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二章 恨不能生在……

    陈曦仔细想想,最后也是捏着鼻子认了,没办法,这样将世家弄出去了,就算因为分批次撤离会有这么一个情况,会留下一个近乎察举制的后手,但是相比于现在世家的情况也好了太多。

    再说这种情况撑死了也不过相当于后世开国年间的,留日派,留美派,留苏派,留德派等等,虽说还是会对于局势有些影响,但是相比于世家以前的操纵方式,这种局面后人要还是搞不定,陈曦就算是给留下一个富硕的中原,也没用啊。

    在陈曦这边确定了真实的后方局势之后,刘备麾下一众文武统一决定来一个官僚体系的肃清,自然满宠被赶回去,连带着回去的还有荀悦,说起来李优想回去,结果被陈曦死死的拽住。

    回什么回,你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的,你要是回去,那不出大事了才见鬼。

    李优哪怕是努力的进行了修身养性,还将胡子染成白色,装慈祥,可就陈曦看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许更应该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让李优去处理搞不好会有很多人被蒸发。

    最后李优被陈曦强留了下来,满宠和荀悦去解决这件事,实际上在没反应过来之前,所有人还担心这是中原最大型的政治博弈。

    结果现在所有人都确定这件事,陈曦和刘备已经在私底下商量过了,那么其他人也就没有了什么担心,要是陈曦和刘备打起来,那下面人真就不知道该怎么站台了。

    同样,没有了这么一个大坑,这些人也就能放手施为,都是人精,自然也都知道该怎么解决,更明白这一手砸下去对于当前局势有着什么样的好处。

    比方说以前因为局势尚未明朗,对于中下层官员更多追求的是能力,对于其道德方面的约束并不严苛,在很多方面有开口子,放纵的意思,现在的话,可以逮住这个机会,在没有后患的情况下算个总账。

    陈曦就不信满宠没有小本本,这一次八成会出一个数罪并罚之类的玩意儿,一口气将这么多年睁只眼闭只眼的地方统统干掉。

    将满宠打发走之后,刘备的大军也陆陆续续的从各地调动了过来,摆在南阳,颇有些东道主的意思,就等着曹孙的到来,然而这两个家伙尚且没到的时候,袁术的车架已经跑了过来。

    “陈子川,我来看你来了。”袁术猖狂的吼着,乘着一架烂马车,车厢看起来都快要散架了,不过就算是这样,这货居然还毫不介意的驾着马车在狂飙狂吼,看起来特别的兴奋。

    “袁公路……”陈曦有些不想搭理,看对方那个架势,陈曦估摸着对方八成以上是来骗钱的,陈曦完全不想给,但真要不搭理的话,又有些失礼,因而反应上有些迟钝。

    “咕嘟嘟~”袁术的车架带着灰尘从陈曦身边扫过,然后袁术从车架上跳下来,冲到陈曦的小桌旁边,看到桌面上的凉茶,一把将之抄起,朝着自己灌了起来,毫无风度的将整壶茶喝光掉了。

    “喂……”陈曦抬手,眼睁睁的看着袁术将茶喝完,然后没有继续往下说。

    “爽了,差点渴死,哈哈哈,南阳居然有蠢货敢截杀我袁术的车架。”袁术将喝完了的茶壶重重的砸在桌面上,一脸兴奋的说道。

    陈曦看了看一身狼狈,衣服都被砍了几条口子的袁术,“战争就这样,他们出现如此行径也不算为过,统一之后就好了。”

    “仓禀实而知礼仪,这个我懂的。”袁术无所谓的说道,“不过爽了,我之前一个人干掉了三个,没有虎来在侧就这一点好处了。”

    “你该不会是一个人跑来吧,找死也不是你这么找的。”陈曦扶额,袁术也是胆大妄为,一个人架了一架马车,从汝南跑到南阳,被劫道了也是理所当然。

    “当然是我一个人,不过路上我遇到了我儿子,原本他让我一道,看看情况拒绝了,甩掉他先跑了,到时候等到我儿子来了,你肯定大吃一惊,哈哈哈。”袁术浑然不在意地说道,他都上过战场,几个小毛贼他才不怕了,更何况汝南距离南阳也不算太远。

    “没被砍死,你也是命大了。”陈曦无语的说道,“你们袁家不在汝南想着怎么迁人到西域以西,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到这里来,孙伯符的话,我大致倒是知道一些,不过没啥,想吓我,差得远了。”

    “迁徙那种事情有我没我都一个样,所以我跑过来了,统一还是很重要的,至少比那种事情重要。”袁术带着些许的思虑说道,随后神色一正,“不过原本倒是有要事,现在反而不用了,来只是看看。”

    “你是想打贵霜”陈曦眼见袁术的神情,就知道袁术的想法。

    “嗯,与贵霜不共戴天,跟了我十年的亲卫被一群外国蛮夷给覆灭了,我肯定要打回去。”袁术这一刻虽说是带着笑容,但是那种冰冷的寒意,甚至让对面的陈曦都能感觉清楚。

    很明显,袁术已经做好准备,到时候刘备不打,他就去找自己儿子,再三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儿子,能顶很多大事。

    “你这个理由,当初内战的时候死了多少人,都没见你这样。”陈曦看着袁术无语至极。

    “内战,好歹也是炎黄后裔,自家兄弟,动手也是关起门来打的,这种不一样。”袁术看着陈曦,双眼平静如水,陈曦默然,果然这个时代有着自己内在的道德和规范。

    “算了,你这样,我也不好意思问你其他的事情了,坐吧。”陈曦找了一个椅子让袁术坐上,既然不是来要钱,陈曦也愿意给个面,袁术见此也毫不客气的坐下,直接从陈曦的果盘里面拿点心。

    “虽说你这家伙用的盘子不讲究,但是吃东西还是很讲究的。”袁术丢了一块到嘴里,吞下去之后,满意的说道。

    “吃你的就行了,说起来我其实很好奇一件事的内在逻辑,我觉得你应该能帮我解答,我以前一直以为是掌控和道德的问题,后来发现好像不全是。”陈曦想了想说道。

    “说吧,什么问题,未雨绸缪的陈子川,问我问题,我很乐意解答。”袁术嬉皮笑脸的说道,看得出来陈曦问道于他,让他很是自傲。

    “是这样的,你说引外敌入中原是什么想法。”陈曦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问了出来,以前陈曦一直将之归结为道德问题。

    “两兄弟在家里打架,然后小的打不过大的,将自家狗放开咬了对方,很正常的事情啊,曹孟德当年还放狗咬过我兄。”袁术听到是这么一个问题,顿时没了兴趣。

    “……”陈曦无言以对,居然还有这种解释,瞬间明白这个时代这群人的思维方式。

    “其实这种不算什么大事,双方和好了,回头将狗下锅,大家吃了就是。”袁术无所谓的说道,“四夷都恨不得当大汉朝的狗啊!”

    陈曦彻底没办法接话了,想想当前的形势,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再仔细想想的话,任何一个时代,想要当这种超级大国的狗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白了,用一句话来说,貌似就是恨不能生是XX人,汉朝的情况,对于外邦来说也是吧。

    “理解了。”陈曦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茶壶,给袁术倒了一杯带茶叶的茶水。

    自从炒茶技术被搞出来之后,搞这个的茶商,已经带着技术人员,尝试将中原所有能炒的叶子都炒了一遍,然后炮制出来很多稀奇古怪的茶叶,又是一个一本万利的行当,好多家族都在偷偷点。

    “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自家人打架,好歹还有个底线,你看看打来打去该活着的还是活着,哪家哪姓真灭了。”袁术无所谓的说道。

    陈曦想了想,心下有些无奈,但是不得不承认,袁术说的很有道理,打的死去活来的其实只是底层的百姓,三国年间真死在战乱的豪门只是少数,准确地说道,这个时代瘟疫才是干掉世家的最大原因。

    说句过分的话,如果不是瘟疫,三国年间真正倒霉的世家恐怕寥寥无几,同样张仲景能封圣,也是因为干掉了伤寒,毕竟拿着笔杆子的是世家,救了他们所有人,他们也不吝在史书上大书特书。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这话陈曦是第一次将百姓和世家分开,而不是统称为百姓,毕竟之前袁术的回答,很大程度上让陈曦理解了世家和百姓在生存上的区别。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袁术默默地感受着这句话,隔了一会儿之后不屑的撇了撇嘴,他明白了陈曦说的百姓是什么了,好吧,和袁术观念之中百姓完全不是一回事,袁术的百姓,指的是氏啊!

    也即是说,袁术承认的百姓,统统是贵族,而陈曦这句话之中的百姓在袁术的观念之中都属于被牧守的黔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