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七章 背负

    如那刹帝利武士军团若不自我崩溃,全力一战,有孔雀军团与身后作为辅助,两相联手,放手施为,覆灭关羽军团都不算太过困难,然而结果却是被关羽军团在事实上击败,斩杀了过半的刹帝利武士。

    同样还有伍习在葱岭见万鹏,双方率领的同样是双天赋的西凉铁骑,万鹏的就算是刚晋升,和伍习麾下那几百人差距真能大到数倍

    然而伍习麾下的那些西凉铁骑一个人领着三十名羌王护卫军士卒,尚有不满,时不时对着对方吆五喝六。

    甚至心下稍有不服,伍习麾下的那些西凉老兵面对十倍于己方的羌王护卫军也敢毫不客气的用马鞭收拾,饶是如此,对方都不敢有任何异动,而万鹏的西凉铁骑差点被对方击杀。

    双方的实际差距真的有三十倍所谓一汉当五胡,真的是汉家精壮的实力是胡人的五倍不然,只是心的问题,这些都是心的问题。

    冷兵器时代,揭竿而起,斩木为兵,借以击败兵甲齐全的对手的时候很多很多,甚至多的简直无法以道理计。

    也许到后面可能还有技术代差的问题,会有唯武器论的问题,但冷兵器时代,战争打得从来不是武器装备的代差,武器很重要,装备很重要,但木枪,木盾,流寇一般的乱军,击败正卒的事情屡有发生。

    冷兵器的时代,战争打的是势,是意志引导的势,没有战心,没有足够觉悟的士卒,装备再好,体型再壮,身体素质再强,打顺风战还行,但逆势之下,一个冲锋该崩溃还是崩溃。

    强军,终归是打出来的,如果训练就能训练出来顶级精锐,如果靠装备就能装备出决战兵种,那么陈曦也就不需要那么急迫了。

    “蒋公奕,看来你的军团只是银枪蜡枪头!”张飞见此哈哈大笑,但话虽如此,张飞眼中并没有丝毫的小视,因为他看到了张颌,看到了孙策身后的亲卫,那两个军团一个只是一顿,另一个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依旧跟在孙策的身后,在嗷嗷嗷的嘶吼。

    总觉得后者的画风过于狂野,过于不像正规军,以至于荆楚的其他正规军都不太愿意和那些士卒一起训练,总觉得有些拉低己方的格调,不过就张飞的感觉而言,孙策身后的士卒,基础可能略弱,但战心和意志却是丝毫不差,这个军团有成就强军的基础。

    相比于蒋钦那看着很强,打杂兵也不逊色顶级精锐的亲卫,反倒是张颌军团和孙策的本部让张飞感觉到了隐隐的威胁。

    见过的血的枪才是真正开刃过的神兵,打不过,打得过是两说,明知会死敢不敢战才是精锐和杂兵的最真实的区别,

    蒋钦的那个军团很强,但顶级精锐存在的意义从来不是杀杂兵,动用这种兵种就是为了击杀那种非常强悍的军团,而那种时候,如果顶不住,造的可能会是整个大军的崩溃。

    毕竟强军的敌人永远是敌人的强军,身为强军的宿命,就是背负身后的精锐,带领着他们杀穿自己的对手,为所有人获得胜利。

    很明显蒋钦这种军团并不是合格的锋头,没有足够的觉悟,也没有足够坚定的意志,仅仅是杂兵之中的强者。

    张飞并没有想到那么多,但张飞参与过蓟城之战,须卜成率领军魂军团攻打蓟城那一次,张飞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打不过也得打,就算是恐惧也必须要面对,死多少人也必须挡住,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如果张飞没顶住,让须卜成率领匈奴禁卫跨过蓟城,大半个幽州基本就完了,跨过防线的敌军,足够在后方造成令人崩溃的损失,也是那一次张飞真正意义上激发了极限的军团天赋,而士卒并未崩溃,反而拼死一战。

    也是那一次之后张飞将自己麾下的骑兵再一次换成了自己的幽州老乡,抱着必死的觉悟,抱着这是最后一战的觉悟,去和军魂军团防守一搏,最后等到了转机,挡住了北匈奴禁卫跨越蓟城最后的机会。

    也是那一次张飞懵懂的明白了,普通士卒的精锐士卒,已经精锐士卒和军魂真正的差距,他们之间除了素质,更有作战意志的不同。

    甚至到了后来张飞懵懂的明白,越是基础素质强大的兵种,越是强横的军团,他们真正的实力也会受限于这种觉悟,但只是有这种感觉的张飞,却无法清楚的说出来,甚至连知道问谁都不知道。

    尚在中原懂这个的已经死完了,甚至整个四大帝国,懂这个除了陈曦也仅剩两人,然而陈曦只是明白一切,但陈曦无法让别人懂得这一切。

    甚至另外两个人之中,其中一个懂的人,给其他人说过,其他人也只是嘲笑,至于另一位,只是明白了为什么而战,为什么而死!

    有些东西,只有在那个时代,或者只有真正面对过,才能懂得。

    上上上个时代的北匈奴禁卫与卫青亲卫便是如此,王庭护卫与霍去病亲军也是如此,身为强军,他们和其他军团最大的不同在于,其他军团覆灭了,只是自己一个军团承担,而他们在这种战场覆灭了,可能代表着这个国家的衰亡。

    就如佩伦尼斯枪指着高顺说的那句你不可能战胜我们,因为我们背负着这个国家,那句话其实是佩伦尼斯的明示,甚至是佩伦尼斯的告诫,然而高顺和华雄到现在都没有懂,只是将之当作笑言。

    陷阵和神铁骑确实是军魂,也确实具备着那种可怕的实力,但是他们到现在都没有真正背负过这个国家。

    三百年前漠北之战,卫青和霍去病面对的对手和匈奴军魂军团面对的强军,代表的可不是他们两个军团,代表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明,代表的是两个帝国的国运。

    他们身后站立的不是三千,四千名的战士,也不是他们那二十余万的大军,而是各自文明千百万后裔,那是种族之战,是真正的道争。

    顶不住,灭亡可不是那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灭亡的将会是自己的文明,自己种族从数千年前,从蛮荒,从茹毛饮血到现在积攒下来的一切,都将之在对方的铁骑之下化作灰烬。

    清楚的明白着这一点,懂得自己到底背负的是什么,怀揣着什么样的觉悟去战斗,明白为了什么可以去死,这样的军团叫做军魂。

    佩伦尼斯枪指高顺的时候,高顺是真正打不赢的对方的,陷阵就算是拼尽全力,赌上一切也不可能赢的,哪怕是怀着背水一战,不胜则死的念头也只会全军覆没。

    确实陷阵很强,军魂全开全军加一之后,甚至能有数十位内气离体,但不要说陷阵的士卒,就算是高顺自己都不明白这些,陷阵的士卒最优秀的地方在于令行禁止,可以完美的执行高顺的意志,那问题在于高顺的意志极限在什么程度。

    能超过吕布那神破界的意志吗而吕布那神破界的意志,真能超过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燃尽自我的那数百,数千,数万的意志吗

    强军存在的意义,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对抗另一支强军,而并非是为了杀杂兵而存在,士卒的素质只是决定着士卒的下限,如铠甲,装备,训练,个体的强壮程度等等,这些都决定着士卒发挥得下限。

    而决定士卒战斗力上限的永远是战斗的意志,也许确实存在某些军团的下限快摸到自身上限的奇葩情况,但上限终究是上限。

    说起来,程普的军团天赋好像就是让士卒所有的发挥发挥到理论上限,不过这种偏向于唯心的天赋,到底什么程度才算是上限,恐怕程普自己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

    和罗马的鹰旗相比,汉家的军团天赋更为多样化,也更为复杂多变,但鹰旗可以很多人合力去开发,哪怕大体的框架固定了,集合众人智慧也能开发出很多奇妙的功能。

    至于汉室这边的军团天赋,每个人的都不一样,加之汉室这边倾向于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军团天赋的发掘全靠自己。

    菜的如赵云,一开始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强的如关羽,不管是大小,还是强度,亦或者效果,关羽的军团天赋硬生生的被关羽开发到,十年前的关羽自己看到估计都难以置信的程度了。

    总之双方各有利弊,帝国不可能是水货,但这世间想要十全十美确实困难,都有弊端,也都有长处,就看谁能扬长避短。

    看着蒋钦亲卫的表现,经历过北疆之战,见过真正的顶级强军,周瑜一眼就看出症结所在,不由得摇了摇,很自然的开启精神天赋给张飞套了一个。

    省点事,顺带开启了精神天赋之后,周瑜瞬间就发觉了自家营地附近多了四个精神天赋,不由得笑了笑,庞统那家伙发现了也不说说。

    周瑜和庞统的天赋都具备寻找天赋的能力,毕竟两人的天赋都要依托于其他的天赋才能生效,一个是降智打击,一个提升自身,两者都属于那种必须要找到对方才能发挥效果的能力。

    “算了,也不给那几个家伙警告了,看他们的情况,应该也只是来摸营地的,庞士元没管也只是准备看看对方的乐子。”周瑜轻笑着自语道,他的营盘,可是万法归一的写照啊,画出来,你还是得强攻。

    说起来也是周瑜心大,毕竟这家伙认输了也就不想在耍赖的,否则到这个地方,按照以前的套路,不管情况,先看精神天赋,给敌方所有能发现的具备天赋的人,一人上一个智障光环。

    这才是周瑜开战前的套路,先削对方的智力,之后再下手就好下手多了,不过这次周瑜就没想着打,也就没这么干,结果吃了一个闷亏,不过他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让对方溜就溜吧。

    吃了周瑜一个智障光环,张飞原本还算能看的智力已经掉到了某种崩溃的地步,然后几下话没说好,就跳到河面上要和对面单挑,而且是号称一个人挑战对面全体。

    刘备这边趴在营墙上的一众谋臣面面相觑,李优看了看贾诩,贾诩看了看法正,法正看了看刘晔,众人看了一圈之后,长叹一口气,这情况还用说,虽说张飞智商并不是很高,但也是粗中有细之人,现在这个情况,毫无疑问,吃了对面的智障。

    “周都督的能力真恶心。”法正没好气地说道。

    “说起周公瑾的能力,我们是不是忽视了什么”鲁肃摸着下巴有些犹疑不定的说道,众人闻言皆是一愣,随后面无表情。

    “回头子家还是抄两遍律法的好。”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也反应过来了,果然没将对面当敌人看,很多细节都会疏忽。

    “……”陈曦嘴角抽搐,“伯言这是犯蠢了啊,说起来我们有没有可以确定精神天赋的天赋。”

    “在场的都没有,从一开始就只有四个人有,戏志才死了,剩下的三个,两个在对面,孔明的天赋在探查天赋上有缺陷,不过可以用周公瑾的天赋弥补。”刘晔挠了挠脸颊说道,“情况有些糟糕啊,我看翼德要麻烦了。”

    “不,我觉得是我们麻烦了。”话说间陈曦瞬间蹲下,然后被张飞和蒋钦打到天上的河水像下雨一样砸了下来。

    在距离南阳不远的地方,孙权,潘璋,吕蒙三个家伙带着五百骑着马的丹阳精锐终于赶了回来,实际上这仨跑的比郭汜还早,但是架不住郭汜是一人三马,跑到比这仨快,回来的相对早一些。

    “还是中原好啊,不会有突然的袭击,也不会有那种一言不合直接开打的情况,走在路上也不用提心吊胆。”孙权这个时候近乎是泪流满面,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倒觉得是我们和中原有些格格不入了。”吕蒙略有尴尬地说道,看了看身后的五百护卫,在罗马-安息战场的时候还不觉得,到了中原才发现,这真的是一身煞气。

    “管他的,区区杂兵,不用理他们。”潘璋扫了一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斥候,无所谓的说道,回到这边才觉得安息-罗马战场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要不是确定那是中原士卒,丹阳兵都出手射杀了。

    “还是中原好啊。”孙权再次感叹道,想想自己在跑路之前撞上的那个军团,要不是刚好遇到曹仁,说不好就全灭了,那个叫什么来着,罗马第二辅助军团,好像是吧。

    “差点被打死……”吕蒙苦笑着说道,那地方简直不讲理,你根本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军团。

    “话说分裂箭到底是怎么点出来的,谁能告诉我”潘璋崩溃的说道,那一战打的要死要活,反正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点出来了新的天赋效果,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点出来的。

    “管他怎么点出来的,至少那一箭下去,不会再有溢出了,以后谁要给我说溢出伤害好,老子就让他见识见识对方比你人多,还非常能打的情况。”孙权摆手说道,他已经不想回想最后一战的情况了。

    “也是,以前十石强弓命中之后穿透过去就了事了,现在一发命中之后,残余意志直接溅射成云气箭继续射杀,至少不亏。”吕蒙头疼的说道,这玩意其实是自己的精神天赋产生的效果,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附加到士卒的精锐天赋上。

    吕蒙的精神天赋是学习,学习自己所见过的精神天赋,军团天赋,然后结合其中精粹组合成属于自己的精神天赋或者说是军团天赋,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分裂箭那个天赋,是北匈奴右贤王昆绾的天赋。

    吕蒙曾经在北疆战场上得见,这是一个非常强力的天赋,打别人一下,会自动分出两个拥有九成威力的攻击,算是非常强力的天赋,虽说被徐晃的天赋克制了一个半死。

    但是换成远程攻击具有分裂效果之后,彻底不存在误伤自己人这个可能了,就算依旧被徐晃的对外斥力所克制,但是也不存在近战的误伤可能,可以说换成弓箭这个天赋堪称完美。

    问题在于吕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是怎么跑到丹阳精锐身上的,准确的说,当时他们都快被打死了,吕蒙急迫的想着曾经的所见到的天赋希望能有足以破局的天赋,最后却是想到了这个,以乱打乱,但是会直接出现在丹阳精锐身上,吕蒙根本没明白。

    更重要的是溅射分裂也就溅射分裂吧,但是和吕蒙曾经见到的昆绾的军团天赋有了很大的不同。

    虽说也是溅射分裂,但是当初昆绾的是一次分裂两个,能分裂九次,而吕蒙的直接是一次分裂九个,还是直接分裂成九个拥有之前一半威力的云气箭,后面就没了。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