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二章 骗款子

    丘里确的做法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至于马六甲这个地方驻扎的其他水军将帅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就连塞西家族的几个小辈,在明白这是汉帝国的技术之后,也是叹服不已,然后果断给自家也搞上这么些东西,本身就是好东西,还来自一个拽的不行的帝国,用上也没有什么耻辱的感觉,为什么不用。

    因而到现在,什么叶轮技术,什么封闭舱,什么龙骨,什么六代舰,花了一年半吃透,半年开发新技术之后,贵霜已经开始生产第二批次的战舰了,至于东西的由来,丘里确打了一个哈哈,没说。

    当然贵霜国内也没有询问这些技术来源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帝国皇室拿出来的技术,而且也确实是很有价值的东西,下面的人自然很努力的推广了起来,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以至于到现在贵霜南部那些大型的造船厂,现在已经具备了制造六代舰的技术,加之与其本身的具备的海船技术相结合,贵霜这边也尝试着进行舰船巨大化的尝试,不过贵霜这边可是时至今日依旧没有人脑洞大开想到搞一个全钢结构的大舰。

    不过话说回来哪怕是中亚这边铁矿比中原那边能靠谱不少,贵霜也没奢侈到,投入上万吨钢材,去搞出来一个全钢结构的战舰。

    毕竟技术限制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想不到的话,那一切都是空谈,而贵霜现在的情况明摆着是绝对想不到。

    这边没想明白的陈曦,过了一会儿也溜了过去,这个时候曹操刘备和孙策三人已经搞起了席宴,并且已经瞎扯淡了起来。

    不过相比于刘备和曹操谈及各种政务,理想,同样坐在一起的孙策的画风和这俩人有着相当的差距,差不多就是水墨画二人组和港漫画风的区别吧,好在就算是这样,三人居然也能聊到一起去。

    这样的情况其实陈曦已经很满意了,很明显接下来就算是他不插手,规章流程,以及其他的东西也会慢慢的被这些人弄出来,这个国家在这种氛围下终于走向了统一。

    陈曦笑着望着前方,少有的浮现了一抹得意。

    陈曦望着那些已经陆陆续续出现的文武群臣带着一抹笑容。

    “走了,我们也该过去了。”李优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说道。

    “走了。”陈曦点了点头,紧跟着李优迈步,快步追上之后笑着说道,“周公瑾刚刚给我说了一些事情。”

    “说了什么现在就不用给我说了,总之不管说的多么严重,其实就一个核心,骗钱,现在三家归一,你将会负责整体的钱粮物资,二张之中的张子布,曹司空麾下的刘子初都将在你名下,要钱才是大事。”李优根本没等陈曦说完,随口就给陈曦解释了周瑜的想法。

    “哈”陈曦一愣。

    “难道我说错了”李优一挑眉说道。

    “虽说有些过分,但是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是对的。”陈曦一脸纠结的神色,无师自通的骗经费吗陈曦不由自主的看向前方站在那里和荀彧闲谈的周瑜,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很正常的事情,不需要用这种表情,反正对你来说他们所需要的花销,极有可能都不超过你给他们预备的花销。”李优眼见陈曦眼角的怨念,随口提点了一句。

    陈曦闻言不由得为之振作,不过随后就哭笑不得说道,“这实际上还是被骗了经费啊。”

    “你不会将之看作乐子吗他们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难道会不给他们吗”李优淡然的说道,伸手给一旁的荀攸以及司马朗打了一个招呼,这三个人都认识对方,而且是从洛阳年间就认识的。

    “被你说服了。”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

    确实如此,有些东西只要给陈曦说清,陈曦就会给经费,专业的东西,只要核实无误,陈曦就会发经费。

    反正在一定数额以下,不影响整体的产业,那么除了影响所谓的发展速度,对于固定的产出是没有影响的。

    “不过,周公瑾这种人不会乱来,哪怕是抱着骗钱的想法也是言之有物的东西,就跟陆季才的为人一样,骗钱也是用真家伙去骗钱的,所以该给的可以多给。”李优非常大方的说道,反正掏钱也是陈曦。

    “哦,知道了。”陈曦点了点头,没有再深究这件事,回头打算投钱开始搞就是了。

    另一边荀攸正在和司马朗用眼神交流,这俩都是在洛阳时见过李儒的家伙,前者搞过诛杀董卓,后者和董卓有点香火情。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司马朗嘴角抽搐了两下传音道,当年在奉高,走的早没见到,这次真见到了,哪怕早就有心理准备,见到李优红光满面,器宇轩昂,司马朗也是肝疼,为什么这货活的这么好。

    “唔,我怀疑长安大火也是他做的。”荀攸突然说道。

    “为何”司马朗皱眉询问道。

    “先帝在位,不可能让局势变成这样,三家不可能会盟。”荀攸缓缓地说道,“这个局面陈子川想要,而敢干的,也就他了。”

    “要是这样的话,刘太尉未必……”司马朗说了半茬,突然一愣,然后侧头看着荀攸,面带震惊。

    “恐怕先帝尚未驾崩。”荀攸木讷的说出自己的推测,“甚至刘太尉已经见过先帝了。”

    李优神色淡漠的站在刘备的身后,曹操和孙策身后已经知道李优身份的都皱了皱眉,但都没说话,因为没意思了,拆穿了对大家面子都不好,更何况这位的才智,在场没几个敢说能稳赢啊。

    “文儒你来了啊,坐吧。”刘备侧头后仰看到是李优,指了指身后位置,示意李优随便找个地方坐,李优点了点头也没客气,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坐在了刘备的身后。

    “此后再无李儒李文优了。”司马朗跟着荀攸入座之后叹了口气说传音道。

    “从贼了而已,谁还没有点过去。”荀彧传音给司马朗和荀攸说道,“以后大家同殿为臣的时候还长着,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更何况,在场比他强的并没有几人,而智慧高绝之辈未必有他的决心。”

    “都坐吧,也不说什么大事了,虽说在场的列位也能一言而决,但是在这种荒芜的地方谈天下大事确实不是很好,还是说点开心的事情,诸位能来,备感慨万千。”刘备很明显的东道主的做法,并没有引人不满,反倒皆是点了点头。

    “确实,在这种地方敲定这等决定未来汉室数百年的大事,确实有些轻浮草率,不能让后人记载此事的时候,说一句,就几个人窝在黄土上谈了几句就敲定了此事。”曹操同样带着笑容说道,这个时代可是很讲究这些礼法的。

    法理什么的,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很重的名分,虽说陈曦唧唧歪歪闲扯淡的时候,大多都不将这种东西当回事,但在大事上,只要不影响他的节奏,他也不介意给这种传统思维留下点活路。

    再怎么说哪怕是后世的大工程,开搞得时候也要选一个良辰吉日,看看风水什么的,真要说是不是所有人都信,未必,只不过图个喜庆而已,陈曦不讨厌这种做法。

    万事已然敲定,那么找个良辰吉日,选个好地方,看个风水建个阁楼,到时候好好谈谈什么的,陈曦完全不介意的,总归是敲定了啊。

    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亦或者孙策,甚至包括列位足以称之为人杰的文臣武将,哪怕是有着那么一点不甘心,现在也坐在一起去为这个国家考虑。

    “为了权力去做事,和为了做事去追求权力,不管是哪一个,至少都在做事,这样就差不多了,至少在这些主要位置的确实没有一个是尸位素餐之辈。”陈曦感叹地说道。

    “在乱世,哪怕是混口饭吃,都需要点能耐。”刘晔侧头接过话茬说道,“更何况能混到这个位置的,不管是能力,还是心性都是佼佼者,袁本初当年的话确实有理。”

    “但是袁本初的养蛊之说我可不喜欢,我不是蛊,你们也不是蛊,汉室天下也不需要一个蛊王。”陈曦笑着说道,“现在这个情况文臣武将我们都不欠缺,要是养蛊的话,在座的诸位恐怕要没一半。”

    “是啊,在座的怕是要没一半。”刘晔感慨万千的说道。

    若真是按照草莽起义那种武统天下,周公瑾肯定死了,以孙策的人格魅力荆楚不少人都会在战败之后殉葬,同样曹操这边也是如此。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