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四章 敌方好弱

    被命名为无当的工程军团,这之前的一整年时间里并没有做其他任何的训练,他们每一天都是重复的挥刀调动云气,集中起来形成军团攻击朝着前方砍去。

    在之前的一年,这种生活不断的重复,山头砍掉,山沟砍平,河道改修,他们日复一日的进行着这种机械性的重复,原本就是有感刘璋给口饭吃的他们,将他们所有的耐力,所有的信念都投入到了每一下砍杀之中,十万次左右的重复,早已让他们将之变成本能。

    也许他们的身体在颤抖,也许他们面对那滚滚的人潮心生恐惧,但是当阳群声嘶力竭的吼出丢军团攻击的那一刻,所有的士卒都条件反射的抽出自己的佩刀,怒吼着朝着前方斩去。

    那一刻畏惧已经丢到了脑后,那一刻恐惧已经远离这些普通的士卒,将所有的信念,所有的精神意志高度凝聚起来,以自身些许的云气为引子,直接抽取天地精气形成的大型军团攻击直接从阳群的手上延伸而出,朝着正面的张鲁士卒轰杀了过去。

    原本就因为阵型散乱而显得疏散的云气,在面对无当这种因为信念和精神高度统合起来的意志为核心的军团天赋,脆弱的云气在第一击的瞬间就出现了崩毁。

    然而这并不是最恐怖的事情,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阳群在丢出第一道军团攻击的时候就很自然的将对手当作了山头,那近乎已经刻录在本能之中的行为,让他自然的在丢出大型军团攻击之后的瞬间,回笼其中散落的力量砍出新的攻击。

    这种招数,以军团层面来讲,无当近乎是唯一一个,而就算是以个人来讲,也只有吕布,关羽,佩伦尼斯这种神破高手才能做到,然而无当因为一次偶然的奇迹掌握了这种能力,并且将之变成了自己唯一一个精锐天赋。

    因而在丢出一发巨大的军团攻击,在砍破对方云气,己方力量散乱的瞬间,新的军团攻击已经借此形成了出来,并且再一次砍了下去。

    云气确实是除了军魂意志以外对抗军团攻击的不二法门,但和军魂意志那种纯粹摧毁军团攻击之中核心构成,也就是摧毁调动云气,调动天地精气形成军团攻击的精神意志的方式有很大不同,云气对抗军团攻击的方式是抵消。

    然而任何依靠抵消的方式都存在上限,也许厚重的云气确实能抵抗数发军团攻击,也许精锐的云气哪怕是被打穿了,也能将其伤害压制到极低的程度,但那都有一个条件,前者需要军团攻击少,云气厚重,后者需要对抗的军团够精锐,云气之中具备足够多的精神。

    可惜张鲁军团的云气说不上厚重,也许结阵而战能达到厚重这个程度,但很明显张鲁是乱军冲锋,根本不讲究阵型。

    而更重要的是无当军团本身的军团攻击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军团的规格,哪怕是所谓的精锐军团面对无当军团,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存在被瞬间毁灭的可能。

    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丢出三十发正规的军团攻击,前十发干掉对面的云气,中间十发加深伤害,后面十发就足够摧毁军团的一切了。

    可以说现在的无当军团是一个心理素质极弱,弱到根本无法匹配上他们实际战斗力的军团,但再弱的心理素质,只要他们发挥出自身的战斗力,要硬吃这个军团,而且还是正面交手,没顶级精锐的素质醒醒吧,这可不是简简单单训练就能训练出来的兵种。

    里面靠脸,靠机缘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就算是关羽军团也曾这样进行过特训,但是除了加强了耐久,加强了对于力量的分配,能让军团丢出十七八个军团攻击以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

    然而无当能丢出三十个军团攻击,而且还是从头到尾军团攻击的强度没有任何下降的那种。

    如果说十七八个军团攻击在精锐军团单对单战斗的时候,没有办法起到决定性作用,毕竟丢军团攻击也是损耗整个军团战斗力的,丢出极限数量的军团攻击,会让精锐军团的战斗力下降到某个极限。

    十发军团攻击才能打崩对面的云气防御结构,后面再连上十个才能彻底摧毁对面的云气防御,可惜正常军团再怎么训练极限就是十七八,就差三两发就能为所欲为。

    毕竟精锐军团就算是战斗力下降到了某个极限,而对面军团没有云气,也是稳赢,可惜这玩意终归存在着极限,哪怕是最一开始刷到最高的军团攻击,甚至拼着自身军团整体战斗力下降,丢出超强力的军团攻击,也不可能完成击毁对面云气。

    然而这一切在具备了抽调天地精气,回收再利用军团攻击的无当军团看来都不再是问题,他们真正具备狂丢三十个军团攻击后,继续搬砖的战斗力。

    因而战斗在阳群怒吼着丢出军团攻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前二十发军团攻击打掉了张鲁的云气之后,后面十发军团攻击真正展现出来了大规模杀伤武器才具备的伤害。

    若非阳群的攻击都是直线砍出,恐怕每一击都足够带来成百上千的伤亡,从阳群丢出军团攻击的那一刻,战场就变成了无当的舞台。

    恐怖的轰鸣声在阳群第三十发军团攻击丢出去之后,终于消失了,而喊杀声和厮杀声也早已停止,刘璋目瞪口呆的看着飞扬的尘土,一股狂风吹过,刘璋吃了一大口的尘土,而阳群的战绩也已经显现了出来,无当的正面已经被砍出了一个贝壳型的大坑。

    之前所有面目狰狞着好像要搞死阳群的张鲁士卒已经消失了,而且看那个坑的大小,恐怕连尸体也找不到了,张鲁大军的冲锋也已经停止了,夏日的熏风吹散了被尘土笼罩的真实。

    未知可以带来恐惧,但已知带来的有可能是绝望。

    张鲁的士卒本身就是没有见过血的杂兵,只不过是被张鲁抓来充数的壮丁而已,面对这种一瞬间消灭了一片人的局面,内心的防线瞬间崩溃了,在第一个人扭头的那一刻,整个军团就崩溃了。

    握刀的阳群看着对面的士卒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往回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面前那巨大的扇贝型土坑。

    好像我们比对方强阳群看着丢盔弃甲的张鲁士卒不由自主的想到,随后不由自主的有看了看张鲁的方向,确实,对方已经全军崩溃了,这是不是在引诱我们追击

    阳群这一刻有些呆滞,作为一个没上过战场的工程军团,他对于自己的认知一直是很弱,然而现在确实对方溃逃了,阳群不由得生出了一系列的想法。

    刘璋这个时候虽说吃了一大口的土,但回过神的时候也是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阳群,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益州文武群臣,对于益州精锐的认知其实非常的少。

    在中南的时候,刘璋第一次认识到自己麾下的文武群臣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能力,而这一刻刘璋刷新了自己对于麾下精锐的认知,而随之而来的便是痛心,如果自己对于麾下多了解一些,也许就不会发生严颜战死,张肃阵亡这种事情了。

    如果在之前他就知道自己麾下有这样一支精锐,别的不说,将之一同调往中南,想必在撤退的时候也不会付出那样巨大的折损。

    原来,我是如此的庸碌,空有着顶级的文武群臣,空有着顶级的精锐,却没有办法将之使用出来,刘璋不由得眼圈变红。

    “所有人随我杀!”刘璋被震惊的目瞪口呆,雷铜也同样如此,但雷铜好歹是经历过和当前相近似的情况,因而在刘璋暗自感怀的时候,雷铜怒吼着率领着大军朝着张鲁军团追了上去。

    阳群见此也紧跟着追了上去,虽说感觉挺疲累的,不过已经习惯了,以前经常都是三十发军团攻击之后,开始搬石头,现在也不用搬石头,只用追人,难度不大。

    因而阳群率领着麾下的士卒,跟着雷铜一路追着张鲁杀入了南郑,汉中之战直接结束。

    “张鲁这么弱”阳群一开始还有些提心吊胆,追得时候总是怕哪里有伏兵杀出来,虽说阳群也知道过了米仓道就全是平原,然而还是有些担心,结果一路追杀进入了南郑。

    “……”雷铜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阳群的话茬,张鲁确实很弱,但正常军团想要击败张鲁绝对不是这么容易,与其说张鲁太弱,还不如说你阳群的无当军团太强。

    “奇怪啊,这么弱。”阳群挠着头,深感不解,“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也能参战,丢军团攻击,我还是很拿手的。”

    雷铜默默地和阳群拉开距离,心累,不想说话,他现在正在思考要不要告诉阳群其实不是张鲁弱,而是他们太强了这一事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