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八章 协商

    刘备的话音并不大,身形也并不伟岸,但是这一刻他说的话,却让在座的人清楚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使命。

    从夏禹,到商汤,到周武,再到秦皇汉武,这汉土从未变小,一直是在变大,真正雄才大略的帝皇,其所作所为从来不是所谓的守土有功,而是扩土开疆

    “诸夏先贤的功绩,从来不需要史书去描述,强与弱,繁华与衰落,看看地图扪心自问即可,史书未必属实,但国土的变化却事实上彰显了他们的功绩。”刘备的神色依旧,但是双眼却燃烧着火光。

    “我等可能没有先贤的智慧,但我等同样可以为后世子孙留下一片基业,前路遥遥,我等终归站到了起点,三百年未曾大变之版图,由我等亲手改写。”刘备双眼的火焰燃烧的越发猛烈,超宗越祖的决心在这一刻显现的淋漓尽致。

    “我刘备愿效法先贤,为华夏扩土开疆,立泱泱华夏!”刘备这一刻近乎燃烧一般,不管是气势,还是神情都让人感受到了他那坚定不移的决心,很少在人前展露的刘备,拿出了自己近乎所有的气概,让在场不管是将帅,还是文臣都感受到了他的信念。

    “望诸位能携手为华夏献出自己的力量。”刘备平复着自己的心态,那锐利的目光扫过了面前所有的人。

    陈曦缓缓起身,伸手端起酒樽,对着刘备的方向举杯,而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

    “刘玄德,其他的方面不说,至少在信念意志以及野心上,我小看了你,这中原作为起点经略天下,便是我在曾经也未曾想过,不过你的信念我感受到了,炎黄的血脉,诸夏的文明,我所继承的一切,我会用的一切去回报。”曹操的面色依旧黝黑,但是眉宇间的自矜自傲并不逊色于刘备,他也有着用天下来验证自己的自信。

    “哈哈哈,干杯吧,让我们用手中的刀剑将汉室的繁荣传递到我等所能抵达的每一个角落,让我们的身影印刻在史书的里层,让我们的形象镌刻在天下的脉络中,诸夏未来的篇章将由我们亲手来书写。”孙策意气风发,面带骄狂之色,举杯问苍天。

    众人皆是狐疑的看着孙策,这种话怎么看都不像是孙策能说出来的,而周瑜则是斜视,笑而不语,对于孙策之前说的话,非常的满意。

    “干杯!”袁术高吼道。

    “敬这个时代!”陈曦笑盈盈的说道。

    “敬这个时代!”乱糟糟的声音最后合成了一句话。

    次日,陈曦爬起来的时候,晕晕乎乎的,从虎牢关讨董以来,陈曦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喝酒喝到断片,以前哪怕是喝的醉醺醺的,脑子里面也有那么点事,而这一次是真的喝断片了。

    “还好是纯粹的粮食酒,哪怕是喝多了,睡一觉起来,差不多恢复的七七八八了。”陈曦摇了摇头,将一旁军士早已准备好的水灌下去之后好了很多。

    “现在什么时候了?”陈曦略有些困倦的说道。

    “快到巳时了。”军士回禀道。

    “外面现在已经开始登记参赛人数了吗?”陈曦听着帐外的喧哗,一边往出走,一边询问道。

    “是孙将军在迁移大营,曹司空也打算迁移过来,之前主公来找过陈侯,说等您醒来,前往主帐一叙。”军士恭谨的说道。

    “哦,好的,我这就去。”陈曦顺手在食盒里面摸了一块糕点,然后拉开营帐走了出去,不远处就是主帐。

    陈曦的分辨率还算可以,至少来往的军士多能认识陈曦,当然相比于见到刘备那种热情是完全的不同,毕竟陈曦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啊,虽说他们也知道陈曦的存在解决了他们很大的问题,但是相比起刘备来说,双方的形象塑造上有那么一点差距。

    等到陈曦来到主帐的时候,刘备,曹操,孙策,以及他们麾下主要涉及军制,规划,整合以及谋算的文臣都在。

    “看起来是我来迟了?”陈曦见此不由得有些尴尬,毕竟自己推帐门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他。

    “坐吧,是我让军士等你醒了再让你过来,这么多年来,见你喝醉酒也就这一次,以前不管是怎么样,你的脑子都清醒着,哪怕是闲着,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备笑了笑,指着下首的位置说道。

    “昨天有些兴奋了,毕竟好不容易完成了初级目标,虽说一早就知道能完成,但是亲眼见证完成,还估计能完成真的是两个感受,所以昨天喝的太开心了。”陈曦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略有尴尬。

    “别给自己那么重的压力,你一直看起来没心没肺,但是心理压力还是挺重的,好了,这一方面就不说了,人都来齐了,也就等你,我们昨天在信念上算是达成了一致,接下来就是框架协议方面了。”刘备说了两句陈曦之后,将话再一次扯了回来。

    “嗯,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先通知一件事吧。”陈曦点了点头对刘备说道。

    “你说吧,能让你在这个时候通知的不会是小事。”刘备点了点头说道。

    “我打算解除刘子初的尚书职务,以及长安钱庄的职务。”陈曦平静的说道,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窃窃私语,虽说他们之前就知道陈曦和刘巴闹得不开心,也知道陈曦信誓旦旦的要将刘巴塞到诏狱里面,但是直接这么搞……

    “好了,听陈侯说完,没看我都不急。”刘巴起身说道。

    陈曦对着刘巴点了点头,“转刘子初为并州煤铁总司,拨款两百二十亿钱,于雁门建立煤铁司,供应中原煤铁,准许外售,鲁中冶炼厂给于一半技术人员支持,职位百分之五十自行选拔。”

    “子川,你怎么拨款了二百二十亿钱?不是应该一百三十亿吗?”刘备传音给陈曦说道,而糜竺和孙乾也同时如此询问道。

    “我们只出了五十亿,其他的钱其实是刘巴自筹的,他挺厉害的了,能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不过仔细想想,经济走到这个程度,往下的更多是社会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等方面,而他这些是用政治指令强行通过的。”陈曦带着无奈传音给三人。

    “有什么问题吗?”三人不解的询问道。

    “问题大了,现在根本没有社会结构调整的理论和资源整合的理论,除非我当场写一本。”陈曦面皮抽搐的说道,昨天追打刘巴的时候他还没捋顺,喝酒的时候就捋顺了。

    刘巴很强,很有天赋是真的,但是经济这玩意不是独立的,至于社会学的书籍陈曦不怎么写的原因在于,现代社会和封建社会是两码事,以至于现在想想的话,刘巴的制度完蛋的概率不是十之八九,而是百分之百!

    因为刘巴的计划经济是真正意义上的指令经济,靠着强权强行抹平了其中关于社会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以及制度协调问题,也就是说不存在陈曦这种一边验证,一边推行的过程。

    指令能推行下去,没问题,那就能搞,推行不下去,直接翻船。

    就这么简单粗暴,除非刘巴一步步推进,才会关注到这些个社会大环境之间的内部关联,而刘巴的套路就是一步登天啊。

    “这样你不拉他一把吗?”刘备有点心疼钱,果断问询道。

    “没啥区别,从十之八九失败,变成肯定失败,差别不大反正到时候他是在国外作,我自己现在都很难将社会大环境之间的内部联系说清楚,再说这种方式我也看不到临界点啊。”陈曦无奈的传音道。

    苏修当年的时候,好歹社会学的书出了一本又一本,产业结构,资源整合什么都有,结果该翻船还是翻船了。

    其实陈曦很想说一句,他要是能看到这个的临界点,他也这么干了,这不是看不到吗?

    “你也有做不到的时候啊。”刘备幽幽地说道。

    “我做不到的事情多了啊。”陈曦没好气地说道,“我是不想管他了,他要作就作吧,反正这种方式初期发展得很快,我当时同意也有很大的原因在于,我们接下来要对外战争,去国外作吧,眼不见心不烦,我也不可能将他劝服了。”

    “你有准备就行,不过煤铁司要这么多钱?不是说分五年投入一百三十亿钱就差不多了吗?”刘备确定陈曦有准备之后,也就不再追问,转而换了一个话题。

    “我那只是搞个煤矿,铁矿,以及冶炼,他要建的很多,是个尽可能从头吃到尾的那种,最后还会有计件的流水线。”陈曦传音给刘备,而刘备闻言也懂了为什么会这么贵。

    “这种方式一开始会发展的很快吗?”刘备再次询问道。

    “刘巴差我一大截,但是用这种方式能有我一半的产出,两州之地,不到三年便能在稳住其他方面的情况下攒下一百七十多亿,很厉害了,说起来我们有两州之地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不花钱。”陈曦想了想说道,刘备无言以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