天堑一般的差距,让韩信所谓的那些随便打一打,这边指挥两下将对方压制,那边调度两下将对方的军团体系拆卸了什么的,完全成了天书。

    张任在实际指挥的过程之中,完全理解了什么叫做一肚子骂人的话,还得承认自己菜,对方说的基础操作,自己完全做不到啊!

    谁能告诉我,随便打两下,那边出个破绽,刚好我们这边就有打完那块,空出来的五六百人打进去,将其体系崩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先说随便打两下是怎么回事,再说怎么会出个破绽,还有怎么会就有五六百人刚好进去,张任默默地将想要骂人的话吞了下去,看着对面集中起来朝着自己攻打过来的大军,表示自己的肺已经气炸了。

    这一刻张任内心的感觉就像是被poi日了一样,说好了随便打打的,你能告诉我这个随便打打到底是什么层次的随便打打,我已经很努力的打了打,不仅没有打赢,反倒看起来还要被对方翻盘了一样?

    说好随便打打,基础操作糊弄两下,对方就能全军崩溃,但是我怎么打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所谓的全军崩溃,为什么外围的敌军现在反倒看起来像是被组织起来了呢?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张任的内心是无比的崩溃,他连话都不想说了,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和淮阴侯那宛若云泥一般的差距。

    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大佬的随便打打,是我等可望不可即的程度,同时更是明白了,大佬的基础操作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基本上都属于一辈子不可能抵达的彼岸。

    以前张任觉得自己还是很厉害的,而等真正明白了厉害是什么概念的时候,张任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厉害的原因是没见过真正的大佬。

    该死的随便打打,该死的基本操作,该死的随随便便打两下,淮阴侯您该不会说的是您那个水平的基础操作吧。

    我勒个去啊,您这种相当于能给大佬随随便便写教材的远古巨佬,写了大半截,没时间要走人,剩个收尾让我来写,表示就剩一点点了,你随便写写,收个尾,到时候就能拿个战果,我还真以为是这样,还以为能让我吹个两百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