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五章 背锅去吧,你们

    虽说现在因为有军饷,有养老,有一些其他的补助,不至于差距这么大,但真要说的话,现在一个盾卫,光是身上的装备就能顶得上当年五十人队的段颎巅峰锐士。

    然而双方的就实际战斗力差距,怎么说呢,如果是平原正面交手,搞不好五十个盾卫都干不过只有其一个士卒成本的五十名锐士,这么巨大的差距仔细想想的话,其实挺尴尬的。

    估摸着盾卫要击败锐士,恐怕真就只能起伏锐士不能在水上跑了,至于其他,锐士的溢出攻击基本上都能算是兵种特色了。

    以至于陈曦将锐士划掉之后,之前一直吹只要有钱,什么军团都能搞定的皇甫嵩陡然之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貌似自己到现在依旧没有超越段颎,也就是和对方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和他所想的自己已经超越了曾经的凉州三明完全不同。

    在李优给出了明确的战场定位之后,他就算在不计算钱的情况下也造不出来一个完美覆盖锐士所有定位的新型精锐兵种。

    高伤害,高速度,几乎适合于所有地形,还需要极高的生存力,这就是陈曦需要用来代替锐士的兵种,前面三个是锐士本身具备的属性,等于说陈曦只加了一条,然而直接将皇甫嵩逼死了。

    有了高速度基本上就意味着没可能出防御类型的天赋,而没有了高防御要高生存力,那就只能选择意志类型,可以对抗死亡的天赋。

    问题是这个占据了一个天赋效果之后,高伤害怎么来?

    皇甫嵩感觉自己被陈曦等人逼死了,果断开始研究第十四军团的无穷变天赋,只要将十四军团研究透,拥有了无穷变天赋,之后挂个意志类型的天赋,妥妥的要什么效果都能满足。

    问题是到现在,皇甫嵩愣是没有往下搞的思路,哪怕他已经将精锐天赋归类成各个类别,就等反推一步,使之成为一切的原点。

    嗯,以上都是皇甫嵩的胡话,他在刘备麾下大军从邺城前往那样之后,其本人已经准备跑路去找朱儁了,毕竟这波确实是搞不定了,要全面覆盖锐士的战场定位,皇甫嵩这波需要两个兵种才行。

    说起来也只有这个时候皇甫嵩才会觉得自己依旧没有超越段颎,最优选择什么的,在那么多条件的锁定下也就剩下一个了,就是锐士,皇甫嵩表示自己想要骂娘。

    当然以上这些,皇甫嵩没有给其他任何人说,每天依旧保持着成竹在胸的状态,不过也确实没有人怀疑皇甫嵩搞不出来。

    不过说起皇甫嵩,就不得不提一句于禁,于禁已经破罐子破摔,死活迈不出最后一步,对于前路似有所悟,可实际上是似懂非懂,因而一怒之下直接带青州兵先走一步前往南阳。

    用于禁自己的话来说,当初军团天赋让李稚然先走一步,他推开了门,我瞬间就懂了,但不如就是不如,这一次我也不问人了,南阳之战打不起来,回头我直接南下去帮关将军,看不到路,那就不看了!

    然后于禁带了四个军团,两万四千人,外加大量的物资辎重请示了刘备之后直接走了,毕竟是追随刘备最早的几个将帅,当初陈曦当泰山郡丞的时候,于禁是底下的县尉,也是铁杆。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给刘备统兵练兵,麾下将校的兵源基本都是从于禁这里过手,贵霜之战又展现出来了贵霜的强大,刘备虽说对于关羽很有信心,但毕竟是兄弟,于禁又是持重之辈,调动过去给关羽搭把手他也能安心。

    因而于禁直接领兵走人,不练了,再练下去,于禁就被隔壁速成练兵班的皇甫嵩气死了,不过这么一来,邺城这个大兵营的兵力也正式开始了迁移,当然皇甫嵩自然是没有一点自觉。

    老爷子才没觉得自家的做法有什么欺负人的地方,这都是常识,你知道不,这都是常识,尝试,你懂不!

    总之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邺城这边的练兵大家都准备跑路了,李优想要的新兵种基本已经泡汤,不过问题不大,李优自己本人也是全能型顶尖人才,什么练兵,统兵他也是能干的。

    到时候皇甫嵩跑路,最多李优自己下台练兵,精锐什么的,又不是没捏过,李优再怎么说也有抄袭隔壁三河骑兵练兵体系,然后手搓自家基础体系,搞出三决战兵种的记录。

    真要吹谁练兵能力更强,李优的方法里面虽说会有各种血腥暴力的情节,但至少真看结果,碾压皇甫嵩一头还是没有问题的。

    终归皇甫嵩当初说的也有道理,懂了就是懂了,一窍通百窍通,李优毕竟已经一路手搓,搓出了顶级决战兵种,哪怕是因为没有接受到系统的将门教育,但是野路子能发育出来,就证明是可行的。

    因而皇甫嵩跑路,大不了就是李优亲自下台,反正现在有了成体系的精锐天赋,李优看着皇甫嵩留下来的东西,修改修改八成也能做到,毕竟这家伙除了武力,军略,政略,练兵,全都是一流级别。

    全能型人才说的就是李优,话说到现在刘备愣是没发现李优除了动手以外,在政略军略方面有完全不能操作的玩意儿。

    自然李优对于皇甫嵩的定位就是统帅,其他的省省吧,皇甫嵩能干啥,除了统兵和协助统兵,还能干啥,刘备势力范围内,西凉三高层鄙视链的底层就是皇甫嵩。

    要不是皇甫嵩统兵方面确实太强,李优八成都懒得搭理皇甫嵩,骑墙派,政治投机专业户,要不是极有价值,早都处理掉了。

    抱着对于皇甫嵩能力的认同,李优平淡的看了一眼郭汜,“锐士的问题先放一边,将盟书原件给我,我来看看之后,再说办法,你最近也先别去西域了,待在这边,有些事情还能用上你。”

    “是,军师!”郭汜果断将当时答应李傕的早去早回丢到了脑后,管他的,反正他不回去,李傕又不会死,军师有言让我待在这里,我肯定要听命令啊,话说邺城真繁华啊。

    之后郭汜赶紧将盟约的原件递给李优,而李儒虽说不认识帕提亚的文字,但是中文还是认识的,然而仅仅是看了一眼,李优就愣住了。

    这是盟约,这就是所谓的汉帝国和安息帝国签订的盟约,你们是在说笑是吧!

    李优看着上面的那句话,咀嚼了很久之后,缓缓地抬起头来,一脸狐疑的看着郭汜,“这东西是原件?”

    “是啊,是啊,肯定是原件,因为这次闯了大祸,稚然赶紧让我将这东西拿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东西我们一直没有丢失,毕竟是盟书,您交给我们的,盟书要保管好。”郭汜闻言连连点头,再三保证这东西是原件。

    李优面无表情,低头再次将盟书上的那句话读了一遍,“今汉池阳侯,美阳侯,万年侯持符节,印绶与安息帝国皇帝沃洛吉斯五世陛下缔结兄弟之盟,相互守望,互为表里。”

    郭汜闻言连连点头,这就是他们当初缔结的盟约,原话就是这样。

    “……”李优无话可说,突然生出一种我白操心了想法,这盟约和汉室有个鬼关系,说白了不就是李傕,郭汜,樊稠三个智障和安息帝国欠了一册互为守望的盟约,跟汉帝国压根没有半文钱关系。

    “这东西你们是怎么签订成功的?”李优隔了好久好久,缓缓地询问道,安息人都是智障吗?这盟约里面这么大的坑,安息人全是瞎子吗,居然都没有看到,还跟着签了。

    “稚然签了,我们也就跟着签了啊,安息不是我们几百年前的盟国吗?”郭汜一脸懵懂的表情,他们三个真的是随便签的,内容都没怎么看,确定是三百年前的国书,这仨也就没有多想,直接签了。

    李优闻言硬是不知道该怎么接郭汜这话,李傕三人是智障,安息上下怕是全体智障了。

    不过李优毕竟心思缜密之辈,很快也就想通了,怕是当时的形势太乱,双方的翻译口语还行,文字都是垃圾,然后大致差不多,李傕三个直接签了,而安息直接抄了曾经汉室递过去的国书作为续约。

    结果没想到李傕三个家伙直接签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交换盟书进行续约,安息也没多想,以为三人有资格签订国书,所以直接签订了,后面汉室援助安息更是投入了大量精锐,更是坐实了这一事实,自然安息完全没有想过盟约的问题。

    实际上李优的猜测已经非常接近事实了,除了错估了译者的下限以外,其他方面基本已经和事实相差无几,说来签订国书的时候译者是个二把刀,也确实是前无古人了。

    【给汉帝国背个锅算了。】李优看了一眼在那里傻愣愣左右扫视的郭汜,默默地想到,这压根就不是国书,直接是个人盟书,安息帝国和西凉三傻签订的个人盟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