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三章 深感欣慰

    荀祈喝完酒和一群王族子弟出城唱歌骚扰了一波白瓦沙周围的未婚女子之后,一群玩的特开心的王族后裔就差服忘忧散及时行乐了,最后醉醺醺的一群人被各家的护卫,侍从抬了回去。

    能在白瓦沙厮混的王族纨绔都不会是亲缘太远的,要知道荀祈作为小宗的宗主能在白瓦沙厮混,也是韦苏提婆一世看在这家伙的能力上特赐,这群人当街纵马撞死个把人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喝大了的一群人根本没管。

    直到最后荀祈都没通知陈忠和司马彰,准备过了这段时间再说,结果第二天毫无意外的事发了,昨天喝酒的那二十几个贵霜王室后裔都被带到了皇宫之中,其中大多数甚至已经忘了自己干了什么。

    自然荀祈则少有的浮现了尴尬之色,当然这是装的,在看到韦苏提婆一世出现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心生不妙,结果后面的发展完全出乎了荀祈的预料,该说封建王朝的优越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原本王族子弟都城飙马撞死人这种事情,韦苏提婆一世是不想管的,自家公族随随便便处理一下就行了,不就是死了个把人吗,这算是事?但是在前几天韦苏提婆一世刚好下定了决心要对婆罗门下手,昨天就就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韦苏提婆一世寻思着,看看公族是什么个情况,刚好死的是婆罗门麾下的刹帝利,用来试探一下自家公族的反应也好,毕竟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自家公族团结与否,其实影响很大的。

    之前贵霜乱成一团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皇族站位的问题,就跟汉室一样,东汉崩溃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皇族自身立场出现了问题。

    贵霜的南北之战除了军事贵族和婆罗门的战争其实还有皇族内部的扯皮,也就是到底作为征服者活下去,还是得过且过的问题。

    韦苏提婆一世现在就想看看,面对婆罗门,贵霜公族到底会怎么选择,是扯皮呢,还是统一战线呢,这是一件小事,但这一件小事可以看出贵霜公族的整体情况,于是韦苏提婆一世大手一挥,人来全!

    正因此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甚至来了不少贵霜公族的老一辈,搞的局面都有些像是三堂会审一般,这一出倒是将荀祈吓了一跳,不过荀家那坑人的局面其实也都知道,能从那场子混出来的都不算人。

    荀祈面不改色,虽说场子搞的这么大,但是荀祈还真就不信这波是针对他来的,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乐子,貌似自己一刀下去阴差阳错要逼出贵霜的大招了。

    一群二十多岁各家纨绔子弟被这么一个阵势给镇住了,在他们的观念中不存在当街纵马撞死人,被三堂会审,连老公族都出现这种事情,因而在韦苏提婆一世问他们知错不的时候,一群人面面相觑。

    难道我们干了什么逆天的大事?

    之后被人提醒一下,这群人才想了起来昨天的事情,问题是昨天的事情至于搞的这么大的动静?不就是撞死了个人吗?至于吗!

    以前又不是没撞死过人,虽说这群人大多数都受到的是北方贵族的教育,但白沙瓦作为南北分界线,这地方也有被南部婆罗门侵蚀的痕迹,也就是所谓的两脚牲口不算人。

    至于说撞死了刹帝利这个,咳咳咳,已经死了诶,赔点钱算了,何必要死掐着不放,你说是吧,以前不都是这样?

    结果昨天那件事闹到这么大,这群人也都有些出乎预料,好在这群人虽说是纨绔子弟,但是荀祈过继到小宗之后对于这些人的教授一直都是,一家人哪怕打成猪脑子,出事了也要一致对外。

    这点其实是荀家七个精神天赋拥有者同时存在的时候,扯皮订下来的要求,毕竟这个级别,你不限制点,真的会出人命的,荀祈过来之后也就努力贯彻这条,这样的话,闯祸了,一群人背锅也安全。

    毕竟荀祈的身份注定了必然会作死,所以还是以团结的名义将所有人绑在贼船上,到时候只要他建立起来的名为贵霜王族堡垒的不崩塌,那么就能给他遮风挡雨,哪怕到时候其他人对他有了怀疑,只要贵霜皇族还团结在他的身旁,那对方肯定是乱臣。

    什么,你说你忠心于贵霜,不是乱臣,你知道我谁不,你连我都怀疑,肯定是反动分裂分子,拖出去干掉,干掉。

    被荀祈大力熏陶了一段时间的纨绔子弟,自然知道这件事单独一个人背锅,恐怕大家都要倒霉,果断一致对外。

    加利尔第一时间表示是刹帝利先挑事,其他人对视一眼集体附和表示就是如此,之后荀祈表示是我们喝酒喝大了之后刹帝利挑衅,大家飙马没刹住,撞死了,至于死的仆从,两脚牲口不算人,谢谢。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表示这件事是我们干的,但是锅不在我们身上,那个刹帝利才是脑残,要不是他挑衅加利尔,加利尔绝对不会这么干,而加利尔不这么干,他们这群喝大了人,也不会集体飙马,锅都在那个脑残刹帝利的头上。

    韦苏提婆一世其实已经查清了,虽说许靖汉人的身份挺稀罕的,但韦苏提婆一世确实没在乎这个,拉胡尔被禁足了,韦苏提婆一世也没深查,再说婆罗门都不知道许靖的事情,这件事自然定义为加利尔喝大了,见到了看的不爽的刹帝利,胆子放正,冲上去将对面撞死了。

    北方公族怒杀南方刹帝利这种事情以前又不是没出现过,之前大军都对峙了,这波干掉一两个人根本不算事,反倒是一群年轻的公族子弟在这个时候依旧维护自家兄弟,韦苏提婆一世深表满意。

    现在贵霜这个政治局面哪怕是韦苏提婆一世都感觉风谲云诡,而一群公族少年虽说纨绔,但是在团结上却展现出来了老一辈都不具有的素质,莫名间韦苏提婆一世觉得这才是他所需要的公族。

    在这波谲云诡的贵霜政坛,在这尔虞我诈的白沙瓦,这群团结的青年公族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原本韦苏提婆一世就不打算追究这件事,只是来试探公族反应的,没想到居然见到了这样一幕,很满意,非常满意,没有什么说的!

    最后这件事就跟荀祈估计的一样,毫无意外地不了了之了,甚至荀祈还在韦苏提婆一世以及其他贵霜皇族老一辈人的眼中看到了某种哭笑不得,但是又感觉孩子长大了的欣慰之色。

    对于这群人来说死个把人没什么,就算是南方贵族也没啥,公族的小辈能团结一致很重要。

    不过回头还是给了婆罗门一个交代,包括荀祈在内,之前在白沙瓦飚马的所有的王室后裔都被禁足了。

    至于期间参杂的那个死掉的汉人是不是有用,省省吧,都死了,尸体都是用锨铲起来的,你要的话,回头我打包送给你,不用谢。

    当然这种处罚就是说笑而已,看管也是让这些人的家长看管,问题是能成为纨绔子弟的有谁怕这个。

    更何况大家都不傻,韦苏提婆一世虽说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后面的话音语气无不说明自己很满意。

    虽说下令将这群人禁足了,但是临走的时候又表示你们这群小家伙既然这么喜欢飙马,白沙瓦的皇室马场还有几百匹良驹,喜欢的话回头一人挑两匹,算是你们的皇兄/皇叔送给你们的礼物。

    这种情况下,在皇宫面对韦苏提婆一世,以及那群自家宗室老前辈的时候这群人还算低头听话,出了二道门,这群人就表示明天我们继续去飚马,这个游戏特别有意思什么的……

    当然免不了被跟出来的老一辈公族用拐棍给了一棍子,不过看那老头的意思倒不是不能干,而是不能说,很明显,贵霜内部的矛盾已经摆在了台面上了。

    “你们啊,表现的不错。”将荀祈一行人用棍子赶出来的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公族站在宫门口看着一群人说道。

    一群嘻嘻哈哈的声音,荀祈则站在最中间的位置,老公族则对这荀祈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一包金珠给荀祈,“你们这群家伙都该叫我爷爷,懂不懂事,滚蛋,拿着去喝酒,祈,盯着点这群蠢蛋,别让他们出去又飙马,撞死人了。”

    随后更是将拐杖朝着加利尔丢了过去,“尤其是你,别让我再听到你撞死人了,最近都给我收敛点!”

    说完老公族又回宫里面去了,最后挨了一拐棍的加利尔跟着一群战友站在宫门口,经过这么一场,他们之间有了革命的友谊。

    另一边韦苏提婆一世则看着那些公族的主事人,“我对你们很不满意,看看下一辈,再看看你们,小一辈都知道一致对外,你们还斗,斗够了没有,我们贵霜帝国现在都成什么样了,你们斗完了没有?”

    一群公族的主事人,皆是沉默,说实话,看到一群小辈一致对外的时候他们也挺震惊的,但是轮到他们的时候,蓦然发现他们原来根本没有办法做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