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五章 历史先河

    反正貌似就因为有这么一个由头,从西汉开始,这招就成了儒家党同伐异,镇压异己的不二法门,到宋朝这招几近无敌了,更是延伸到所谓的思有邪,也就是所谓的文字狱的前身。

    反正陈曦估摸着孔子要是知道自己开了口子,搞了一个诛少正卯,后世儒家子弟以此奉为圭臬,更是搞出了思有邪,从其书文之中摘抄字句,以其诛杀少正卯的五大罪为名,直接排除异己。

    恐怕孔子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八成想要跳出来打死自己这些徒子徒孙,再怎么孔子也是壮士,而且孔子的对于百姓道德的约束也是以普世道德来进行的,虽说是从人到圣人,但孔子确实没什么极端化。

    人家孔子并没有将自身当圣人,所谓的圣人也只是后人加诸上去的光环,孔丘可是说的很清楚了,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从凡人到圣人,可不是孔子以自己的意愿走上的圣坛,只是后人抬着他的泥塑木雕上了圣坛而已,作为交换,后人曲解圣人的意思,那就免不了已成为泥塑木雕的圣人背锅,所谓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已经被棺材板钉死的圣人又能出来辩驳这些?

    陈曦比当初的孔子更清楚这些,毕竟当年的孔子周围还有其他的百家圣贤,而陈曦基本已经算是孤月凌空了,如果不想背锅,那么谨言慎行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而荀彧的话确实让陈曦冷静了下来。

    被荀彧隐约点明,陈曦瞬间就知道自己这个理由站不稳,偏于主观的方式实在是不能用,用了恐怕只能让后世的政斗更为恶心。

    不过想想大概也就只有荀彧会从这个角度去关注这件事,从这个角度去劝诫陈曦,而不是从所谓的律法上。

    毕竟孔子诛少正卯这种事情,第一个进行明确记载的就是荀家先祖荀子,话说孔子这个锅背的实在,其实也有荀子的关系,儒家二把手写一把手的黑材料,后世的儒生也只能忍了,再或者重新解读。

    自然要说这种事情,哪家认识的最清楚,毫无疑问,荀家,这家族可以说是亲眼鉴证了儒家后人面对这件事从难以置信,到无法否认,再到破罐子破摔,之后再将之融入到战斗中的全过程。

    荀家本身就是一个奇葩家族,几乎可以算是汉朝政治体系最标准的体现,也就是所谓的儒皮法骨,也正因此这个家族才有幸鉴证了整个儒学体系面对这个儒家二当家记录的儒家大当家的黑材料所发生的每一点变化,当然荀家为此也没少被质疑。

    “你多想想,哪怕只是心中梗得慌,想要出口气,也别用这种主观的理由。”荀彧平淡的说道,一言一行需要为整个国家负责,就不要去做某些有隐患的事情。

    话说间荀彧默默地伸手从袖子里面拿出两张密密麻麻的卷纸,递给陈曦,神色极为平静。

    陈曦不解,伸手接过纸张,翻看了一下,哭笑不得看着荀彧,而荀彧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陈曦,这东西至少比陈曦那些主观的玩意儿靠谱多了。

    “这东西真算是问题?”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看看上面的内容,多是刘巴收受良驹十匹,在某地起豪宅一座,某人送刘巴南海玉珠一斗等等,算算钱好像也不少的样子,问题是这么将刘巴送进去,陈曦感觉毫无警告的意义。

    这些东西撑死算是灰色收入,都不算是黑的,作为三公九卿本身就在这个政府体系里面享有某些隐性福利,这些几乎都算是公开的,就拿九卿之中最菜的大鸿胪。

    任何国家上贡都要从大鸿胪过手,大鸿胪抽取其中一部分本身就是合理的,这玩意就跟将帅抽战利品的份额一样,在这个时代这根本就是公开的,这种东西就连陈曦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你想要做到什么程度?”荀彧平静地说道,他已经明白了陈曦的心态,敲打的意味重过收拾的意思,这也在荀彧的估测之中,毕竟陈曦本身就不是心思沉重之辈。

    “这些东西弄进去没啥意义,给点实诚的东西。”陈曦摇了摇头,刘巴的那些材料根本没用,弄进去了,估计也是其他人看在陈曦的面子上,睁只眼闭只眼,估计心下也就是觉得尚书仆射收拾尚书郎而已。

    “这份东西可以给你足够的理由。”荀彧平静的再次掏出一张纸,递给陈曦,陈曦伸手接过。

    “倒卖国有物资吗?也好,开了历史先河。”陈曦深深的看了一眼荀彧,无怪乎有人称荀彧为三国第一文臣,不管是对于人心的把握,还是对于局势的把握都令人佩服。

    “这个算是一个交代。”荀彧的声音依旧温软如玉,没有任何的慌忙,平淡的口吻让陈曦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君子如玉。

    “好吧,你赢了,以此做筏也行,但是作为交换,你将你现在收集到的情报交给我,一群混蛋真是欠扁了。”陈曦面色不悦的说道。

    “这种事情免不了,现在不管是对他们还是我们都是一个好时机。”荀彧温润的声音缓缓地传递了过来。

    “虽说一早就知道不可能整个体系都不出问题,但是在这个时间点还在倒卖我的东西,也真是不想活了,养寇自重?不对,这群混蛋该不会是觉得快要统一了,为了安抚人心,不会收拾他们吧。”陈曦黑着脸说道,走私,嘿嘿嘿,贩卖军用物资,嗯,干掉漂亮。

    “他们什么想法我不知道,但是子初确实从那些人手上买到了不少的东西。”荀彧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的储备体系很好,但是监管体系存在一定的疏露。”

    “我大致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感觉不管什么时代,只要统一,就会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名单我也不问你要了,我这边有办法查证,刚好这一波整个治下体系停滞,清洗一波也好,虽说一早就有这个想法,但是这个东西……”陈曦摇了摇手上的东西,冷笑着说道。

    “这是看我脾气好,不太愿意动刀是吧,果然姑息迁就,心慈手软总是有人觉得我好惹。”陈曦眼中划过一抹冷意。

    这种事情现在就出现,陈曦不得不思考再接下来的帝国之战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出卖汉帝国的的利益,果然官僚体系这种玩意儿,哪怕是上面人想的再好,下面干活的故意使坏,要干好也是麻烦。

    “你想让李文儒做这件事?”荀彧看到陈曦眼中划过的冷光,瞬间理解了陈曦的想法,很明显,因为统一,各种牛鬼蛇神都出来,确实将陈曦惹毛了。

    “有些事情必须用鲜血制止。”陈曦面色沉静的说道。

    “他的屠刀举起来,就不是你所能控制的了。”荀彧摇了摇头说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而且有些人可以转交给我。”

    陈曦眯着眼睛看着荀彧,这句话无不在说明一个事实,也就是陈曦现在所建立的体系之中其实存在荀彧安插的人物,讲道理以陈曦如此严密的管理制度,荀彧的人基本已经断开了联系了,陈曦真的很好奇这种情况下对方是怎么管理的。

    “一些小手段而已,不必在乎。”荀彧平淡地说道,“有些人确实需要用鲜血来处理,但有些人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你就不怕我杀错了?”陈曦好奇的说道询问道。

    “你们查到的结果,注定了不会杀错,而且我说开了,你们也不会去故意杀错。”荀彧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担心。

    “我想问一句,邺城有吗?”陈曦缓缓地抬头询问道。

    “你们军令,军略,以及俸禄粮饷的统一方案是简单的加和,但是补贴的方式很有意思。”荀彧笑了笑说道。

    陈曦闻言低头思虑,隔了很久之后抬头看着荀彧说道,“赵伯然居然会给你们泄露消息,这不可能啊!”

    “你想差了,汉室要统一了,我只是疑心……”荀彧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陈曦瞬间理解,不由得叹服,“不愧是荀文若。”

    其实荀彧获得这个消息的方法很简单,直接表示自己这边对于刘备还存在疑虑,于是找曾经的队友赵俨询问,而赵俨在刘备这边已经知道了刘备是真的想要统一,而不是坑人。

    自然会告知荀彧一部分不涉及军事布置,但是有能证明刘备诚意的东西,自然法正做的绝略调度一致性绝对是最合适的内容。

    这个东西既表现了诚意,又足够的重要,还没有任何的危险性,同样也给荀彧表示了自身的身份,也就是所谓的我现在已经进入了刘备体系的高层,而且混的很好,咱们也就别说以前那些有的没得了。

    私交是私交,公事是公事,我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将这东西给你,即保证了我主的大业,也让你安心,但是你别说其他的话,咱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