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六章 竞争

    “如果是上一次那个情况,说不得我还没动手,你就自爆了。”黄忠笑了笑说道,然后提起赤血刀,一步迈出已经在淯水河岸,而张绣也紧跟着一步跨出,他既然敢开口,也就是到了验证的时候了,更何况夏侯惇和甘宁啊,真得盯着点。

    “赌局,赌局啊,有没有要赌的啊,现场开赌。”法正带着兴奋的传音传递到了所有文臣的耳朵中,“官方局,小本生意,不翻倍,压一赔一,玩法公平,绝无欺骗,对赌啊,对赌。”

    “羞于为伍,我们之中为何有这种家伙。”刘晔义正言辞的传音道,然后跟着贾诩一起投了一块玉璧买典韦获胜,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晔,而刘晔冷笑连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不是他刘晔的最精通的事情吗?

    “子川,你不压吗?”一群人闲来无聊,包括装死的荀攸都压了三颗东珠买了三场平局,但就陈曦一动不动的装死,于是转了一圈法正又转过来笑嘻嘻的询问陈曦。

    “低端局,小本生意不玩,额度太低,我不吃低端局。”陈曦一甩头,狂躁的传音道,“我一个……”

    “爱玩不玩。”法正果断断了陈曦的传音,赚点零花钱而已,不需要这种砸场子的家伙来捣乱,也不多陈曦一个,掐断不停。

    “钱都不让我赚点,哪凉快,那待去。”法正不爽的传音在传音体系里面传播着,将陈曦呛了一个半死。

    “来来来,不管子川了,赶紧下注啊,买定离手,对赌啊,一比一,不设比率,公开公正,今天也没有廷尉那一系的人,没人抓赌博的,赶紧下手啊,小赌怡情。”法正就像是小商贩一样吆喝着。

    法正的传音吆喝看起来非常有用,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随便下了点彩头,当然法正没敢到武将那边吆喝,武将可和他们这群人不同,很可能能看出输赢,那就不是赌博而是抢钱了。

    自然法正等收完文官这边的款子之后,也就最多和刘璋,袁术这等看不出来深浅的谈谈,然而还没等法正乐呵完毕,刘备笑着表示自家压自己这边所有人获胜。

    “孝直,一人压一面玉璧,赌我军四位将军获胜。”刘备扭头,对着在那里算能赚多少的法正说道,这次可不是传音,而是开口说道。

    曹操闻言笑了笑,四面玉璧而已,赌了,果断压他们这边全胜。

    曹操为什么要让那么多人上去,不就是为了粉饰上面私仇的意思,现在能将之变成赌博事件,曹操是一点都不在意,四拨人,不是在切磋,而是打出真火的只有甘宁和夏侯惇。

    曹子和的死,在现在这个局面肯定不能再提,就跟袁术没在曹操面前提过任何袁耀的事情一样,内战必须画上休止符,否则,上层还在报仇,底下那些士卒怎么看?

    刘备的士卒手上沾的血也不少了,如果上层不控制着,相互之间还在报仇雪恨,将国家利益置于何处,那么上行下效之下,统一之后少不了私仇恩怨,这样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所以曹操才会同意刘备的提议,将这一次作为内战恩怨的休止符,曹纯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曹操就算是想追究,也需要想想当年自己做的事情。

    就此了结,对于所有人都好,曹操不想将之再继续延续下去,夏侯惇和曹家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愿意为曹纯报仇,那么曹操就将之说开,将之摆在台面上,仅此一次。

    这也是周瑜拦着孙策的重要原因,这一次是在了结双方的恩怨,孙策能不插手,最好不要插手。

    至于袁家和曹仁的仇恨,袁家和刘备的仇恨,没看袁术来了,也没有说任何一个句话吗?既然袁术都默认是将之搁置,等国事处置完毕之后再行解决,那么他们现在就不应该插手。

    “呃,好的,没问题。”法正斜视了一眼陈曦,只见陈曦同样兴冲冲的对着武将吼道,“都来赚钱啊,孝直要对赌,一赔一啊,压胜败,简单有效,一赔一,没有翻倍,没有比率,官方赌局。”

    眼见如此,法正岂能不明白,是谁卖了他,看看周遭摩拳擦掌的一众武将,法正面皮抽搐,有心拒绝,但是看看对方的数量,只能无奈接受,心下感叹赚个钱都这么艰难。

    “我压曹孟德这边全胜。”袁术扫了一眼曹操,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但是却说出了让曹操略有吃惊的话。

    曹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道当年的事情果然没那么好了结,结果却听到袁术此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家伙……

    刘璋果断压刘备这边四位将军大获全胜,一方面是和袁术对着干,另一方面则是张松的提议,紧跟刘备的脚步,这场上五个人,其实应该算是三路人马。

    刘备刘璋代表的汉室,曹孙代表的诸侯,以及袁术代表的世家,当然袁术也不能简单地说是代表世家,他们袁家也是一路诸侯。

    这里面的关系很杂,但大致分辨的话也就是这么分辨一下了事,袁术大概是什么成分,其实从袁术选择曹军四将获胜的时候,就很清楚了,袁术虽是二货,但脑子还是有的。

    对于这一方面陈曦也只是笑笑,竞争就竞争吧,反正只要大框架不倒,他不介意,刘备也不介意,这个开拓进取的汉帝国更是不在意。

    就在武将们也兴趣大增的开始和法正对赌胜率的时候,甘宁和夏侯惇也打出了真火,也亏双方的实力都非常靠谱,哪怕是打出真火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高下。

    “幼平,盯着点,万一甘兴霸和夏侯元让出杀招,一旦情况不对,立即将其中一个人拉走。”周瑜传音给周泰说道,而周泰闻言当即默默调息,调动天地精气做好爆发的准备。

    与此同时,其他三处,也都有了些许的动静,毕竟就算是典韦,许褚是憨货,也不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打出真火,蠢笨的他们,可是有着野兽一般的直觉。

    黄忠虚拉弓弦,九支冰蓝色的虚影箭矢直接出现在弓箭之上,朝着爆退的张绣射去,哪怕是张绣的动作快若奔雷,九支冰蓝色箭矢也毫无意外地封锁了张绣所有的动作,也即是说张绣哪怕是再快,再能挡,也免不了要硬挨一箭。

    张绣皱了皱眉头,他其实没尽全力,一部分的注意力是放在夏侯惇那边,仇恨这种事情张绣看的很开,他叔父待他极好,死前给他最重要的交代就是看开一些。

    所谓看得开,才能活得久,活得久才能见到常人难见之风光。

    后者张绣不懂,但是前者张绣很明白,上一个时代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为了复仇将自己也搭上根本是一种愚蠢,而夏侯惇很明显已经上脑了,哪怕是曹操给叮嘱过。

    靠着手臂挡住了最后一根冰蓝色的虚影箭矢,冰冷的寒气当即从中延伸而出,以至于让张绣本身的内气流转都出现了些许的迟滞,张绣不由感叹,黄忠也确实无愧于上个时代的最强者了。

    望了一眼在那里厮杀的都已经见血了的甘宁和夏侯惇,张绣叹了口气,看了看被自己压制下来的冰蓝色内气,又看了看已经放开了弓弦的黄忠。

    很明显黄忠并没有丝毫的杀意,真正意义上是在给张绣在做陪练,可惜张绣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和黄忠切磋而来的,他和夏侯渊都是为了保证夏侯惇不上脑的。

    “黄老将军,我有一招,还请品评。”张绣立于水上,望了一眼夏侯惇之后对着黄忠说道。

    黄忠早在之前就留心到张绣心思有些飘忽,而注意到侧方打出真火的夏侯惇和甘宁,默默地点头,示意张绣放手施为,他愿意配合。

    张绣笑了笑,将水属性和火属性的内气分到左右手上,然后牵引天地精气进入自身,再以两者合并,伴随着彩光的紫色内气从张绣的身上延伸而出,随后一个超巨大的内气虚影从张绣的位置上升而出。

    之后更是快速的凝实,化作巨大的内气外相,然后就像是从淯水之中爬出来一样,快速的延伸出上半身,以及凝实的胳膊腿,最后变成一个百米高的巨大内气巨人,一举一动都带着强悍的威势。

    天地精气因为张绣这种如渊似海的气势自发的鼓动了起来,化作色彩斑斓的天地精气如风一般朝着四方强压而去。

    眼见这种恐怖的气势,在场的文官都自发的往军营跑,能在这里的文官都是非常有眼色的,也都是见多识广的,自然知道张绣现在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万一被波及了呢?

    哦,就算不被波及,万一张绣又自爆了呢?张绣会不会炸死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很清楚,自己是很容易被炸死的。

    毕竟在场不少人可是真正见过张绣自爆之后的惨烈场景,不过貌似自爆了一次之后,张绣也没有什么改变,还是走了作死的道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