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一章 转变

    因而陈曦很清楚现在这么个情况,吕布可能在小事上混一混,但是在大事上,绝对不可能胡来,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狗了,而是需要为家人,为朋友负责的温侯吕布了。

    这种身份的转换,吕布可能还没有发现,但是因为周遭朋友,部下,妻子,女儿的牵扯,他已经不知不觉之间走上了这条道路。

    自然陈曦也不可能猜错,吕布之所以到现在没来,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在之前被拖住了。

    吕绮玲一时的烦躁,加之预产期开始掐日子算了,逼得吕布直接杀到葱岭去将一去七个月的赵云从葱岭强行拖了回来。

    毕竟现在这一家人确实不安稳,吕布就算是要离开,也需要个实力,还有能力都放心的人帮忙照看着,而思来想去,也就赵云合格。

    虽说吕布对于赵云的不满可能突破了天际,但那是站在父亲的角度去为自己的女儿思考,可要是站在正常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毫无疑问,赵云确实是一个人品,能力,道德等各个方面让人满意的夫君。

    因此,在吕布要去南阳的时候,家里需要留一个主事人的话,相比于吕布观念之中的其他人,赵云这个吕布最大的敌人,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再说自家女儿现在是产前焦虑,好吧,还是让他夫君来照顾吧,于是吕布骑着赤兔马去了葱岭。

    虽说吕布来到葱岭的时候面色阴沉的程度就差要当场将赵云打杀掉,当然当时在规划牧场的赵云在看到自家岳丈黑着脸从天空落下的时候也是寒毛倒竖。

    这真的不是打得过,或者打不过的问题,而是身为妻子父亲的岳丈天生对于女婿的压制,哪怕是赵云在这一方面也有些怂。

    最后终归是没有动手,赵云是不敢动手,吕布是看在自己女儿的面上,硬是没有下手,只是冷漠的看着赵云,带着某种狂暴,“胆子真肥,现在几月了知道不?”

    “七月了。”赵云干笑着给吕布施礼,只要不动手就行。

    “几个月了,还记得不?”吕布冷笑着说道。

    “九个月……”赵云面带犹豫,他也算着时间。

    “知道我来干什么不?”吕布冷冷的看着赵云,“就这么怕我,我是能杀了你,还是能不顾及我女儿的想法打死你!”

    赵云沉默,不敢在做任何辩解,給薛邵叮嘱两句之后,便召唤来夜照玉狮子,跟着吕布一起回了邺城,本身在之前一段时间赵云就给诸葛亮和陈宫交代过,自己可能要回邺城。

    说起来赵云一直不回去,也是怕吕绮玲难做,毕竟一方是丈夫,一方是父亲,两者对上,本身有孕在身的吕绮玲怕是会烦死,因而赵云一直忍着没回去,不过吕布亲自来找,而且话也说到这个档口。

    也就是意味着,之前那件事告一段落,短时间吕布不会再找他的麻烦,至于云禄那边,赵云只能说确实是亏待了对方,为了吕绮玲不要因为他难做,而薄待了云禄,原本他是准备将云禄带在身边的,只是吕布在侧,他要是将吕绮玲一个人留在家中,那真就要拼命了。

    一路人两人无话可说,不过吕布也算是将赵云完完整整的带回去了,然后吕绮玲眼中的产前焦躁终于得以抑制,而马云禄眼中的思念更是让赵云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亏心。

    在给赵云交代了一堆该怎么照顾自己的老婆以及岳母之后,吕布才骑着赤兔往南阳那边赶路,然后在某山区,顺手打了一头非常强力的黑熊作为礼物扛起来,总之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这也算是貂蝉给吕布教的礼仪之一,不过吕布的礼物一般都比较狂野,加之出身,以及所接受的教育,对于这一方面也不多做讲究,要的就是干货实在,貂蝉见了一两次之后也就没要求吕布再做改变。

    毕竟以吕布的实力,实打实的送礼物,哪怕送的礼物比较狂野,但只要是好心,不会有人计较的,更何况貂蝉也不是让吕布去送礼物,而是让他去刷面熟,让其他人知道吕布已经和以前大有不同了。

    顺着人世的礼仪,去做平常人应该做的事情,这就是貂蝉对于吕布的希冀,吕布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如果是以前貂蝉可能还会有所动摇,现在的话,貂蝉也有了认知,吕布确实是达到了天下无敌。

    说来这也是这个世代的虞姬和貂蝉最大的差别,双方都有一个真正意义上天下无敌的夫君,一个如果真的舍弃一切,绝对可以护佑自己和妻儿实力的夫君。

    然而前者未曾得见项王从微末而起,只能用自己的所看到的一切去判断,而貂蝉和吕布经历了不少的战争,鉴证了吕布从强大到无敌了的历程,因而后者聪慧而不盲目自信。

    同样也正因此貂蝉才会在吕布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努力的经营吕布的形象,保证他们的生活可以长远的延续下去。

    让这种吕布去卑躬屈膝,为了自己而受到折辱,貂蝉是做不到的,但这汤汤人世,并不是靠着武力就能长久存在下去的。

    吕布最能拿出手的是自身的实力,自身近乎于神的战斗能力,而吕布最差的其实是曾经的黑历史,虽说有北伐胡人的大义,靠着一白遮百丑,很少有人再会提及。

    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终归是一根刺,貂蝉清楚自己能像缰绳一样笼络住吕布,但是其他人真的能以为过去未有发生过?

    不能啊,所以还是以武力作为保障,用不拘束吕布的行动去改变别人的看法,而这已经尊为天下无敌的武力,足以让其他人对于吕布出格,但是真心实意的行为有很好的容忍性。

    人总是在看到坏透了的人做了不那么坏的一点事之后,感觉他变好了,哪怕是荀爽那种智者,在李优大杀特杀,但是还好歹留了个旁系主持祠堂的时候,也深感李优变好了。

    至于说有心报仇的人,听到那句“能有这样的结果都不错了,换成以前,别说你了,你家的小强都会被弄死,那可是李儒啊”的时候,怨恨也骤然减轻了一大截。

    因为他们都清楚,那可是李儒啊,那可是心黑手辣,杀人全家都不带眨眼的李儒,没杀你全家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敢报仇,是不是连你家这最后的独苗都不想要了。

    对于这种人来说,这已经不是黑历史了,而是一种震慑。

    就是这样,人类不管是智者,还是愚者,普遍性都有这样的想法,貂蝉不明白其中原因,但是这不影响貂蝉利用这种的心理。

    最好大家最后都这么认为吕布——什么,你说狂野,送的东西不合适,能诚心给你送东西都不错了,那可是吕布啊!天下无敌的吕布给你诚心送个东西,你还觉得不合适,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想法,貂蝉希冀着有一天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达到李优那种很不科学的情况有点难度,但是让其他人认同吕布的新形象还是很容易的,毕竟吕布用以支撑自身气魄的武力实在是太硬了。

    陈曦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吕布还没有来,陈曦也就懒得管了,毕竟这个时候可是夏天,太阳都快下山了吕布还没来,他们也得开席了。

    “不等啦,开席,开席,上菜算了。”陈曦算了算时间果断开席,管他吕布来不来,吃你就是了。

    “就等你说开席了,菜呢,赶紧上啊,我等了好久了。”法正一听这话,毫无风度的接过话茬说道,“闻了那么长时间的香味,我现在都饿的不像话了。”

    “又不是没吃过。”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吃也算是中华文明的传统了,先吃了再说。”法正笑着说道,“千年以来,唯吃永恒。”

    “赶紧去你的位置,等着上菜吧,这么多话想干什么?”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法正也是贱人,之所以下午的时候喊叫吃鱼,并不是因为他赌钱赢了一大笔,而是因为张绣自爆炸出来很多的鱼。

    毕竟这个时代还属于那种出城三十里,就有可能被老虎叼走的时候,官道两侧甚至都不需要种树,只要你放着不管,用不了多久官道两旁就会出现林子的,这个时代,其实是一个野生动物比人多的时代。

    当然这个时代也不存在什么,炸鱼违法,摸鱼不允许之类的事情,张绣自爆炸出来不少的鱼,全都被后勤收拾一二之后,用以加餐了。

    “你们终于来了啊。”司马朗对着陈曦和法正招手道,靠着作弊,司马朗就这么一下午已经和刘备这边一群人混熟了。

    “你们不回曹司空那边吗?”陈曦瞟了一眼自己的远方表兄,不爽的说道,虽说很清楚对方已经混熟了,但是看了一下呼啦啦一片曹孙两人麾下的文武,陈曦还是很不爽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