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八章 我都这样了,还怕叛乱?

    这一套流程下来,陈曦还真就不信士卒的地位会掉下去,这可是真正意义上一人当兵,全村有好处,而且不可能存在村寨逼着去当兵,因为就算是真为了减少人口逼别人当兵,对方到时候凭什么将好处给你们?

    同样这一招也是逼着无能的村寨尽可能压缩人口的手段,陈曦不可能明说这种话,也不可能在这个时代执行那种手段,但是扼制无能之人不要多消耗资源他还是能做到的。

    不想所有人都过苦日子的话,就自己估算好人口,线,不会给你们明说,但确实是存在,因为人口增多,逐渐活的越来越困难什么的,尤其是在有附近两个村庄相对比的情况下,不用说任何话,想活的更好的人自然会进行自我约束。

    李优和贾诩也无愧于当世最聪明的那群人,虽说以前没太留心这一方面,但是现在陈曦开了一个头,两人很自然的回忆当时那些没太关注的,不属于自己任务的条例,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不过这两个家伙也没觉得这招有什么问题,说白了不就是秦军功爵制度的变种,汉家这招都用了四百年了,算上秦朝的时间,都有六百多年了,算得上是久经历史的考验。

    加之在场三位都知道秦军功爵制度最大的弊端,也就是因为存在某些开挂的将帅,以及顺利统一的时候会出现授田授到没有土地可以授予的程度,然后导致国家信誉崩溃,进而整个国家一起崩溃等问题。

    陈曦的制度,算是保留了军功爵制度的优点,扼制了授田授到没土地的这一可能,不过怎么说呢,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是提及授田,就存在授到没有土地可以授予的程度。

    就算是陈曦将这个数据压缩到十分之一,就本质而言也只能说是在续命,而不是真正的解决问题。

    准确的说,这种和军功挂钩的授田,本身就存在非常坑的一面,也就是某些统帅,我就是不输,我就是常胜,不,我就是永胜将军,面对这种人,数学的比率直接失去了意义,面对这种人,你再好的军功授田制度都是完蛋。

    “还算靠谱的制度,而且能拉动百姓外迁。”李优隔了一会儿之后缓缓地说道,陈曦长舒了一口气,没看出来,稳了,果然这个时代正常人绝对不会往限制人口的方向去想,任你智力高绝,也会受到时代和经验的影响。

    “确实,相对来说也能扼制军功爵位制度。”贾诩也是默默点头,所有人都知道军功爵制度靠谱,靠这个制度国家可以爆发出远超正常水平的战斗力,但这个制度的弊端也同样明显。

    不过敢用这个制度,也是经过贾诩等人深思熟虑的,并非是简单的开历史倒车,当前的征服之路,距离终点还是非常之遥远,因而启用军功爵制度最为合理。

    更何况有秦王朝的前车之鉴,贾诩等人很清楚到什么时候,这一制度到什么程度就该收手,因而这招虽说危险,却也不至于像秦王朝那样大一统之后,直接倒霉。

    因而在李优和贾诩的观念之中,陈曦其实是给这个国家,给之前他们准备的制度上了一个保险,免得倒霉。

    至于说往深里思考,压制人口这种事情,李优和贾诩还真没有这种认知,多子多孙,这是华夏人民一贯以来的思维方式,想要让这两个人认识到这一点,至少要有人口方面的认识。

    陈曦打着哈哈应付道,反正他不会说自己划了一条线,设置了天花板这种事情,他只会用政策去引导,强制执行,对不住,就算当前汉室确实具备这种执行力,陈曦也不会站到社会的对立面。

    他不是李优,也没有办法变成李优,终归改良派不是改革派,更不是革命党人,前者惜身惜命,后者为了理想可以牺牲自己。

    “说起来,你做好了准备?”眼见着气氛差不多,贾诩自然的岔开话题,他们两个带着陈曦来到这里也是有一些事情要问的,否则的话,也没必要大热天出营跑这么远。

    贾诩毕竟掌握着整个中原的情报组织,曹孙麾下在大军调动之后,所有的物资调动都被世家给停滞了这件事贾诩在不久之前也收到了,中原所有世家同时发力,停滞了曹孙的整个体系。

    “什么做好准备?”陈曦平静的询问道,很自然的跨步向前,然后转身看着贾诩和李优,三个人形成一个犄角对立。

    “中原的整个政治体系基本都停滞了,就算是我们的体系也近乎停止了。”贾诩看着陈曦平静的说道,“整个天下只有你有这种手段,所以我不得不来问一下,虽说已经猜到了绝大部分的内容。”

    “急什么,我可不记得贾文和和李文儒会有这么急迫的时候,话说这一幕看着爽不爽?”陈曦笑着询问道,“是不是非常可怕,掌握着中原官职百分之七十的世家,同时发力,瞬间停止了所有的物资调动,如果这真的是战争,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

    “……”李优隔了好一会儿说道,“世家早就尾大不掉了,不过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为,没有你的授意,或者说没有你的存在,绝对不会出现,世家不可能团结到这个程度。”

    “所以我干了。”陈曦哈哈大笑,“好歹也要让这一战永远的记录在战争史之中,让后人知道,任何单一阶层统治了国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同样也让所有的史官,所有的高层记住世家到底有大的威胁,哪怕这种方式,只可能使用一次,但就算是一次也绝对会被铭记!”

    “我给你说啊,子川,你们老陈家就该天天黑名单。”贾诩闻言皱了皱眉,随后冷笑着说道,“商人被打压,七成的锅都在你们家祖上干的事情上,以后世家没办法在中原做大,八成的锅也是你家的。”

    “反正陈家常年在世家黑名单上,有啥,更何况我能挑动这群家伙这么干,也是他们愿意往水里面跳,你真以为他们都只是被我撺掇的,说笑呢?”陈曦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这锅陈家八成就八成,陈家也不在意这种锅,好处给够,锅我背,反正也不是送死。

    “那些家伙愿意联手这么干,其实也有自己的考虑,因为这一刀下去,别的不说,当权者会永远的记住世家到底有多大的威胁,这么一来,这一波世家跑路,中原恐怕就长不出来世家了。”李优缓缓的说道,“别说世家了,恐怕连豪强都变得艰难了。”

    “是啊,所以我给他们招呼,他们才会愿意跳下来干这件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一个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少数者阶层,把握国家大半权力的局面了。”

    “也好,这样至少向上的通道算是彻底打开了。”李优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被陈曦用这样的方式达成了。

    “不过这样的话,以后应该会是师徒,乡党,学派的争锋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李优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默默地点了点头,深觉有理,“不过就算是变成了那样,至少在上升通道方面,比现在世家把握权力的局面要好太多,太多。”

    “反正我将我该做的事情做到了,世家出国之前也爽了一把,镇压了一下中原大地,让那些自觉自身良好的土豹子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豪门底蕴,哈哈哈,挺好玩的,挺好的。”陈曦笑了笑说道,“说起来,虽说我让他们下手了,但确实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如何。”

    “比曹孙略好,我们这边至少有你预留的单项秘密通道并没有关闭,世家掌握的权力确实很大,也许没有把控上层,但是这个国家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中下层官位都和世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贾诩点了点头感慨万千的说道。

    贾诩这边收到刘备这边整个体系被操控的消息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当时还以为要出大乱子,差点启用秘卫查证叛乱,好在曹孙的消息来的及时,贾诩也是头脑清晰,否则真可能坏事。

    “我当时差点以为你要叛乱。”贾诩看着陈曦说道,“若非我深知你的心性,又有精查全局的能力,我都认为你叛乱了,说实话,紧急会议,在不知会你的情况下,由文儒排除你来开启也是第一次。”

    “我和玄德公照会过了。”陈曦笑了笑说道,“是不是看起来很惊悚,不过玄德公是一点都没有疑心。”

    “正因为知道主公具备清洗整个体系的能力,所以才反推出来你在干什么。”贾诩看着陈曦说道,“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别的可能。”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更何况玄德公也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在统一天下之后,不大肆封赏所有人的理由,我也需要一个纯化队伍的机会,我们的队伍之中,到现在已经混入了太多的投机党了。”

    “十年统一天下,而且还不是武统的那种方式,会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李优冷笑着说道,“早说让我来搞这件事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么乱,更何况统一了天下,还想不封赏,也就你陈子川了。”

    “不是不封赏啊,是不想大肆封赏,要跨出国门可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事情。”陈曦没好气地说道,“你好歹体谅一下我啊,这种方式已经算是一种非常好的结果了。”

    “这一方面是承认的。”贾诩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说道,“功在当前,利在千秋,很好的手段,留下了阴影,清洁了体系,但你知道会有多危险吗?”

    “没有危险的,”陈曦笑着说道,“只要玄德公不下手,整个局面都会按照我当时预估的方向去走。”

    “但,这是最好的机会,鸟尽弓藏最好的机会。”贾诩看着陈曦说道,“其他时候都不可能有机会,你的能力,你的身份,都不可能,唯有这一次,你是在授之以柄。”

    “文和,你是臣,我是友,知道为什么吗?差距就在这里。”陈曦笑着说道,刘备不会下手的,因为陈曦能给于的太多,多到,没有了陈曦,刘备想要实现的未来会成井中月,镜中花。

    皇帝,不,这个位置很高,但对于现在的刘备来说其实是唾手可得,刘备的目标早就不是皇帝了,他想要更强,想要如武帝那样环顾四方,再无任何一个敌人,想要剑指天下,再问天下无敌!

    摊开的天下,带来的不仅仅是对于世界的认知,带来的更是野心,最能包容智者肆意妄为的永远是其辅助者的野心,其野心越大,对于真正辅助自己的人也就越宽容。

    刘备的心早已不在中原了,这个无一合之敌的地方,早已不再是刘备的沙场,刘备所勾选的对手只有帝国,而陈曦在这种局面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可以说就算是事先没有汇报刘备,刘备也不会处置陈曦,更何况陈曦在事先找了刘备进行了通知,这种功在当代,利于千秋的事情,哪怕是看着特别危险,刘备也果决的认同了。

    好处那么多,弊端就两个,一个是陈曦可能借此干掉刘备,一个是刘备可能借此干掉陈曦,那还有什么说的,刘备放心陈曦,陈曦也放心刘备,那就干。

    反正刘备不怕,以他现在的本事,自己麾下所有的将校绝对不可能来攻打自己,就算是真的有士卒被世家忽悠,以为是前来勤王,实际上是叛乱诛杀自己,只要自己出现在战场上,刘备有绝对的把握,你对面来多少人,就给我倒戈多少人。

    我连我麾下的都伯的下属队率都认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说的简单点就是,你随便找一百名整编的士卒,里面至少有两个是我认识的,都这样了,刘备还怕叛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