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五章 最大的底牌

    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吴懿很清楚,不管是战争还是商业,到了某些该投入本钱的时候绝对不能吝啬,为了之后的路,有些时候必须走,而这一战到现在就到了他们老吴家投入本钱的时候。

    吴懿的亲兵都是吴家的私兵,说实话,这种做法从国家的规定上讲的话是有些违规,只是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属于那种民不举官不究的细节,加之在以前并没有退伍津贴这一项的时候,这些从属于各位将领的亲兵,到退伍的时候,给自家将军看家护院也属于正常的事情。

    一方面算是一个颐养天年的好结局,一方面也降低了国家收拾局面时所消耗的负担,至于说唯一的麻烦,也就是世家私人武装膨胀什么的,对比一下产出和消耗,汉王朝果断选择了后者。

    世家的麻烦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往后拖,眼前的问题能解决先解决,也不是没有人看到这种弊端,不过有些事情不得不对现实妥协。

    现在陈曦解决了士卒退伍之后的津贴等问题,倒也就可以将这一方面提上议程,只是说个实在的话,就现实而言,跟随着主将戎马一生的亲兵,十有八九到最后也是将自家迁到主将旁边。

    诸如张飞家的护院啊,关羽家的门卫啊,还有皇甫嵩的车夫啊,说实话,皇甫嵩的车夫除了老了点,在对敌经验上绝对是最顶尖的,靠眼力能大致判断出对方军团的战斗力,分析出该如何应对等等。

    这些素质,大多数的中低层将校都不具备,然而人家就是个车夫,你连地方说理都没有,这还真不是皇甫嵩故意为之,仅仅只是追随惯了皇甫嵩的亲兵,在皇甫嵩退下来之后依旧愿意跟着皇甫嵩。

    这就是人心,陈曦在这一方面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也有不违逆人心的意思在里面,你们这些人愿意跟随就跟随,只要数量不要太多,我不会管,当然这么做了的话,退伍金什么的,你们就找你们主将。

    民不举,官不究就是这么一回事。

    同样吴家的私兵也是如此,不过和北方世家的私兵不同,更接近皇甫嵩家里的护院,这些人也是实打实的经过一战又一战的惨烈战争,到现在说起来并不逊色所谓的精锐,加之又有非常高的忠诚心,自然这些士卒也能执行一些特殊的命令。

    因而随着吴懿一声令下,身处在第一线的吴懿亲兵近乎没有多少犹豫,顶着对面的反扑,掏出了订制的绞丝弩机,超大威力的强弩,在最近直接贴身的距离射杀了出去。

    钢线震鸣的声音出现了一瞬,而后绞丝弩机强悍的威力直接无视了纳库鲁亲兵的铠甲,区区只有一指粗细的特质弩箭,在穿过对手身躯的时候甚至炸开了一个近乎碗口大的窟窿。

    这种伤势只要在上半身,就算是内气离体也会去掉大半条命,甚至只要命中要害,足够将之当场击杀,而以纳库鲁麾下亲兵的素质,这种超近距离的大威力弩箭,甚至能达到一箭穿杀两三人。

    一波价格爆炸的弩机射杀出去之后,面对吴懿这边的纳库鲁防线直接被清扫出来一片,一瞬间原本还算紧密的防线直接被打的一空。

    “上,砍了那家伙,后方的士卒填充弩箭!”吴懿见此提着武器怒吼着当先冲了进去,而身后的亲兵和战卒也都高吼着朝着纳库鲁和另一个内气离体的方向冲去。

    仅仅是一波爆发,那些跟随纳库鲁陷入阵中的亲兵已然士气崩溃,任谁看到这种一瞬间清掉一片的作战方式,没有绝对的意志,都会心头发凉,进而引起士气崩溃。

    当然吴懿也很心疼,这是真正意义上拿钱砸人的手段,就算是吴家非常有钱,这种砸人的方式吴懿的面皮都有些抽搐,不过吴懿并不后悔,该出手就出手,没什么好说。

    这个时候身在外围的班纳杰也看到了汉军阵中的纳库鲁的窘迫之处,而随着吴懿的爆发,更是出现了生命危险。

    作为相识十年的战友,班纳杰当即怒吼着带着自己的亲卫,以及成建制的贵霜精卒发动了反冲锋。

    然而面对收缩回来之后,谨慎防备的张任,硬是没有给班纳杰留下丝毫的机会,死死地将对方挡在外围,而这个时候贵霜那规模恐怖的杂兵,尚且未爆发出来应有的战斗力,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摧毁张任早已构造好的防线。

    “南侧,防御箭矢,有骑兵突袭!”然而就在吴懿即将杀入中心,率领亲兵将纳库鲁强行击杀的时候,后方的一名斥候突然咆哮道。

    身处在战阵最后方的士卒自然抬头,一片密密麻麻,如同蝗虫一般的箭雨远远地朝着汉军袭来。

    “举盾防御!”在大军后方的傅彤当即怒吼道,

    而原本因为纳库鲁身陷重围,命悬一线的班纳杰也猛然长舒了一口气,凯拉什那家伙终于带着自己的本部和孔雀骑兵赶了过来。

    “叮叮叮!”汉军刀盾手的大盾高举,硬扛过了这一波箭雨,而钢制的大盾上,甚至有不少被扎上了箭支,一时间在后方拱卫的士卒皆是面色难看,这种距离尚且能有这种威力,对方强的有点可怕。

    “上弦,再来一波!”吴懿这个时候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后方涌来的骑兵,面色无比难看,一旦后方被牵制住,张任军团所能爆发出来的实力就会大幅度下降,到时候要杀纳库鲁和另一个压根不知道叫啥的内气离体就会变得无比困难。

    甚至可能还会因为对方前后夹击,致使己方兵力分散,将对方兵力浩大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而到了那个时候,不说能不能干掉现在处在汉军之中的纳库鲁军团,说不准对方可能还会里应外合,外加前后夹击,直接给汉军来一个中心开花。

    “族兄!”吴班惊叫道,这玩意儿威力是够大,但是这种一分钱一分货的玩意儿,打两发,你莫不是疯了!

    “闭嘴,吴家别的没有,钱多!没看到对方的援军已经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尽快干掉对方,一旦对方前后夹击,现在在我们大军之中的纳库鲁就是最大的麻烦!”吴懿直接对着自己兄弟呵斥道,“必须在对方援军来之前,将隐患拔除!”

    吴班闻言,看着已经朝着自己后军飙来的贵霜骑兵,深吸一口气,不再阻拦,命比什么都重要,钱,五大豪商富可敌国,你以为是说笑!

    “放箭!”这时吴懿已经和吴班汇合,双方就像是一个角度偏小的雁形阵,自然的形成交叉的射击网络,伴随着吴懿一声令下,两人的亲卫都掏出了弩机对着封锁在交叉线中的贵霜士卒射杀而去。

    一波狂猛的爆发,直接将纳库鲁亲卫打到崩溃,原本因为援兵到来的贵霜士卒不等士气恢复,直接崩盘。

    “后撤!”纳库鲁怒吼着拼命后撤,吴懿的打发实在是太过恐怖,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坚持,“放定位箭,引导投石车,投送火油!”

    伴随着一声尖啸,一个箭矢带着内气的光彩在天空散开,恒河上的战船,当即开始调整位置,将早已准备好的油罐引燃,朝着定位箭之前射杀出来的方向射去。

    贵霜投石机的准头非常的糟糕,燃烧的猛火油每投到汉军的战线,反倒丢到了班纳杰统帅的士卒身上。

    一时间贵霜士卒也出现了些许混乱,不过贵霜士卒本身就一直在混乱状态,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该冲锋的还是在冲锋,盲从的依旧在盲从,整体局势也没见有什么恶化。

    “再来!”同样恒河上投瓦罐的士卒也没有任何的动摇,投错了,干掉了自己人什么的,并不是不能接受,毕竟贵霜这种大军团本质就是以乱打乱,因而丢错位置的贵霜水军毫无压力的再次进行投射。

    “闪开!”在猛火油快落入汉军战线的时候,一线的队率第一时间让士卒闪避,进而也使得战线出现了些许的凌乱。

    而后可能是运气原因,贵霜接连数发猛火油都丢入了汉军这边,当然贵霜自己也没少挨,但是同样被猛火油波及,折损同样数量的士卒的话,汉室这边完全承受不起。

    纳库鲁这边也借着李恢等人调动士卒闪避猛火油的空档强行冲杀了出来,当然他自己也没闪过猛火油,被烧的够呛,基本算是完全失去了战斗了,而没有了纳库鲁的指挥,陷入汉军本阵的贵霜士卒,很快就被吴懿等人绞杀。

    在凯拉什带着援军冲杀过来的时候,汉军已经解决了内部阵型问题,吴懿,吴班,邓贤,冷苞等人也各司其职,快速的加固了后方的战线,尽可能的恢复了巅峰状态。

    不过就算是这般也改变不了张任全军近乎陷入前后夹击的窘态,一时间陷入这种局面的张任在逼退了猖狂的班纳杰之后,思虑了一瞬间之后,抬手直接解放了天命指引——我所见证的韩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