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不是一个套路

    第二天白天周瑜直接什么都没做,将梦里的战争仔仔细细推演了一遍,确定里面没有任何的问题之后,输的心服口服,更是感叹若有机会,必然不会大意,定要一决高下。

    韩信这个时候对于周瑜也是见猎心喜,想想自己二十四岁还在混日子,这家伙二十四已经统帅三军,而且称之为天赋异禀并不为过,不过看那些调度指挥的手法,就知道这家伙以前没遇到真正的高手。

    靠着杀弱鸡能成长到这种程度,说明天赋极佳,被他这种高手打磨一二,能成长的更好,毕竟只有和高手交手才能得到大跨步的成长,不过要是在现实之中遇到他这种高手,周瑜怕是得完蛋。

    顺带一说,韩信这个菜鸡仙人,什么攻击手段都没有,甚至连仙人备份的手段都没有,加之当初是靠玉玺为基,国运拱卫得以存活下来的,现在又有老天爷针对,韩信基本不能出未央宫。

    话说回来,在韩信被唤醒的第二天就因为刘桐那过于敏感的第六感而被发现,韩信若非能躲在玉玺里面说不定都被丝娘打死了,之前在张任面前贼霸气的韩信被丝娘堵在玉玺里面。

    要不是玉玺是镇运之器,丝娘没办法,刘桐又不能真将之打碎,怕是那天就要上演丝娘手撕韩信这种喜闻乐见的节目了。

    不过刘桐好歹还算讲理,在韩信说通了之后,就表示本宫的寝宫不允许男子擅入,然后就将玉玺送到未央宫侧殿去了,顺带从那时开始刘桐用玉玺就用的少了,因为总觉得玉玺里面住了个男人。

    连带着被玉玺绑定,差不多成器灵的韩信也只能在玉玺周围跑一跑,不能太过远离玉玺,老天爷和器灵的双层压制,指使韩信只能去当家里蹲了,而一开始就得罪了刘桐,也就导致彻底没办法出门了。

    作为汉帝国的象征,刘桐要是抱着玉玺到处跑的话,韩信倒也能跟着到处跑,而刘桐不抱着玉玺跑的话,其他人拿着玉玺,韩信不想倒霉的话,就只能躺里面当死人。

    可惜,韩信苏醒的那天,玉玺在刘桐的寝宫放着,而刘桐是和丝娘一起休息的,虽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刘桐在知道玉玺里面有个人之后就觉得特别尴尬,于是韩信被放羊了。

    甚至丝娘警告韩信,要是敢进刘桐寝宫,她就找人在玉玺上下封印,让韩信出不来。

    可怜一代兵仙,战场无敌的角色,再一次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在那次之后,经过长达一个月的战场屠杀皇甫嵩之后,韩信终于学会了第一个仙人法术,估摸着也就是最后一个了,也就是所谓的心象世界。

    创造出一个战场,战场的大小由投入的精神量和内气决定,地形可以直接捏,兵力自然生成,后勤各方面也可以和现实达成一样,将心中的真实映照出来。

    至于统兵指挥调度这些非常精密,真正影响着战争的规则,在韩信这边反倒完全不是问题。

    毕竟这些东西,他自身就相当于规则一样,我将我能发挥得上限设定为这个游戏的上限,当然,你要是能突破我的上限,我直接认输。

    如果是正常人这么设定规则,那这战争推演的最重要的部分基本上就是错漏百出,换成韩信的话,用游戏规则来说就是,拟真度无限接近百分之百,反正韩信觉得自己用着还行,至少在指挥调度等方面完全没有问题……

    和周瑜的第二战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展开的。

    第二天晚上周瑜睡着之后,韩信就赶紧想办法入梦,而且将这样一个法术并入了周瑜的梦中。

    “神人入梦吗”周瑜感受着梦中的一切,然后韩信落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昨天只是战旗推演,这次用这个,一人一半,兵力自己规划,十二万人,两州之地的大小,你做一州地图,我做一州地图。”韩信随意的说道,“需要我让子吗”

    周瑜一把抢过东西,开始制作自己的一州地图,让子,笑话,昨天不过是我大意了,今天我可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才来的。

    韩信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也去制作自己的一州之地,这次周瑜拿出了十成十的实力,甚至在过程之中超常发挥,最后一败涂地……

    第二天醒过来的周瑜直接吐血在床,给自己打了一针保命药,直接没去未央宫点卯,躺尸休息,准备再战。

    实际上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韩信的锅,仙人毕竟不是人,梦中长达六个月的真实推演,疲累加在周瑜身上,周瑜好悬没死掉。

    回头等韩信了解了这一情况之后,对于周瑜的屠杀,变成了一个月一次真正大战局推演,其他时候用战旗。

    被韩信连着吊打了两次的周瑜表示自己就不信这个邪,神人也是人,头铁死磕,然而直到周瑜离开长安之前硬是没赢一局。

    大约连续屠杀了周瑜十次之后,周瑜终于明白双方的差距已经不是自己大幅成长就能追上的程度了,开始学习韩信的方式,并且努力将之转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今天就到这里了。”连赢了二十次周瑜的韩信已经有些腻味了,准备找点别的对手试试,“你们这边还有没有别的统兵厉害的。”

    “有。”周瑜面无表情的说道,到现在他是真正认识到神人入梦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自觉有些明白陈曦当初说话时的复杂神情,看来所有人的成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足够的资质,神人入梦只会让你崩溃。

    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成长,周瑜回望刚抵达长安时的自己,明显感到了进步,这种成长速度,连他都感觉到惊惧,可是再看看对面,说实话,周瑜到现在没摸到对方的底,毕竟周瑜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心象战场的规则极限……

    “说来听听,你也休息休息,仔细思考一下,最近进步明显不如之前了。”韩信用一种敷衍的语气说道,实际上周瑜的进步极其迅速。

    “皇甫将军和朱将军乃是世之名将……”周瑜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行了,那俩老咸鱼,皇甫义真也就现在能比你强一些,朱公伟现在真动手还不如你。”

    “呃……”周瑜闻言一愣,这意思是这俩都被收拾过了吗

    “该不会没有了吧。”韩信不爽的说道。

    “有倒是有。”周瑜有些犹豫,说实话,能和对面这家伙打正面的,周瑜真的找不到了,深切怀疑,怕是只有历史上那几个怪物能和面前这个神人打一打了,至于能不能赢,天知道。

    “说。”韩信随口询问道。

    “尚书李文儒以及尚书仆射陈子川。”周瑜淡然的说道,李优是因为周瑜一直没看出深浅,陈曦纯粹是个坑。

    第二天,韩信没来,夜里入梦李优,表示要和李优交手,用的是心象地图,拉了两州之地,韩信惨胜。

    倒不是说正面交手打不过,而是李优那一州之地的设定有问题,变天加浅层煤矿,连整个地图都烧掉了,一州之地的大火,打完李优主力,还剩的十四万大军有个鬼用。

    若非李优最后的两万人,没打过韩信守家的六千多人,这战韩信怕是输的连裤子都没有了。

    韩信好悬没气死,打完没关心象,直接质问李优。

    李优则是冷淡的表示,我就只是想看看一州之地的大火烧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烧过未央宫前殿,烧过洛阳城,可连一郡之地都没烧过,有机会烧个一州之地感受一下,为何不试试,韩信差点没气死。

    被李优气了个半死的韩信在修订了规则之后,找上了陈曦。

    和韩信来一场华丽的大汉十三州全地图推演,耗时一年多之后,陈曦带着战友李优将韩信击溃。

    第二天卧床休息的陈曦,有不少人来看望,毕竟陈曦摸鱼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好歹每天都出现,今天没来应该是真病了。

    “子川,你这看起来好像是大病了一场啊。”刘备安慰着陈曦说道说道,“最近操劳过度了”

    “玄德公,未央宫闹鬼啊!”陈曦带着怨念说道,“昨晚有一鬼入我梦中,要和我进行战争比拼,我表示不想比试,结果对方一定要比,你知道的这一方面我很垃圾的,所以我就投降了,然后对方表示必须要比,比过之后才能投降。”

    韩信因为被李优恶心了,找陈曦的时候是抱着虐陈曦的想法去的,陈曦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果断投降,但韩信当时窝火着,不让投降,陈曦就表示,要和我比也行,我必须找人辅助,而且我需要将玄德公麾下的资源全部拿到手。

    韩信想了想,表示可以接受,并且告诉陈曦,如果陈曦选择这一方式,那么他就将他曾经所掌握的势力拿出手,双方都使用势力作战,而势力的实力强弱可以结合事实水平。

    这个心象是心的显现,也就意味着在最初设定上不会作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