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三十八章 觉悟

    看着一个个饭桶在奋力的扒饭,一旁站着的刘备和陈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看待这一幕了。

    默默地看了看自己饭桌上准备的碗,又看了看对面那群人准备的盆,用筷子夹了一口,细嚼慢咽之后,对面已经吃完了,这是何等迅猛的速度,还有,你们有必要吃那么多吗?

    “暴饮暴食不好吧,而且这也吃的太多了,”陈曦默默地动了动脚,移了过来,扭头对一旁的贾诩说道。

    “虽说暴饮暴食不好,但是从现实来讲,能吃饭说明你身体各项素质还保有着相当的水准,当某一天你真正意义上吃不动饭的时候,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贾诩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口吻如此叙述。

    “所以才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么一说。”法正笑着附和道,“当真正意义上吃不下饭的时候,说明你的身体机能已经步入了老年,能暴饮暴食的都是年轻人,放心,老人没这能力。”

    “……”陈曦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话说,这边不应该是参赛选手吗,怎么现在成了这群人在比赛,看起来太狂野了吧,人类是这么吃饭的?太能吃了吧。”

    “那些参赛选手都在后方。”周瑜端着一个瓷碗,盛满饭对陈曦说道,“反正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但看起来玩的很高兴。”

    陈曦闻言翻了翻白眼,没看到吕布等人都像是饕餮一样疯狂的扒饭,压根就是个无底洞,完全看不出来,这群人到底是吃到哪里去了。

    “下午你参加不,第一还是有奖励的,哦,不,前十还是有奖励的,保送内气离体。”陈曦从一旁也拿了一份饭,随口对周瑜询问道。

    “坚决不参加这种比赛。”周瑜冷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对这一方面还有希望呢,毕竟这次可是前十名。”陈曦做出一副可惜的神情对着周瑜说道,而周瑜不为所动,谁傻谁参加,反正他绝对不参加,就陈曦那种完全就是脑子有坑,当场写规则的方式,周瑜完全不觉得自己有赢得希望。

    上一次张燕强不强,当场突破,结果被管承一大脚丫子踹在胸口上,踢出局了,你敢保证这次没有这种人,这是让人公平获胜的节奏?

    再说,看看周围那群人,马忠,黄叙,夏侯霸,马岱,好吧,这些人还算靠谱,还是稳稳当当的炼气成罡,虽说有不少人都觉得这些家伙就差临门一脚了,问题是还有某些需要被制裁的作弊党。

    “那家伙按照规则是能参加吧。”周瑜指着张绣的护卫,也就是胡车儿说道,这次是百人将选拔,没实力的明确要求,周瑜上去,哪怕他很拽,但军队这个团体,在比武的时候,那可不是谦让的地方。

    “人家是张伯渊亲卫队长,当然可以啊。”陈曦理所当然的说道,顺带偷瞄了一下,刘备已经混进去,开始和那些百人将们聊天了。

    “幼平,过来一下。”周瑜看起来对于陈曦已经忍无可忍了,对着对面已经在大胃王比赛战败了的周泰招手道。

    “都督,您找我。”周泰小跑过来,对着周瑜施礼道,不过这个时候的铠甲明显看起来有些紧致了,施礼的时候还有些别扭了,不过问题不大,周瑜的关注点也没在这一方面。

    “幼平是伯符的亲兵队长,没问题吧。”周瑜黑着脸问道,“要么公平比试,要么咱们就大搞一场。”

    “……”陈曦见此挠了挠头,“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当然要公平公正公开。”

    “幼平,你去盯着,任何有内气离体的参赛选手,都给我丢出去,别总想着作弊。”周瑜打发周泰离开,然后周泰就去看场子了,再之后,典韦的儿子就被周泰拖了出来,丢给了典韦。

    不久之后于禁走了过来,面上带着说不出是严肃,还是犹豫的神色,对着陈曦欠身施礼,“陈侯,我打算南下了,四万大军在之前我已经调走了,中原这边的情况有些不适合于我,往前也再没有了路,我打算去中南了,该看的也看了,中原算是真的统一了。”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看着面色坚毅的于禁,“现在走了的话,你就的爵位和官职就升不上去了,等到我们解决荆楚世家,然后带大军北上回归长安,作为一直以来处于幕后的你,也会得以加官进爵。”

    “不了,我还是南下,功成的话,官职爵位还会有提升,失败了的话,就算现在提升了也不过是熬资历出来的,我不应该是这样渡过一生。”于禁的面上少有的浮现了名为自信的神色。

    “玄德公那边已经同意了是吧。”陈曦对着于禁询问道。

    “嗯,早在邺城的时候,我就给主公说过了,我已经找不到路了,感觉该懂得我都懂了,但是我走不出最后那一步,我打算去战场验证,关将军那里又刚好缺兵少将,我去也能真正参与战争。”于禁笑了笑说道,“也许我缺的就是一场验证。”

    “此去小心。”陈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人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于禁一直以来的工作,让于禁其实并不怎么需要去前线,再加上北疆那次,于禁给所有的将校卖给一个面子,再加上他一直在后方练兵,给各个军团补充兵力,这一世于禁的人缘其实很好。

    真要说的话,其实于禁只要不坚持着验证自己的道路,他未来应该会成为汉室的兵员保障中心,而以当前这个规模动员,于禁的位置基本没有可能会动摇,然而于禁最后还是选择了验证。

    “我会带着我已经验证完的一切,活着回来。”于禁神色坚毅的说道,他不甘心,并不是对于关羽,张飞那些将校的不甘心,而是对于自己的不甘心,努力的抵达了这个层次,却差最后一步。

    【练兵吗?】于禁眼中划过一抹神光,他真的懂了练兵,但他却做不到,这是一种悲哀,甚至皇甫嵩在他练兵的时候亲自过来了一次,然后只是感慨于禁错有错招,他就算是告诉于禁,于禁也没办法改了。

    毕竟从一开始于禁走的路就不同于皇甫嵩,于禁的观念之中可没有精锐的天赋的关联性,他从一开始就走的是筛选的方案,将自己所需要的筛出来,然后集约化,最后显化出来。

    他们双方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套路,现在于禁走到最后一个步骤,就剩下一个跨越,完成第二精锐天赋,成就属于自己的精锐军团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来了。

    皇甫嵩的练兵从最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第一天赋是什么,第二天赋是什么,而于禁从最一开始筛选的就是自己需要的第一天赋,至于第二天赋是什么,于禁的认知是锦上添花,让第一天赋发挥得更好。

    这就是区别,然而等到走到最后,于禁前方无路了,如何锦上添花,已经成了于禁最大的问题,至于说所谓的第二精锐天赋如何从第一精锐天赋之中诞生,他根本没想过,他的路和之前的路完全不同。

    于禁的军团,第二天赋的存在意义只是为了发挥出第一天赋更为强悍的效果,第一步迈出去就确定了这个军团的定位了。

    这也是皇甫嵩无可奈何的地方,他很清楚能走到这个程度,于禁的方式就不能说是错,就算是有问题,只要走出来了一条道,然后达到终点,这就是对的。

    当前汉室这种自我领悟的教育体制,最神奇的一点就在这里,就算是师父也不可能扼杀你的未来,你的前路就在你的手上,没有绝对的错误,师父会告诉你终点在哪里,过程是你的问题。

    于禁现在的情况,皇甫嵩也只能看着,走通了,那不用说,这就是一条正道,走不通,那就没什么好说了,以后又可以给后人留一条失败的例子,作为经验教训。

    于禁对着陈曦和周瑜施礼之后,带着自己的三百骨干,朝着南方奔去,他的四万大军早在局势已经确定的时候,已经提前南下,走荆南古道前往中南半岛。

    “中南半岛啊。”周瑜带着些许的叹息说道,“不知道这一次结果如何,说实话,统一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国外确实存在对于我们可以造成很大伤害的强大帝国。”

    “我相信他会成功的,他已经怀揣着足够的觉悟了,更何况就算是皇甫将军也没有觉得他的路是错的。”陈曦从南边收回眼神之后,无比郑重的说道,“国外要收拾,这是必然的,但是攘外必先安内,这一点毫无疑问。”

    “以前我等的视野确实渺小的出乎预料了。”周瑜同样收回目光,然后落在对面嘻哈着扒饭的孙策身上,笑了笑说道,“这样强者如林的天下,才够资格作为我等汉家的战场。”

    “等你收拾了贵霜的千帆海军再说这话吧。”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奉孝也就要对贵霜进行第一波试探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