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邪性

    “这一方面交给我就是了。”郭嘉神色温和的说道,“这个军团还是尽快解决比较好,当然现在这个军团还有没有这个能力是个问题,孔雀军团一直和拉胡尔同时出现,而且你们第一次攻营,还有严将军试探的时候,拉胡尔都没在第一线,而是和孔雀军团在一起……”

    后面的话,郭嘉没有说,但是其他人都有了几分猜测,很明显,郭嘉说的很有道理,孔雀军团怕是只有在拉胡尔身边才有战斗力。

    “不过这样的话,这是一个覆灭孔雀的时机。”郭嘉笑了笑说道。

    “奉孝,直接说接下来的计划。”关羽突然开口说道。

    两人毕竟共事多年,关羽对于郭嘉的能力还是非常信任的,哪怕是关羽因为之前的交战,已经废弃了李优的计划,而郭嘉现在提起,关羽也愿意一试,毕竟李优那个计划真的是非常震撼。

    “好的。”郭嘉点了点头,伸手指向地图的边缘,“这个是古国摩揭陀国的边境城池三摩呾吒城,最近我研究了一下贵霜的体制,贵霜这个国家在体制上有借鉴我们的地方,但又有所不同,他们因为宗教体系一致形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然后作为邦国加入贵霜体系。”

    张任,纪灵,关羽没有一个能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郭嘉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很不可思议,这个国家相当于全民信教,就跟汉中的五斗米教一样,只要是个人就信教,然后在教派的联系下,他们勉强成为一个整体,实际上他们并不算贵霜的一部分。”

    王累,黄权,程畿等人这是面色一沉,猜出了某种可能,不由得看向郭嘉的方位流露出了明显的敬服,虽说很不可思议,但结合郭嘉之前说的内容,以及之前的话,他们对于贵霜南部的形势有了一个出乎之前所有人预料的判断,

    眼见着依旧听不懂的一众武将,郭嘉很无奈,然后不再解释,“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这些国家虽说名义上也属于贵霜的领土,但他们并不是贵霜的版图,他们当地有教派安排的统治者,这个教派从属于贵霜,而他们本身相互是独立的,这是我们能打下对面的一个关键。”

    这话这群人懂了,分裂和统一在总量相同的情况下,战斗力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其实看看汉室就明白了。

    “这么说的话,我们打的其实不是一个帝国,而是一堆小王国,只是这些小王国比普通的小王国更团结一些,不,应该说这些小王国相当于由贵霜指派了官员?”张任吃惊的说道。

    “不对,不是这样,如果贵霜已经能给这些小王国指派官员,甚至掌握这个国家的政治权力,那和我们国家的郡国有什么区别,那就不是独立的小王国了。”张任话音刚落,纪灵就开口辩驳道。

    张任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缓缓地点头,确实,如果能做到那一步,还不如直接吞掉。

    “这就是我要说的一点了,贵霜内部势力角力,也就是我之前说的贵霜内部矛盾问题,相比于其他地方得到的情报,说实话还是自己分析更为稳定,情报这玩意儿,一时半会恐怕他们也得不出正确的答案,更何况当局者迷。”郭嘉摇了摇头说道。

    之后郭嘉很自然的岔开话题说道,“我怀疑贵霜帝国的组成是一个庞大的鼎盛帝国,加上一堆因为教义统合起来的中小王国,而且拥有教义修订权力的那波人应该折服在贵霜帝国名下,但是双方在角力,不过贵霜帝国应该占据了优势,至少国家正规军能抵达到这里。”

    实际上郭嘉大多数的推断都是正确的,但唯有一点不对,拉胡尔的大军其实更接近于郭嘉所认知的修订教义的婆罗门掌握的私兵。

    如果从角力层面看的话,贵霜南部,以及这些不属于贵霜的印度国家,其实是从属于婆罗门的名下,这也就是贵族体系之中常有的一种奇葩状况,二元君主论之中的我臣子的臣子,不是我的臣子!

    关羽听闻此言,双眼猛地睁开,近乎像是一道锋利的刀光一般从营帐划过,关羽终于明白了郭嘉的意思。

    “基于此我们有希望拿下半个恒河的,因为我们面对的不会是真正的贵霜帝国,当然在这一过程之中,我们肯定会面对贵霜帝国的军势,但如果我们够快,想来只有一波!”郭嘉看着关羽,张任,纪灵三人说道,“这种天赐良机,哼哼哼!”

    “这里吗?”关羽指着摩揭陀边缘的那个大城说道。

    “对,这里是第一道防线,而且要快的话,我还有一个计划。”郭嘉打开折扇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宗教这种东西有利有弊,说实话,要不是鲁夫人实在邪性,我们不敢放出来,由她来处理才是最为有效的方案,不过现在借用了她的某些理论,我倒也有一些方案。”

    关平听到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他见过姬湘,邪性什么的就是用来形容她的,尤其是看人的眼神,早些时候关平的感觉就一个,那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死物。

    说实话,关平在听闻鲁肃准备迎娶姬湘的时候,关平其实挺佩服的,毕竟姬湘的眼神要么是看死物一样让人惊惧,要么就是看到感兴趣的东西,炙热的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对于鲁肃这么浓眉大眼的老实人,敢娶这么一个邪性的夫人,关平非常佩服。

    当然关平承认一点,姬湘这个人非常的厉害,虽说是一些小道消息,但从那些邪性的北方胡人奴隶,以及之后的关羽警告,见到姬湘的时候尊重一些,关平就知道,这个邪性的女人很厉害。

    关平看起来并不骄傲,样子也和关羽差距很大,但是在某些方面神似关羽,比方说轻慢名不副实之辈,对待士卒甚好,以及给真正有智慧的人予以尊重,而姬湘就属于邪性而有智慧的女子,所以关平没见过几次,但还是有着相当的印象。

    “计将安出?”关羽摸着自己的胡须,半阖着双眼问道。

    “以毒攻毒,造神即可!”郭嘉带着淡淡的嘲讽之色说道,然后将目光落到依旧在摸自己胡子的关羽头上,隔了一会儿关羽才反应过来,这是说他?

    关羽皱了皱眉头,对于郭嘉的话有了明显的疑惑,说起来,经历过黄巾之乱的关羽本身就不喜欢宗教,至于说神仙,如果关羽杀得那些争抢人鼎的蟊贼也算的话,那真就多了。

    “嗯,虽说鲁夫人实在是邪性,但是她的理论还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宗教给人力量,归宿以及信念的同时,也剥夺了人在某些方面的认知和信念。”郭嘉笑着说道,对于关羽的疑惑并不放在心上。

    “宗教给于了力量,归宿和信念,这一点毫无意外,但如果真的发自内心信仰了宗教,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在面对你所信仰的神的时候,几乎是任人宰割。”郭嘉带着些许感叹说道。

    姬家怎么培养的轩辕主祭,郭嘉现在也知道了,只是那种违背人伦的方式,让郭嘉这么个还有点良知的文臣感慨万千,再回想一下姬湘的情况,郭嘉也不得不承认得到的和失去的在某种程度确实等同。

    姬湘在自身的人性上有很大的欠缺,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在于,姬家的那种培养方式,就算是在后面中止了培养,也让姬湘获得了远超了正常人对于宗教,对于人性,人心的认知。

    等到后来拐上心理学的道路,姬湘在看完陈曦所写的内容之后,就几乎无师自通的研究出来了所谓的宗教心理学。

    所谓的天赋,兴趣,再加上禁足期间的无聊,曾经记录的大量关于原始宗教的实验数据的详细整合。

    宗教心理学这种变种的社会学分支的玩意儿,就这么在姬湘孕期闲来无聊整理以前资料的时候,被硬生生给写出来了。

    加之姬湘手上有后世那种完全不可能出现的超大规模的实验验证资料,这本宗教心理学基本上算是严丝合缝。

    至于说让姬湘别研究这个,到了那个程度止步,还不如将对方杀了,而既然不能杀,那就盯好点,让她继续去做就是了,只是姬湘能在那个时间点整理资料整理出来这种东西,陈曦都有些崩溃。

    这就是一本禁书,还是那种不是陈曦以超越时代的知识写出来的玩意儿,而是实打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由当代人写出来的禁书。

    这也是为什么郭嘉会说,早知道要面对宗教,还不如将姬湘丢过来,这个世界,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建立宗教的人,都不可能有姬湘那样对于宗教深刻的认知。

    只不过姬湘本身太过邪性,加之现在就算去找,对方怕是也没有兴趣管这些东西,生完孩子之后的姬湘也进入呆懵状态,时常丢三落四,更何况相比来中南搞宗教,以现在姬湘的心态还不如在家奶孩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