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扯皮

    在重新占领了中南基地的关羽等人开始试探性的对贵霜下手的时候,贵霜这边一直存在的隐患也在韦苏提婆一世的行动下,被迫引爆,南方,北方,刹帝利,婆罗门,各种矛盾终于炸了。

    究其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先是南方放话对抗汉室,表示赢了你们北方就别在哔哔以前你们是征服者这件事了。

    为此南方的婆罗门甚至将拉胡尔放了出来,结果不用多说,拉胡尔的战斗力确实很猛,刹帝利武士军团,配合孔雀,再加上大量的正卒,确实可以砍出非常优秀的战绩。

    可以说,要不是关羽来的及时,拉胡尔怕是要大获全胜了。

    当然,拉胡尔要说输,其实也不算输,毕竟贱民不是人,死再多,高贵的婆罗门也不会在意,更何况拉胡尔也事实的跨出了文伽,打下了中南基地,甚至一路追击,要说这个时候见好就收,回去交代的话,拉胡尔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问题是,拉胡尔当时的心有点重,又抱着将自家的孔雀军团训练好,将刹帝利武士军团的战斗意志问题解决掉,所以可劲的追击。

    结果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撞上了最不应该面对的对手,也就是关羽,刹帝利武士军团战斗意志糟糕这一点在关羽这里暴露无遗。

    神破界,加上超强的军团天赋统合能力,将基础能力比汉军还强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打成了狗,准确的说,刹帝利武士军团,被这么搞了一波之后,原本好不容易拥有的第一天赋都废了,因为新兵的战斗意志崩溃了。

    以后估计也就只能解散后带点牲口什么的练练了,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刹帝利阶层将自家隐藏的那些没见过血的炼气成罡武士统合起来压根就是一招臭棋。

    原因非常简单,如果仅仅是将南部各个军团那些见过血的刹帝利武士集中起来,组成一个军团问题还不大,毕竟经历过战争,有着战场厮杀的意志,而合并了没见血的炼气成罡,怎么说呢,就跟老兵之中混入了一群新兵一样。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是炼气成罡,老兵还没有成为真正的骨干,这种新兵团,要不是有极强的基础实力,就是杂兵。

    不过不管是杂兵不杂兵,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贵族,然后死的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了,拉胡尔已经完蛋了。

    说实话,现在拉胡尔没死,只是被禁足在家里,更多是婆罗门对于拉胡尔的保护,虽说拉胡尔非常作死,但就跟曾经一样,婆罗门这个阶层,对于自身阶层的成员的保护还是很给力的。

    要是换成其他将帅,死了别说死了超过一千五百名刹帝利了,就是死了一百名刹帝利,恐怕也需要交代在那里,但拉胡尔的身份,以及死的不是自家孩子的想法,外加刹帝利和婆罗门的矛盾这些,让婆罗门集体出手保了拉胡尔。

    毕竟这波死了这么多炼气成罡之后,婆罗门才反应过来刹帝利到底强盛到了什么程度,两千五百名炼气成罡,甚至连婆罗门都不知道其中的大多数,这是要推翻他们的节奏吗?

    自然拉胡尔的事情暴露之后,婆罗门不仅没有觉得拉胡尔做的有问题,反倒觉得刹帝利是包藏祸心,而且拉胡尔为了婆罗门这个阶层,这样处理是正确的,甚至婆罗门一把将锅扣在了刹帝利的头上。

    拉胡尔毕竟是赢了,而且打到了缅北,这无不说明拉胡尔的能力,更何况不管是打下汉室的中南基地,还是追杀数百里都显示了拉胡尔的能力,而失败的原因也没在拉胡尔的身上,你丫刹帝利武士挡不住,差点拖着高贵的婆罗门去死,要不是我们,你这几百人也别回来了!

    贵霜这个地方,不缺乏各种奇妙的神通,各种奇怪的神祇,让婆罗门的祭祀拥有一些凡人所不具备的能力,像这种还原当时真实场景的能力贵霜这边是有的。

    正因为有这一点,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也不得不承认汉室确实很厉害,以及新编的刹帝利武士军团真是非常糟糕,外加拉胡尔的决断和指挥确实猛地让人无话可说。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贵霜因为拉胡尔一事直接进入了扯皮阶段,北方军事贵族,南部刹帝利,南部婆罗门三方就差在朝堂打起来了。

    “停,我不管你们说的是什么,现在你们南方输了,该我们上场了。”伽却里狂躁的说道,婆罗门这边牺牲了一个内气离体再现出来的当初的情况,让伽却里清楚的感受到了关羽的强大,关羽的精锐本部,那些校刀手,让他震撼之余,更是想要交手一战。

    “我们可没有输,要不是他们更换了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我们婆罗门可是会一口气打到汉室本土,和你们北方不同,连汉室的仆从军都打不过,我们至少干掉了汉军的前沿基地。”特里维迪当场反驳道,“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输了!”

    “拉胡尔自己都承认输了,你们还在狡辩。”扎萨利冷笑着说道,拂沃德最近回去了北方边境,在几个月前被李傕再次挑衅了一波之后,拂沃德就去戍边了,让扎萨利全权代表自己在这里站场。

    “输?你看清楚地图,我们打到了那里,这最多算是战略撤退!”婆罗门这边扯皮也是一流,更何况挨了这一波之后,他们已经知道一直以来对于他们还算恭敬的这一代刹帝利也是包藏祸心。

    “哼,损兵折将,战死的炼气成罡都超过一千五百名了,就这样还算胜利?”刹帝利阶层这波已经全面收缩,原本准备的反扑计划也告一段落,唯有塞西家族依旧站台保证着刹帝利的利益。

    韦苏提婆一世高坐在王座上,冷漠的看着下面,这一战的情况让他很多的想法都为之破灭,原本反扑婆罗门的计划,也因此不得不告一段落,刹帝利武士如此大规模的折损,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也感觉到了心头的沉重。

    “诸位,还请冷静。”一直闭口不言的阿刹乘这时默默地开口说道,“刹帝利武士一事可以不言,诸位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汉军的好,拉胡尔将军的大军收拢在华氏城,王舍城附近,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一战就已经结束了。”

    “哼,王舍城和华氏城都是曾经摩揭陀国的都城,拒城而守,以杜尔迦的能力,还是可堪一战的。”塞西卡皮尔扫了一眼阿刹乘说道,“更何况,这一次战争,汉军的应对的时机,可是非常微妙的。”

    阿刹乘皱了皱眉头,贵霜这边层出不穷的佛陀秘法,让他也有些担心暴露,但就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看来,除非是自己露出马脚,仅靠秘法是不可能发现自己的问题的。

    “在我看来,与其相互扯皮,还不如我们好好谈谈接下来怎么办。”塞西卡皮尔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扫过阿刹乘,以及身边的几个婆罗门出身的祭祀。

    那一刻阿刹乘的心跳甚至不自然的加快,但是随后瞬间将之压下去,自己绝对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

    【唔,婆罗门这边看起来有一些别的想法。】卡皮尔默默地闪过一丝思虑,他之前的话,以及意味深长的眼神,其实并不是了解到了什么,而是为了打草惊蛇,他没有任何的证据,不过已经够了。

    当然也亏卡皮尔没有将心思放在陈忠身上,否则的话,仅仅是那一个眼神引起的反应就足够这位塞西家族的下一代继承人对其升起兴趣了,不过塞西家族现在主要的心思并没有在北方,而是在婆罗门身上,否则陈忠说不定会有麻烦。

    婆罗门的几个祭祀,有心想要继续扯之前的事情,但是回想起来对方那个眼神,就有些动摇,毕竟心中有鬼。

    “哼,汉军这边我们婆罗门自然有应对的办法。”一个婆罗门的祭祀冷笑着说道,“我们早已做好了安排,只是卡皮尔,你们难道不该给我们交代一下,那么多炼气成罡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我们怎么不知道突然有了那么多的刹帝利。”

    “这种事情,我倒是不知道。”卡皮尔平淡地说道,“我们家族最近才真正参与国事,在前些年的时候,谁知道我们在哪里。”

    韦苏提婆一世看了一眼卡皮尔,对于这个回答非常的不满,而卡皮尔则微微摇头,韦苏提婆一世则是带着威严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落在婆罗门祭祀的身上,“特里维迪,让拉胡尔亲自来见我。”

    “陛下,拉胡尔正在禁足之中,不适合与您见面。”特里维迪毫不客气的拒绝道。

    “是吗。”韦苏提婆平淡的看着特里维迪,双眼之中的平静,让这位祭祀看到了死亡的降临。

    “我只能给您带话……”特里维迪带着犹豫说道。

    韦苏提婆一世并没有回答,然后将眼神落在阿刹乘身上,“阿刹乘主教,当初多谢你进行的调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