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三十五章 给你个面子

    实际上此话一出,在场除了极少数人,其他人已经彻底明白了周瑜是什么意思,不少人更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神情看向李优,这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节奏

    而周瑜此言一出,陈曦则是笑着对李优询问道,“如何”

    李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随后李优扭头看着周瑜,“这场战争就由你来打吧,我会作为副手统计户籍,其他方面由你处理,陈子川说的不错,也许你会因为太重视孙伯符,而忽略掉其他的东西,但是孙伯符靠着直觉就能破局。”

    “喂喂喂,什么叫做靠着直觉”孙策不满的看了看陈曦,然后作出一副带着凶狠杀意的眼神看着李优,结果对上李优那双古井无波的双眸,直接怂了,野兽的直觉告诉他,李优这个人他惹不起。

    嘀咕了两下,之后孙策后倾身体偷瞄了两眼李优,但就是不看李优的双眼,直觉告诉他李优这个人有问题,话说,到现在为止,在场真不知道李优身份的也就剩下孙策。

    倒不是周瑜没给孙策说过李优的身份,只是孙策有时候听这些事情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没放在心上。

    “就这样吧,曹司空,您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异议吧。”李优神色平静的看着曹操,曹操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荆楚世家到底有多作,曹操也是知道的,而周瑜去做这件事,不管是能力,还是身份,都是非常合适,曹操自然同意。

    同样吕范,徐琨,张昭等人也都暗自舒了口气,皆是敬服的看了一眼孙策,然后安心的看着周瑜的背影,哪怕是同样一件事,李优来做和周瑜来做完全是两个概念。

    虽说最终结果都免不了被强行编撰户籍,但是前者搞不好,一个没注意就搞的血流成河,后者,再怎么说,也是亲手建立起来的荆楚,就算对于荆楚世家也有些忍无可忍,好歹还有些香火情,不至于像李优那样,惹毛了直接送上西天。

    周瑜侧头,若有所思。

    实际上周瑜猜测得没错,这个还真是对于未来战场的验证。

    李优心思缜密,加之经历颇多,对于很多东西都有自己独特的认知,而且相比于其他谋士的作风,李优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在进行谋算的时候显得特别大气。

    至少陈曦完全不觉得正常人谁会将编撰户籍搞成这么大规模的战略级别演习,当然陈曦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砸下去,荆楚别说是乱了,南方世家搞不好这波干完都会有心理阴影。

    什么叫做大手笔,这就是了,至少周瑜这种级别都被唬住了,要不是孙策直觉够强,这波李优就赢了。

    确定曹操这边也没有什么异议之后,李优对陈曦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转向周瑜,“你为统帅,我为副手,做到什么程度,其实我们都不用多说,我想你也不会有让我出手解决的想法。”

    周瑜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我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在其间不会给你添任何的麻烦,也不会有任何的建议,度的把握就靠你自己掌控了。”李优的回答没有多少起伏,但是其意不言而喻,话说间李优将书页往后翻了一页,然后看了一眼陈曦。

    周瑜则是默默地点头,表示理解,有些事情跳出来之后,再去回想,就会发现自身的愚蠢,而没跳出来之前,真的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不由得周瑜看向李优的眼神有些凝重。

    这件事就是一个局,南方世家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顽疾,正常的手法基本不存在能搞定这一问题的可能,而李优的做法,毫无疑问确实是在根治这一方面。

    实际上现在跳出之前思维惯性之后,周瑜就明白,从一开始,从刘备将大军带到南阳的那一刻,这件事的解决方案就已经不可更改。

    至于所谓的抵挡,都不提现在群龙无首的南方世家,周瑜和孙策要是能挡住,也不会选择统合在汉室名下,在中原能有一个体面的结局,实际上在李优开口的时候,这件事就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而已。

    周瑜选择拒绝,不管是陈曦,还是李优都会继续推进,既定的国策不可能给任何人让路,有些不涉及到百年大计的鸡毛蒜皮,陈曦可以笑着妥协,但有些必须要做的事情,陈曦也不会动摇。

    现在局势说是在商议,但看看最后拍板的人是谁在说,就算是团体,也要看看是在谁的领导下,给你面子让你发言,不是让你拒绝,是为了体现民主,这种事情都不懂的话,你还参加这种会议干什么。

    你可以说陈曦性格偏软,可以说陈曦不善阴谋,可以说陈曦有道德洁癖,但是陈曦某些信念也是绝对不容动摇的。

    能走到这个位置,除了能力,智慧这些必须的因素,幸运和决心也是不可能缺少的东西,陈曦很温和,但这并不代表陈曦在某些方面就一定很好说话。

    很不幸,南方世家在陈曦的评价之中,比北方世家更糟糕,所以该做的事情陈曦肯定会做,而且不会以其他人的意志转移。

    这一点,李优,刘晔,鲁肃等人都是认同的,不同的地方在于由谁来处理,刘晔和贾诩是比较倾向于由李优来处理这件事的,鲁肃则是投了弃权,最后就剩陈曦反对。

    很明显,当时整个文臣团体都知道李优处理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可所有人也都知道另一个事实,也就是如果谁能最有效率的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还能保证不留下隐患的话,肯定是李优,所以诸如刘晔等人直接选择了让李优快刀斩乱麻。

    陈曦不同意,其实就一个原因,李优放出去,那就是血流成河的节奏,道德上现在摆正了心态的陈曦过不去。

    问题是解决了,可这么干又是几十万人不见了,那可都是劳动力啊,我在北疆抓胡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干过,对内这么干,你让我有何面目面对华夏百姓。

    鉴于陈曦强烈反对,参谋团只能选择让陈曦拿出双方都能看过去的方案。

    毕竟陈曦的目的是和他们一致的,所以陈曦强烈反对,又表示有其他方案可以处理,这群人也就不好一定要让李优去了。

    毕竟李优去,结果实在是有些惨烈,哪怕肯定能粉饰过去,刘晔,鲁肃这种有良知的文臣,压力也是很大的,又不是所有人都和贾诩的心态一样,别人家的孩子死再多,关老子屁事……

    然后陈曦就提议由周瑜执行,其他人都没开口,李优直接否决。

    不是李优看不起周瑜,而是有些东西看的太重了,会迷失双眼的,就周瑜现在这个年龄哪怕是智略通天,也有着看不穿的东西。

    荆楚对于周瑜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周瑜绝对被蒙蔽了双眼,其原因太简单了,这是孙策的基业,是孙策霸业的起点。

    如果这基业是周瑜的,那么周瑜发现自己输了,绝对会优雅的认输,然后毫不在意的放手,因为年仅二十五岁的周瑜有的是时间去建立新的功业。

    对于这个时期的周瑜来说,这样的基业,这样的功勋,其意义更多是是用来彰显自身的能力,他的年龄年轻到足以承受失败,足够重建功勋。

    在任何时期,年轻都是资本,而且是最大的资本。

    可这是对于周瑜自己的一切来说,而不是对于为孙策看护一切的周瑜来说的。

    前者是优雅的贵族,是洒脱任性的年轻智者,后者则完全是对于孙策的看护之心,以及责任心。

    所以才有了后面这一出,而李优的猜测也是真的,周瑜出现了明显的犹豫。

    说实话,现在这个局面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价值,大局势就是这件事必须要做。

    连周瑜都知道此事无可避免,甚至就算没有这一出,周瑜自己在之后也会做,可就算这样周瑜还会犹豫,准确的说,一个顶级智者根本不应该犯这种错误。

    现在这个局面还用说吗三方和谈是真的,刘备成功用非武统的方式统一了天下,汉室已经基本算是再一次完成了统一,除了免不了的某些动作,框架上已经完成了。

    一个正常的国家的组成可以分为五部分,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军事实力作为维护巩固国家的重要力量,现在刘备已经基本拿到了大头,而剩下的那一部分,刘备也在缓缓地收拢。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之后并不长的时间之内,刘备就会将整个汉室军权的九成以上,手拢到自己的手上。

    第二项,也就是财政,国家财政影响着国家整体的局势,是军事和政治的纽带,也是社会整体的串联线,而这一点,陈曦将刘巴踢出中央,去搞煤铁司的时候,就已经彻底赢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