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五章 作死的资本

    楚王有一句话叫做“我,蛮夷也!”

    封建社会虽说弊端多多,但有时候将糟粕用在某些方面,说不定有奇效,什么人身管制,什么强制执行,其他时代做不到,这个时代,一声令下,人权,你说什么?

    后来历史的发展,在这一方面和陈曦估计的没啥区别,刘巴上天的速度很快,然后果不其然的玩崩了,后面国外地盘搞的太大,陈曦都没来得及援助。

    最后刘巴果断大军围剿,强制工作,经济手段已经救不了了。

    反正大型经济验证,大型社会验证总有失败的时候,反正自家没失败,外面失败了,刚好能让后人在做这种验证的时候更为谨慎一些。

    失败这种事情,错误这种事情,毕竟是一个经验,一路顺风顺水很难让人明白错了是什么一个情况,而现在有人愿意以身试法,而且能力,理论各方面都非常之不错,陈曦也不觉得有拦的必要了。

    “你这样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头。”贾诩皱了皱眉,陈曦的性格不太会做这种明知道有错,却不告知别人的事情。

    “不是不对头,而是没办法,更何况,我也觉的有时候犯错也是一种好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其实那刘子初没什么办法,留在身边这种也就是说说,我们两个的道是不同的。”

    “所以你就眼看着对方去送死?”贾诩不解的看着陈曦说道,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陈曦应该做的事情。

    “并不是送死,他就是证明了自己的错误,而且也证明了自己理论上的残缺之处,最后造成巨大的社会问题,他留下的东西也会很厚实,因为一开始他走的会比我还快。”陈曦摇了摇头否决了贾诩的说法,“你只能说他是在作,不能说他是在送。”

    “经济我给你解释太繁琐了,我说一下简单的方式,之前社会大环境如果是三的话,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将之达到了七,保证社会的发展每年都能稳定的增长一些,而刘子初的方式是,三三三,然后攒够了,直接就到七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

    “嗯?”贾诩闻言一愣,还有这种方式?

    “别惊讶,我之前做的五年计划也算是这种,目标性非常明确,只不过他的方式更极端一些,所以我只能说他是邪道,是在作,但事实上他确实不是在送死。”陈曦带着些许的叹息说道。

    “你不是说这种方式近乎是必然失败吗?”贾诩有些不解的询问道,说实话,瞬间爆炸性的增长,贾诩都有些心动。

    “是啊,是会失败,但是一开始肯定不会失败的,所以他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惨到和最开始一样,除非是有人在外面暗搓搓的等待着他崩盘去掠夺他的营养。”陈曦双手一摊,半是解释的说道。

    没有美国存在的话,苏修就算是作,也不会死的,那种经济制度确实有问题,但一朝崩溃,一切化为乌有,更多是因为被掠夺了,并不是因为这种制度导致的社会大环境衰退,而衰退到那种程度。

    事实上没有了苏修,美帝这边使用的金融手段,经济制度更是爆发了社会性危机,导致社会大环境的衰退,但就算是持续性衰退,靠着那超级厚实的底子,也硬生生的熬过来了。

    刘巴的方式,玩砸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那也要看跟谁比,要是跟陈曦比,那就是看笑话的节奏,可要是跟封建社会比,刘巴玩砸了,也依旧是大爷这个级别。

    惨也是看对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刘巴再作也不可能真死,最多感受一下十年衰退期什么的,死是死不了的,哪怕是衰退到最后,也比刘巴接手的时候好的太多。

    “就是这样,刘子初就算是必然失败,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就跟我之前面对皇甫将军一样,我就算是输也输的起,搞砸了,失败了,大不了坐那里,看着我越走越远,总比其他人连背影都看不到要好的多。”陈曦瞟了一眼贾诩说道。

    “也就是说,在你的这里,其实刘子初已经拥有了足够放手去验证的资本?”贾诩若有所思的说道。

    “嗯,虽说不太想这么说,但是事实确实如此,他已经可以去作死了,所以我也懒得拦着他,坐等他作出新未来。”陈曦随意的说道。

    随后隔了一会儿,陈曦又带着感叹说道,“其实真要说的话,我挺欣慰的,只凭着那么点东西,走出来一条自己的路,真的是非常值得我佩服了,哪怕是邪道,也是一种可参考的观念。”

    贾诩闻言不再说话,只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刘巴看了几眼,说实话,贾诩真的没想到,陈曦居然会给刘巴这么搞的评价。

    【用一个大国去验证自己的理论啊,刘子初……】贾诩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就算是失败了,你也至少达到了这个层次,而我们到底是在验证先人的理论,还是在验证自己的东西?】

    另一边刘巴也是颇为感叹,陈曦能如此轻易地容忍他的选择,也确实超乎了他的估计,他有自己的野心,也有自己的目的,可就算是如此,陈曦依旧允许了他的选择。

    【该说不愧是陈子川吗?确实至少在道德上他确实让人敬佩,只是他说的我这种方式有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刘巴举着酒樽思虑着陈曦最后告诉他的东西。

    如果陈曦是愤怒,是纯粹的不满,或者直接就是打压他,刘巴根本不会将陈曦说的话记在心里,但是陈曦在确定刘巴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掠夺模式之后,反倒准许了刘巴在国内的尝试,甚至放任刘巴在国外的大规模验证。

    这样的道德素养,还有言语间流露出来的东西,让刘巴清楚陈曦肯定是知道这种方式,但陈曦却放弃了这种更快,更有效,回报率更高,资金回转更合理的方式,由不得刘巴不去思考其中的问题。

    【可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啊。】刘巴端着酒樽硬是没有想到其中任何的问题,可要说陈曦恐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实践验证这种事情不可避免,陈曦都允许了,何必打自己脸。

    【也就是说只可能是百姓回报率的问题了,不过长远来讲,并不差啊。】刘巴略有不解的想到,他又不是不搞产业链,只是在憋大招,而不是陈曦日涨一丝,月涨一丝的那种日积月累的方式。

    【大概只可能是这么一个问题了。】刘巴思来想去,翻来覆去的回想自己的理论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最后发现好像也就这一点,至于陈曦所谓的产业问题,刘巴认定的产业核心,人员为辅在刘巴看来是没有半点问题的,自然最后只能落到百姓回报率的问题了。

    【实质上讲也就是富国和富民前后顺序问题了,再说我也不是没富民啊,晚一年,我治下的百姓也会有一个爆发性的提升。】刘巴越想越迷糊,而这时荀彧的问询,也彻底中断了刘巴的思考。

    “如何?”荀彧举杯问道。

    “没什么问题,我也不用入狱反思了。”刘巴皱了皱眉头说道,“只是我到现在没弄明白陈侯说的弊端是什么,而陈侯的意思是让我继续这么干,以后自然会明白。”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荀彧笑着说道,“至少比我们之前所预料的局面好了很多。”

    “话虽如此,陈侯的告诫让我有点心慌,说起来,他要是怒斥,或者是责问,我都不会动摇,结果那位的意思是让我自己玩,我有点慌。”刘巴苦笑着说道,“以前想要自己玩,还要小心着,现在对方准了,我反倒有些担心了。”

    “既然他同意了,那么就算有问题,也不会太严重,再者这种结局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我不觉的我认识的刘子初,是这样一个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动摇的人。”荀彧平静而又温和的声音,让刘巴冷静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么担心。

    “也是,之前一直希望的东西,好不容易得到了,那就干吧。刘巴心下一动,点了点头说道。

    “之后我们的钱就靠你了子初。”荀彧端着酒樽,微微下压说道。

    “巴定然不会辜负诸位。”刘巴看着那微微低了一些的酒樽,神色坚毅的点头说道。

    “宽心吧,都干了这么久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大事,更何况陈子川也不是见死不救之辈,他能放手,已经说明了自身的态度,放宽心,好好干吧。”荀彧将酒樽之中的酒饮完,看着刘巴温和的说道,“压力不要太大,以前怎么做的,现在继续就是。”

    “也是,之前执行了这么久都没问题,之后继续重复就是了。”刘巴点了点头,神色看起来轻松了很多,有时候所谓的压力,更多是一个理由,刘巴对于自己的能力非常信任,陈曦的话给于的压力,在荀彧所言的事实面前,消散了很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