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没错,是我干的

    “没有骑兵……”张任习惯的摸了摸自己左手边的阔剑,带着思虑的神色说道,在他的印象中一个标准的作战性的军团,不论如何都需要一部骑兵,不需要多,两三千足矣。

    倒不是因为骑兵的战斗能力比步兵强多少,实际上到他们这种程度来说,强度除非是拉高无可匹敌的那种程度,在常规范围内的强度,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军团多兵种化的配合重要。

    虽说一个军团的兵种多了,就会导致单项的强度出现下滑,而且也会导致军团指挥协调的难度增大,但这些都是对于某个程度一下的将帅来说,到了他这种程度,其实兵种的多样性配合,比单兵实力重要,而骑兵一直是大军团作战必不可少的组成。

    对于这种程度的将帅来说,在摧毁了对方军团的组织结构之后,一波骑兵砸上去,以极高的速度,全方位的碾压对手,就足够将阵型散乱的对方打得七零八落,彻底溃败,再无组织反击的可能。

    实际上这种手段主要是用来应对大军团,普通规模的军团,拆了组织结构之后,基本就赢了,但是当敌方的规模扩大到以十万计算的时候,战场的规模都是按照里在计算,连锁崩溃可以造成很大的影响,但人类天生的盲从和抱团也极有可能让大军稳住最低的组织结构。

    虽说记不起自己到底是谁,但是刻录在骨髓深处的本能,让他记得战场的法则,可以结束的战争,不要拖,而规模扩大到十万计的战争,一旦陷入消耗战,那么就算是名将也不可能获胜,双方超乎想象的规模足够将战争打成血肉磨盘,然后将双方拖到筋疲力尽。

    当然这只指的是名将,战场上的所有法则,只要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超越这个级别,君临整个时代顶点,映照古往今来的那些规则制订者,可以随时践踏这些规则。

    虽说作为交换,践踏了一部分规则,就必须要加强另一部分规则,实际上在当前张任的印象之中,他作战的规则唯一一条需要恪守的就是大军团作战的时候敌我双方的组织力结构,其他的都被随意涂改。

    这是张任自身脑海之中的印象,不过这种想法没持续多久就很快被他打消掉了,因为个体实力的问题,虽说没有亲自感受过,但是他能感受到,这些士卒比他模糊的印象中那位王的八千子弟都强很多。

    “我的记忆有问题吗?”张任感受着因为军团阵型的变化,导致的云气军阵的变化,进而对于军团自身加持的巨大变化,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自身实力成比例的增加。

    这个幅度比他印象之中的程度强大了十几倍,更重要的是因为这种加持的变化,他所能调动的天地之间的气比以前庞大了无数倍。

    “这样的话,就算是项羽也能一剑击杀吧。”张任不自觉的喃喃自语道,他叫出了那个他想不起的王的名字,随后恍惚着抓起手上的阔剑,高高抬起,金色的光柱轻易的贯穿了云气阵法。

    而后天空的云气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自然的开始旋转,四野的天地精气疯狂的涌入云气之中,混杂在了云气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上万人同时拥有了调用天地精气的能力一样。

    班纳杰到现在甚至都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自己应该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怎么突然之间就让汉军将他和他大军隔离了开来。

    靠着奋力的挣扎终于从张任的罗网之中脱离出来之后,班纳杰面对的第一幕就是高举阔剑,面色冷漠的张任。

    “斩。”张任冷漠的声音传遍了四野,金色的光柱直接轰碎了贵霜那浩荡到让人惶恐的云气,与此同时,一剑斩过之后的张任也明显的感受到了身体各处的亏空。

    一剑斩出,张任陷入了明显的思考之色,他的对手绝对不是这些人,这些招数也不对,他好像忘了很多的东西,而他也不叫张任。

    “上,拿下他们。”想不起,很多的东西都想不起来,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决断,冷淡下令即是,砍碎了十数万大军的云气,让他出现了明显的亏空,但是他的神色和动作,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虚弱。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招将对方云气打崩,进而影响贵霜整体的招数,让原本因为压制住贵霜攻击而感到震惊的汉军士卒,彻底进入了士气爆炸的状态。

    因而伴随着张任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卒就像是狂暴了一样朝着班纳杰等人率领的亲卫冲杀了过去,现在的他们,可谓是有史以来最强的时刻。

    “班纳杰,集中所有兵力,突出去和外围的辅兵汇合,不要再和对方比拼指挥,对方在这一方面根本没有和我们在一个层次,突出去发挥我们的兵力优势。”萨卡拉强行收拢战线和班纳杰汇合在一起。

    “不,我已经试过了,根本突不出去,而且不是我在指挥大军,而是大军自己在动,十二万牲口就算是我想要指挥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不是我做的。”班纳杰愤怒的带兵逼退朝着自己涌过来的汉军。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理,明明汉军就算是将贵霜仆从军和贵霜正卒分开,但仅仅是正面交战的贵霜正卒的数量也是汉军的三倍以上,而且单比单体素质也是丝毫不弱汉军,将校数量,因为张任之前的吸引,将外围的精粹也放进来之后,这一方面实际上也远多过汉军。

    然而就事实而言,但凡能和汉军接战的贵霜士卒,每一个都面对着两倍乃至三倍的对手。

    “什么?”萨卡拉寒毛倒竖的对着班纳杰的方向直接咆哮道。

    “我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别说让他们听指挥,我现在连这里的士卒都没办法指挥,哪怕是之前情况没有这么糟糕的时候,对于仆从军,我的能力也最多只能让他们大部分能听指挥,而小部分在干什么,我根本没法控制。”班纳杰黑着脸咆哮道。

    就跟作选择题一样,将贵霜士卒看作上万个选择题,班纳杰靠着本事能发挥出其中六成的实力,相当于能答对六成的选择题。

    问题现在的情况是,九成的贵霜杂兵已经被牵扯的混乱一团,完全没有战斗力打汉军,剩下的一万多杂兵倒是想要打汉军,可现在离得远班纳杰倒是看得很清楚,那群很坚定的想要打汉军的贵霜士卒,不知道为什么被团成了一团,跟汉军的接战线不超过五百人。

    班纳杰只想说,我要是有这本事,都不说后面那种完全说不清楚是什么原理,但是就非常不科学的将对手团起来减小接战面积的做法,就直接说能让九成人往一个方向打,他还用这样?

    一万道选择题,每一道都做了,那么做全错的水平基本和做全对的水平一样高,更丧心病狂的是对方拿的还不是自己的试卷在答,都能搞出这种乐子,班纳杰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很明显,对于对面那个男人来说,军团组织力度只要达不到最低的下限,那来再多人都是送人头,杂兵对于某些破限级别的人物来说,你的人我也能指挥!

    “对方指挥的?”萨卡拉黑着脸咆哮道。

    “只会有这么一种可能了,虽说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绝对是对方指挥的。”班纳杰的脸已经跟锅底近似,“不,按说他不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我们的将军都不可能做到。”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对方已经做到了。”萨卡拉黑着脸说道。

    “放箭!”凯拉什怒吼着指挥着麾下的孔雀骑兵射杀出来了大威力箭矢,然而这种方式早就被张任估计到,突发的攻势直接打乱了凯拉什的节奏。

    一时间箭雨虽说被飚了出去,但是去没有形成覆盖性的箭雨,杀伤力也因此大打折扣。

    “命令兀突骨,侧边反压。”张任一边梳理着自己脑海里面不断出现的记忆,一边观察着战场的形势下达着无比准确的提前调令。

    反正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张任已经弄明白了自己麾下这群人的水平,指挥水平基本上属于垃圾到尚可这个档次,但是敢打敢冲,战斗素质不错,武器装备也都很优秀,也有拼杀的决心。

    因而张任现在使用的指挥方式差不多就是,徐庶努力了这么多年一直想要达到,然而就是达不到的预读。

    先判断出对方被自家打了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然后将对方往好了里面进行的变化统统封死,再往对方最大的破绽里面丢一拨人,直接送对方进入整个军团组织体系崩溃状态。

    至于说被对方打,不可能,这种事情,张任现在的记忆中除了某个人,他还真没遇到过,至于那个记不清的某个人,更多是因为天地的上限压制了他当时的发挥,他记得很清楚,那个时代限制了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