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四章 搅屎棍

    “算了,跟你们说这些有什么用。”韦苏提婆一世黑着脸说道,“都散了吧,果然下一代才是未来,散了散了,自家人都不团结,斗来斗去,都散了吧。”

    韦苏提婆一世直接赶人的行为确实挺伤面子的,但是对比一下自己见到的下一辈,以及他们这些虽说是同样血脉,但几乎已经坐不到一起的掌权者,韦苏提婆一世如此区别对待也是正常。

    几个老公族叹了口气,对着韦苏提婆一世施礼之后就先后起身离开,有了他们的动作,其他人也都起身施礼。

    对于这些老公族来说,他们还是一家人,但是对于中间这一辈人来说他们已经不算是一家人了,十五年前的南北战争,可不仅仅是婆罗门和北方贵族的战争,也是公族和公族之间的战争。

    哪怕是有那些活着的老公族在,到现在贵霜公族也只是勉强维持着整体,伴随着老公族逐渐稀少,现在还活着的那些贵霜老一辈已经对于贵霜的公族下一代继续团结失去了信心。

    没想到临死的时候还能看到这一出,对于老公族来说,这简直就祖先保佑了,这也是为什么这群老头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深感欣慰。

    对于这些老头来说,能见到已经明显分裂的公族后裔再一次团结在一起,真的是无比欣慰的一件事了。

    “你们都要走了?”将荀祈那群人赶出去,把拐棍丢了的贵霜老公族巴里坤将内宫的宫门推开,发现各宗的掌权人都起身了,不解的询问道,随后看了看在场众人,“能让老头子说句话吗?”

    “叔祖您说吧。”韦苏提婆一世点了点头,巴里坤毕竟是贵霜王族之中比较特殊的一位,而且一直是站在皇室的立场上为皇室谋利益,所以韦苏提婆一世也愿意给对方一个面子。

    “你觉得,我在这里将这群家伙全杀了,是不是我们王族就又步调一致了。”这一刻站立在宫门口的巴里坤猛地站直身子,少年时代从北方戈壁荒漠一路开拓到南方的气势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身上的杀意也恣意的释放了出来。

    一群公族的掌权者大吃一惊,当即一脸戒备的看着对方,生怕对方就此下手,而韦苏提婆一世则是镇静的看着自己的叔祖。

    “哈哈哈,说笑的。”就在所有人戒备的时候,对方突然哈哈大笑,再一次恢复成了原本糟老头子的形象,众人也长舒了一口气。

    韦苏提婆一世则是若有所思,这话真的好有道理,贵霜公族的下一辈看着情况确实是团结一致,把上一辈这群废物砍了的话……

    这个念头在韦苏提婆一世的脑海里面生出来之后就有些遏制不住,不过好在韦苏提婆一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干,于是做出一副严肃的神色,“叔祖,虽说知道您在开玩笑,但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糟老头子老了,也快死了,不过今个能看这一出很满意,好好保持,反正这代人迟早也要退下去,等糟老头子死的时候,说不定还能见到那么一场公族和谐。”老公族哈哈大笑,然后转身离开。

    在场的其他公族则是看了看和自己对立的那些宗室成员,若有所思,压倒对方吗?以前这种想法非常重,但是那个老公族的话却点中了他们的死穴,他们是不认同对方,相互对抗,可损伤的力量对于他们子嗣来说尽皆是他们本家的力量。

    “陛下还请给于我们一段思考的时间。”贵霜公族并不都是蠢货,也是有聪明人的,以前不将对手看作自己人,而现在子嗣后代团结一致的情况下,他们也得以能用韦苏提婆一世和巴里坤的角度看问题。

    自然他们也就看到了以前看问题的欠缺点,同理反过来思考的话,这群人也就很自然的醒悟,今天这一出,就是韦苏提婆一世要给他们展示一些东西,让他们明白一些东西。

    也许其他时候也都罢了,但这一次,贵霜公族的聪明人不得不承认这场戏演的太好了,扎到他们死穴了。

    作为自家的孩子,他们还是能看出来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的,很明显,这群混球确实是在推卸责任,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哪怕是在推卸责任,这些混球也确实是一致对外的。

    他们这当长辈的跳的再欢实,最后一切也是由子辈继承,子辈承认他们这些人是一家人,那么他们现在做的再多,也只是在破坏而已,而并非是在获得利益。

    这种认知使得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好好想想,自己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后代否定了你的努力,你做得意义何在?尤其是大月氏这种吸收了汉室文明传承观念的种族来说,不是为了子孙,做了意义何在?

    韦苏提婆一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滚蛋,说实话,韦苏提婆一世现在心情真的挺好的,公族的问题看起来已经不是问题了,就算这代解决不了,后代也会自己解决。

    这是一件好事,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都是好事,哪怕公族团结对于皇权会有压制,但公族团结也就意味着国家有着最后的底牌。

    帝国这个层面来讲,只要贵霜,汉室这等宗室,公族团结一致,说实话,国内其他的势力真的打不过!

    后面的事情和荀祈估计的一样,因为人已经死了,还是一堆王公子弟干的,婆罗门这边就算想要报仇,也不是这么一个时间点。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婆罗门有一天真的将贵霜彻底纳入他的宗教体系内,恐怕所谓的报仇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因为那个时候分享利益的婆罗门,早都忘了这么一回事。

    至于说查到荀祈头上,这种事情根本就是笑话,王公贵胄和地方土鳖发生了冲突,将对方弄死了这种事情,别说是在贵霜了,在汉朝也是时有发生的事情,至于该怎么处理各国都有自己的认识。

    想当年景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和吴王世子刘贤发生了冲突,一棋盘将对方拍死了,最后不也不了了之了,毕竟封建社会耍流氓,你不可能让这群人偿命的。

    至于说怀疑王室子弟有内奸,你莫不是脑子有洞。

    更何况以现在婆罗门和北方,外加刹帝利与婆罗门阶层的当前形势,以及贵霜皇室与其他势力之间暗藏的矛盾,现在婆罗门敢这么说,绝对会被贵霜皇室往死了收拾。

    现在这个情况,除非是韦苏提婆一世抓住非常明确的证据,谁说荀祈是内奸都没有用,更何况这一波真心不是荀祈下手的,荀祈只是撞死某刹帝利身后的龙套随从。

    撞死那个刹帝利的可是王室里面和那个刹帝利有仇的加利尔,荀祈这群人只是没刹住,撞死了一堆两腿畜生。

    事实就是如此,怎么查也查不到荀祈头上,而最近的情况,荀祈虽说因为情报的问题不能确定双方矛盾激发到了什么程度,但到现在这个时候婆罗门要是敢查贵霜皇族,哪怕荀祈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韦苏提婆一世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他也可以保证,瞬间爆炸。

    这个时间点,任何人敢隐秘调查皇族,在韦苏提婆一世的眼中就绝对属于反动分裂分子,然后要给对方吃专政铁拳。

    荀祈毕竟也是从神仙局杀出来的高手,敢动手就有确定不会被查的把握,顺势而为,乱中取胜,这种事情对于荀家子弟来说毫无难度。

    终归荀祈的身上披了一层贵霜皇族的套子,而贵霜皇族再菜也是个帝国正统,现在还没倒台呢,仍是事实上的征服者。

    最近白沙瓦的情况荀祈虽说没弄明白,但是荀祈可以保证,贵霜皇室八成有点谋划。

    之后因为被禁足了,荀祈暗搓搓给小宗进行换血,准备将自家继承的小宗彻底弄成自己人,于是装出一副感觉到外面风声的情况,偷偷摸摸的窝在家里,王室那群纨绔子弟叫他出去玩,请他吃饭都不去,反倒这群人纨绔子弟还被荀祈劝服了,最近也乖乖窝在家里。

    虽说我不知道你们贵霜皇族想要干什么,要针对谁,准备对谁下手,但是我将王室的纨绔子弟全部赶回家,就相当于给你们的对手一个讯号。

    反正能让帝国皇帝这么谨慎的对手,肯定不会是水货,那么我将所有的王室纨绔子弟赶回家,造成一种王室收敛势力的假象,想必现在已经嗅到白沙瓦硝烟的你们肯定会有所察觉。

    虽说不知道对手,虽说不知道要干啥,但是我就算是一无所知也能做一个优秀的搅屎棍,荀家子弟神仙局打多了,看不出家主和那几个家伙在搞啥,但是搞破坏还是一溜一溜的。

    之后暗地里面发生的事情和荀祈所预料的差不多,婆罗门其实对于死掉的那个刹帝利和许靖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反倒是出了这杠子事情之后,贵霜王室那群在白沙瓦横冲直撞的小辈居然真被禁足了的这一事实,更吸引婆罗门的注意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