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终归只是蛮夷

    话说间徐庶再一次将大军推进了两里,靠着南斗开发的特殊观察手段,他现在已经能靠着光幕观察到三摩呾吒城里面,不过这种手段终归是依托天地精气和内气的手段,启用云气的话,是可以遮挡住的。

    不过现在三摩呾吒这边并没有开启云气,所以徐庶也就能省省心,再说本身这种侦查方式也不用太过精确,广角扫视就是了。

    话说也亏是暴雨倾盆,否则的话,就南亚次大陆恒河这边的平坦程度,以内气离体的眼力,哪怕是汉军刚刚出现在地平线上都极有可能被驻守在城墙上的将校发现。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大雨倾盆,正常人类的视力连十几米外都看不清楚,内气离体的眼力也就几百米的极限撑死了。

    “这种方式确实挺不错的,听说是南斗仙人研究出来的,要是能再远一些就好了。”徐庶颇有些贪心不足的说道。

    随后等做好定位之后,徐庶下手了,天空的乌云被撕开了一个非常圆的空洞,阳光洒了下来。

    神迹随着徐庶缓缓绽放的精神量,在这一刻展现在了外邦教徒的面前,原本就是用来观察三摩呾吒城百姓反应的光幕,在这一刻清楚的给徐庶展示了信教之人在神明的面前到底有多么的可悲。

    因为相信神迹,所以不断的跪下,因为相信神迹,所以不断的念诵,因为相信神迹,所以不断的叩首,到最后近乎整个城池徐庶所能看到的所有人都因为这么一个极其简单的手法跪拜这一刻的神迹。

    徐庶静静的看着光幕,他其实能在乌云之中做出来更大的空洞,但是看着光幕之中跪伏的外邦百姓,不知道为什么,徐庶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种心寒的感觉。

    这就是宗教,之前郭嘉言及这种可能的时候,徐庶还自觉不会如此顺利,但是当这种情况实打实的出现在徐庶面前的时候,徐庶突然生出一种可悲,神佛已经根种在了贵霜人的内心之中啊。

    “呵,也许我确实需要看看鲁夫人写的宗教心理学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了,居然就这么跪下,居然就这么承认了所谓的神,真的是可笑!”徐庶的面上明显的浮现了狰狞之色。

    同为人,身为汉家这种战天斗地的强者,看着这群给神佛跪下的垃圾,徐庶明显的出现了愤怒。

    苍天破碎,先祖炼石补天;疫病肆虐,先辈亲尝百草;洪水灭世,先人掘渠泄洪,何曾有过救世主,何曾有过神灵先知,我等祖辈可是披荆斩棘,用自己的手脚从蛮荒开拓至今。

    关羽冷漠的看了一眼徐庶,侧首盯了一眼光幕之中跪伏在泥浆之中的信徒,关羽的双眼变得更冷了,这种垃圾有何资格与汉室为敌。

    策马扬鞭,倒提青龙偃月刀,原本只是突击斩断城墙的关羽,直接策马跨过城墙,青光如水,带着关羽的愤怒轻易的斩断了三摩呾吒最后的防御,云气的压制并没有出现,一如关羽所预料的一般。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已经彻底沉醉在了他们的信仰之中,遗忘了身为人的高贵,恐怕已经永远也无法苏醒过来了。

    一刀斩过,唯一一个敢于站起来的人倒下,关羽的内心无比的平静,看着下面跪伏的贵霜百姓,他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冷漠。

    宗教可以让人勇敢,可以让人坚毅,可以让人觉悟,但是宗教永远不会教你在真正面对神明的时候如何应对,跪下,遵从,这便是宗教的道理,神便是道理,神便是正义。

    徐庶带着大军进入三摩呾吒城的时候没有一个敌人阻拦,反倒有不少的贵霜信徒跪在地上请求神的惩罚。

    走在泥泞的三摩呾吒城的道路上,徐庶再次对于神明感觉到了恶心,这种程度实在是让徐庶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之感,所谓的神就是如此奴役着凡人,或者说,这真的是人?

    【既然如此,统统宰了吧,贵霜的神明,接下来到了该你们证明自身威严,然后去死的时候了。】徐庶心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冰冷无情的扫过跪在没有杂草,灌木固定的泥浆路上跪伏的外邦蛮夷。

    这种杀意只是动了一瞬,徐庶就冷静了下来,他毕竟是一个顶级的智者,哪怕是因为同为人类,而对其产生了怒其不争的想法,但对比一下郭嘉的筹谋,徐庶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只是掀翻所谓的神佛的想法,在这一刻根种在徐庶的心底,人不该如此,哪怕是身体残缺,哪怕是筋骨尽折,哪怕是倒在泥浆之中,他们也应该有着自己的灵魂。

    束缚人心中兽性的是道德,束缚住人心中躁动的是理性,这些都是人自身所拥有的,生于天地之间,位于万灵之主,依靠的可是人类本身,从来不是那虚幻的神佛。

    我等凡人,用武略立于巅峰之上,以智略建起章华之美,神佛何在,神佛何为,既如此何须跪伏神佛,何须拘束自我,这是凡人的时代,不是神佛的时代。

    “真是可悲。”徐庶一脸冷漠的踩在泥浆之上,泥水飞溅,道旁的蛮夷溅了一身的泥浆,却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跪伏在地,战战兢兢不敢直视。

    中国从古至今,所崇拜的与其说是神,还不如说是先祖,唯一一个能算作神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苍天,或者说是上苍。

    然而,中国的祭祀和其他国家的信仰崇拜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的祭祀只能说是寄托,而不是崇拜,更谈不上所谓的神即是正义。

    更何况黄巾之乱尚未过去多久,前一段时间嘹亮的口号,“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种套路,说实话,中原对于上苍的信仰也就这么个程度了,惹急了,推翻了也就推翻了……

    再话说,作为华夏文明的源泉,也就是易,上面可是明明白白记载着这么一句话,“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说白了只要顺天应人,天地都可以开革。

    问题相对于不知所谓,基本上靠嘴皮子的顺天,其实核心还是应人,中国的体系,人才是一切的根本,人定胜天一说,从春秋就开始有之,早就深入了人心,别说是面对神,就算是面对更高等级的天,华夏这边也不乏挑战之心。

    等到徐庶跨步进入宫殿,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关羽,莫名的感受到了些许的不同,那种冷漠,让徐庶觉得对方大概和自己一样对于蛮夷的认知敢到心寒,这不是人,这只是名为神的未知存在的奴隶而已。

    “比我们估计的还要简单。”徐庶看着关羽说道。

    “哼,何等的低劣。”关羽冷冷的看了一眼已经被斩杀,血流了一地的婆罗门,之后缓缓地收回自己冷漠的双瞳,“蛮夷终归是蛮夷,就算是有幸窥伺帝国之位,也难成大器。”

    “宗教的信徒面对他们所信仰的神,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徐庶带着丝丝的感叹说道。

    这个时候的徐庶也同样调整好了心态,因为面对过拉胡尔,徐庶之前同样高看了贵霜,然而现在三摩呾吒城普通人的表现彻底粉碎了徐庶的感官,蛮夷终归只是蛮夷。

    “大概。”关羽冷冷的说道,“走吧,我们该开始我们自己的征程了,这里,让我感到恶心。”话说间关羽起身站起,从流淌在地板上的污血上踏了过去。

    “确实,这里确实有一种让人恶心的感觉。”徐庶带着些许的感叹说道,“这些,并非是人,只是神圈养的蛮子,牲口,他们和我们完全不同,蛮夷而已。”

    那一瞬间徐庶轻易地将心中对于贵霜百姓“人”的认知斩断,将之放回在了蛮夷的位置上。

    因为是蛮夷所以他们不需要礼法,因为是蛮夷他们不需要骨气,因为是蛮夷他们不需要战天斗地,因为是蛮夷他们只需要跪伏神明,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蛮夷就是如此。

    蛮夷不需要拯救,他们之中有智慧之辈愿意追求汉室服章之美,那么他们自然会去追寻,会自发的融入到这个体系。

    至于蛮夷的生活,汉家不会去管,不会去约束,吃人是你们的天性,那么你们吃自己人,我们不会关注,有自愿去引导你们的汉民,我们也不会阻止,我们是文明之光,但追寻文明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关羽闻言驻足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再无任何的可悲可叹之色,恢复了正常的平淡与漠然。

    所谓物伤其类,人同此心,正因为是将对手看作和自己同一级别的人,所以关羽才会因为他们的跪伏而感到可悲可叹,而在徐庶的提点下转变了思维之后,关羽也再无悲哀之色。

    毕竟不是人,蛮夷的愚昧,并不会引动关羽等人心态的波动。

    “可惜了,除了罗马和安息,这世间已经没有了我们汉家的对手,贵霜的前身终归是大月氏,是蛮夷。”徐庶带着些许的感叹,大跨步的走了出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