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六章 好死不死

    拉胡尔无比坚定的想到,这一步跨出,基本上就意味着彻底不用回头了。

    只是想想自己现在的情况,拉胡尔不由得苦笑,还回头干什么,婆罗门要不是碍于梵天不能舍弃掉他,他现在恐怕都被处死了。

    所谓梵天之口啊,所谓人世的顶端,早在拉胡尔看穿一切之后就明白,这根本就是笑话,这只是一种统治的方式。

    梵天大神的存在毫无疑问,但是梵天大神根本不在乎他们这些婆罗门如何去解释神权,那些加诸在他身上的枷锁,与其说是梵天的旨意,还不如说是婆罗门对于他的约束。

    拉胡尔是一个纯正的婆罗门,他发自内心的认同梵天,但是他并不认同那些所谓的神的旨意,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神,根本不在乎凡人有任何的行为,神赋予了婆罗门权力之后便不再关注,腐朽也罢,强盛也罢,神都不在乎。

    对于沉睡之中的梵天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事情能触动祂,婆罗门的所作所为,对于梵天而言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苏醒之后一切都会成为破碎的幻影。

    想通了这些,拉胡尔对于婆罗门的争权夺利也就有了最为正确的认知,只是举着神的旗帜的,依旧是人类相互之间肮脏的争权夺利。

    既然事实是这样,拉胡尔在受到这一次“警告”之后,一直按捺在内心最深处的叛逆思维终于被引爆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将帅,一点点积攒的精锐被婆罗门拆分,一点点培育起来的将校被婆罗门调离,老兵被驱赶,培育被终止,十年啊,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想想自己当初,若不是婆罗门掣肘,到现在拉胡尔恐怕已经建立起来丝毫不逊色贵霜北部贵族的强悍陆军了,可惜这些都被婆罗门毁于一旦,这种愤懑,在当前这种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骤然的燃烧了起来。

    “婆罗门……”拉胡尔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一声,最后在黑暗之中彻底息声,仅剩下冰冷而坚定的双眸闪耀着应有的光辉。

    荀祈的当机立断,虽说是结合了当时白沙瓦波谲云诡的政治环境做的决断,但是最后七拐八拐,甚至还没等到荀祈将首尾彻底收拾干净,他就从王室这边收到了关于史诗歌谣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荀祈更是觉得当场将许靖击杀,果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但是这个消息也让荀祈生出了些许的担心。

    史诗歌谣这东西,葱岭那边也传来过相关的情报,虽说不多,但荀祈也大致的知道其中的部分内容,甚至靠着对于音律的了解,对于其中的理论也有所认知,比之许靖了解的深度并不差多少。

    因而荀祈非常清楚,这么一个玩意儿,对于贵霜那糟糕的大军团协调能力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不过也亏这玩意雪中送炭的意味很重,锦上添花的效果碍于破解程度其实并不高,也即是说这玩意儿,对于贵霜现在南北矛盾的局面而言,其实是极大的损害了北方贵族的利益。

    毕竟同样是加持,八十分上限的玩意儿,给十分水平的贵霜南部使用可能能提升到六十分,给已经是八十分的贵霜北部使用基本是毛用都没有,实际上这玩意儿对于丹阳的加持近乎于无。

    正因为知道这些东西,荀祈略微的有些担心,韦苏提婆一世哪怕是担心南北平衡局势被打破,恐怕对于这样一个东西也会有着巨大的兴趣,这么一来,荀祈不由得就需要小心一二了。

    暴露出重要价值的许靖,就算是死了,也必然会引起韦苏提婆一世的好奇心,毕竟韦苏提婆一世是重视军事的暴君,而不是庸碌无为的昏君,而许靖死的时机这么巧,恐怕免不了会有人心生怀疑。

    虽说因为荀祈当前的身份,这种怀疑几乎很难查到他的头上,但这种概率不是没有,准确的说只要细心的话,就还是有那么点可能。

    哪怕是荀祈已经很认真的将许靖搞成了酱,连脑子都没有了,基本干掉了韦苏提婆一世这边有什么特殊方式探察隐秘的可能,但是史诗歌谣对于贵霜帝国的加成,让荀祈略有些担心。

    不过这种程度的担心,还不至于引起荀祈的异动,只能说让荀祈更加的小心谨慎,和陈忠等人的接触也被其再次推迟,乖乖的窝在自家的院落里面等待着风声的过去,毕竟这一次不可能真查到他头上。

    然而还没窝两天,荀祈就莫名的发现已经有人替他将锅给背了,而且这锅背的特别实在,甚至实在到荀祈要不是当事人,而且亲自策划了这件事情,都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

    我该不会真的被人当枪使了吧,荀祈如是想到,当然这种想法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荀祈就将之丢出了脑后,怎么可能。

    这锅发展成这样,其实已经完全出乎了荀祈的预料,哪怕是在荀家熬出来的荀祈都深感吃惊,连推波助澜都不需要了,婆罗门直接坐实了这件事,这翻车的速度就连荀祈自己都觉得超乎了想象。

    要不是在荀家那种场子训练过,荀祈可能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针对自己的引蛇出洞的局,结果经过仔细的分析,掉了几根头发之后,荀祈就发现这不是局,这是婆罗门和贵霜皇室之间的矛盾的总爆发。

    自己下了一步棋,原本只是用来保命的,可是自己没看懂这步棋,结果其他人拿着这个残局直接爆发了,一步棋下下去,定了个死穴。

    回头荀祈拿到了整个的情报之后才明白,别看这局面七拐八拐,最后给婆罗门扣了一个大锅,其实里面与其说是意外,还不如说是积重难返的而造成的必然结果。

    且说那日,拉胡尔觐见韦苏提婆一世,双方进行了非常亲密的交谈,于很多方面交换了意见,从国家战略层面达成了共识,拉胡尔成功认识到韦苏提婆一世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皇帝。

    于是拉胡尔将许靖的消息告诉了韦苏提婆一世,并且在皇宫进行了演练,虽说许靖给的乐谱是真真假假,但效果还是有那么一点,加之贵霜的大军团协调水平确实够烂,雪中送炭的效果还是能看到的。

    “汉帝国,不愧是汉帝国,伽却里曾送来汉室战舰的测绘图,单说起战舰的建造,汉帝国比起贵霜有太多的优势,若非我们有塞西家族所建立的完整海军体系,恐怕伽却里就算是再多努力,也只有一败。”韦苏提婆一世带着些许的感叹说道。

    随后不等拉胡尔开口就继续说道,“大迦叶曾来见我,告知我,他曾于汉室高手交手,对方全力以赴,甚至一击就足够将大迦叶击杀,而大迦叶的实力,哪怕是在贵霜也是数一数二,而你现在又送来了这样的东西,汉帝国确实无愧于汉帝国,恨不能娶汉家公主!”

    “陛下!”拉胡尔面色沉静的施礼道,他能看出韦苏提婆一世说这话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感叹。

    “汉室不愧是天朝上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英雄辈出。”韦苏提婆一世感慨万千,但是双眼却变得更为光亮。

    “是啊,汉室确实是英雄辈出。”拉胡尔想起和自己第一次交手时如大日般辉煌的张任,以及宁死不降断后而亡的那些汉军将士,又想起自家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许靖是吗”韦苏提婆一世侧头对拉胡尔说道。

    “是的,他应该是汉室的贵族,这个音律就是我千方百计从他那里套出来的,现在想想,其实我将他从文伽虏到白沙瓦,从他嘴里得到的情报少之又少,而这个乐谱,毫无疑问真真假假,不过好歹有了这么一个方向。”拉胡尔叹了口气说道。

    “可惜了。”韦苏提婆一世对此虽说深感可惜,但是许靖已死,更何况拉胡尔的话也已经说明对方的态度,无法考证对错,那么对方真真假假的糊弄基本没有什么办法。

    倒是有了这么个认知,慢慢破解就是了,几十上百年的时间,贵霜还是有的,反正有这么一个理念,以贵霜帝国的人力物力,强行破解重制一个自家的版本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说怀疑自家子侄,韦苏提婆一世还真没动这个心。

    “婆罗门对于我的敲打。”拉胡尔直言不讳的说道。

    韦苏提婆一世瞬间懂了,然后扭头看向拉胡尔,“证据呢”

    “没有,但是我属下的刹帝利第一天出去,就出意外了,要说没人针对,这种事情……”拉胡尔说不清是嘲讽,还是缅怀的神色。

    “去,给我查一下……”韦苏提婆一世招了招手,然后直接出现了一个破界级高手。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韦苏提婆一世拿到了当时在场的白沙瓦平民视角看到的东西,好死不死,这影像里面有两个扭头看这里的婆罗门。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