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三章 我所敬服的人啊

    实际上打到最后汉中之战的时候,韩信的治下已经没人了。

    瘟疫啊,干旱啊,战争啊,将原本就不算是太好的经济大环境硬生生给拖死了,能战到现在,韩信确实无愧于国士无双的名头。

    李优也算是相当厉害的角色了,可战场上遭遇到韩信就没占到过便宜,好在一开始李优就很冷静的选择了非常正确的战略,加之陈曦在李优观念中非常神奇的没有掉链子,实际上一开始韩信就没救了。

    早在黄河渡口那一战,韩信逆势大破李优主力的时候,韩信就出现了兵力不足的问题,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虽说得到的铠甲武器超级多,但连装备铠甲武器的人都不够了。

    甚至因为之前邺城那一战,刘备表现出来的简直违规程度的民心,韩信果断刷破了底线。

    形势已经成那样了,放回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组织起来继续战争,而统合起来,怕是又会出现之前那种麻烦,韩信心下一横,带着某种决绝坑杀了七万俘虏,而后更是强行攻破了河内,进行了屠城。

    不过事情的发展和韩信所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原本以为这种坑杀,屠城会将对手震慑住,在以后战争的时候,让敌方的士卒产生恐惧,结果事态的变化让韩信彻底震惊。

    那种感觉就像是对方故意放任他这么干,一时间刘备治下的舆论,也就是刘琰的宣传直接让韩信成为了诸夏死敌,野蛮胡虏,至于刘备麾下更是众志成城,势要将韩信覆灭。

    定位从内战,直接上升到韩信是混入诸夏体系里面的黑恶分子,诸夏所有人都要有歼灭韩信势力,为子孙后代争一片生存土壤的觉悟,这是一场不胜则死的战斗,不想让后代沦为奴隶,那就拿起武器!

    韩信虽说情商低,政治认识不到位,但是人家也是有脑子的,在发现对方势力这般的变化,岂能不知道自己被耍了,但是大错已成,退无可退,韩信反倒冷静了下来。

    做了这么多到最后不还是要做过一场吗我韩信别的可能输,战场绝对不可能输。

    果不其然,将内部整成铁板一块之后,李优率领大军再次出动,韩信在获得情报之后冷笑连连,紧跟着也主动出击,轻易避开危险之后,直接和李优拼了一个正面。

    靠着超越李优理解程度的大军团指挥水平,重创了李优,不过由于李优早有准备,士卒皆是以重装出击,韩信虽说指挥超神,但是靠着自身强悍的防御力,以及精锐士卒的基本发挥,李优成功将战场拖入到了消耗战。

    韩信的水平确实够强,可这样一战,韩信损失也是颇重,倒是又得到了大量的装备,不过没用,连人都不够了,本身后方现在就靠健妇运粮,要是继续抽调,怕是治下只能崩溃。

    李优这边则是漠视战损,再接再厉,输了卷土重来,刘备治下人口颇多,虽说折损颇大,但由于韩信的定位问题,民众皆知此战关乎子孙后代,治下民心可用,李优压根没有给韩信休整时间,再次出兵。

    之后李优一共打了五次大型的败仗,但每一次败的规模都在变小,加之宣传给力,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胜利将至,治下民众再一次踊跃报名参军,而李优则是屡败屡战,锲而不舍。

    从洛阳败到长安败,从长安败到三辅败,从三辅到凉州败,从凉州败到汉中败,然后韩信终于弹尽粮绝,全军覆没了。

    那种算尽一切,也免不了一死的感觉,让韩信终于明白了项羽为什么自杀了,就算是强大到能在战场上击败一切,最后也免不了失败。

    那一刻韩信近乎是面如死灰,跪在汉中城墙上,双手撑地,陈曦和李优则在城下,而南郑已经成了死城,基本上除了六十老朽,八岁幼子,其他已经全部阵亡。

    这种规格的战争推演,哪怕是韩信也是燃尽了一切去筹划搏杀,尤其是到后面,哪怕韩信并不像后方那么清楚局势,其实也感觉到什么叫做神通不及天数,屡战屡胜,但依旧像是螳臂挡车一样,改不了天命将之碾过。

    “赢了。”陈曦带着兴奋吼道,这种高端的即时战略游戏,哪怕是他也玩的心潮澎湃。

    李优则是冷漠的看着城头上已经彻底燃尽了一切的韩信,对,就是韩信,李优又不是陈曦那个全程堆资源不管对手死活的家伙,他在交手的过程之中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身份。

    “输了……”韩信甚至心象世界解除之后依旧沉浸在失败之中。

    “看吧,一开始让我投降多好,这样大家都不伤面子。”陈曦笑的非常开心,实际上现在的情况,除了陈曦还能笑的如此开心以外,其他两人的神色都是异常的阴郁。

    “有子川的后勤支持,整体的规划,要打赢我们至少需要汉初三杰加楚汉一众英豪,外加项王才行。”李优缓过来之后做出一副感叹的神色说道,而缓过来的韩信一脸想要骂人的神色。

    “不至于吧,淮阴侯,酂侯,留侯还是非常厉害的,再加上楚汉那群人,算上项王的话……”还不等韩信骂人,根本没明白自己打的对手是谁的陈曦自然的浮现了对于历史上游英杰的敬服之色。

    李优闻言面皮抽搐了两下,最后没说话,果然陈曦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之前打的是谁,估计除了知道有自己在侧肯定会赢,其他的直接就没有关注,当着被自己打败的人的面说敬佩对方的能力……

    李优斜视了一眼已经快要被陈曦的话逼到自爆的韩信,呵,实锤了你们之后,还纯洁真挚的赞美你们,我就知道会这样。

    这一刻韩信胸口堵了一堆骂人的话,差点炸掉的他,硬生生的将话全部吞了回去,然后看着陈曦一脸真挚的敬服之色,确定对方说的是真心话之后,韩信面皮抽搐了两下,没说话。

    给后人留点念想比较好,在刚刚你已经锤翻了你敬佩的前辈,而且完全没用全力的样子。

    韩信实在是不能骂人,这波真不是他弱啊!

    韩信暗骂了一句,尽可能的恢复了平静之色。

    “你赢了。”韩信尽可能平静的对着陈曦恭敬施礼道,“我一直认为我是兵权谋的集大成者,也认为在当前的体系之下,不可能有人超越我,没想到,我还是输了,虽说对于他,我不算是心服口服,但对于你,我愿意给于你最高的敬重。”

    陈曦闻言挠了挠头,“呃,其实你也蛮厉害了。”

    韩信点了点头,认可了陈曦对于自己的评价,对方是真正意义上没有作弊,实打实的赢了自己,对此他愿意给于对方足够的尊重。

    “还请原谅,此战败北,我已经有些魂不守舍,还请容许我先行离开。”韩信在表达了对于陈曦的尊重之后,带着十足真正发自内心的疲惫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韩信终于理解了项羽为什么要自杀,如果这是真正的战争,打到南郑的时候,韩信自己也会横剑自杀。

    “好的。”陈曦摆了摆手说道。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身份”等韩信离开之后,李优看着陈曦询问道。

    “什么身份”陈曦不解,左右看了看,硬是没明白李优说什么,什么身份不身份的。

    “呵,兵仙……”李优以一种短平的语气说道,陈曦硬是没听清楚,不过陈曦本身就兴趣不大,没听清楚也就没问了。

    大概在陈曦的观念中,入梦的这个家伙也就是一个厉害的鬼吧,最多这鬼的兵法水平有点厉害,但对于陈曦这种兵法实操爪麻党来说,其实韩信这个级别比皇甫嵩厉害多少,陈曦并不能有准确的认知。

    除非是韩信将皇甫嵩吊起来锤,否则就陈曦的感觉而言,也就是强,很强,非常强,没办法,自己水平太低,对方过了某个线之后,看起来就很难有准确的认知了。

    就跟在学渣眼中,学神和学霸都是极其强大的存在,然而只有学神知道,学霸和自己一个级别,只是因为试卷满分有上限。

    最后陈曦笑着和李优拍手表示胜利的时候,李优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曦,“子川,我认为你有黑化的潜质。”

    陈曦一脸不解,然后李优则是勉强的笑了笑,直接离开,说实话,哪怕是李优这么作战其实都有非常沉重的压力,但是陈曦到最后还能笑的出来,甚至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心理压力,李优不得不佩服。

    在这一刻的李优看来,陈曦以前是心怀怜悯遍观世人,真要放下底线的话,恐怕会比他还要恐怖,好在陈曦一直恪守着自己的道德,否则的话,陈曦怕是会成为人世的灾难。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