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一章 来齐

    潘璋听闻翻船的是袁术,先是一愣,再者定睛一看,发现确实是袁术,当即飞了过去,将在河水之中扑腾袁术赶紧拉了上来。

    “袁公,你这是寻短见吗?人生没有过不去坎,赶紧擦擦。”眼见潘璋将袁术救上岸,孙权策马过去,跳下战马,伸手拿起一块皮毛慌慌张张的帮袁术擦干。

    “乱说什么呢,你这家伙。”袁术抓住孙权的胳膊,将皮毛拿到手,随意的开始给自己擦干,也亏是大夏天,湿了吧唧问题也不大,不过孙权之前那话,真的是戳中了袁术的要害,登时没好气的说道。

    【咳咳,看到您栽河里面了,还在扑腾,我只能这么说了。】孙权尴尬的想到,硬是没说话,看着袁术擦了擦之后将皮毛丢过来。

    “话说,你小子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不是应该在那边好好练上几年才回来。”袁术仿若到现在才看到孙权,略有不解的说道。

    不过袁术也是经历过大战的人物,扫了一眼孙权身后的军士,以及身前的孙权,也就知道去年孙权绝对没白过。

    听闻袁术此话,孙权将之前给刘备说的话再次复述了一遍,袁术吊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孙权,将孙权看的毛毛的之后,袁术拍着孙权的肩膀说道,“这才像是文台的种,以前那种小肚鸡肠,多疑猜忌的货色完全不是伯符的兄弟嘛!”

    袁术哈哈大笑,肆无忌惮的说着让孙权面色难看的话,小肚鸡肠那些孙权可以当作没听到,但是怀疑孙权的身份,可就涉及到孙权的父母了,这就让经历过战事的孙权不由得流露出些许的杀意了。

    “袁公,我敬您是长辈,也承认之前有错,但您这话过了。”孙权神色逐渐的恢复平静,看着袁术,语气逐渐的变得郑重。

    袁术则是盯着孙权,隔了一会儿,肆无忌惮的狂笑,而随后又在孙权心生不耐之前笑声戛然而止,双眼盯着孙权,“你现在确实有了乃父之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之前是我说错话了,好好干。”

    这些话是吕蒙等人听到的,而孙权听到的还有别的话,“过去的事情放心吧,我袁术没有家丑外扬的想法,所以大可放心,知错能改就是好事,孙家缺不了你的位置。”

    孙权看着袁术不知道该说什么,莫名的孙权有些没办法将以前那个脑子有坑,常年脑残,智商不在线的家伙,和现在这个爽朗的中年人对应在一起,双方只是外表一样,气度完全不同。

    “多谢袁公。”孙权动了动嘴说道。

    “我也算是你叔父,以前我不会让你叫,现在的话,你也确实有你父的风范了,我吃点亏算了。”袁术摸着自己的胡子,做出一副不太满意,但勉强看得过去的样子,拍了拍孙权的肩膀。

    “叔父。”孙权郑重的施礼道,心下不由得苦笑,也许两年前,袁术就算是想要他叫,他也最多是口是心非的认下,现在的话,他真的懂了很多,袁术并不是在占他便宜。

    “好,叫了叔父,去给叔父干活,之前居然翻船了,给我搭条浮桥过去,这淯水上居然没有没桥,害的你叔父我划船还翻船了,区区四百步宽的一条河,居然没有桥。”袁术满意的看着孙权说道,然后果断将孙权当作孙策使用。

    “淯水修桥很困难的,四百步长的桥,就算是浮桥,技术难度也是很高的,这里以前都是乘船过河的。”孙权以为袁术根本不知道淯水的情况,赶紧解释了一下。

    “行了,解释什么,赶紧给我修桥,之前从别的地方绕过来,多走了上百里才有条浮桥,至于你说乘船,南阳这地方连人都没多少了,还摆渡过河?”袁术摆了摆手说道,“还有修桥那个,你那都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黄河上都修桥了,这地方修不了?”

    孙权听的一愣一愣的,也没敢再辩解,赶紧让自己麾下的士卒去远处伐树,准备修座浮桥过去,原本孙权是打算找个摆渡人,将他载过去,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摆渡人什么的,沿河上下,根本没有。

    “赶紧修浮桥,修完,回头我将我的工程队调过来,在这里修一座新的大桥。”袁术摆了摆手说道,老袁家只是最近缺钱,过一段时间不缺钱了,修座桥的钱的还是能掏出来的。

    再说要是实在不够,袁术还可以募捐啊,多的是商人想要修桥补路讨个好名声,他袁术愿意给机会啊,反正老袁家名声是自己赚来的,爱怎么花是他自己的事情,再说他都马上要交割家主的位置,以后他袁术就自由了,老袁家的事情自有袁谭去解决。

    “修这么一座桥,匠人,物资,怕不是要这么多吧。”孙权立了三个指头说道,虽说没修过,但是孙权也大致有所估测。

    “要是自家掏,这么多都是往少了说,不过现在修桥修路的话,国家会有补贴,材料价格能便宜很多。”袁术摸着下巴说道。

    其实到现在袁术也没弄明白陈曦是怎么想的,水泥除了工程建设好像也没有别的用处,然而官方材料价格说不上贵,但也不便宜,但是换成某某人报备修路之后,价格就会狂减。

    根本不管你是修自家门口的路,还是修别的地方的乡道,县道,亦或者是自家后院的路,反正只要是报备修路,而且确实是修路,那价格就会狂降,搞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陈曦在玩什么。

    “便宜很多?”孙权不解的询问道。

    “三分之一的价格可能都不到,陈子川一旦说降价,有时候降的直接不管其他人的死活,不过这些东西毕竟也都只有官方出售,也不存在将某些人逼得跳楼一说。”袁术摆了摆手说道。

    不由得想起近些年转职了的某些家族,比方说某某种植药材的家族,以及某某种植棉花的家族,完全不愁销路,妥妥的是你产多少,我收多少,虽说世家也不差这么点,但看着安稳啊,果然还是背靠国家干活比较安心。

    “原来是这样吗?中原这两年变化很大吗?”孙权皱了皱眉头,突然觉得自己莫名之间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形势了。

    “有很多的变化,不过这都不算太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马上就统一了,诶,我看到刘季玉那家伙,看来不用修桥了,可以乘刘季玉的船过去了。”袁术无意间瞟到淯水的下游,远远行来的大船,不由得眯了眯眼,再三确定对方居然是刘璋。

    “刘季玉?”孙权侧头看了一眼行来的战船,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离得太远了,而且他对于刘璋的印象不深。

    “说实话,我以为刘季玉那家伙受到打击之后就不来了,没想到他居然还回来。”袁术不解的说道,他最近忙着汝南的事情,根本没有关注刘璋覆灭张鲁一事,根本不知道刘璋又出了一个大风头。

    另一边刘璋和甘宁一行人已经碰头了,双方照面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话,毕竟不熟。

    甘宁毕竟是一个跳脱的二货,明知道自己曾是蜀郡郡丞,在见到刘璋之后居然还毫不犹豫的做了自我介绍,可惜刘璋和甘宁实在是不熟,刘璋虽说也知道甘宁是一员猛将,而且战功煊赫,还曾是他父亲的麾下,但是现在已经彻底没可能归来了。

    自然双方也就一路缓缓而进,并未做什么太多的交流,太史慈和甘宁倒是关注了一下刘璋麾下的将校,毕竟对方也有和贵霜死磕的战绩,因而两人也对于刘璋麾下有些兴趣。

    结果盯了一路,愣是没有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刘璋麾下的士卒言行举止之间并没有丝毫精锐应有的气度。

    可由于刘璋的战绩确实没掺任何的水分,更有后面死磕刹帝利武士军团和孔雀军团的明确战绩,甘宁和太史慈,看了一路没看出来什么之后只是觉得刘璋的军团在隐藏实力上非常厉害,并没有往对方其实是杂兵的方向想过。

    “袁公路那家伙居然也来了,也对,那家伙一直都很喜欢凑热闹。”刘璋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袁术,抬手对袁术招了招手,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对方,然后命令舵手驾船过去。

    淯水在这一地区的水深只有三到五米,上不了大船,连楼船都有可能搁浅,因而到现在刘璋的船都是那种只能乘一两百人的艨艟斗舰,以至于看起来好大一片的战船浩浩荡荡的。

    至于甘宁,现在大船基本依旧丢在淯水中游了,只能尴尬的乘着最大不过四代舰的战船纠结的来到南阳,原本华丽的出场已经算是大失败了,船什么的,总归是有短板的。

    刘璋到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各方头头脑脑的手里面,而袁术和孙权也有幸乘船轻易的渡河前往了孙策营寨,当然其过程之中,袁术免不了嘲讽刘璋的麾下越来越差。

    刘璋则是笑而不语,阳群则完全没感觉,我是工程队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