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三十七章 君子藏器於身

    早上的时间过的相当的快,毕竟陈曦本身就起来晚了,而几个涉及到汉室财政整体的议题过去之后,又来了李优两个坑,一早上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至于集村并寨这一方面,在原本陈曦的基础上再一次得到了细化,细节方面得到了不少的优化,虽说尚未尝试验证,但陈曦估摸着以荀彧,荀攸,程昱等等诸位大佬的能力,这些优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谓集众人之智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非常感谢诸位的帮忙。”陈曦笑着说道。

    看着曹孙双方不解的神态,陈曦不由得想笑,他可以保证,到现在曹孙两方的文官团都没弄明白早上集会的意义何在,若是要通知他们,准备武力解决荆楚世家的问题,其实一句话就可以了。

    同样还有政治中心和商业中心建设,以及道路规划建设这种事情其实真不需要通知他们,这些事情属于那种你不说所有人该干还是得干的那种类型,你说也罢,不说也罢,到最后干的时候也还是那样。

    如果说真有什么事情算大事的话,恐怕也就是清扫荆楚世家这件事了,问题在于这件事最后落到了周瑜头上。

    既然如此直接告诉周瑜,然后由李优作为副官,什么也都解决了,相信以周瑜的智慧都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

    曹操等人出了营帐之后都硬是没有明白早上这场集会的意义何在,唯一靠谱的大概也就是早上这场莫名其妙,外加没什么意义的会开完之后,各自的心态变得更为平稳。

    “刘太尉到底是想干什么?”程昱不解的看着曹操说道。

    “应该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告诉我们不必担心处境,他们会该给的都会给的吧。”曹操带着犹疑叙述道,说实话,曹操是真的没明白早上这会开的意义何在,“文若,你觉得呢?”

    “没有这么简单,除了李文儒最后两件事,其他的事情其核心都在陈子川身上。”荀彧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我也不知道意义何在。”

    “不管了,反正不是针对我们就行了,而且早上这会虽说莫名其妙,但是也让人安心不少。”曹操眼见荀彧如此,沉思了一下,面上再无担心,朗笑着说道。

    另一边,孙策不解的看着面带思虑的周瑜询问道,“公瑾,你从出了营帐之后就这么一个表情,这是怎么了。”

    “在想陈子川在玩什么把戏,现在想想,这个会议根本就不对。”周瑜皱了皱眉头说道。

    “不对就不对吧,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孙策爽朗的笑道,“我说你就是想的太多,既然对方不是害我们,那就无关紧要,再说对方诚意很不错啊,想那么多,没什么意思啊,要我说,你真要是想知道,还不如直接去问。”

    周瑜无语的看了看孙策的背影,随后不由得仰天大笑,“也是,你说的也是,有些事情完全不需要了解的通透,掌控欲也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孙策不解的看着周瑜,硬是没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周瑜很高兴,孙策也就觉得很高兴,于是两人就哈哈哈的浪笑,尤其是孙策双手叉腰仰天而笑,颇有一种神经的感觉。

    笑到脸有些泛酸的时候两人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孙策揉着脸颊看着不笑了的周瑜问道,“公瑾,说起来,你之前到底在笑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周瑜闻言面皮抽搐了两下,硬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暗骂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孙策,“走,我们去吃饭吧,中午有你喜欢的三丝银鱼羹。”

    孙策本身也就是随口问问,周瑜岔开话题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听闻有美食,面上颇有振奋之色,大跨步的就往前走,而周瑜跟在他的身后,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就可以了?”刘备在其他人走远之后,扭头看着陈曦询问道。

    “嗯,我已经拿到了所有该拿到的东西,这样就够了,而且这个局面已经很好了,按照这个节奏往下走,就会有一个我们想要的结局。”陈曦略有感慨的说道,他已经很满意了。

    陈曦很清楚自己现在做的是什么,也知道,做到现在这个程度之后,哪怕是没有了自己,大势滔滔之下,汉室也必然会走上完全不同于之前的道路。

    所谓的历史修正力,在中原这个范围之内已经被他彻底玩崩了,而开拓了眼界,将对于天下的认知真正的延伸出中原之后,华夏这架战车,已经奔向了新的征程。

    “这样就足够了吗?”刘备带着犹豫再次询问道。

    “嗯,够了,这个程度已经是自我以后站立在这个位置之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了,能有这个结果已经非常好了。”陈曦带着感慨说道。

    “虽说一早就确信自己能走到这一步,但是真的等到这一步,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陈曦温润的语气之中带着些许的缅怀,“现在,就算我倒下了,至少我留下了足以让……”

    陈曦话还没有说完,刘备就黑着脸打断了陈曦,“你才大多,就说这种话。”

    “咳咳咳,这是真心话。”陈曦笑着说道,后面的话也不说了。

    其实,陈曦真的很感慨,他可以非常自负的告诉后人,他给后世留下了什么,不同于那些可以触摸到的东西,不管是未来,还是文化,他都将自己的身影刻在了历史长河的最深处。

    也诚如陈曦所言,到了这个程度,就算是没有他,汉室的车轮也会一直滚下去,然后抵达自三皇五帝以来的华夏文明的巅峰。

    “这种话不要说的。”刘备非常认真的说道,然后摸了摸自己的佩剑,“你尚且未倒下,你还需要为这个国家继续奋斗,汉室需要你,这个国家,这个民族,需要你。”

    “于此时,与有荣焉。”陈曦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道,然后看着刘备腰间的佩剑,“您的雌雄双剑现在就剩一把了。”

    “另一柄剑就放在你那里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你还需要调兵。”刘备笑了笑,“而且就算是用不上这柄剑,有时候你也需要配把剑。”

    陈曦看了看自己腰间,又看了看李优,鲁肃几人,好像在场的这些人也就他和贾诩没戴佩剑,这个时代儒家还没跪呢,还是君子六艺,百家虽说倒了霉,但是仗剑走天下这条还是保持着。

    基本上穿儒衫溜达的,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都会配把剑,连周易里面都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虽说这里面的器指的是超凡的技艺,但其实实指就是剑器。

    这个时代对于儒生的标准有武艺的要求,像陈曦和郭嘉这种菜鸡,其实真要说内气水平,比中原当前一半的士卒都要高,虽说打架肯定打不过普通士卒。

    至于周瑜,李优,程昱,徐庶这种,就属于当前最标准的那种上马为将,下马为相,不管是智力,还是武力都相当靠谱的。

    其他人就算是弱点,以荀彧,满宠为标准,你敢信这俩没有百夫长的战斗力?能文能武说的就是这种人。

    “好吧,回头我让人锻造一把短剑给自己装上,按说就算是佩剑,没有内气离体的实力,到朝堂也需要卸下,再说我有保护人员的。”陈曦不解的看着李优和贾诩说道。

    “好歹必要的时候,可以防身。”李优平静的说道,“就算是有人保护,最好还是自己也有点实力,有些时候,真的是说不准。”

    “文和也没有佩戴啊。”陈曦指着贾诩说道。

    贾诩面无表情的将交叉在腋下的双手放下,然后两柄十矢连弩从袖子里面滑落下来,自从黄河河心,用这个将对面的辛评弄死了,还补射搞死了一个练气成罡,贾诩自觉这东西比佩剑靠谱。

    于是后面贾诩找郑浑特质了两把十矢连弩,而且上面蚀刻了天地精气纹路,哪怕是进行了轻量化和小型化的修订,正常情况下这玩意儿的威力比起强弩也是丝毫不差。

    当然面对盾卫这种玩意儿根本就是说笑,对方可以硬顶着冲到贾诩面前,将贾诩打死,这种东西主要是用防备那种穿布衣的任侠的。

    “连弩啊,你这看起来精细了很多,话说威力如何。”陈曦看了看贾诩手上的连弩询问了一下。

    以陈曦的眼力能看到上面蚀刻的痕迹,这玩意儿现在正在有很多人研究,天地精气蚀刻技术让陈曦看到了不同的文明轨迹。

    “还行,让郑浑订制的,压底的那一发,威力可比十石强弩,其他的也就是普通强弩的威力。”贾诩闻言,默默地将连弩收起来,平淡的解释道。

    “造价呢?”陈曦皱了皱眉头询问道,“千万,还是亿。”

    “没要钱,只是试制品,只是按照郑浑的工作量,怕是得要那么多。”贾诩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好东西,奇人异士造点特殊的玩意儿还是可以的,问题是有些好东西不要钱,要人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