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二章 你能重说一下吗?

    “季玉都来了,曹孟德那家伙在搞什么怎么还不来。”刘备将李优送来的情报看了看之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按说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就算曹操没来,曹操的斥候也该来了,然而什么都没有。

    “玄德公……”一直只是迷迷糊糊的站在刘备身旁小憩的陈曦,被刘备这么一反问有些明白了情况,当即犹豫着开口询问,然而刘备侧头过来,陈曦卡了一下,挠了挠脸颊说道,“算了,还是不说了。”

    “你这家伙,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刘备没好气地说道。

    “我觉得我们可能是想差了,其实曹孟德没必要将大军都带过来,按照之前的说法,到现在这一步还有疑心的话,其实就不可能统一了。”陈曦哭笑不得说道,“我之前迷迷糊糊的小憩,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曹司空的主要文武应该是跟着先头部队过来了。”

    “……”刘备闻言一愣,随后嘴角抽搐,他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自己都说了,如果到这个时候还有疑心,那肯定就不会统一了,反过来说的话,既然曹操来了,那么其实在这一方面已经没有疑心了。

    就跟现在刘备和陈曦带着点人来见曹操一样,曹操其实也可以选择带着主要的文武和先头部队一起过来,反正他的军团并不强,还不如将主力精锐带过来,再将主要文武带过来。

    这样即显得自己大气,还显得自己够诚意,至于其他的军团,驻扎在外围和一起过来就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还不如放开手脚,让其他人感受一下他曹操的气度。

    “走了,不管那家伙了,倒是我的疏忽。”刘备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发现是自己在犯傻,不丢人了,赶紧走算了,不过走了两步反应了过来,一脸狐疑的看着陈曦,“你这家伙居然能站着休息!”

    另一边,躲在灌木丛之中的夏侯渊赶紧将刘备要走的消息通知给一旁小憩的曹操,多亏荀攸为了检查自己的天赋极限,一直都没有取消天赋,得以让他们这群人躲在灌木丛之中看刘备乐子,看了这么久。

    和陈曦猜的差不多,曹操敢来,其实已经说明了曹操的想法,能来就说明是信任的,而既然是信任此事,那么其实带多人,带少人没啥区别,加之曹操的麾下确实不算非常精锐。

    两项合计之下,曹操果断丢了大部队,以荀攸为军师,大部队缓行,由主要的将校率领精锐部队集体突击,做出先头部队前往南阳的动作,最后成功迷惑了孙策和刘备。

    曹操做到这一步之后,其实也就没啥放不下的,自然在荀攸去孙策营寨验证,外加通知孙策准备会盟一事后,他就先行准备去见刘备。

    然而曹操换完衣服带着几个头头脑脑过来的时候,走到半路上突然发现刘备在路口北望,当时曹操的脑回路来了一个九十度急转,果断拉着荀彧等人躲到了灌木丛,等看刘备笑话。

    当然这种做法也算是看刘备的诚意,结果等着等着,曹操已经明白了一切,而刘备能等这么久,也同样说明了刘备的诚意。

    不过当时已经躲起来的曹操,很想知道刘备到底能等多久,至于荀攸通知孙策这件事,曹操已经抛到脑后了,反正孙策二货,说不定现在正打架打的开心,也不急这么一时半会儿。

    说起来也亏周瑜有精神天赋,又知道对面刘备出营这件事,还和荀攸照面了,所以在开启精神天赋,判断出分布在战场各处零零散散的精神天赋和军团天赋之后,基本也就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自然周瑜和荀攸打了照面之后,周瑜将自身的猜测说给荀攸,司马朗,两人心下一叹,也就没有直接前往河对面,转而和周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至于孙策,现在确实是和对面的张飞互殴。

    天赋异禀的孙策吃了张飞的重拳,都被打到河底的淤泥之中了,结果又金光闪闪的杀了出来,甚至有些越战越勇,气息越战越强。

    总觉得这么下去,张飞能不能突破不敢保证,但是孙策打着打着说不定就会超神,作为这时代最像是主角的生物,握有王八之气,主角光环等等稀有技能的孙策,只要想打,肯定会有奇迹,因而周瑜也就瞟了瞟,孙策不在乎丢人,周瑜就当没看到。

    另一边,刘备和陈曦刚要走,曹操就想是后世所说的那样,说到就到,瞬间从灌木丛中跳出来,轻咳两下,做出一副刚刚路过的样子。

    荀彧则是跟在曹操的身后,略有尴尬的左顾右盼,他才不信陈曦和刘备真会以为曹操刚刚路过,不过刘备和陈曦能在路口等这么久,其实已经说明了态度,也不会在乎曹操这点心思。

    “玄德,好久不见。”曹操抬手对着刘备的侧营招呼道,黝黑的面庞上浮现一抹笑容。

    “呦呵,这不是曹司空吗我之前还说您来不来呢,没想到,刚准备走,您就来了啊,真是腿挺长的啊。”刘备略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小小的刺了一下曹操。

    没办法,在大太阳下面晒了那么久,结果曹操倒好,蹲在灌木丛里面看热闹,看到他准备走的时候,才跳出来,这可是夏天啊。

    “哈哈哈,玄德何必如此,你看我,这不来了吗”曹操倒是乐观大方的说道,话说间还抖了抖玄黑色的服袍,面带笑容,“而且,你看我将人都带齐了,诚意不言而喻。”

    刘备也就是刺了一句曹操,没太重的心思,不过曹操说的很对,这种事情只是小事,反倒双方的诚意确实都到了,而且信任度也确实是足够的高,否则的话,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都不至于如此。

    “哼,这样我们也就能好好谈谈了。”刘备深吸一口气,心下再无担心,不过双眼却是锐利的看着曹操。

    与此同时曹操则收敛了笑容,双眼平静的看着刘备,隔了好一会儿之后,两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的仰天大笑。

    “看来,我们就算是有再多的矛盾,最后还是认同了诸夏一体。”刘备和曹操的笑声停止后,刘备感慨万千的说道。

    “是啊,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水火不容,必须要见个生死,要将麾下文武,分个死活,结果天下的大局,终归是让我们放下了相互之间的矛盾,求同存异,毕竟大方向我们是一致的。”曹操缓缓地说道。

    “这也是我们能依靠协商达成统一的基础,若非如此,恐怕面对不过是周而复始的武力统一而已。”刘备意有所指的说道,曹操笑着点头,能做到这一步,确实是非常的困难了。

    道义,实力,机缘,诚意,智慧,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点,可能都不会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走吧,我们也需要开诚布公的谈谈,而且相比于你们收集到的情报,我们这边有更为完整详细的内容,也是时候让诸位明白当前真正的形势了。”刘备一侧头,带着淡淡的骄傲说道。

    刘备手上的情报远比曹孙两人手上的情报完整的多,所以曹孙两人所能看到的东西,也因为信息的不透明而有很大的不同。

    “也好,我确实想看看贵霜,安息,罗马的底牌,顺带我也想看看你的底牌。”曹操看着刘备郑重的说道。

    十年了,一直以刘备为对手的曹操,其实从来就没看清过刘备,这十年刘备在自身治下留下的痕迹少之又少,虽说牢牢地把握着麾下的军事实力,但刘备除了仁德之名,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

    这一点,曹操完全不信,刘玄德在曹操的眼中,是足以和他媲美的英雄,因而曹操不信,刘备这十年间什么都没做。

    “我的底牌”刘备嘀咕了两下,硬是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底牌,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陈曦。

    曹操则盯着刘备,想从刘备面上看出来点什么,结果硬是什么都没有,不由得有些怀疑刘备和他一样终于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刘备想了想,确实,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底牌,话说认识一万一千中下层军官算不算底牌啊,哦,这些都是看到了能叫到名字的那种。

    随后刘备又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怎么需要所谓的底牌,话说回来好像也就弱者需要底牌支撑,靠着底牌翻盘,刘备这种明牌了,你还是打不过。

    “孟德啊,你着相了,其实底牌什么的不重要的,我也就是认识大概一万多名中下层军官,知道他们的姓名,了解他们的家长里短。”刘备叹了口气说,按着比自己矮一头的曹操的肩膀说道。

    那一刻曹操就一个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被雷击之后,被强行丢到官道上,然后一大群人在他身上来回跑马一样,全身上下痛的要死。

    刘玄德你能重说一下你到底认识多少军官吗我刚刚是不是耳朵不好,多听了一位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