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五章 报仇啊~

    “统一的节奏不对。”周瑜端着酒樽帮着陈曦应和了两下,差不多也明白了陈曦想干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迎合一下,也没什么压力,更何况,有些矛盾并没有消弭。

    “怎么,你们还想搞个擂台比武?”荀彧也是机敏之辈,知道这俩人到底想干什么,他们这群人之中有私仇的不少。

    顺带一提,私仇最多的三个人之中有两个明智的都没来,剩下那一个是作死帝,根本不知道避避风头,开船过来了,没看到现在夏侯惇和张颌都盯着甘宁在看。

    至于说华雄的仇,一方面华雄人没来,另一方面华雄的仇现在已经消解了大半,程普,黄盖,韩当三人也都没再记恨当年的事情了,毕竟还有一个大头袁术在前面挡着。

    倒是甘宁的锅多,夏侯惇的眼睛啊,沮授啊,这都是大锅,前者夏侯惇看到甘宁就感觉眼睛有些不舒服,后者张颌可是依旧记着沮授当年的努力。

    不过甘宁本身是神经大条,或者说是根本不顾及这些,战场杀敌,各凭本事,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没这个胆量还上什么战场?

    至于张颌和夏侯惇,甘宁还真不怕,单对单半斤八两,一对多,他还没有个好友了?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吕布没来,如果吕布来了,那毫无疑问所有人都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吕布身上,哪怕真要说,吕布其实没有什么敌人,因为真正意义上有生死仇的敌人都被吕布砍死了。

    “确实,既然是统一,完全不练一练倒也有些不合适。”曹操的耳朵动了动,微微瞟了一眼夏侯惇,决定还是给自己的兄弟一个面子,不过曹操也暗示夏侯惇就算可以也不要下死手。

    刘备闻言一挑眉,不由自主的看向夏侯惇和张颌,这俩人对于甘宁的恶意,就连刘备都能感觉到,不由得刘备动了动嘴,传音给甘宁,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主公大可放心,张儁乂和夏侯元让与我不过是半斤八两。”甘宁挑衅一般的看了一眼夏侯惇,见此夏侯惇的眼珠子不由得跳了跳。

    “唔,既然如此,那我就允了。”刘备眼见甘宁自信,有看了看身后武将,也自觉可以,笑了笑点头对曹操说道,“也是,诸将的武艺也未曾得见,不若我们再如当初邺城的时候来场比武,麾下军士也可参加,如何?到时候我们准备点赏赐。”

    “我要参……”孙策话还没说完,就被周瑜掐断了声音,不过看着想挣扎又努力压制着自己挣扎动作的孙策,其他人不由得有些感叹,这俩家伙都不容易啊。

    “章程弄出来之后,我们这边自然也会派遣军士去参加。”周瑜温和的笑道。

    对于孙策完全不懂读气氛的行为,他也有些无奈,你不知道私仇主要在曹刘双方吗?他们也就和曹操有私仇,但是你看袁术自己都不想报仇了,他们也就别插手了,再说曹仁也没来啊。

    “也好,回头我们弄个流程,来个演武,将各级军士练练,按照最终结果,作为到时候三方的官员职位以及资源分配的参考条件之一如何。”陈曦笑眯眯的说道。

    刘备不解的看了一眼陈曦,这火气有点大啊,没必要这样吧。

    陈曦看到刘备的眼神,笑眯眯的给刘备回了一个眼神,而刘备先是一愣,随后瞬间就明白了,曹孙不管是输赢,恐怕到时候都被刘备将该认识的人认识完了。

    “你这家伙,这种手段……”刘备笑着传音道,区区一千出头的中层,刘备表示毫无压力。

    “这样是不是有些火气大了?”周瑜皱了皱眉头说道,将结果作为资源分配和官员职位分配的参考条件,这个在周瑜看来有些过了。

    “放心,只是对中低层官员来说的。”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也算是最后一次光明正大,外加不被人反感的违背自己制定的规则。”

    “也好,那回头我们组织人手来参选。”周瑜笑了笑说道,中低级的军职有勇武就够了,不过以前提拔的时候讲究军功,这次可以光明正大的违背自身定下的规则,也是个好时机。

    “既然主公和司空,以及将军都认同了,那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切磋切磋,作为宴宾的助兴。”甘宁毫不客气的作为麻烦吸引源,眉头一挑,吸引夏侯惇的注意力,

    “我也觉得应该切磋一二。”夏侯惇毫不客气的浮现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将酒樽之中蒸馏过的高度酒一口饮尽站起身来说道。

    话说完,甘宁拽起横江铁锁,扛起大砍刀直接朝着淯水上飞了过去,而夏侯惇想也没想持枪同样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张飞面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对着一直瞪着自己的夏侯渊比划了一个动作,“岳丈兄,我看你很想打我啊。”

    夏侯渊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看起来还有些儒雅温和,但是抓起点钢枪直接飞往淯水下游就知道什么意思,之前自家侄女结婚的时候,张飞面不改色的喝掉了特质的合卺酒,夏侯渊觉得张飞是条汉子,也就不计较这件事了,结果回头得知这货切了味觉神经。

    夏侯渊先是觉得张飞这货粗中有细,确实有那么点脑子,还能糊弄过他,而且也确实是喝了真货,不应该计较,但是心中的怨念还是在不由自主的开始膨胀,自然在见到了张飞之后,就目露凶光。

    “呵!”张飞将酒碗放下,然后一招手蛇矛直接落在了手上,仅仅是这一手,就知道,张飞的神修也终于抵达了开启灵的极限。

    “翼德,别下狠手。”刘备顺口叮嘱了一句,张飞的实力他还是非常放心的,哪怕夏侯渊现在流露出来的气势不亚于张飞,但是刘备自信张飞绝对能击败夏侯渊。

    “大哥自可放心,我不会让岳丈兄丢了面子,也不会让他赢得。”张飞飞离的瞬间爽朗的传音道,刘备闻言嘴角不由得上划。

    “吃饱了没有。”曹操传音给在自己身后依旧大吃特吃的典韦说道,他这边战斗力最稳的毫无疑问是典韦,毕竟曹操可是问过私下里面问过典韦,关张这些人到底怎么样。

    当时典韦拍着胸脯回答,放心,这群家伙不骑马,和我交手没有一个能打过我的,曹操表示安心。

    “马上吃完。”典韦一口将羊腿肉捋干净,然后端起饭桶往自己嘴里大口的扒饭,很快就将饭桶扒的干干净净,吃饱喝足打架这种事情,典韦为完全不担心的,消化不良,不不不,精破界没这个概念。

    眼见典韦那凶残的胃口三两下将饭吃完,曹操表示满意,再见典韦手背一抹嘴唇,油光满面,然后掏出手戟,直接问虎头虎脑的当着众人的面问曹操,“主公,要我杀谁!”

    曹操闻言当即扶额,话都不想说了,自家手下最能打的是一个饭桶,外加还不怎么动脑子。

    眼见曹操扶额,典韦不解的用手戟挠了挠头,憨憨的看着曹操。

    反倒是刘备看不下去了,对着许褚招呼了两下,让两个膀大腰圆的去消消食也好。

    许褚看了看典韦,对方比以前瘦了一些,但身上的肌肉棱角,看起来都有一种金属的铸铁光泽,再看看自己,差距有点大啊,感觉都没有拉近距离,反倒有些拉开了。

    “典老哥,咱们去消消食。”许褚走过去,随意的锤了一下典韦,沉闷的响声,然后典韦将餐具手戟放下,顺手锤了许褚一下,又是一声闷响,两个家伙哈哈哈的勾肩搭背的走了。

    当时陈曦等人的感觉就是,那一拳落在他们身上,怕是能将他们这群人打死,两个牲口。

    “破界了?”典韦锤了一拳问道。

    “破界了。”许褚也是一拳上去。

    “感觉你的精破界和我不一样。”典韦顶着许褚一拳锤了上去。

    “我也是这么觉得。”许褚一掌下压,力量凝而不散,直接将典韦拍到了底下,就像现在都没有找到的羌人四长老一样。

    “我觉得破界级真的不像人啊。”陈曦看着从土里面杀出来,将许褚直接打飞,而且是那种带着音障打飞的情况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人?”周瑜撇了撇嘴,“你好歹说一下什么算人,仙人算人吗?我到现在没明白仙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算了,还是不要讨论这种社会学的问题了,你们大家还有死仇没,再或者有看不顺眼的赶紧报仇,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国家统一了,到时候就不能任意胡来了。”陈曦对着其他人招呼道,其实私仇并不多,只是一个由头而已。

    “黄老将军,可否赐教一二。”张绣缓缓地起身,扛起虎头金枪笑了笑说道,曹操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绣,又看了看黄忠。

    黄忠则是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张绣,略有些好奇的感知了一下张绣的实力,随后不由得一笑,原来如此,验证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