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二章 不认错

    “别这么过分啊,这场子可是法孝直请我们这群输家而布置的全鱼宴,还没吃呢,我们为什么要走。”诸葛瑾笑着代替司马朗说道。

    一旁的庞统甚至拉着脸看着陈曦说道,“我记得这场宴会是法孝直请我们这些赌输的人吃饭的,你都没参赌,凭什么来吃。”

    “就是就是,”司马朗闻言当即附和道,不过眼见陈曦神情不悦,当即话锋一转说道,“再说别这么无情啊!你看,我还记得给你带了礼物,兄弟我不错吧。”

    “礼物?哪里呢?”陈曦没好气地说道,他也就是说说。

    司马朗笑嘻嘻的伸手一指后方,陈曦顺着司马朗的方向看了过去,居然是刘巴!

    “刘子初,你居然敢来!”陈曦看到刘巴先是一愣,随后就甩了司马朗朝着刘巴冲了过去。

    刘巴听到有人叫自己,扭头一看,结果发现是陈曦朝着自己冲过来,二话不说从坐垫上弹起来,拔腿就跑,讲道理,他有荀公达精神天赋的庇护啊,存在感这么低下,为什么陈曦能发现自己?

    难道陈曦对于自己的怨念已经突破了荀攸精神天赋的防护极限,开什么玩笑,八成是哪个混蛋卖的自己。

    “跑什么跑,你给我站住!”陈曦追着刘巴怒斥道,“当初我怎么教你的,你当时给我怎么说的,你是不是人!”

    “追什么追,你不追我就站住,还有早在之前我就打算不做人了!”刘巴果断的说道,“我连拜师人选都选择好了,准备拜岁星为师,不打算当人了,这个回答满意吧。”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目瞪口呆,这回答方式有点清奇!

    “满意个鬼,你给我站住。”陈曦闻言一口老血梗在心头,还有这种操作,“还有,你说你不做人,你就不做人了?”

    “我都不做人了,你还想怎么办?”刘巴头也不回的说道,然后奋力的撒丫子在跑,“还有,我之前坐在那里好好的,你不追我,我会跑?饭都不让人吃了,有主人设宴请人前来,饭都没吃,就要打人,这不符合礼仪,懂不懂,这不符合礼仪!”

    “明明是你做贼心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玩意儿!还有礼仪是对于人来讲的,我对于不准备当人的家伙,完全不想讲礼仪!”陈曦奋力的追赶着刘巴,一边追赶一边斥责。

    “我没做贼,这件事我干的光明正大,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我既然做了,那就有我的道理!”刘巴的逻辑非常清晰,虽然说的是车轱辘话,但依旧非常明确的反驳了陈曦。

    “你要是干的光明正大,我会两次三番的要弹劾你?还有你说的个鬼道理,这些东西还都是我交给你的,而且再三警告你不要这么做,结果你这家伙完全就是那种我不让你做,你非要做的典型。”陈曦追着刘巴怒吼道,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来个人帮我逮住这个混账。”

    “这件事是道争,你们插手也只能抓住我本人,干不掉我的意志!”刘巴听闻此言,瞬间反驳道,其叫嚣的非常厉害。

    听闻此言,原本准备帮陈曦的几个人也是一顿,不知道该不该插手,刘备和曹操也同样是无奈,这事他们俩都不想插手。

    “道争?”陈曦心肺一梗,“滚蛋,你这些东西都是我教给你的,你告诉我这时道争,争什么争,我左手打我右手?邪门歪道,居然敢说道争,你等着,等我抓住你,看我怎么收拾。”

    刘巴最后还是可悲的被一群人给逮住了,没办法,陈曦的节操还是有保证的,确定不是道争之后,一群人帮着陈曦将刘巴逮住了,不过这群人也没难为刘巴,将刘巴丢到陈曦旁边之后,就跑掉了。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陈曦看着被一群人逮住的刘巴,气得够呛,追上之后,深吸一口气咆哮道。

    “哼。”刘巴果断宁死不屈。

    “你等着,回头我将材料准备好,看我怎么收拾你,当年我花费了那么多力气,亲自给你讲解,结果正道不走,你非要走邪门歪道,白瞎了我教你的东西。”陈曦是真气得够呛。

    刘巴在经济方面的天赋确实好的令人吃惊,陈曦当初和刘巴接触的时候刚刚拿下袁绍,以为刘巴能和他一样持身以正,又有这个资质,于是给刘巴教授一堆关于经济的东西。

    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陈曦都又给刘巴送一些关于社会经济的书籍,当时的想法就是让刘巴帮忙维持雍凉的经济,保证在陈曦接手的时候,能更容易发展,毕竟陈曦从一开始就不是以统一为最终目标。

    结果刘巴学了一堆东西之后,硬生生走上了歪路,居然不好好的发展治下经济,光想着一些邪门歪道,差点将陈曦气死。

    “你等着完蛋吧,回头我将材料准备好,看我怎么收拾你。”陈曦愤愤不已地说道,当初说的好好的,结果回头就胡搞起来,这么久了,雍凉就发展成了这么个情况,陈曦真想打刘巴了。

    “要拿下我的话,至少拿出应当的证据,我可以自证我在雍凉干的比之前所有的人都好。”刘巴被逮住之后,反倒冷静了下来,被陈曦质问之后,嬉笑着对陈曦说道。

    “那你敢说你在这一方面是问心无愧?”陈曦见此肺都炸了。

    “什么时候汉律执法变成了见心不见迹?”刘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嘲讽笑脸,看着陈曦说道,“我甚至不需要自辩,我干的比之前几代都好这一点毫无疑问,你不能因为你做得比我更好,而我没用你的方式去做,而将我拿下,汉律是汉律,人心是人心。”

    陈曦听闻此言之后,面色变得难看了很多。

    刘巴也没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其实能说我做错了的只有你,而你站的是什么角度,我站的是什么角度,其实都知道,急功近利这一方面,也就不说了,其实你是引路人,到现在有些东西,嗯,反正我懂得,你肯定比我知晓的更清晰,但对错,哼哼。”

    “说一句过分的话,你要拿下我,除了一些收受贿赂的罪行,其他的更多是偏向于主观,其实你我都懂,汉室间最懂钱的是你,再下来,应该就是我了,因为懂钱,所以我们都知道其本质,所以所谓的收受贿赂是什么,你其实比我更清楚。”刘巴无所谓的说道。

    原本刘巴留着这些东西是为了给陈曦一个交代,收受贿赂这种事情,怎么说呢,刘巴在懂得一般等价物本质的时候,其实钱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数字了。

    实体的金银铜钱能做到的事情,刘巴靠着其他手段也能做到,毕竟汉室只有两个人是真正懂了钱是什么,而作为第二人的刘巴,所用的手段其实只有陈曦能制裁。

    贿赂对于陈曦和刘巴来说本身就是笑话,陈曦本身就相当于人民银行的保证金,而刘巴同样相当于一部分的载体,最多一个是人民银行,一个是挂靠在人民银行下面的国家大型银行。

    前者可以印钱,后者可以发券,有区别吗?确实有,但是缺钱吗?

    所以所谓的收受贿赂对于刘巴和陈曦来说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更多是刘巴对于陈曦的一个交代,只不过陈曦一眼就看穿了这个交代,并且在荀彧那里否定了这个理由。

    确实靠着这些理由可以将刘巴拿下,但等后世其他人懂了这些的时候,刘巴下狱一事,自然会多的是人为刘巴翻案,陈曦不想这么玩,所以才有了后面哪一出,荀彧齐全的材料,算是另一个交代。

    “其实,我本人也算是洁身自好,没什么爱好,也许以前会有些贪财,但是就跟你视金钱如粪土一样,其实掌握的久了,懂了本质,而且自身也是其本质的一部分,贪财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只是笑话。”刘巴无比平静的说道。

    “你既然懂了,为什么还非要这么做?”陈曦黑着脸说道,他原本以为刘巴只是懂了一部分,结果现在明摆着刘巴该懂的都懂了,但还是选择了之前的做法。

    “我准备的那些材料其实只是一个交代而已,原本我是打算认罪的,只是现在不打算认罪了,其实你我都知道,这些罪名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幌子,本质是什么都很清楚。”刘巴叹了口气说道。

    “知道错了,还不改,难道你非要让我将你拿下?”陈曦皱了皱眉头询问道,“你的做法如果从律法,甚至从道德上来讲,都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唯一能证明你有错的其实只是你自己,就算是我,也只能说你错了,而将你拿下,并不合法。”

    “那只是之前,之前我认为我错了,但是现在我并不认为,货币不等于一般等价物,本质上其实我们都是在剥削。”刘巴放开之后,彻底平静了下来,“是你教授给我的,所谓的一般等价物是被当作抽象人类劳动的化身,而我们不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