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都很精

    说句不要脸的话,刘备有时候其实巴不得有人忽悠一下,然后进行叛乱,自己突然跳出来,当场将叛乱的士卒折服。

    以前陈曦给刘备讲这个的时候刘备半信半疑,现在的话,刘备已经确定,陈曦根本没开玩笑,只可能往小了说。

    我刘备认识所有的都伯,几乎认识所有的队率,反过来说的话,不敢说所有的士卒,至少绝大多数的士卒都见过我刘备,都这样了,除非我自己作死,我还能被推翻?

    因而危险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别说陈曦举例出来一堆好处,就算没这些,就冲陈曦本人,刘备也会认同计划。

    不过正因为有这种危险,陈曦还愿意来做这件事,来问他,刘备深觉陈曦这家伙嘴上不说,其实还是非常信任自己的,这种很容易造成自己完蛋的计划,为了这个国家,也敢执行。

    实际怎么说呢,陈曦当时也在观察刘备,这么多年下来刘备没学的技能之中就有喜怒不形于色。

    毕竟所有的脑子都被拿去认人了,喜怒不形于色这种最低级的帝王心术技能,刘备根本没学,再说到后面刘备也觉得这玩意不太用得上,因而果断专精认人,这一点直接放弃。

    至于李优,倒是注意过这一方面,但也不想培育一个心思深沉的主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主要是李优眼睛也不瞎啊,刘备掌握的认人这一招实在是太强,到了刘备这个地位,将之掌握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拿来弥补各方面的不足,妥妥的一白遮百丑的套路,其他的方面李优也就果断省了,专精这个也不错,少费点脑子也好。

    最后陈曦彻底确定,刘备根本没有丝毫别的想法,内心深处最后一丝怀疑也消散了,以后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展现自己的才能就是了,没必要再将一部分的精力分出来增加自身的安全感。

    这些话,陈曦一个字都不会给别人说,因而贾诩问的时候,陈曦只会笑嘻嘻的说一些看似有道理,实际上只是没啥营养的胡话。

    不过陈曦不知道的一点是,刘备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陈曦他自己也做不到,因为陈曦也不太需要这个能力,尤其是他那个时候等刘备点头也是很紧张的,毕竟这关乎着陈曦以后几十年的态度。

    刘备并没有作伪,他的面色,他的话都没有掺假,因为不需要掺假,别的方面他可能还会有一些想法,但是这一方面他是真实的。

    刘备确实是将陈曦当作朋友,当作这个国家的支柱,正因为这一点,刘备在点头的那一刻看到陈曦的希冀和紧张都变成功的欣喜,莫名的懂得了很多,原来未雨绸缪的陈子川也有没做好准备,去赌一个人品性的时候。

    很幸运,这个人是他,那一刻刘备莫名的有些得意。

    陈曦太聪明了,或者不应该说是聪明,而应该说是太智慧了,至少就刘备所看到的情况而言,陈曦确实当得起未雨绸缪,一步十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刘备也会不由自主的去思考,陈曦是不是早已经将一切都算好了,我的反应,我的一切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这一点就算是刘备的心很宽,也会不由自主的去思考,因为智珠在握的陈曦确实展现出来了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本钱。

    可正因为这样,刘备对于陈曦的能力处于无上限的信任,可却缺乏实质的触感,因为对方是一步十算,是未雨绸缪的陈子川啊,是你就算做了什么,没有说,对方也会提前有所准备的智者。

    这种感觉,缺少了一种实感,哪怕刘备一再自我强调,陈曦也有犯蠢的时候,但在大势上,陈曦没有出错,一个从十年前就确定了天下局面,确定了当前局势的智者,就算是刘备也很难产生真正的实感。

    这样的智者会对于别人敞开心扉吗?这样的智者真的会去做没有把握,但是却必须要做的事情吗?

    刘备根本无法去验证这一点,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放权给陈曦,让陈曦感受到他真诚的一面,为了双方的理想去努力,他刘备已经有了彻底放权的资格,哪怕这也是陈曦交给他的方法。

    然而这一次刘备真正在陈曦的面上看到了希冀和紧张,那一刻刘备的第一反应是看错了,因为陈曦有猖狂,有肆无忌惮,有自负,有自信,但刘备还真没在陈曦决策的时候,看到这种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渴望成功的希冀。

    陈曦经常说的话之中有几句就是,在自己能做到的时候,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一种愚蠢,而那一刻刘备看的很清楚,嘴上说着这么做是愚蠢的陈曦,选择了这一做法。

    那一瞬间,刘备便懂了,这一次,陈曦没有做万全的后手,陈曦将计划压在了自己的信任上。

    那一刻刘备突然觉得这么一个绝妙的时刻,应该说一句冷笑话,恐吓恐吓陈曦,将对方吓个半死,结果张口说出来的却是,“这样啊,很好啊,我同意了。”

    很简单,很随意,完全不符合刘备发现陈曦真实心态时的兴奋口吻,反倒像是以前很普通的交代问题一样。

    等陈曦走了之后,刘备回过神来,气的差点砸桌子,对于自己的表现刘备第一次生出了怒其不争的想法,这是多么好的一个能将陈曦吓个半死的机会,是多么好的一个能让自己后半生添加乐子的机会,结果自己居然像是没事人一样自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以至于现在刘备郁闷的窝在军营清点人数,大好时机啊,结果浪费了,以后八成再也没有可能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这边贾诩听完陈曦的回答,翻了翻白眼,不想和陈曦说话了,以他对于人心的了解,还能不明白陈曦是在打哈哈,然而任凭贾诩对于人心了解的多么透彻,也做不到真正的了悟人心。

    “一群上了贼船,下都下不来的,他们应该还是乐在其中吧。”李优想起现在的情况心情大好,以前确实没有想过解决世家豪强还可用这种方式。

    果然比起陈曦现在用的方式,以前的人道毁灭都有些太过低级了,虽说也还有弊端,但终归是强行搬走了寒门头顶的大山。

    “有好处的事情,自然是乐在其中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毕竟我其实不太擅长逼迫别人,总体而言,我的手段还是倾向于因势利导,双赢的结果,唉,终归不能下死手。”

    李优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曦,之后看向贾诩,又想了想自己,他们三个人分别代表了三个阶级,陈曦的世家豪门,贾诩的中小家族,李优的落魄寒门,说起来也是有趣。

    “不过,你这么给你们陈家搞黑材料,陈家的前辈不管?”李优笑着询问道,老陈家常年处于世家黑名单。

    “管什么管,出了国门都分了,离得那叫一个远,到时候肯定是陈荀司马这三个窝一起,谁还不知道谁了。”陈曦摆了摆手,老陈家压根就没想回来,更何况,陈家祖上一直都是扛着黑锅拿实利,锅什么的背就背吧,好处让我先拿,锅什么的背起来很欢实的。

    再说,老陈家黑材料已经够多了,再多这么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滴墨水让一桶水都变黑,但一滴纯净水肯定不能让一桶墨水变回来,老陈家的情况摆明了洗不动,还废话啥。

    “可惜了那些中小世家了。”李优侧头看向贾诩,带着阴笑说道。

    这一刀下去,中小世家彻底断了壮大的可能,只能跟着现在的那些豪门世家溜了,而且这一波搞的这么大,只要是世家,不管大小,恐怕都会被史官记在小本本上。

    “就算是改良,也免不了牺牲一些利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随后又觉得不对,轻咳了两下,严肃的说道,“好歹我还给他们谋取了大量的利益,放在别人手上,这群既不是上面那些掌握着大量资源的高层,也不具备底层大量人口资源的阶层,早就被杀猪了。”

    贾诩没说话,陈曦的话虽说难听了一些,但这是实话,陈曦好歹还给了活路,也没有真下手,大世家至少也带着这群人一起去建国,一起去玩伪装成国家联盟体的游戏了,好歹比在中原混的好啊,再怎么说,也能有一片自家一言九鼎的土地。

    “好了,你们该问的也问完了,现在回吧,这地方挺晒人的。”陈曦眼见两人的神色,很自然的岔开话题,其实在两人带他出来的时候,陈曦就有了估计。

    “回吧,也算是有一个合理的交代了,那这次这么搞下来,谁去清洁整个官员体系。”贾诩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很自然的询问道,这次的肃清,可是面对整个大汉朝的官员体系,而且挨了这一下的曹孙两人也可能会一起盯着这次肃清。

    当然,就算是如此,这也是一次彻底统一整个国家官员体系,清除冗余的机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