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三章 最后还是成了道争

    陈曦闻言沉默了一下,好吧,当年自己因为谨慎,干掉了实践论和矛盾论,虽说书还在,但是内里的细节被自己删改掉了大部分,最后跪在了资本论上了,好吧,果然是多说多错。

    “至少一开始这些东西是某种有用的,可以广泛接受的劳动产品,也就是三王时代的以物易物,后来固定了某种货币,而到现在彻底不等值了,哪怕是有陈侯的信誉,其实陈侯也在超发,只不过陈侯有足够的劳动产出。”刘巴笑了笑说道,“本质都是剥削,何必呢。”

    “就因为这个?”陈曦双眼变得如水一般平静。

    同样是资本论,有的人从中读出了剥削,有的从中看到了黑暗,有的从中认识到了社会的矛盾和统一,而刘巴,也无愧是聪明人。

    “这倒不是,你拿下我的缘由我也差不多清楚了,而我之前愿意被你拿下,而现在不愿意被你拿下,其实很简单,就一句话,我们两个坐的位置不同,先有国,还是先有家?”刘巴叹了口气说道。

    “先有……”陈曦张口便要回答,但是随后便停顿了下来,“但你那同样不是为国,虽说在十年之内同等情况下,你能超过我,但是过了十年,我们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问题是大敌在侧,有时候迫不得已饮鸩止渴,更何况凭此至少有十年兴盛。”刘巴平静地说道,“我是主公的臣子,我在之前三十年接受到的教育就是为君尽忠。”

    “你忠的是国家,还是个人!”陈曦眯着眼睛说道。

    “为何你不问荀文若忠的是汉室,还是先帝?”刘巴无比的平静,“我们都有自己的不容偏折的意志,统一之前,我所谋划的一切都是为了主公,就这么简单,为百姓谋福泽我不如你。”

    陈曦看着刘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懂了,刘巴也懂了,只是双方的立场不一样而已,而且刘巴也有着自己的信念。

    “既然为百姓谋福泽我不如你,而且是做的再好都不如你,那么对于我而言六十分就够了,曾经活在二三十分的百姓很满意,而我也能为我的主公谋更多的利益,为什么我不做?”刘巴平静的询问道。

    “因为不如我,所以做到百姓和你都能认同的地步就放任,然后尽可能的集中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陈曦已经合了双眼,刘巴和他的不同,只是在道义上,以古人的是非观而言,其实并没错。

    “对,就是如此,如果统一能再拖一年,我这边不管是对于主公,还是对于你都会有一个满意的交代。”刘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原来如此,还抱着这样的想法吗?”陈曦闻言瞬间反应了过来,刘巴虽说走了邪道,但也并不是完全是走了混蛋路线,只可惜历史是证明了这种方式是凉了。

    “你攒了多少资本?”陈曦眯着眼睛询问道。

    “一百七十四亿钱。”刘巴看起来也是知道自己输了,也不想掩饰了,非常平淡的说出了足够干掉五大豪商的钱款。

    “原来如此,这部分钱,恐怕连曹公都不知道吧。”陈曦看着刘巴说道,“唔,我明白了,有一部分其实还没有转化成钱款,唔,怪不得你之前提议要将钱庄分割,原来如此。”

    “输了就是输了,钱给你,接下来的你来做就是了。”刘巴冷笑着说道,“富民你比我厉害,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本来,哼!

    “该说这个其实也是我的锅是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你在发之前我就推导出来了一部分,等你将五年计划发出来之后,我吸收了一部分,然后将其他的摒弃了。”刘巴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好了,现在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输了,我希望主公能赢,哪怕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希望他能赢。”

    “你的方法是邪道。”陈曦非常郑重的说道。

    “……”刘巴没说话,看起来也不想搭理陈曦,陈曦心下感叹,最后还是没办法给刘巴说清,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陈曦一直以为刘巴走的是对内掠夺路线,结果现在刘巴说完之后,其实陈曦已经懂了,刘巴走的确实是对内掠夺,但实际上却不完全是资本主义那套金融手段,反倒有些像是国家资本主义。

    好吧,也不能说是国家资本主义,只能说是贴近这一套,做法极其狂野,方式是对内进行近乎掠夺式收割,预估好麻烦出现的时间,在那之前只要掠夺到足够的资本,一口气拍出来一条产业链,靠着骤然爆发性的繁荣,足够争取到大量缓冲的时间。

    之后重复之前的举动,在繁荣期疯狂收割,只要能压制住矛盾爆发,在国内矛盾冲突不可压制之前将下一条产业链拍出来,让国家经济疯狂上升,粉饰掉所有的矛盾即可。

    这个做法,其实非常强悍,苏修靠着这种方式硬生生从一个连人都能饿死的半封建半农奴制度上升成为世界两极,在全球GDP一两点增长率的时候苏修十几个点,就问你怕不怕。

    毕竟钱攒够,一口气拍出来一条产业链,自然不会出现陈曦那种因为逐步推进而出现的规划紧张,预算延期,人员物资未到位等等奇葩问题,而且也不会出现因为资金不到位,而出现的整体拖后,甚至烂尾的问题。

    这种方式,算是实际意义上能一口气拍出来一条产业链的方式,而且真要算整体的平均损耗,可能比陈曦那种还少一些。

    问题在于这种方式连陈曦都不敢玩,因为搞砸了会出大问题的,苏修那么逆天,在拍第一条产业链,也就是所谓的集中所有物力搞个大建设的时候都搞出来了乌克兰大饥荒……

    换成这个时代,搞不好怒砸一条产业链的钱还没积累起来,百姓就起义了,你找谁说理去,唔,仔细想想,貌似也不会起义,雍凉百姓现在已经有了六十分了,比之前二三十分的时候好太多了。

    不过随后陈曦就反应了过来,不是这么思考的,苏修的真?计划经济方案,越往后拍会越困难,时间拖得久了,甚至可能会出现整体的产业倒退,而越倒退,越没有办法拍产业,最后搞不好会被拖死。

    当年苏修倒下的时候,其中也存在很大一部分产业结构和社会调整的问题,自己的方式更稳,而且也不容易偏折,真一口气拍一条产业链出来的话,搞不好一个选择错误,真就要用命来填了。

    “你是不是想搞并州的煤铁矿业?”陈曦仔细思考了一遍之后,抬头看向神游物外的刘巴说道。

    将所有的可能过了一遍之后,陈曦对于刘巴的偏见全部搁置,毫无疑问,这里面确实存在一部分刘巴对于曹操的希冀,但那一笔庞大的款子,已经足够证明刘巴的态度,所以陈曦也不想深究了。

    “是,果然什么都瞒不了你。”刘巴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即对主公有理,又能拉动很大规模的税收,而且……”

    “对于我也是一个交代,行了,我不会找你麻烦,但你这种模式,要验证去国外验证,在国内,只能使用我的方式。”陈曦开诚布公的说道,“我给你足够的权限,你在国外随便整,整的灭国了我都不管,但是国内,只能用我的模式。”

    “你的计划经济里面存在相当一部分不可用预算,而这部分钱虽说在你的手上不算是死钱,但增值的速度太慢。”刘巴直接指出陈曦的计划经济模式和他所使用的计划经济模式最大的差距。

    “你倒是爽了,钱攒够,一把拍出来一个产业链,验证呢?都不验证,出错了怎么办?”陈曦黑着脸说道,历史上又不是没出现过这种问题,扒了修,修了扒,又不是神,谁能保证一开始规划就没问题?

    陈曦那种最多是拆一部分,刘巴那种规划错了,那就是上天的节奏,苏修产业结构问题,不就是因为这种模式拍的爽,上天的太快!

    “嗯?”刘巴愣了一瞬间,“将产业放在核心,其他作为辅助!”

    好了,没问题了,陈曦不知道刘巴是怎么拐到这么模式上了,但这就是毛子那套理论,毛子的计划经济就这套路,然后毛子死了,让人民给产业让路,战争年代还行,你一直这么玩,不想活了是吧!

    陈曦现在捂着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刘巴了,得了,这波真搞成道争了,不过陈曦还是挺欣慰的,至少刘巴确实在没依靠其他人的情况下,走出来一条像模像样的道路了。

    “子初,我给你说啊,你只能等百姓教你做人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其他的我懂得后果,但是我给你说了,你也不信,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去验证比较好,反正国内我是不允许,国外你去搞,随便你搞,反正外面到时候肯定还要有人搞经济,我支持你去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