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五章 天知道怎么回事

    对于婆罗门来说,贵霜王族惹出事端这种事情也是时有发生,甚至以前还出现过王族将婆罗门祭祀打死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到最后与其说是法律处理,还不如说是双方背后势力的角力。

    婆罗门在这一方面也是有输有赢,贵霜皇室也是看情况给面子给交代,当然也有完全不给面子的时候,贵霜皇室毕竟是征服者,给脸只是为了政治大环境,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基本每次都给个面子。

    因而婆罗门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没有太过关注,终归这次只是撞死了刹帝利,还是拉胡尔属下的刹帝利,再加上贵霜皇室也给了解释,还例行给了赔偿,这很明显就是息事宁人的态度。

    婆罗门这边虽说有心要挑事,但就跟竺赫来当时预计的一样,婆罗门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地,而且和贵霜皇室不同,是分布在贵霜南部各处的一个大型团体,组织臃肿,调动缓慢,所以最后婆罗门也就只能选择按照例行的情况进行处理。

    当然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死的不是有头有脸的刹帝利,而且对方也没有一个强大的后台,拉胡尔这个后台确实不错,但是架不住拉胡尔最近被婆罗门集体禁闭了。

    在这种情况下,处理这件事的当然是其他婆罗门,因而在牺牲拉胡尔利益的时候,毫不客气,终归拉胡尔一直都是婆罗门这个团体之中的叛逆分子,在其他婆罗门看来死个手下就当敲打了。

    更何况白沙瓦的那些婆罗门本身就有心要敲打拉胡尔,就算这波拉胡尔的手下没被撞死,婆罗门这边也准备让拉胡尔意外几个手下。

    毕竟拉胡尔作为和他们一样的婆罗门,是不能被处置的,作为梵天之口,神权的解释者,他们自认为自己是人世最高端的阶级。

    因而哪怕他们对于拉胡尔再不满,拉胡尔就算是再作,婆罗门也绝对不能将之搞死,这,关乎着婆罗门这个阶层的颜面。

    可又不能不处置,拉胡尔胡搞的程度,已经让婆罗门阶层的其他人忍无可忍了,所以在不能搞死拉胡尔的前提条件下,那就只能对拉胡尔的手下出手了。

    就跟洪荒一样,圣人不死不灭,动手的意义不大,所以倒霉的只能是下面的人,拉胡尔这么跳,婆罗门一贯的做法就是,让你喜欢的东西完蛋,让你的属下混的艰难。

    当然那是以前,这波婆罗门已经准备干掉拉胡尔麾下几个人,让拉胡尔冷静冷静,站对自己的立场。

    因而死了个拉胡尔麾下的刹帝利,婆罗门这边根本没当回事,至于说许靖,不知内情的婆罗门直接当其为两脚牲口,不予以讨论。

    婆罗门这边将赔款接受之后,也就表示不再追究这件事,之后不久便被王室那些子弟乖乖禁足的消息给吸引了注意。

    毕竟婆罗门这边是真的心里有鬼,看到贵霜皇室这么个举动,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这行为会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暗示

    就跟贵霜王室那些纨绔子弟觉得撞死了人没事一样,婆罗门这边同样有着这样的认知,甚至白沙瓦作为都城,贵霜王室子弟如此猖狂,其实有一部分的锅在于婆罗门的纵容。

    正因为这种事情发生的多,婆罗门才能发现某些不同,比方说,这次撞死了人之后,二十多个王族子弟全部被禁足了,要知道这可是贵霜王室这一辈,这个年龄段所有的子弟了,一个刹帝利值这个价

    可以说,婆罗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荀祈想要传达的消息就已经传达到了,问题在于,荀祈一直以来打的都是荀家神仙局,自己还是那种能苟到大结局,再不济也能坐在一旁吃瓜看热闹的层次。

    从这种级别出来的荀祈,很难想像婆罗门的低端鱼腩局到底有多低端,于是荀祈失败了,不是他没传递消息,也不是他想传递的消息对方没收到,而是因为,对方智商太低……

    荀祈的失败只能说,高估了他认为的贵霜皇室的对手的智力,他都这么传递消息了,对方居然还没想明白,这要是在荀家,你给个眼神,对面恐怕都能从中分析出来一些东西,低端局的套路就是大佬级别根本没有办法解说!

    婆罗门这边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想明白,也没得出个统一的答案,于是继续按部就班的推进,回头隔了十天半个月之后,婆罗门这边才想起来忘了告诉拉胡尔,韦苏提婆一世找他。

    这就是婆罗门的效率,等回头荀祈知道这件事的差点吐血,真真是重新定义了垃圾,当前这个时代,中原任何一个世家过来,有婆罗门这个基础盘,表现得都比婆罗门好,世界果然是在比烂。

    想起这件事之后,特里维迪才让自己手下的侍从给拉胡尔传递了韦苏提婆一世要召见他的消息,以及顺带通知了一下拉胡尔你名下的那个刹帝利死掉了,嗯,在十天前……

    拉胡尔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实际上在第二天他麾下的那个刹帝利没有回来的时候,拉胡尔就有了猜测。

    阴沉着脸的拉胡尔询问了前来告知自己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毫无意外的得出了被皇室子弟的飚马队撞死的消息。

    拉胡尔当时一脸骂人的话,要不是回到了白沙瓦,婆罗门的教养让他不再骂人,想来现在怕是要喷出一堆骂人的话。

    拉胡尔会信这件事吗会才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刚回来,被禁足,派遣出去的一个手下就被人飙马撞死了,你以为我傻

    “好,就这样,我知道了。”拉胡尔将自己所有的怒火全部压了下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虽说早在自己麾下的那名刹帝利没有按时回来的时候,拉胡尔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收到准确消息,拉胡尔依旧是怒火中烧,然而愤怒并没有让他冲动,反倒让他冷静了下来。

    拉胡尔双眼划过一抹冷意,他根本没有去思考皇室存在内奸这一问题,直接一锅扣在婆罗门头上。

    毕竟许靖能力一事,一直是拉胡尔自己再搞,根本没有通知其他人,他现在的情况不太好,而这个东西要是能复原出一个完整的或者再创造出一个足以协调军队的音律,以其对于贵霜军团那糟糕的军团协调能力的补强,绝对可以让拉胡尔脱出当前的泥潭。

    因而拉胡尔一直都没有将之告诉其他人,也就无从得出有人是为了击杀许靖而下手的这一可能。

    而没有了这一判断,拉胡尔所能认为的就只有一项,那就是这件事是婆罗门其他势力针对自己麾下的刹帝利,或者说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对于其他婆罗门桀骜的态度,牵连了自己麾下的刹帝利。

    有了这个猜测,拉胡尔瞬间就明白了这里面十有八九就是婆罗门的那些老家伙在敲打自己,他们确实不能让他被自杀,但是他们可以让他麾下的臂膀们一个个出意外。

    上一次的时候,婆罗门只是废了拉胡尔的手下,将他们调离,拆分,让他的精锐逐渐颓废化,而这一次很明显是更重的警告了。

    拉胡尔眼中划过一抹冷光。

    事已发生,拉胡尔也只能忍住内心的烦躁,但是眼中的冷光已经说明了拉胡尔内心的实际想法,这种行为,这种腐朽,拉胡尔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

    “还有一件事情,拉胡尔殿下,韦苏提婆一世陛下请您有时间前往皇宫一叙。”特里维迪的侍从恭谨的说道。

    就跟拉胡尔的猜测一样,特里维迪的侍从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见惯了婆罗门上层争斗的他,很自然也做出了和拉胡尔同样的论断,只是不同于拉胡尔这种高高在上,他们只能谨小慎微的面对,在这种冲突下,这些小人物,很有可能变成城外的尸骨。

    拉胡尔眼中划过一抹光泽,婆罗门这次的敲打,让拉胡尔的心态彻底反转了,原本在文伽时下定的决心再一次从心底翻了出来。

    “告诉特里维迪,两天后,我调整完心态就会前往皇宫拜见韦苏提婆一世陛下。”拉胡尔神色冰冷的说道,“顺带,告诉他,我的属下要是再死得不明不白,别逼我!”

    那一刻拉胡尔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甚至让特里维迪的侍从面色苍白,艰难的点头表示必然将话带到,而拉胡尔见此甩袖直接离开。

    许靖死了,拉胡尔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办法追究,而心知这件事压根就是个谋杀的他,直接将锅扣在了婆罗门的头上。

    至于贵霜王室,一群王族的纨绔子弟,连用想都不用想,拉胡尔就知道是被人当枪使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