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六章 刘季玉,你个猪!

    “也好,这样我就安心了,我也不问了,你的人你弄走,剩下的我会酌情处置,上至死刑,下至劳改。”陈曦想通了这一点也就安心了很多,抬手算是给了荀彧一个交代。

    “这个时间点是最后的处理时间了,我也不想说太多,你有时间多甄别一下。”荀彧眯着眼睛说道,虽说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但是这种口吻已经说明了里面有一些隐情。

    陈曦点了点头,没继续在这一方面扯淡,他的脑子很清楚,这件事没什么好扯的,倒卖国有资产这个,到底是什么心态,陈曦根本没办法说,四四年投国党的可以理解,四九年还上贼船的,说实话,陈曦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相比于四九年上贼船的至少在陈曦现在这个体系下倒卖国有资产这件事还算说的过去,就算是反智,也没有前者那么夸张。

    所以这一次陈曦也就懒得去追查所谓的原因了,人家智障了,你还要问个智障的原因?脑子看来也不太好啊。

    送这群人去死好了,程度不深的去劳改,有些时候追求原因只能让人不好下手,既然荀彧都这么暗示了,这件事十有八九就属于那种不追查原因直接处理才是最好的手段了。

    “我发现啊,我们两个好像可以配合得很好啊。”陈曦笑着对荀彧说道,“怎么样,回头统一了,现在中央干几年,刚好你在的话,也能为出国了的曹司空争取更大的利益。”

    荀彧皱了皱眉头,大概是没有想到陈曦的思维跳的这么快,三下两下揭过,然后直接跳到统一之后该如何安排的问题上了。

    “我估计我们短时间也不可能出去,等到主公出国的时候,我大概会追随他一统前往。”荀彧想了想之后,并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他说的是实话,也不想隐瞒陈曦。

    “唔,这样啊。”陈曦点了点头,估计孙家和曹氏这边都有在中原停留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但是诸如荀彧和周瑜恐怕都抱着追随其主公一同前往的想法。

    “其实你并不需要担心我们的想法。”荀彧缓缓地说道,“在你这里其实应该不存在,所谓的,我和主公同时离开了,这个统一根本和没有统一并没有任何区别这种想法。”

    “嗯,我倒是不担心这一点。”陈曦点了点头,“但是说实话,还是希望你能在中原待一段时间,相信我,在中原待得那段时间,会比你跟随曹公一起前往西域以西更有效果。”

    “容我思虑一二。”荀彧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陈曦骗他的话,这种事情很快就能发现,到时候又不可能拿他有什么办法,一句要离开就离开了,荀家别的可能缺,智者还真不缺,不能直接动手,只是拼智力,荀彧根本不怕。

    “你思考吧,反正你差不多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用以思考,现在整个中原尚未统一,还有很多的短板,等统一之后,我也需要调整很多东西,毕竟之前为统一算计,很多东西的布局并不是很好。”陈曦也没有难为荀彧的意思。

    “那就暂且搁置,等我看清楚了变化之后,再言其他,我想你既然能说出之前的话,恐怕也有自信用我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将我笼络住的信心。”荀彧还是不紧不慢的语气,口吻依旧温和。

    “好吧,到时候再说。”陈曦听闻此话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等到陈曦和荀彧走到勉强能看到军营的时候,突然河边列队的大军,爆发出一大片的军团攻击朝着淯水砸了过去,连着几十发的军团攻击让陈曦不由得一愣,随后就反应过来,这是刘璋的无当军团。

    “虽说在请报上听闻有这么一个军团,但是亲眼见到确实相当恐怖,别的不说,单就这气势,确实足够压得正常军团根本无力迎敌。”荀彧感叹地说道,“刘季玉倒也确实算是人主。”

    “话说你以前觉得刘益州不算人主?”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那几年的蹉跎,可不像是蛰伏啊。”荀彧侧头带着笑容说道。

    “说的也是,不过不管如何,时至今日,刘季玉确实无愧益州之主了,也无愧汉室宗亲了。”陈曦感慨万千的说道,“不管对方依靠的是什么样的方法,能走到这一步,称之为能也是应该。”

    实际上这个时候在队伍最前方的曹操和刘备已经停步了,他们也知道这么一个军团,他们只是好奇刘璋又发什么疯,这军团哪怕其他方面很糟,但就这一手军团攻击,已经足够称之为杂兵杀手了。

    “如何?”站在河边的刘璋拍着目瞪口呆的袁术的肩膀说道,“袁公路,我益州兵马如何?”

    袁术默默地将刘璋按在自家肩膀上的手拍开,面色无比阴沉,说实话,袁术最近蹲在汝南在处理自家事物,连中原世家一起发力停止中原政务体系都没有参加,自然完全不知道刘璋搞了什么大事。

    虽说袁术自信刘璋能战胜张鲁,但是在袁术被刘璋带来的新军团闪瞎眼的那一刻,袁术就一个感觉,愤怒!

    “给我去死吧,刘季玉!”袁术右手一拳直接砸在刘璋的腮帮,将刘璋从淯水岸边打飞了出去,直接砸落在淯水之中,之后袁术不管不顾,亲自飞身下去,一脚将刘璋揣进深水区。

    这架势妥妥的是要将刘璋往死了打,之前还在一旁蹲在目瞪口呆的甘宁和太史慈,眼见这一幕赶紧飞过去将两人从淯水里面拽出来,也顾不上说什么,自己之前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刘益州这军团还真是扮猪吃虎吧啦吧啦什么的。

    袁术一拳将凑不及防的刘璋砸下淯水,之后更是飞跃着将对方踢到江中深水区,刘璋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被太史慈提上来的时候呛了两口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甘兴霸,给我放手,我今天要弄死这个蠢货。”被甘宁提着的湿漉漉的袁术,依旧在挣扎着朝着刘璋扑去,那架势是真要将刘璋按在水里面活活淹死,甘宁赶紧将对方拽着往一旁飞。

    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不是还玩的好好的吗,还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怎么突然袁术就要弄死刘璋了,袁公路的思维逻辑果然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

    “袁公路,你个神经病,脑子里面哪根筋搭错了,妄我将你当兄弟,你居然要淹死我,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老子一声大喝,五千西川战士,今天就将你生撕了。”刘璋吐了两口水,揉了揉肿胀的腮帮,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说因为经历了一堆事情,他和袁术的关系堪称非常不错,又是一同扛过枪,又是一同患过难,但这些绝对不是袁术能在他刘璋面前毫无理由的将其踹下淯水,往死了整的理由。

    今天袁术要是不给他一个解释,刘璋下手也绝对不会太客气。

    “我袁术这辈子没见过你这么猪的玩意儿,脑子呢,当初去中南的时候怎么说的,将所有的精锐带好,老子现在闭眼还是那八百护卫战死在我面前的那一瞬间,你个猪搞了什么?”袁术被甘宁死死的拽着,手脚并用,张牙舞爪,整个人像疯狗一样要冲过去搞死刘璋。

    “要是当时你将大军带齐全,第一场夜战我们打平的时候,有这个军团砸下去,我们会输?我们那一战就足够干死对面了!你是猪吗?你丫就是猪!”袁术气的够呛,那神情就像是想要生撕了刘璋。

    原本同样挣扎着要搞死袁术的刘璋,听到袁术这话不由得一顿,然后没声了。

    “怎么不说了?你之前不是还喊着西川五千战士将我生撕了吗?来啊,谁不来谁是猪!”袁术这个时候还在气头上,根本不管刘璋的动作,眼见刘璋没了反应,更是得理不饶人。

    “够了,这件事我知道的时候我也想死,但是在之前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军团!”刘璋面色涨红的说道,“我刘璋对天发誓,我在平张鲁之前根本不知道益州有这么一个军团存在,我要知道无当之力,人神共弃!”

    袁术闻言,咆哮声戛然而止,这个时代誓言的约束性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十年前才闹出来孙坚哔哔完毕,怎么说怎么死系列,大事上确实没人拿这东西开玩笑。

    “老子知道的那一刻,我比你现在还难受,你的八百护卫战死的你的面前,老子的川蜀精锐居然是因为老子自己的失误葬送,我比你还悔恨!”刘璋双眼无比的冰冷,死死地盯着袁术。

    “你至少还有一个理由,我在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你懂得那一刻我到底有多愤怒吗?”刘璋死死的盯着袁术,他没开玩笑,在南郑的时候,刘璋明白这一事实的时候,就差点崩溃掉,拖着没崩溃的原因就是想要报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