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五十六章 我也很无奈啊

    关羽和郭嘉在进入了贵霜领土之后就准备分开,郭嘉和于禁一路,稳扎稳打朝着东方行进,而关羽则带着豪华的武将团以徐庶为军师朝着东南方向行进。

    至于张任和纪灵,孟获等人已经带着川蜀的文官先行一步,毕竟相对来说他们的距离确实是更远一些。

    郭嘉双手插在腋下,策马穿过低矮的灌木,也就的卢马这种良驹,可以无视这种半人到一人高的灌木随意行走,放普通战马还真不好通过,而一路温驯的的卢让郭嘉深觉自己捡到宝了。

    这时郭嘉常穿的软底靴子也换成了刘备这边制式的高筒牛皮靴,当然盾卫则是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钢制靴子。

    不过在临走的时候,郭嘉还是略有些不太放心的扭头对着徐庶再次叮嘱了一句,“元直,靠你了,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你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出意外了记得一定要通知我。”

    “放心,说实话,我以前还没觉得你有老妈子的性质,这一次是真的有些觉得了。”徐庶叹了口气说道,“正面交手,没有人能挡住我和关将军的,关将军的气势足够破开任何的破绽,而我的双眼则能看到任何对手的破绽。”

    “这么自信是好事,但我还是觉得你需要小心一些,好了,不多说了,说多了,你也不爱听,走了,走了。”郭嘉对着关羽的方向抱拳施礼之后,胯下的的卢通灵一般的调头离开。

    “文则,保护好奉孝。”关羽的语气一贯的无有任何的起伏。

    “放心,我倒下之前绝对无事。”于禁坚毅的看着关羽,“你也小心,郭奉孝是个乌鸦嘴。”

    说完于禁也策马离开,关羽不由得一愣,随后想起了很多泰山时代就流传的传言,比方说于禁在军务的时候无愧于铁血将校的刚毅之色,但是私底下里这货是一个八卦男。

    “走。”关羽点了点头,一拉缰绳,胯下的卷毛赤兔也调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南亚次大陆的雨季在被一群顶级文臣强行押后,到现在展现出来比以往更为狂暴的一面,昏沉的天空如同破了一个大洞一样,雨水像是连成了密密麻麻的水珠像着地面落去。

    这种程度的大雨,就如三摩呾吒城的守将估计的那般,就算是最为精锐的军团也不会冒雨进行数天的行军。

    然而这个绝对之中并不包括汉室顶级文臣辅助的军团,不管是郭嘉,还是徐庶,亦或者王累,黄权,他们率领的军团跨步走过去的时候,天空密布的雨丝自然的裂开,连乌云也自然的放开了这块地方。

    呼风唤雨,这在中原几乎是文臣最低级的应用,属于是个人就能来一套的手段,但是在其他三大帝国,这是真正意义上属于神的权能。

    这种力量在很多时候看起来并没有价值,尤其是在中原的时候,文臣的力量在这一方面几乎完全被抵消掉,双方文臣所能比拼的只剩下智慧和知识。

    然而在跨出国门之后,文臣相互抵销的力量在这国境之外彻底展现了出来,雨季又如何,只要郭嘉等人愿意,他们的头顶永远是晴天。

    “贵霜还真是浪费。”第一天休整的时候,郭嘉顺手拔了一株灌木,看着下面的土质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

    哪怕不是枣祗,韩浩,曲奇那种专业级,乃至神级的农业大佬,作为一个中原人,种田这种事情,上至皇帝,下至黎民百姓都是懂的,最多是程度问题。

    就算是长公主刘桐,今年春天的时候也按照礼法前去耕了一亩三分田,毕竟这算是从商代开始,一直延续到明清的真正意义上的古礼。

    话说回来,这个古礼叫做亲耕,与之相对的还有一个古礼叫做亲蚕,因为古代的社会大环境差不多就是男耕女织,农桑要务,所以皇帝亲自下地耕一亩三分田的时候,皇后就同时进行亲自祭祀蚕神。

    这个礼节差不多三千年来一直没变过,一般来说都是皇帝亲耕,皇后亲蚕,当然有时候皇帝刚登基,没有皇后,则由后妃来主持,一般来讲能主持这个的后妃,基本就意味着后位唾手可及。

    今年这个的乐子在于,刘桐亲耕一亩三分田的同时,需要找个后妃来亲蚕,然而这代是没有后妃的,也没有皇后,皇太后和太皇太后倒是有,问题是一个闭门不出,一个压根就没在长安。

    至于说让刘桐亲耕之后,再去亲蚕,这根本是说笑,伏寿和唐妃又不在,亲耕和亲蚕在古代这种农桑社会下又属于非常重要的祭礼,当时刘虞直接将九十多岁已经下台的老太常赵岐都找来了。

    因为以前没出现过当前这种情况,只能找个大佬帮忙想想办法,然而赵岐直接给出了个骚主意,找个后妃顶上就行了,这是礼,又不是一定要长公主的妃子,汉室现在难道还缺一个后妃的禄秩

    刘虞硬是一口老血卡在喉咙,然后仔细想了想经书礼法,最后硬是没找到需要亲耕者妻子这么一说,只是说要一后妃,最后刘虞僵硬着称赞还是老太常老辣,然后就回去给刘桐建议了一下。

    之后刘桐自己找了一个人代替后妃亲蚕,朝臣目瞪口呆的同时,硬生生就这么按照次于皇后的贵人这个等级晃过去了,真要说还不错啊,而且有了后妃之后,很多祭礼就好对付多了。

    中国古代很多礼法的要求今上带着夫人一起,再不济也要今上带着后妃一起,而有了后妃之后,反倒以前太常愁死的玩意儿,现在变得简单了很多,好歹有一个后妃丝娘啊,至少能顶一顶。

    不过这些对于丝娘来说就属于非常糟糕了,古代礼法其实非常非常复杂,丝娘基本没有学过这些,刘桐好歹从小就是从这种局面过来的,多少都懂,丝娘现在则惨烈的每天在学习后妃的各种礼仪。

    话说太常也是拼了,不管死活了,反正祭礼要求的是礼的阴阳,了不起到时候刘桐穿衮服啊,老太常赵岐说的很有道理啊,各种祭礼要求的是“上”穿某某服饰,带某某某祭器什么的,没要求“上”是男是女的。

    至于说什么牝鸡司晨之类的玩意儿,新任太常表示完全没有,准确的说和太常没有半文钱关系,长公主摄政这是礼法,这个礼法在先,才有后面那些,我只是以礼而行罢了。

    实际上太常已经自暴自弃了,国不可一日无君什么的已经被玩死了,刘桐摄政已经不止一年了,汉室不仅没有完蛋的倾向,还混的越来越好了,天子,天子,象征着天的一举一动。

    天象有变,大地震动这些才是失德的表现,才是刘桐不适合摄政的理由,然而完全没有啊,摄政长公主上台之后,一切皆好,百姓安康,连年丰收,这完全是大治的表现。

    在古代这种封建社会,这种形势差不多就相当于老天爷力挺刘桐,太常早没话说了,只能跟着溜了,老天爷都觉得好,那还有什么说的,反正祭祀这些其实也就是为了讨好老天爷,那么老天爷力挺刘桐,太常就算是一肚子话也只能憋着了。

    所以到现在太常的祭礼基本上就是按照长公主是天子,丝娘是贵人这套来搞,反正老天爷都说好!

    至于说你觉得不好,你是哪根葱,老子讨好的是老太爷,又不是你,滚滚滚,我就算是自暴自弃也比你干的好。

    总之长安现在的情况也是相当的复杂,长公主摄政这件事,不知道陈曦天赋的,那也没办法继续扯淡了,人家长公主干得好啊,老天爷站台,你想说什么。

    相比之下,汉愍帝刘协的时候,又是地震,又是干旱,又是蝗灾,三公换了一波又一波,和现在相比,明显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的节奏好吧,这种情况下如何弹劾长公主失德

    至于知道陈曦天赋的那些人,那就没什么好说了,长公主摄政摆明了是妥协产物,刘备不干,那么现在长公主在位置上也挺好的,至少政治大环境比愍帝,灵帝的时候好的太多了。

    长安城的大环境郭嘉是管不上了,他现在就看着自己拔出来的灌木连连感叹,这要是在中原,就这肥沃的土地,长灌木长草你看看你会不会被打死。

    “贵霜确实是有天命在后啊。”于禁看了看郭嘉拔灌木之后,翻上来的土壤带着感慨说道。

    “我可不在乎他们有没有天命在身。”郭嘉笑了笑说道,“贾文和和李文儒可都是说过,天不予,我自取,我没说过,可不代表我不认同这句话,天命什么的,还需要看看这里以及这里。”

    于禁看着郭嘉指着自身的脑子,以及他手上的武器,带着些许的感叹,点了点头,这些智者,不管是脑子,还是心灵都是超乎想像的强悍。

    “以手中刀剑扩土开疆,我还是有那么点自信的。”于禁肃然道。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