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章 就是死,也不落你手上

    眼见这诡异一幕爆发的班纳杰等人甚至来不及进行补防调整,之前张任下令的各个军团已经砸在了分崩离析的防线上,原本就因为突然崩裂的防线,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之后瞬间被击溃。

    张任带着看死人的表情看着对面,你以为大军是你在指挥实际上我在辅助你指挥,没有我帮忙,你以为大军团作战的时候,抽调一个军团,你还能维持住稳稳的防线,你莫不是没睡醒

    一群连自己到底什么水平都不知道的家伙,居然敢指挥大军作战,张任只想说,这一代的对手真是有够垃圾了。

    这时集中起来整个军团战斗力的纪灵本部,则势如破竹一般轻易的粉碎了班纳杰努力建设起来的外围防线,然后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扎入了贵霜军团本阵的最核心指挥系之中。

    而后都不用纪灵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张任本阵的精锐已经先纪灵一步拉开了弓弦,箭雨的覆盖性打击直接钉入了贵霜的指挥系,勉力组织起来的防线还没摆到位置就已经被钉死在了贵霜战阵的核心。

    “收缩防线!”凯拉什和班纳杰,以及帕萨等人几乎同一时间发出了惨烈的呼声,他们的本部都在这一刻遭遇到了超越极限的打击,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骤然间全盘崩溃了。

    就像是对方之前一直开启的只是逗你玩模式,现在骤然认真起来了一样,那种宛如云泥般的差别,让已经深陷绝望的班纳杰甚至根本不敢去想自己之前所遭遇的一切到底映照着何等的悲哀。

    纪灵怒吼着挥舞着三尖两刃刀,一刀将对面对的护卫砍翻在地,张任现在表现出来的指挥能力让纪灵深感颤栗。

    什么叫做强大,这就是了,一万多人,不到两万人,压着十几万,不,二十万敌军在打,而且现在战争打到这种态势,已经明摆着要将对方连带着主将一起砍翻在地了,这真的是张任。

    如果是,那么当初中南营地那一战为何会输,拉胡尔,孔雀真的强到让这种规格的张任无力应对的地步了吗怎么可能,纪灵可是见过皇甫嵩的,再往前的虎贲卫士也都是见证过皇甫嵩,正因为见过,纪灵清楚,皇甫嵩虽强,但也绝对没到现在张任这个地步。

    撑死是他们这些人给现在的张任提鞋都不配,而皇甫嵩勉强有资格和对方交交手,至于说赢,你莫不是没睡醒,能将军队指挥到连对方的军队都操控引导的程度,纪灵就别说见过了,听都没听说过,这种程度还用打,能赢才见鬼。

    要不是很清楚张任不可能叛国,对方也不可能傻到配合张任打这种比假打还诡异的战争,纪灵都怀疑这是不是演练了无数遍,然而说个实话,这种规格的战争,你来两个名将配合着演出都不可能做到!

    至于说纪灵如何发现对方的军队其实是被张任操控的,纪灵眼睛不瞎,张任下令打哪里,军队到了地方,手都不用动,战线直接裂开,这和对方被操控了有个鬼区别。

    这情况还援军,还武安国驻守后方断后援助,看这情况,纪灵觉得今个张任八成要表演“我超神之后,我自己都拦不住我自己系列之今个一比二十,我全程碾压将对方打到崩盘……”

    纪灵虽说脑子里面飘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下杀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放缓,一路狂杀猛杀,直奔中央的班纳杰而去,既然张将军这么给力,我纪灵就像上次夜袭之战那样,拿出所有的本钱,陪着张将军浪一浪,今个看我表演阵斩敌酋。

    张任看着狂冲猛杀的纪灵,深表满意,这个将帅不错,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当年要是有这么个人……

    一时间贵霜被张任扣在河滩的四万多正卒被打的近乎崩溃,甚至连逃跑都没有办法做到,加之军团组织在之前一刻停摆,上下的指挥体系硬是被拆解的零零碎碎,根本不再具备协同作战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八九个内气离体武将哪怕是抱团在一起,也不可能拉起一支队伍冲杀突围出去,更何况,张任这边早数清楚了这些个内气离体,从一开始他们就被张任分割在不同的防线之中。

    “张任!”班纳杰绝望的惨呼,二十万大军,甚至连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对方这样不明不白的击败,他心中的恨意近乎滔天。

    听到那怨气冲天的绝望惨呼,张任掏了掏耳朵,随意的扫了一眼几百步之外的班纳杰,自然的收回了目光。

    没啥意思了,纪灵已经突入到了内圈,最多半炷香时间,班什么玩意儿,外加其身边那不到两百人的贵霜亲兵就会凉凉。

    这基本属于不可抗力的因素,至于说班纳杰想办法拉起一支军团堵住纪灵什么的,那完全是想多了,没看到身边四万人都忙的七手八脚,往这边冲,往那边冲,拼命的在堵截汉军的锋头。

    然而汉军的攻势简直就是山洪爆发,越堵越强,越堵越多,堵到最后,明明比汉军人还多的贵霜士卒,甚至被逼的无兵可用,而汉军还在到处攻击,所谓水银泻地,一气呵成就是如此。

    至于从水面冲出去的萨卡拉,就张任对于这群贵霜将帅的判断,对方距离将那十几万人拉起来一个主攻方向还需要相当的时间。

    当然也不是不存在对方超脱自己眼光的可能,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对于自己的眼光,张任可是非常自信的。

    简单来说在等他杀崩内圈这群被他包围起来的渣渣,一边背水结阵,调整阵型,一边将之赶出去,冲对面杂兵的阵型,而后士气恢宏的开始反攻,到时对面能不能将十几万大军拉出一个攻势还是问题。

    对于打完这些人,回头还能在干一番杂兵,拢共打翻二十万大军什么的,张任还是表示满意的,虽说大多数都是杂兵,但这个数目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能吹一波,打平了历史战绩。

    不过印象之中的历史战绩,到底是我跟谁打的呢不过话说回来在我的印象中不应该是我几十万人围观别人几万人吗,话说我到底是兵多的时候厉害,还是兵少的时候厉害

    披着张任皮囊的某人,有些走神的想到,最后右手握锤砸在左手的手心,得出了答案——我应该属于不管兵多兵少都很厉害的那种,不过这样一想,就有了另一个解释,八成是对手太弱……

    现在这位爷已经确定了自己绝对不是张任,那自己是谁呢,自己等的又是谁呢

    想不起来,不过没有什么,享受战争就是了,这一战基本已经稳了,接下来就看班纳杰怎么死就是了,四万多人短时间是杀不完,但是现在组织崩溃,士气已经完蛋的情况下,杀到崩溃还是很容易的。

    而且比起打内圈这些精锐所需要的算计,所需要的筹划,调动指挥等方面不能出错的情况,打那十几万在别人看来非常困难的杂兵,在他看来反倒非常简单,随随便便砍断几个主要的协调配合的点,整个军团就会大乱,之后就能为所欲为。

    说实话,在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些战场印象的他看来,没有指挥几十万大军的本钱,就最好不要指挥大军这种数量庞大的军团。

    兵多看着很厉害,但真遇到厉害的人物,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尤其是遇到他这种真懂统兵的。

    “张任,我班纳杰就算是死,也不会落到你的手上!”眼见全军崩溃,自己身为主将甚至都拉不出一支人马进行反击,而纪灵又在面前,战败的耻辱,十数倍于对方而被全程压制,直至轻易击溃的绝望,让班纳杰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眼见纪灵距离自己不过十几步,身旁的亲卫正在奋力阻击,但是全灭结局已然注定,班纳杰目呲俱裂的对着张任的方向咆哮,带着绝望和耻辱直接横剑自杀,自此此战贵霜统帅班纳杰阵亡。

    张任看着班纳杰横剑自刎的那一幕,不由得一愣,眼光落在了班纳杰的剑上,又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班纳杰身后的恒河上,脑海之中一直不断涌现的片段,终于对齐了其中一幕。

    “项羽……”张任像是僵硬了一样,喃喃自语的说道,随着一个记忆片段的契合之后,原本零碎的记忆片段以这一段为核心开始上下游的延伸,而天象也逐渐的变幻了起来。

    “我名韩……信。”韩信带着说不清是嘲弄,还是喜悦的神色低声的说道,随后从张任的身躯退了下去,进入意识之中,天象的变化已经说明他的情况。

    退回到意识海之后,看着被自己挤在角落的张任,韩信一脚将之踢了出来,“你叫张任”

    “这里是……”张任全程被韩信碾压,将玉玺之中的韩信弄过来之后,就被彻底压制到无意识状态,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