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四章 军团整编

    李优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顺带将西凉铁骑在沙漠戈壁打不过贵霜骆驼骑记在心中,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是怎么个打不过。”

    “倒不是打不过,我们的防御很靠谱,对方很难击破,但是那地方我们跑起来可能比步兵还慢,本身我们以前就比前太尉的锐士常态爆发时的速度低,到了那边,我们比人家的新兵可能都要慢了,完全打不中,我们也没太好的办法。”郭汜颇为无奈地说道。

    那次回到葱岭之后,李傕的西凉铁骑已经成就了三天赋,新兵也有了,于是就打算带去练练兵,当时李傕觉得安息-罗马战场实在太可怕,还是南下打贵霜骆驼骑比较好。

    当然明面上汉室和贵霜从未出现过任何的冲突,骆驼骑什么的只是葱岭南边荒漠里面的匪徒,李傕也只是过去帮贵霜剿匪而已。

    毕竟上一次打骆驼骑差不多打了一个一比五,李傕觉得骆驼骑够菜,逮住了用来磨练新兵不错,于是带着西凉铁骑南下去找骆驼骑,最后在荒漠戈壁堵住了拂沃德,结果低估了对方在适合地形上的战斗力,没杀对方几个人,新人被干掉了两百多。

    李傕果断带着手下跑路,还是安息-罗马战场好,平,就一个字,那就是平,荒漠戈壁什么的,还是算了,等对方上平原再打,西凉铁骑就算是防御力极高,也顶不住对方的地形加持。

    李优仔细的听着郭汜的叙述,很自然的将里面所有关于我们很拽,我们非常拽,其实我们能打过对方,只是地形不太适合,等等形容词全部抹掉之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西凉铁骑貌似在荒漠戈壁是打不过人家贵霜的沙漠骆驼骑,简化出来貌似是这么一个意思。

    不由得李优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再怎么说西凉铁骑也是他的最高杰作,虽说其中有抄袭三河骑兵中京畿部分的内容,但走到现在这个程度双方早已经彻底分道扬镳了。

    甚至可以说到了现在这个程度,西凉铁骑除了腿短,其他方面毫无疑问,绝对是所有类别的精锐骑兵之中最为强横的。

    “打不过吗?”李优眯着眼睛看着郭汜,莫名的郭汜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怎么可能打不过,我们打贵霜沙漠骆驼骑,一般都是一比五,我们一,他们五……”郭汜闻言拍着胸脯嚷嚷道,然而面对李优的眼神,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艰难的承认了事实。

    “没办法啊,他们其实打不穿我们的全力以赴时的防御,但在沙漠他们跑起来非常灵活,而且还比在平原上快一些,战斗力还得到了一定的加持。”郭汜无奈的承认了事实。

    在沙漠里面,就算是李傕等人率领的最为精锐的西凉铁骑也无法击败贵霜的精锐沙漠骆驼骑,当然对方拿最精锐的铁骑也没办法,强悍的防御可以让李傕等人顶着对方的攻击去打对方。

    只不过在沙漠里面本身短腿的铁骑彻底变成了残疾,根本打不中对方,这么一来双方的战争就变成了无上限防御力面对基本打不中的对手,最后逼得铁骑只能退回去。

    其实从这一方面说的话,西凉铁骑承认失败,也属于理所当然,毕竟他们的防御好歹还有时间限制,而沙漠骆驼骑在沙漠上具有的速度等各方面优势那是一直持续存在的。

    “以你的经验,对付这种军团该怎么办?”李优听完之后神色平静,无敌的军团并不存在,普适性够高就行了。

    “锐士平砍,丹阳围剿。”郭汜第一时间回复道,西凉铁骑加这两种兵种相互配合之下,理论上面对任何混合兵种都不会吃亏,至于说没防御兵种,其实这种配置不需要防御的,尽快将对方打死就好了。

    “丹阳的话,新一批的丹阳精卒到七月份就能出一批,这个没什么问题,锐士现在没有了。”李优点了点头,郭汜这种从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蠢蛋,单就说战场应对经验并不差。

    “没锐士,我们都没有短程追杀能力。”郭汜叹了口气说道。

    丹阳精锐靠着十石强弓,在平原作战时,其实也具备着相当程度的远程追杀能力,但沙漠这种地形存在起伏,弓箭被遮挡的可能性并不小,反倒是锐士直接追击更现实一些。

    说到这个不得不提一下,能达到七连斩的锐士在起步和短程爆发时的速度其实比铁骑快,不过这等都是短程爆发能力。

    其他人可能没机会见到,但是郭汜这些在西凉混了超过二十年的西凉老兵,可是真正见过那些巅峰期二十连斩的锐步,起步加爆发的话,在一百步之内比精锐突骑跑的还快。

    步兵突刺带残影,就问你服气不服气,这兵种是真正可以做到一个爆发冲上去从背后砍死骑兵的步兵,外加这兵种的攻击力高到溢出,十二斩以上就能连人带马一起砍了。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这个兵种从一开始的定义就是消耗性兵种,虽说不至于像白马那样,夸张到防御直接就相当于负的,但就实际而言的话,锐士的防御力差不多也就是几张纸的程度。

    在绝大多数的战场上,其实生存力比杀伤力还重要,虽说杀伤力高到一定程度,在场面上和士气上会给己方极大的加持,但其脆弱的生存力在面对某些战场的时候,也同样会出现逆向的士气削弱。

    加之生存力薄弱的军团,在战场上使用的时候会存在一个容错率的问题,甚至可能因为一时的失误直接被覆灭,因而这种军团虽说是一个相当强力的军团,但是使用的话,其实并不算很好用。

    看看曹真就知道,后来被逮住用弓箭针对了一波,一个整编军团直接少了一半,说起来安息和罗马的弓箭手作战方式确实非常克制锐士,这俩国家的箭雨真的是当雨在下。

    自然,看了看战场生存力,锐士这个兵种就被陈曦删除掉了,因为太脆了,虽说其极高的杀伤力,以及极高的正面突破能力,无不展现出这个军团对于战争的必要性。

    但是由于其脆皮的程度,让陈曦思虑再三之后还是决定放弃这种一看就是段颎穷的连装备都凑不齐,只能因地制宜搞出来的玩意。

    现在阔了,没必要选择这种看起来是用命填的作战方式,虽说这个兵种成本低,杀伤高,训练难度也不算太高,但是战场死亡率高啊,还是放弃算了,现在没必要那样了。

    哪怕李优觉得挺可惜,毕竟这精锐也算是李优当年的惯用精锐,但是陈曦要划掉,李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所有战场折损率高的军团都被砍掉了,再说陈曦已经和皇甫嵩谈好了,后面还会给训练一个同一定位的精锐军团。

    鉴于有这么一个保证,李优也就无所谓陈曦砍军团了,反正砍了之后,还会有更好的,皇甫嵩还是很有保证的。

    至于说为什么其中防御力最糟糕的白马没被砍掉,这里面就涉及到另一个东西了,那就是白马的防御力其存在价值在敌方攻击基本不可能命中的情况下,到底有几分意义这一现实问题了。

    因而白马虽说是防御力最糟糕的军团之一,但其生存力,在其主将不作死的情况,其实在所有军团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毕竟白马还有一个经典的招数,叫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这样的话,仅仅只有一个丹阳的话,我们在沙漠遇到最多只能稳住,不过皇甫将军作保还行吧。”郭汜挠了挠脸颊说道。

    锐士这个兵种因为穿的是布甲,精气神又藏在剑中,外表看起来就跟实际战斗力差很多。

    更恶心的是,这个军团的士卒越强,能注入剑中的精气神就会越多,以至于随着精气神注入的越多,其外在会越接近杂兵。

    虽说这个也是存在极限的,但是二十斩的巅峰锐士,在不开战的情况下就跟普通军团混日子的老兵油子一样,所以凉州的时候,这玩意儿当诱饵很好用。

    郭汜的意思就是弄这么一个军团去当诱饵,然后等对方靠近,直接砍死。

    “锐士被剔除了,皇甫义真也在想办法训练更适合的精锐。”李优平淡的说道,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了,再说也没什么意义。

    顺带一说,皇甫嵩现在被陈曦逼着在搞一个和锐士同样定位的新兵种,嗯,当然这个兵种现在连下文都没有。

    毕竟锐士本身就是一个极限兵种了,除了生存力,其他方面不管是爆发力,还是杀伤力,还是战场定位都是段颎结合当时的情况,所创作出来的最优兵种。

    虽说当时的情况主要是因为缺钱,所以才会走上那么一个极端,但你不可否认,近战,多数军团打不过巅峰锐士,二十连斩的破限攻击力就算是现在的盾卫依旧存在被秒杀的可能。

    虽说仅仅是可能,但两者的成本呢,一个盾卫的成本足够段颎搞一队五十人的锐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