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 礼物

    实际上想想,白沙瓦是贵霜都城啊,又是南北交界,婆罗门在这里定居的也不在少数,遇到这件事,刚好扭头看什么的,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只是有些事情,发生的时间点注定了,特殊的人出现在那里,就意味着铁证,于是韦苏提婆一世直接怒了。

    拿我皇室的子侄做刀,好好好,干的漂亮,我这波弄不死你们这群混蛋,贵霜这个国家老子直接不要了!

    这就是整体的前因后果,原本就准备对婆罗门下手的韦苏提婆一世,在见到这一幕之后更是坚定了决心,而拉胡尔的直言,更是让韦苏提婆一世明白了拉胡尔的心思。

    虽说对于对方婆罗门的出身,韦苏提婆一世还有这犹豫,但是作为一个以决断著称的皇帝,该下定决心的时候,他绝对不缺少勇气。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当场接受了拉胡尔的效忠,并且给于了拉胡尔承诺,然后这件事便了结了,婆罗门的锅直接背实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荀祈完全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个套路,怎么突然白沙瓦形势就变成了这样,这弯拐的够大,大到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神奇的转弯方式让荀祈硬是没明白这是什么操作。

    “主上,公族的族老前来找您。”就在荀祈思虑着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仆人快步走来通知荀祈。

    荀祈闻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点了点头,换了身衣服出去迎接公族族老。

    因为是以公族后裔的身份进入贵霜的,作为交换荀祈也必须遵守贵霜公族的条条框框,尤其是当前这个时候。

    再加之到现在荀祈也并没有将自己的小宗建立成一个绝对忠诚他自己的体系,所以荀祈也不敢将某些真正重要的事情交由自己的仆人处理,这样也就注定很多东西必须由荀祈亲自处理。

    准确的说,在没有将自己整个小宗替换之前,荀祈绝对不会将任何一点可能暴露自己的事情交由其他人来做。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荀祈一直窝在宗室,甚至没有联系陈忠和司马彰的原因,最近这个情况还是沉底发展势力,不要冒头的好。

    “族老。”荀祈欠身施礼道。

    “都给你说了几次,你应该叫我爷爷。”老头笑呵呵的说道,而荀祈则只是笑,但并没有按照对方的意愿。

    “看你小子也不愿意,老头子来给你说个事,然后喝杯酒就走了。”巴里坤看着荀祈说道。

    巴里坤是贵霜公族当前还活着的的老一辈中真正蹂躏过的贵霜南部的贵霜皇室,这货看着象一个和善的老头,但实际上无愧于一个铁血汉子。

    “族老请坐。”荀祈引着巴里坤到院落的座椅坐下之后说道。

    “虽说陛下还没有任何的表示,但是看情况,不出意外的话,最近要下手了。”巴里坤看着荀祈说道,荀祈不由得一愣。

    “你是在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对你说吗?”巴里坤看到荀祈的神色,随口询问道。

    “是有点,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和那些大人物说吗?”荀祈平静的说道,他已经有了猜测,神仙局打多了,对方说一句话,他已经猜到了后面对方准备说什么了。

    “他们已经知道了,我觉得你可以知道,毕竟我们这些人完蛋了,这个国家就是你们的。”巴里坤敲了敲酒碗,荀祈赶紧给对方添酒。

    巴里坤说的话,和荀祈听到第一句时估计的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巴里坤居然会这么直接,这是告诉他有资格参与这种规格的事情了?

    “不要看轻自己,你的那些长辈还不如你,至少你能让和你同龄的那些小家伙团结起来,而你的那些长辈在这一方面还不如你。”巴里坤拍着荀祈的肩膀说道,“继承我的名字如何?”

    荀祈闻言一愣,和汉室不同,月氏有些名字本身就是荣耀,巴里坤这个名字,其实就是大月氏祖地巴里坤湖,继承这个名字也就意味着可以继承祖地。

    这种名字与其说是名字,其实更接近于汉室的那些特殊姓氏,这些名字虽说和中原的那些姓氏一样,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但隐藏好处很多。

    就像某龙套陈氏和颍川陈氏一样,前者很普通,后者的隐藏效果强到足够很多世家卖面子。

    同样巴里坤这个名字也是如此,这个名字在贵霜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同样的能力的话,后者更容易得到认同和承认,当然没能力的话,这名字继承了也没什么价值。

    “为什么选择我,按说我们交流不多吧。”荀祈皱着眉头,非常理性的说道。

    “虽说不太熟悉,但是我看了一下你的资料,很不错,不管是脑子,还是反应,还是直觉,总之你靠着不多的情报,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种素质我很满意。”巴里坤平静的说道。

    “难道不是因为我将那群家伙指挥的够听话。”荀祈端着酒壶的手停了一瞬,随后依旧平淡自若的询问道。

    “哈哈哈,这一条比之前那些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有野心,有想法,也有脑子。”巴里坤看着荀祈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欣赏,“继承巴里坤这个名字如何。”

    荀祈将酒壶放在了石桌上,面上甚至没有掩盖自己的犹豫之色,巴里坤这个名字啊……

    “难道你还有什么担心?”巴里坤看着荀祈笑问道,“你从北方而来不就是为了继承王室吗?而现在你能继承到更多,为何要犹豫。”

    “这不同,这个小宗的一切是我凭本事拿到的,凭本事拿到的东西,我就是搞砸了,也没人能说我什么,而巴里坤这个名字……”荀祈按着太阳穴说道。

    实际上荀祈拒绝的原因还有很大一部分在于,他现在连自己的圈子,自己的势力,绝对忠心自己的手下都没有。

    现在接了巴里坤这个名字,虽说会有很多的好处,如果他不是间谍,而是实打实的月氏王族,再或者不是月氏王族,真的是假冒来继承王室好处的普通人。

    那么就算是继承了这个名字,会造成相当的麻烦,看在这个名字会带来大量好处的份上,荀祈也会毫不客气的接受。

    然而现在这个情况,连真正忠心自己的手下都没有,连坚固的堡垒都没有建立起来,连自己的势力圈都没有建造成功,现在继承巴里坤这个名字,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当前荀祈根基未稳,真继承了这个,就有些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意思在里面,如果是实打实给贵霜谋利益,那么就算是这么局面,荀祈也有把握趟过去。

    可惜,荀祈是内奸,哪怕是高端到爆炸的内奸,荀祈还是内奸,作为一个一直受到正统世家教育,华夏文化至上的帝国主义份子,他根本不可能给贵霜好好打工。

    准确地说,荀祈现在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更好的给贵霜添堵,美好的当前只是为了掩饰死兆当空的未来,自然再三掂量之后,荀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方。

    “这不是理由,你有这个能力,能团结族中子弟,能见微知著,而且还有相当的野心,这些加起来已经足够了。”巴里坤不解的看着荀祈说道。

    荀祈面色不变,捧着酒壶的手依旧平稳,但是心念百转,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

    【看起来我要比陈家和司马家先行一步了。】荀祈心下轻笑,面色依旧,看着正面的巴里坤,缓缓地将手上的酒壶放下。

    “族老,你看我这个小宗如何?”荀祈指着院落中的一草一木,最后落到中间的宅邸上。

    “五翕侯的小宗,虽说也曾出现过大王,但现在终归是没落了。”巴里坤看了看,宅邸还算气派,但是想想这是韦苏提婆一世后来又重新赐予的五翕侯曾经的院落,就知道这个小宗的现状了,更何况若非彻底没落,荀祈想要继承也不是那么容易。

    “那您觉得继承了小宗的我,除了我的能力,还有其他能让我依仗吗?”荀祈带着一种自我拷问的语气对着巴里坤说道。

    巴里坤闻言哑然,随后笑道,“也不知道你这小鬼是在那里学得这些,你毕竟是我们王室嫡系,没有什么就开口,要什么就说,我们贵霜地跨千里,还能少了你想要的东西。”

    荀祈只是笑,并没有说什么,他想要的是这个国家,而不是赏赐。

    巴里坤也在笑,笑自家后裔的野心,有如此的心思也好,这个名字迟早都会落到他的头上。

    之后巴里坤也没再说之前的话,转而问了一下荀祈的近况,谈及了一些国内的形势,虽说没有深谈,但是以荀祈的眼光,依靠着巴里坤的些许谈资,也将原本模糊的局势补齐了很多。

    “老了。”巴里坤临走的时候,带着些许的满意长叹道。

    次日荀祈收到了一份礼物,五百具装骑兵,而那一举一动无不展现出其精锐老兵的本质,而领头的那个将士,更是内气离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