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四章 搏命

    因为吃过汉军的亏,班纳杰这次调兵遣将的时候明显的小心谨慎了很多,至少比上一次拉胡尔在中南的时候谨慎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原本汉军这边只是简单的认为是战斗经验的问题,实际上贵霜内气离体的战斗经验并不差汉军分毫,毕竟大家都是经历过帝国动乱,而且在里面填了不少进去,真比战斗经验贵霜这边甚至犹有过之,但真打起来,汉军反倒更猛一些。

    同理的话,其实还有斯拉夫人,斯拉夫人和其他内气离体搏杀的经验并不多,更多的是看护自家的部落,其存在的意义和罗马那边的城市守护者差不多,但是斯拉夫人的内气离体在同级别之中战斗力属于顶尖的那种,貌似战斗力这种东西也不讲逻辑。

    战斗民族平均战斗力就是高,汉家心气爆炸,一汉顶五胡,对外就是同级别绝对比你强,道理,逻辑,统统不讲,强就是强,同样罗马那边的强者在适应了战场之后,也开始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在成长。

    贵霜这边其实也已经发现了这一问题,不过他们只是简单的将之归结到实力的问题,并没有寻根问底,反正贵霜别的不多,内气离体的数量还是很有保证,单一强者突进有危险,那就准备两个。

    抱着这样的想法,班纳杰这次的突击队伍直接禁止了单一内气离体突入对方本阵这种事情,多是在亲卫的拱卫下身临一线。

    也正因为这种小心,使得纳库鲁和帕萨躲过了一劫,虽说两人之中伤重的帕萨甚至已经快要失去了战斗力,但只要还活着,这都是以后的对敌经验。

    受伤,损失战斗力这种事情,班纳杰根本不在乎,这浩浩荡荡十余万的大军,损失一点战斗力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更何况除了自己带领的这一波,还有之前已经提前上岸,指挥着骑马的孔雀军团和四万多身穿皮甲的士卒的凯拉什等人,以及走另一条河道,绕到三摩呾吒城南边去的米兰达、纳雷什等人。

    本土作战,婆罗门的优势近乎可以说是展现的淋漓尽致,只要他们愿意,随随便便就能召集到规模超乎汉军正常可以想象的兵力。

    更重要的是横跨恒河平原的恒河,更是给婆罗门带来了超乎想象的兵员运输能力,也许在中原恒河这等规模的大河,要一次性运输十万人的规模,需要各种物资辎重的提前准备,以及运输航程的规划。

    换成婆罗门这边,十万人规模的船只运输,这还需要规划?莫不是在说笑,一艘走舸运输一两百人,甚至必要的情况下,还可以叠罗汉,挂在船边跟着游,总之走舸一次运输几百人并不是不可能事件。

    在运载能力方面,婆罗门就是这么任性,没有任何民族能在牲口的运载力方面超过他们,从古至今在一方面,他们一直具备着远超其他任何一个民族的能力。

    因而班纳杰在确定帕萨等人只是伤而未死之后,当即不在关注,转而调动更多的兵力投入到战场之中。

    对于贵霜来说,这等规格战场,遏制其发挥的只有一点,战场所能投入的兵力极限,不过也亏这是恒河平原,大战场投入兵力的难度比复杂地形低的太多。

    “组织精锐军团引导大军攻击汉军中军和侧翼的连接处。”班纳杰集中了一波兵力打了一场反冲锋,将张任强行拉回中军之后,当即命人引导仆从军进行攻击。

    和汉军的指挥不同,贵霜南部这种大规模杂兵大军团作战,就算是换成拉胡尔来也不可能完成指挥,不过婆罗门既然敢使用这种战术,自然有自己发挥出战斗力的方式。

    班纳杰所说的引导便是如此,靠着中低层军官脑子里面还存在的战斗目标,用核心精锐牵头,带动军团整体攻打对手,进而引发全军对于攻击目标的打击。

    虽说过程之中肯定会出现诸如盲从啊,攻击目标混淆啊,相互阻碍攻击啊,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在规模足够庞大的情况下,贵霜军团只需要发挥出自身的兵力优势就足够解决大多数的问题,而这一次班纳杰也是这么认为的。

    帕萨这边因为班纳杰正面的带队冲锋,将追杀他的张任强行吸引回去,得以逃出生天。

    反倒纳库鲁这边虽说受伤较轻,但是有一群中层指挥牵制,现在近乎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状态。

    往前突进的话是吴懿,吴班等人准备的口袋阵,往后,先不说能不能在汉军阵中完成回转,就算能回转,怕是也会被后方的邓贤、冷苞等人折断后路,往前往后都有着相当的风险。

    加之纳库鲁就算躲开了致命一击,也被吴懿一剑伤到,实力的损失都不多说了,军团整体气势的下滑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当前吴懿这个地方几乎集合了益州军麾下所有的中层将校,从最一开始就抱着折起一臂的想法,现在将对方咬住,自然是各种牵制,封锁,围堵,尽可能的杀伤对方,使得陷入阵中的纳库鲁越来越被动。

    哪怕这个时候靠着外围精卒的引导,已经有大量的贵霜大军朝着纳库鲁这个方位的汉军冲杀了过来,但是面对冷苞,邓贤以及李恢拉起来的三重防线,一时半会还不至于有什么问题。

    “汲取!”眼见纳库鲁的后路已经被封锁,黄权再无丝毫的犹豫,爆发出极限的精神量,原本已经展开的六宇连方阵,猛地发生了变化,与之相接的贵霜军团的云气骤然被抽走了一部分,反补给汉军。

    “转换!”程畿同样爆发出自己的精神量,将强行汲取过来的云气并入自身云气之中,然后靠着六宇连方本身自带的效果强行将之转化成加持体现在汉军的身上。

    一时间此消彼长,原本就陷入在军阵之中的纳库鲁亲兵因为实力的骤然下滑和汉军实力的陡然上升,原本还能支撑的方向瞬间被吴班和吴懿扯开了两个巨大的口子。

    “稳住!”在侧边的防线被吴班和吴懿撕开的瞬间,纳库鲁顾不得伤势吼出了近乎惨厉的吼声,作为一名将帅,他可是非常清楚,就算是内气离体,面对战阵军团也是非常脆弱的。

    战争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靠的就是将帅的指挥,士卒的配合和军团的协调组织能力,是智慧和力量的团体搏杀,单个个人,不管是多么的强大,面对大军都是无比的脆弱。

    之前受伤的纳库鲁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慌乱情绪的原因就在于,亲卫在侧,配合而战,哪怕是陷入重围,危险性也并不算太大。

    更何况有这么一支军团处于汉军军团之中,也会牵扯很大一部分汉军的精力,到时候只要等凯拉什绕过战团,从南方杀过来,与班纳杰进行前后夹击,说不定他还能来一个中心开花。

    因而在之前阵型稳固的时候,纳库鲁可谓是指挥若定,就等着凯拉什和班纳杰的后手爆发,然而现在这种局面,一旦自己左右两侧的战线被撕开,军团配合出现问题,那么别说支撑到凯拉什到来,搞不好他真的会死在汉军战阵之中。

    汉军这边作为对内指挥的吴懿,见此也是当机立断,他的性格不算强硬,但是打了这么多次对外战争,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些可圈可点之处。

    比方说在现在这种乱局之中,贵霜亲兵拼死阻击汉军夹攻的士卒,敌方战线摇摇欲坠,但是看起来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打碎的时候,吴懿直接表现出来在中原的时候完全没有果决。

    “换弩机!”吴懿近乎是咆哮着下令道。

    吴家有钱,非常有钱,和甄家一样是自己下台经商的世家,从中原迁到川蜀也是为了商道考虑,本身还是商会规则制定者之一,有这么多前提的吴家虽说是五大豪商之中最低调的,但他们是真有钱。

    以前在中原的时候一些东西不能拥有,商人也不能给国家军队捐物资,可是自从打出去之后,尤其是吴家作为益州道路的承包人,很多原本违规的玩意儿也就有幸插手。

    就跟现在的糜芳不屑于贪污,更多是互惠互利一样,吴懿同样也是这般的做法。

    后勤,你们不用管,我们吴家可以转运,运价低,东西质量有保证,而且方便快捷,作为交换,我给我的士卒加强武装没问题吧。

    当然有问题了啊,不过张任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你不将军用武器拿出去,还是在军营使用,那么他就可以当做是没看到。

    于是吴懿先给自家的亲兵换了一身装备,铠甲,内衬绸锦,特质的绞丝强弩。

    现在就到了这些东西发挥作用的时候,吴懿也属于果决之辈,非常清楚,这个时候换武器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别的不说,正面那些士卒一半都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没什么,只要打碎了防线,吃的亏全部都能赚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