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八章 这是一道送命题

    “你还知道差点被炸死啊。”张飞的大嗓门带着爆音在张绣耳边荡,顺带拍了拍张绣肩膀,陈曦清楚的看到,那几拍下去,张绣矮了不少,在看了看,脚已经陷在了土里面。

    “这不是都没事吗”张绣笑了笑,将自己从土里面拔出来,和张飞拉开距离,自己现在还没恢复,完全不想和这种高手动手,而且张飞给张绣的感觉非常危险,虽说张飞好像也就是内气离体极致。

    “这就是你说的阻止办法”夏侯渊无比肝疼的传音给张绣询问道,“你这是想要杀人吧。”

    “这不是完全没事吗”张绣笑了笑说道,夏侯渊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不过由于自身的实力,以及为人做事的方式,张绣面对夏侯渊没有什么压力,同样夏侯渊也愿意给张绣相当的尊重。

    “是没事”夏侯渊嘴角抽搐了两下,按捺住内心之中想要骂人的话,不再说什么了。

    至于其他人看向张绣的眼神都有些诡异,这是自爆狂人吧,光是他们知道的大型自爆就有两次了,连带着武将看张绣的眼神都有些敬佩,开发出这样招式的人物,不得不敬佩啊。

    “咳咳咳”甘宁打了一针缓过来之后,艰难的爬了起来。

    反正内气离体没死,也不需要救到完全恢复,像甘宁这么皮的人物,还有夏侯惇这种打架打出真火的家伙,所有人都很自然的选择,让他们冷静冷静,至少没了战斗力,短时间也就不会再闯祸了。

    其实张绣原本也是这么一个待遇,只是在场没有那种真正能看到本质的医生,以为张绣真的被炸成了破布娃娃,要完蛋,所以赶紧拿最好的药给张绣保命,结果将张绣直接救好了。

    “伯渊兄,以后自爆的时候通知一下,我快被炸死了。”甘宁捂着胸口痛苦的说道,他和夏侯惇被波及的最惨。

    之前炸的那一下,要不是云气给压制了,而且张绣将大部分的爆炸宣泄到了天空之中,恐怕甘宁和夏侯惇就不是现在这样能轻松混过去的,搞不好被炸成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奇怪东西了。

    “其实这种招数我也控制不了的,我要是能控制也就不自爆了,我只能说是不将自己炸的太惨。”张绣干笑着说道,“不过,内气离体的身躯没这么脆弱的,休息几天就好了,休息几天”

    夏侯惇这边也恢复到能动弹的程度,虽说对甘宁还有仇恨,但是现在被炸成这样,夏侯惇连话都不想说了,还报仇,力气都没有了抱什么仇,至于上脑,被炸了几个滚之后夏侯惇已经彻底清醒了。

    所有上脑,所有暴躁,主要还是有一部分自身实力的支撑,现在战斗力被强行砍掉了九成九,暴躁上脑什么的,那有那么简单啊。

    “那我以后还是离你远点,省的你什么时候又自爆了。”甘宁做出一副惊恐的神情,赶紧和张绣拉开距离。

    刘备和曹操对视了一眼,心下也安稳了很多,这么一个局面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只不过两人也都看了一眼张绣,不由得叹了口气,以后还是别参加这种事情了,太恐怖了。

    “唉,以后还是别提议内气离体擂台了,我这小胳膊小腿真的经不住这么折腾。”司马朗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之前还摔了一跤,略有些狼狈,不由得为之感慨。

    “太可怕了,内气离体没有云气压制,简直没办法抵抗。”孙权有些心塞塞的说道,“还是在大军云气下作战比较好,好歹还能对付,这种无压制,直接动手,简直要命。”

    “哦,庄家通吃!”这个时候神过来的法正,突然惊叫道,毫无疑问,这波法正是大赚特赚,什么输赢,什么平局,统统被张绣炸飞,结局变成了单挑中止,果断通吃。

    “这是平局,平局你懂不,什么叫庄家通吃”庞统第一个反驳,“甘将军和夏侯将军,张将军和夏侯将军,典将军和许将军,这些都是平局,他们是以平局收场的,赶紧赔钱。”

    “哈哈哈,这叫战争被强行终止,并不是你所谓的平局。”法正哈哈大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庞统,原本还以为只是对赌赚点小钱,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局面,这波战局中止,妥妥庄家通吃。

    “小赌怡情啊”陈曦笑着说道,“啧啧啧,多亏我没参与赌博,没想到居然还有庄家通吃这种道理。”

    “哈哈哈,大赚一笔,大赚一笔。”法正猖狂的笑声,陈曦不由得撇了撇嘴,然后瞟到一个人,嘴角不由得上划,有乐子了。

    虽说是对赌,赌的不是很大,但这些人都是高层,基本压得都是金石玉器,算钱的话,单个人也就是十几万钱,但参赌的人多啊,都被法正忽悠着下注了,加之陈曦又为了坑法正,将武将那边也拉上船,结果差不多有四五十人都下注赌了。

    最后不想却是这么一个情况,平白让法正大赚了一笔。

    然而,得意的笑声还没过多久,就戛然而止了,法正拿着东西正在转圈圈的时候撞到了一直没说话的崔琰手上。

    嗯,就是那位以性格刚强,敢直言上谏著称的崔琰,顺带一提,法正之前所说的廷尉没来,大家随便赌没问题,其实主要说的就是满宠和崔琰,这俩是板上钉钉的廷尉以及副官

    前者死棺材脸,铁面无私,未来的廷尉,后者相貌俊美,刚正不阿,未来廷尉正。

    “大额赌博,没收其非法所得,加倍惩罚。”崔琰冷笑着说道。

    赌博这个怎么说呢,其实从李悝变法之后就开始管理了,到商鞅的时候再次加强,到武帝的时候逮住赌博的直接就罚作苦力,不过到东汉世家起来,管的就松了,桓灵年间的时候,潜夫论上就有记载,说世家豪族“或以谋姦合任为业,或以游敖博奕为事”。

    说白了就是没事做点坏事,赌博消遣一下,陈曦上台之后就开始打击赌博,但实际上陈曦打击的不太严格,像法正和郭嘉这种几乎是屡教不改的典型,不过那是陈曦管的松,换成崔琰这种

    法正被逮住之后,一群文官果断作鸟兽散了,就陈曦抱臂看笑话,反正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仅没赌,我还举报你们赌博。

    因而等崔琰拽着法正过来的时候,陈曦少有的浮现出了谄媚之色,果断表示自己举报有人违法乱纪,说实话崔琰不想管这种烂事,但是陈曦当面举报,崔琰也不好说不管。

    见此崔琰也只能默默地点头,表示陈曦指证,他来抓人。

    这么以来,一群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混蛋,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挡住注定的结局,没办法抱臂站在那里的陈曦没跟着那群人作鸟兽散,还亲自实名举报。

    最后参与赌博的官员,除了曹刘,以及几个武将,一个不落的被陈曦带着崔琰给逮住了,看着面前这群人崔琰自己都面皮抽搐。

    别说刚正不阿这种话,你家廷尉抓一个御使,或者抓一个尚赌博,然后按律处罚,别人会称你刚正不阿。

    可要是换成你家廷尉,因为赌博,将九卿之中的八个一口气抓了,三公之中的两个确定与之有所纠葛,连带着各部尚抓了十几个,各部将校论十起步,领头的还是好几个县侯,你家廷尉还能干不

    放在现在有句话是这样的,小国和小国冲突,联合国去调停,冲突没了;小国和大流氓冲突,联合国去调停,小国没了;大流氓和大流氓冲突,联合国去调停,联合国没了。

    现在崔琰就面对这么一个情况,这哪里是选择题,妥妥的送命题,要不是知道陈曦为人,崔琰现在扭头就走,这活谁接谁死。

    “统统拿下,这群人聚众赌博,涉及款项巨大。”陈曦指着被逮住的一群人,猖狂的说道,之前赌博不带我,我果断实名举报你们。

    李优侧头看着一旁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完全不在乎陈曦的威胁,司马朗和诸葛瑾也是说说笑笑,继续和其他人扯淡。

    贾诩默默地掏出自己袖子里面装好的点心,像仓鼠一样低头开啃,怪不得这货最近又胖了,荀彧则是扶额,略有些羞与为伍,但也没有束手就擒一说,再看看其他人,没一个将被廷尉抓住当一事。

    “统统拿下!”陈曦再次猖狂的说道。

    崔琰没见举动,他也不傻,这群人抓一两个,或者没收所有人赌资都没有问题,但要说将这群人全部拿下,你是哪路大爷啊。

    你见过谁家皇帝将所有真正能干活的人统统拿下的,更何况崔琰也才是一个廷尉正而已。

    眼见陈曦吆喝,但是崔琰没什么反应,这群人也知道崔琰是什么想法,也都是聪明人不愿意难为崔琰,毕竟还要同朝为官,该吃的继续埋头吃,该扯淡的继续小声扯淡,其他人集体给崔琰打眼色。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