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九章 成长

    就拿一件事来说,同样是死了兄弟,关羽战死荆州刘备的反应和夏侯渊战死定军山时曹操的反应完全不同,前者是真拼了命的去报仇,后者是冷静的分析了情况,在交手后,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其实相对而言曹操这种方式更适合作为君主,刘备那种方式,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主公,真按照曹操的方式,打下荆州,东吴求和的时候就应该收手了,仇也算报了,好处也拿了,真没必要拼命了。

    然而狂躁版的刘备是不可理喻的,有人情味,但是不适合作为主公,因为主公也需要为手下人去负责啊。

    诸葛亮虽曾言,若是孝直尚在,能劝得刘备,实际上,就刘备当时那个情况,法正个明悟人心的人精,会劝劝个鬼,八成跟刘备一起上了,不过当时要有法正,也不可能输到那个程度。

    说不定还能像汉中之战一样攻城掠地,可惜的是,当时法正已经死了,没有顶级谋臣在侧,碰到了强无敌级别装怂的陆逊,凉了……

    “什么自知之明,只是这么多年只去认人,有了一些心得而已。”刘备看了一眼陈曦说道,“所以,曹孟德这边不得不先接触一下,他的疑心可能还有,我们直接去见,反倒对方不会疑虑。”

    “我只想说一句为什么不让文儒来。”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刘备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曦,看的陈曦发毛之后,刘备才开口说道,“文儒说他身体不佳,回去躺着了,而且我也不觉得文儒过来是好事,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等敲定了再说。”

    “……”陈曦干笑连连,懂了,刘备心里门儿清,什么都知道,但就是懒得说这件事,大家都揣着明白当糊涂而已,过了这一段时间,敲定了一切,揭过了那就过了。

    “所以,刚好看到你,就带你过来。”刘备瞟了一眼干笑的陈曦说道,“你这家伙在营地里面也就是休息休息,有那么多觉要睡吗说起来,我听人说,打算统一后迎娶甄宓”

    “呃,是的,文书已经弄下来了,还没有填,拖到时间太长了。”陈曦挠了挠脸颊说道,“也免得她在我面前继续蹦蹦跳跳的说自己快十八了。”

    甄宓也是厉害,现在实算其实是十六,但是记数的问题,算岁数是十七岁,然后回来也不说别的就说自己快十八了,陈曦也是尴尬。

    “挺好的,不过这次之后,应该就封了这个口子了,诸侯无二嫡,不可能再让你们乱来了。”刘备扫了一眼陈曦说道,也是惯着陈曦,否则的话,夫人文书绝对只能有一个。

    不过现在的话,这一波发下去之后,刘桐那边已经收紧了夫人文书的审核,再想通过两份同一人的夫人文书基本不可能了,至于之前发过的,算是给了一个事实的交代,既往不咎,往后卡的很严了。

    再一次恢复到以前礼法约束的诸侯无二嫡,嫡妻只能有一个,想要第二份夫人文书,等你发妻去世了,你再迎娶的时候再说,别的可能直接封死了,往后这种事情禁止了。

    “怪不得,这次居然过了这么久才批下来,原来如此吗”陈曦叹了口气,不过面上还是浮现了一抹温润的笑容,“这个也是我的问题,毕竟当初说了要给兰儿一个交代的。”

    “九卿和三公过流程,走了一遍。”刘备笑了笑说道,“也是你面子大,后面的人大概不可能再有这种机会了。”

    陈曦闻言不由得咋舌,虽说对于他而言这不过是一个流程,但是对于后来者基本没有可能通过了,三公九卿,任何一位只要有点不爽,不说签不签,给你放那一两个月,你的婚期都会被拖死。

    十二个人,一人拖一段时间,婚都不用结了,更何况还有陈曦这么一个前车之鉴,好歹陈曦这么拽,正规的走流程,都从去年走到今年才走完,后面的人,凉了,彻底凉了。

    “咳咳咳,我们还是不要提这个了,我觉得曹司空他们现在根本没可能过来。”陈曦干笑着岔开话题。

    “也没什么,在这里等等也好,刚好让曹孟德明白我们的态度。”刘备平静的说道,“他们今天都会来的。”

    “好吧,一定要去的话,我也跟着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就这样陈曦和刘备在五百护卫的拱卫下,来到了曹操大军可能通过的地方,等待曹操的到来。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葩,曹操没到,却等到了另一支小队伍。

    “孙仲谋和吕子明,还有潘文珪和侯三他们。”刘备皱了皱眉头说道,远远地他就能感受到那种煞气和压迫力,虽说这只是一个五百人的小队,但是传递过来的压力并不小于一支精锐军团。

    若不是确定这是己方的友军,就对面的煞气传递过来的时候,陈到在第一时间就会起阵戒备,然而刘备平淡的念出了一堆人的名字,让陈到原本准备的动作瞬间停止。

    陈曦挠了挠头,刘备还真是什么人都认识,他都没反应过来,刘备居然连对方身后的士卒都认出来了三四个人了。

    “好像是刘太尉。”潘璋的眼神很好,远远的就看到了刘备等人,毕竟一起打过北疆之战,也都见过面。

    “走,过去看看。”孙权一夹马腹朝着刘备冲了过去。

    如果说以前孙权还有些疑心,怯懦什么的,在安息-罗马战场混了这么久,胆量和气魄已经有了一些。

    至少现在看到对面五六百人气势汹汹的的立在远方,孙权不会生出认怂的想法,反而会以专业的眼光去分析该怎么干掉对方,这都是在安息-罗马战场逼出来的,这都快成基础能力了。

    陈到在孙权策马冲过来的时候很自然的进入了戒备,孙权身后的五六百士卒的气势实在是有些残暴,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战争,或者说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战场,让这些人身上的煞气显得无比沉重。

    “刘太尉,陈尚书。”孙权在距离刘备五十步的地方勒马,之后翻身下马,带着潘璋,吕蒙以及几个百夫牵马过来给刘备施礼,经历了安息-罗马战争,孙权成长了很多,至少在心性上已经远胜当年。

    “仲谋,好久不见,不想你居然在这个时间点回到中原。”刘备笑着对孙权说道,而陈曦则是微微回礼,并没有说话。

    “安息-罗马战场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差点被打死,赶紧跑回来找大兄救命。”孙权爽朗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丢人的意思,现在的他和曾经的他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这种在以前孙权完全说不出来的话,现在的孙权根本不在意。

    因为孙权清楚,以刘备的眼力看到他身后的士卒,结合他说的话,哪怕是分辨不出来真假,也清楚孙权曾经面对过什么样的战争。

    “辛苦了,仲谋。”刘备郑重的说道,“我也曾听闻安息-罗马战场的惨烈,但看到你身后的军士,才真正明白,我所思所想,和我所见之真实的巨大差距。”

    “说实话,我真的是一点不想再去那地方了,趁这次跑回来,赶紧和大兄道个歉,认个错好了。”孙权朗笑着说道,颇有些孙策的英武之色,虽说发色瞳孔皆不相同,但是言语之间的豪迈和孙策颇为近似,不由得刘备对孙权好感倍生。

    “伯符在河的那边,你沿河过去就能看到,想必伯符也很想念于你。”刘备略带感叹的说道,孙权言谈举止之间的豪情,甚至让刘备想起了孙坚,孙家的两个儿子看起来都很不错。

    “还请太尉和陈侯原谅,思兄情切,还望见谅。”孙权举止有礼,和刘备闲谈了几句安息战场之后,就带着自己的麾下如风一般离开。

    “孙仲谋倒也不错。”刘备看着孙权远去的背影,略带欣赏的说道,相比于当初在长安见到的那个像是没有长大,任性无知的孙权,现在的孙权,给刘备的感觉非常好,身上的气势也确实表现出了一名战士应有的气质。

    “……”陈曦无言以对,要不是确定这货确实是孙权,他都怀疑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战争居然能让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以前性格偏阴沉,而且疑心重的孙权,居然看起来这么豪迈,陈曦深觉不可思议。

    “原本我还以为孙伯符自己吃过苦头,会一直肩扛风雨,庇护弟妹,会让自己的弟妹一辈子都在自己身后,没想到孙伯符居然有这种魄力,将之送往西域以西,而孙仲谋也不愧是文台的子嗣。”刘备感慨万千的说道。

    自己吃过苦头,所以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苦头,同样兄长吃过苦头,所以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吃苦。

    尤其是兄长吃过苦头这种,只要负责任肯定希望自己将风雨一肩扛起,给自己的弟弟妹妹遮风挡雨,然而这种方式,很有可能让子嗣,让弟弟妹妹像大树旁边的小树,只能长成灌木,成不了苍天巨木。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