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九章 少年,你们太年轻了

    兀突骨嗷嗷嗷的率领着自己的藤甲兵以及部分的甲士冲了上去,而杀过去的时候,贵霜的军团正好给兀突骨的正面运动出来一个破绽,兀突骨一头冲进去,差点直接杀到贵霜中军之中。

    “命令纪灵往外移动。”张任很自然的将纪灵当做手下指挥,这是他的本能,战场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争指挥的权力。

    纪灵收到传令兵消息的时候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大局势,妥妥是张任带着一万五六的士卒将贵霜四万多正卒,外加刹帝利武士军团按着打,外面十几万辅兵更是被搞成了球。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说的,战争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在大家权力没差别的情况下,谁能赢听谁的指挥吗?

    更何况纪灵本身心思就不太重,以前也和张任配合过,听从张任的指挥,打出狂暴的战绩什么的,对于纪灵来说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还不做出选择吗?能在水上行走的那个军团。”张任带着淡漠的表情看着对面的萨卡拉指挥的刹帝利武士军团,这个军团所表现出来的素质,在他的眼中已经能评上精锐这一档次。

    因此要强行收拾的话,张任也觉得有些伤,虽说他这边有一个能和对面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打的有来有往,虽说占据不了上风,但是有他从旁辅助,强吞下去也是能做到的。

    不过不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不值得,那样强行击杀,对于他来说并不值得,明明可以轻易将之战胜,没必要损兵折将。

    只是,再这么磨蹭下去,战局依旧不能走向张任所希望的情况下,那么张任这边也就只能下狠手了,精锐军团最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代表着组织力,战斗力以及军团的核心稳固状态。

    正因为萨卡拉在之前发现形势不妙,强行和班纳杰合并,组建了一层就算是现在的张任不认真起来也不好对付的防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兵力太少,不到两万人的规模打了十倍以上的对手,还在整个战场的每一个交战点占据了上风。

    这种手法已经足够让人惊惧,不过兵力的窘迫总归是限制着自身的发挥,尤其是对于这种带兵作战多多益善的人物来讲,万多人实在是有些少了,想要针对对手,就需要放开一部分的战场压制。

    这样以来就免不了要爆发一场混战,哪怕是有胜利的决心,损失也会让他相当的心疼,毕竟这都是比那位记不起名字的王的精锐还要强悍的士卒。

    “看来,不需要调整了。”就在张任准备转变阵型暴力压制对方,集中纪灵军团的战斗力,拼着损失打开萨卡拉的防线的时候,他之前一直等待的贵霜变阵到来了。

    “这样不行,纪灵那边调过来的话,就算是我这边组建起来防线,也会被打崩,到时候撤都没办法撤退了。”萨卡拉看着已经将外围切开的纪灵,面色显得无比的难看,他们的兵力,哪怕是只算精卒都应该是对方的数倍,但是打起来居然被全面压制。

    “萨卡拉,你走水路,跳出去,使用神佛观想,引导外围的大军直接对汉军外侧防线进行突击,他们的绝对实力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这应该是军阵,对,不会有错了,这是汉室的军阵,传说中汉室镇压寰宇,诛灭匈奴的底牌。”班纳杰对着萨卡拉低喝道。

    “恐怕是了,不会有错的,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明明我们人多,但打起来的时候却是各个方位对方都多过我们。”凯拉什愤怒的用长枪击退邓贤,然后对着萨卡拉吼道。

    “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帕萨捂着胸口的伤势强行集中自己的亲卫,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刚刚才集中过来的亲卫,没多久就会散开,再集中起来就会少几个。

    “你们懂破阵吗?”萨卡拉黑着脸说道,“我听人说,汉室的军阵,如果不懂如何破解,只会越搞越糟糕。”

    “你带兵出去,用神佛观想指引所有的士卒,集中兵力攻打汉室,就算是军阵也必然存在这上限,不足两万人,压制二十万大军,绝对不可能!”班纳杰双眼冰冷的对着萨卡拉的方向说道。

    “好,你们顶住。”萨卡拉闻言也深觉有理,当即抽调自己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准备撤回河滩,走水路绕出包围圈,去外围指挥真正的主力军团,那十多万的贵霜辅兵才是贵霜的主力。

    贵霜这边因为观想体系,平均的士卒水平都不错,个人战斗力也勉强能上台面,在各自侍奉的刹帝利的指挥下,其实上只要将应有的战斗力发挥出来,绝对不会逊色汉军的杂兵。

    而十几万杂兵真打起来,别说是万把精锐,就算是万多军魂,只要不是骑兵那种能迅速将之击溃的军团,而是常规的步兵,只要将战场拖入消耗战,填都能将汉军填到崩溃。

    “没问题,被压制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确定对方是防守有余,攻击不足,虽说能压住我们,但是其本身的兵力上限致使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将我们的这边解决,毕竟我们这里集中了十余个内气离体,大量的中层指挥。”班纳杰虽说神色狼狈,但说这话的时候,却流露出来了明显的自信之色。

    萨卡拉闻言,想了想从被张任压入防御圈之后的感受,不得不承认班纳杰说的很有道理,很明显汉军的整体实力受到了自身兵力上限的压制,如果是数万人的话,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失败了。

    “我从侧边佯攻,之后走水路,绕出去,直接引动军团攻击强行攻打这边,然后你们和我里应外合。”萨卡拉也是聪明人,反应过来之后当即开口通知其他几人。

    “好,你速去,我这边调动兵力,加固防线。”班纳杰冷静的下令道,他的身边现在聚集着大概有一百多名中低层将校,只要他一声令下,随时就能接管萨卡拉撤走之后空下来的防线,而这是张任之前特意这边调整,那边调整,剃了一堆人之后逼过去的……

    萨卡拉也知道当前的情况是箭在弦上刻不容缓,因而在班纳杰将身边的将校补防到他之前操控的防线之后,萨卡拉当即将刹帝利武士集中起来,做出一副强攻汉军的气势。

    汉军也作出力有不逮,压制有余,强攻不足的样子勉力发动了一波攻击,但是理所当然的没有拉住朝着侧边发动攻击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使其得以攻打了侧边的孟获,然后冲上了水面。

    之后汉军就像是愤怒了一样,猛然的爆发了一波,将班纳杰增加了两倍骨干将校防守的防线打的摇摇欲坠。

    而萨卡拉和班纳杰见此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稳了,没有什么问题,能扛不过去。

    “我去统帅外围军团,你这边顶住。”萨卡拉最后传音道。

    “没问题,你走吧!”班纳杰带着些许的安心和自信说道,努力的调动着大军防备着汉军一浪强过一浪的攻势,邓贤冷苞,李恢孟达等这些处于第一线的将校,见此都有些着急,他们很清楚一旦之前那些外围的杂兵被统合起来,他们真就麻烦了。

    等到萨卡拉的大军都踏上恒河,先头部队都朝着外围绕过去的时候,一直在打酱油,偶尔下达几个命令,保证大体局势稳定的张任终于开口了,“你叫班……是吧。”平淡到几乎没有起伏的口吻。

    “张任!”班纳杰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气炸了,交手了这么多次,双方的大战都打了好几次,结果到现在你居然不认识我,“你给我记住,我乃贵霜上将班纳杰。”

    “哦,班什么啊,我一般不记人名的,因为正常战场上见了,以后都遇不到。”张任这一刻真的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神情,是他没有开玩笑,理论上和他交手过的主帅,都基本见不到了。

    说完之后,张任就抬手开始指挥,你以为你们所想到的方案真的是你们自己想到的?

    你所看到的汉军攻势不强,就真以为汉军攻势不强?

    少年,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所想看到的一切,都是我让你看到的,你所认为的胜利将至,怎么说呢,其实只是我给你的一个错觉。

    “命令纪灵尽起所有的精锐强攻贵霜战线,命令兀突骨强攻侧翼,命令孟获放弃对于侧边的压制,命令冷苞,邓贤对内线贵霜军团进行战术压制,挤压对方军团调度。”张任随意的下令道。

    而后不等这些军团执行命令,一直以来打的有来有往的贵霜精锐,在例行调整外围防线的时候,骤然出现了卡顿,之前严整的不同军团的防线结合部,直接出现了极大的破绽。

    一整条防线,出现了五处大型破绽,而之前一直只是在压制贵霜军团的汉军就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在孟达的指挥指挥下插入了对方的防线,瞬间出现了六段各自为战的防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