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三方和谈

    这个精锐天赋的本质,其实是和李优训练西凉铁骑一样,用人命去铺就一条通往兵种尽头的道路,自适应这个天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适应一无所谓,但是却不得不战的战场吧。

    相比于西凉铁骑那种为了生存而延续出来的极限防御路线,皇甫嵩的手法相对高明一些,从这一方面也足以说明,在军略,练兵这些东西上,皇甫嵩确实比李优走的更远。

    反应过来之后,陈曦也就明白了皇甫嵩一开始的想法,恐怕也是和李优一样的,当时一穷二白,想要保住汉室天下,皇甫嵩所选择的也只有用血,用命铺出来一条通往无敌的道路。

    大概从一开始皇甫嵩已经做好了战死麾下大多数的盾卫,留下能追逐着他,达到兵种最终程度的强兵,也就是所谓的决战兵种。

    自适应这个天赋,大概是真正死到最后,还活着的都是已经完美的适应了战场,能减伤,甚至一定程度上免伤的超级精锐兵种。

    陈曦终于明白皇甫嵩当年初见自己的时候,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若你早生二十载,时局何以至此。

    大概对于皇甫嵩来说,所谓的自适应天赋,并不是他的荣耀,恐怕更应该是他记忆之中最黑暗的一页。

    哪怕是所谓的慈不掌兵,可要是从一开始训练就抱着麾下的士卒战死大半想法的将军,就算是有着足够铁血的心态,也足够让人绝望。

    也无怪皇甫嵩不愿意去提这些,这不是荣耀,是对于时局的妥协。

    “是啊,所谓的自适应,在穿上这层铠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盾卫,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再像你想的那样了;然而用命铺出道路之后,再穿上现在这样的铠甲才是你想要的强兵。”荀彧望着已经快速运动过来的盾卫缓缓地说道。

    “是啊,被你点明之后,什么都懂了,实际上皇甫将军大概都知道,穿上这层铠甲,盾卫的自适应更多是往什么方向发展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懂了,然而真的很无奈。

    “先有不穿任何甲胄,就有近乎免疫一定程度攻击的士卒,才会有你要的无敌盾卫,而先穿上了甲胄,后面再努力恐怕也就只是强军,而非是无敌。”荀彧迈步向前,带着淡然的说道。

    这就跟当初的西凉铁骑一样,先有了随便拿把枪就有力压天下的可怕基础素质,才有现在换装之后,更高基础素质的西凉铁骑。

    当然到底哪个时候的战斗力更强,说实话,恐怕是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现在盾卫再强也只是强军,而走皇甫嵩当年对战黄巾的那条绝望的路,走到头,成就的恐怕是无敌猛士。

    怪不得皇甫嵩会说出就算是段颎的锐士,飙飞的白马也不可能斩断他的甲胄,原来从最一开始的时候,说的就不是这一身盾卫的铠甲。

    “哼,皇甫老将军也真是够了,实话说了,我也不至于那么缠着他。”陈曦没好气的跟着荀彧迈步向前,做出一副不满的口吻说道。

    也就是说开了之后,听着很简单,实际上现在想想的话,皇甫嵩不愿意提起此事,大概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内心的愧疚吧,从一开始训练就做好让他们阵亡绝大多数的愧疚。

    等盾卫列装入营之后,孙策带着几个人乘船来到了河对面,这一刻中原各地的诸侯,除了已经彻底当自己是龙套的士燮以外,已然来全,不过对方不来也没有什么影响,在场的列位已经足够决定接下来整个汉室的走向了。

    孙策从战船上跳下来之后,三方最核心的几人自从长安分别之后再一次汇合到了一起。

    “周公瑾,又见面了。”陈曦抬手对周瑜说道,周瑜面色一沉,准备掏东西,然而陈曦很自然的将目光落到了周瑜身后的几人身上,庞统,见过,贾逵也见过,郑度好吧,这个也见过,接下来的两个。

    “二张啊。”陈曦带着淡淡的叹息从张昭兄弟两人身上滑过,说实话,这是陈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见二张,一开始招贤令尚且未下的时候,就去招纳的人物,结果,一无所获。

    不过话说回来,陈曦不由得侧头看了看荀彧,说起来,当年转道前往颍川的时候,还去了荀家,可惜也是一无所获,现在再看看的话,倒也不算差,至少当年的誓言,已然成真。

    “是啊,又见到你这家伙了。”周瑜默默地掏出一份卷宗一样的玩意,嘴角挂着一抹笑容,陈曦当即侧头对着另一方面吹口哨,就当做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怎么,想起了曾经的事情”荀彧平淡地说道,在陈曦扫过二张,面带思虑的时候,荀彧就猜到陈曦想起了什么,而现在侧头过来,荀彧随口就询问了一句。

    “可曾感到可惜”陈曦笑着问道,“龙困浅滩的时候,是最好的搭救时候啊,不知道这个时候再忆十年之前是否有感慨。”

    “至少我不曾,但见此时,恐怕当初后悔之人不在少数。”荀彧传音给陈曦说道。

    颍川士子之中大概有不少人都曾后悔过吧,那个时候真的是最好的时机了,看看刘琰,看看糜竺,看看孙乾,说不后悔的除非是荀彧这等角色,其他人岂能不悔。

    “荀尚书,可以让我和陈子川好好谈谈吗”周瑜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伸手按在陈曦的肩膀上,陈曦陡然间感觉到肩膀一沉。

    “公瑾不必如此,大可随意。”荀彧平淡的点了点头,让开身子,周瑜则带着温和的笑容逮住陈曦,不知道为什么陈曦从周瑜那温和的笑容上甚至看到了一抹狰狞。

    “谢了。”周瑜对着荀彧摆了摆手,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陈曦,“陈侯,我觉得我们双方有很多东西需要开诚布公的谈谈你说是吗”

    “咳咳咳,你这样是吓不住我的。”陈曦轻咳道,“更何况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又不是我坑你,你说是吧。”

    “是啊,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是北疆的时候咱们是怎么商议的,当时我周瑜不说的别的,一心为公并没有什么问题吧。”周瑜和善的问候着陈曦说道,“当时双方一个交易,我直接将北方应该划分给我们的草场全部贱卖给你了。”

    “问题是我也说了实话,你说是吧,你看南方是不是也能养马。”陈曦轻咳着说道,“这一点我也没有骗你是吧。”

    “告诉我滇马是怎么回事”周瑜眼角因为自身和善的面容不由自主的吊了起来,“是谁在北疆告诉我的滇马最适合南方丘陵山地地区养殖的”

    “这点我也没骗你是吧,你看滇马多适合在那地方养殖的,我没乱说吧。”陈曦眼神有些飘忽的说道,正在想办法怎么跑,周瑜现在这个情况不对啊,看起来有些像是要搞死自己。

    “那好,我养好的滇马跑哪里去了呢”周瑜这一次贴得陈曦非常近,话音之中带的都不是质问,而是实打实的杀意,“我在荆楚牧场养的滇马呢”

    “咳咳咳,这个当时因为舒侯一心为公,送往了中南押运物资去了嘛。”陈曦尬笑着说道,没办法,这个锅是他的。

    毫无疑问,这一方面确实是陈曦忽悠的周瑜,瞬间周瑜就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陈曦的错觉,还是怎么着,周瑜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朝着在场两人覆盖了过来,甚至陈曦莫名的觉得这种笑声有些病娇的意思在里面。

    “你这混蛋,我就知道你这货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周瑜怒骂道,伸手就要给陈曦点厉害瞧瞧。

    “停,我不是给了你一堆好处了吗”陈曦赶紧伸手阻挡,“再说我也没坑你,那堆东西不也是实打实的吗”

    “你省省吧,当时还能糊弄一下,现在还想糊弄我,这些东西是未来支付的,也就是这个时间点之后才给的。”周瑜抓着陈曦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陈曦挠了挠脸颊,“还算不错了,至少我还是很有诚意的,你说对吧。就算是未来才支付,但也至少真的准备了这些东西,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坐在了一起,哪怕是没有真正开始详谈,很多东西也都注定了结果了。”

    “哼,若非如此,我今天肯定收拾你。”周瑜回望了一眼,在那里的曹操三人之中,有两人的余光都盯着他们。

    “这也是必经之路啊。”陈曦笑着说道,“走到了这一步,我们的前方的阻碍也就彻底不在内部了,接下来就是向外了”

    “贵霜非常强。陆军的情报你们已经收到了,海军你没见过,甘兴霸的认知恐怕还没有我深厚。”周瑜放开陈曦说道。

    “如何,有把握击败吗”陈曦笑着询问道。

    “虽然说实话,对于自己有些打击,但是不得不说,基本没有可能,在对方的胜场上,就算是我也没有自信,我们必须要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周瑜神色凝重地说道。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