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这是番外……

    卡皮托利努斯被从象牙座椅上扒下来,丢到多瑙河看守蛮子这件事并未能阻止罗马其他元老的决心。

    毕竟神灵召唤这种方式,还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加之塞维鲁的处理方案,很明显有着偏袒,卡皮托利努斯最多算是被弄去多瑙河冷静冷静,并没有剔除元老的身份。

    因而其他元老很自然的认为是塞维鲁生出了天无二日的想法,毕竟凯撒那群人要是出来了,塞维鲁就算是当前的罗马皇帝也会挺尴尬的,因而罗马元老院除了某些心怀不轨的元老,其他人都打消了请凯撒,奥古斯都等先代皇帝降临的想法。

    再怎么说也该给塞维鲁一个面子,毕竟对方也算是相当优秀的皇帝,元老院虽说历来和皇帝闹不到一起去,但总体还是为了这个国家,虽说帝制之后有些变质,但这个阶段还没坏到根子里面。

    “你说什么”帕比尼安面皮抽搐了两下,看着法务官,也就是自己的下属迪翁卡修斯,“元老院又要搞神明召唤”

    “嗯,瓦莱里乌斯氏族提议发起的提议,很多元老都同意了。”迪翁看着帕比尼安说道,以至于手握着法典的帕比尼安差点将法典捏爆,看着手上显现出青筋的帕比尼安,迪翁很自然的后退。

    “麻烦你了,大概有谁同意了这个提议。”帕比尼安艰难的浮现一抹笑容,尽可能温和的看着迪翁。

    “科内利乌斯氏的代言人同意了,乌尔比安阁下同意了。”迪翁有些尴尬的说道,他只说这俩个,其他都没说,但帕比尼安瞬间懂了。

    瓦莱里乌斯家族是罗马贵族,和这个帝国一同延续的贵族,科内利乌斯家族直接是从罗马王政延续到拜占庭的家族,罗马名将西庇阿都是这个家族的,这一个提议,一个同意,还加了一个乌尔比安,帕比尼安直接没话说了。

    别看帕比尼安是大法官,但乌尔比安的职业是编法典,修正法律,后世查士丁尼法典有三分之一就来自于这个人,可以说,要不是这家伙身体不好,大法官落不到帕比尼安头上。

    更重要的是,这货是塞维鲁派系的人啊,然而现在搅合着要搞神明召唤,再看看成员组成,算上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元老院成员,帕比尼安稍微想想就知道这事完全拦不住。

    “通知普劳提阿努斯和提尔皮西阿努斯两人,让前者将第一意大利军团带过来,请后者穿上元老衣着,既然阻止不了,将他们看好,省的出事。”帕比尼安颇为无力的说道。

    另一边罗马元老院现在已经是群魔乱舞了,瓦莱里乌斯让人扛着一块化石触手,在高台上兴奋的宣讲。

    “这是一块远古神的化石,是我们家族从七丘之下获得瑰宝。”瓦莱里乌斯兴奋的说道,他们家族具有很多其他人完全不具有的特权,这家族说白了就是一个特权家族,虽说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特权。

    “这个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鱿鱼触手而已,不过是放大了一些罢了。”西里奥看着那节触手平淡地说道,最近他们罗马已经进行了太多次神明召唤。

    什么木乃伊啊,什么圣者凭证啊,什么苏美尔的人神盟约啊,什么以色列的远古密钥啊,什么神子的披褂啊,等等,反正只要真正存在的,而且在罗马范围之内的,没有罗马元老院搞不到的。

    结果自然从历史和神话之中呼唤出来了各种奇葩的东西,其中也确实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有着神明的能力。

    可是面对罗马元老院这种后院就是城市守护者的地盘,罗马城还有帝国数百年的底蕴镇压的局面,区区被罗马人从历史中拉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真货的神明,根本不算什么。

    自然见得多,罗马元老也就没什么太大兴趣了,虽说干掉那种家伙,确实能获得些许好处,但是太少了,一开始开开眼还行,但后面更多的兴趣还是放在那些比较强力的神明上面。

    毕竟太弱的弄下来,给于不了太多的东西。

    因而对于现在的罗马人来说,更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引子,而这个鱿鱼须看起来并不算太合适。

    “不不不,你们想差了,这个虽说是鱿鱼须,但是根据我们家族的测算,这个鱿鱼就算是小也会有这么大,看,这是人!”瓦莱里乌斯拿出他们家族做的图说道,“看到比例了没有,甚至有可能比这还要大,而大小决定了实力,而实力决定了留下的馈赠,这样的庞然大物,足够给于一个军团留下馈赠。”

    “……”科内利乌斯家族的代言人看着那个丑到爆炸的图,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认同了对方的提议,丑不丑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能加强一个军团,而且看看那个鱿鱼须的大小,大概真有那么大。

    这张图放出来之后,罗马元老院立马喧哗了起来。

    各种叫嚣声和各种同意与不同意,最后还是拍板了,不过看看比例,罗马元老院决定还是不要在元老院进行召唤,还是在后院城市守护者那里进行召唤。

    然后……

    “这就行了”瓦莱里乌斯看着自己在元老院后院画的那个巨大的五芒星,拍了拍手说道。

    “你这画歪了吧。”斯帕提阿努斯指着远处的五芒星说道。

    “问题不大吧,也许,不过没什么了,这玩意也就是一个辅助功能,话说怎么元老没来多少,来了这么多城市守护者,貌似连帝国守护者都来了。”乌莱里乌斯随口说道。

    “你都画图了,那么大的鱿鱼,谁敢靠近。”埃米利乌斯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先走了,总觉得你这个玩意儿有些危险。”

    “接下来是咒文是吧。”乌莱里乌斯,拿了一册书翻了翻。

    “你少看点,完全不需要咒文,用精神同调,依托这个东西去历史之中寻找自己的本身然后拉过来就行了。”菲利波最近也在罗马城,随口说了一句。

    “那我开始了,总觉得不念咒文有些不对……”乌莱里乌斯哈哈大笑道,随后将自己的精神开始按照蓬皮安努斯依托鹰旗的方式灌注其中,然后只是瞬间他便感受到了那个存在。

    “哦,嚯嚯嚯~”那一瞬间乌莱里乌斯的身体甚至出现了些许的异化,墨绿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天空在这一刻也变得昏暗了起来,原本的扭曲五芒星也出现了墨绿色的辉光,摆在中心的石化触手也像是活了一般,爆裂了开来。

    之后伴随着乌莱里乌斯兴奋的狂吼,“哦,嚯嚯嚯,大鱿鱼来了,来了~”

    一个巨大的墨绿色触手直接从那个散发着墨绿色辉光的五芒星之中伸了出来,朝着乌莱里乌斯抓去。

    “是邪神,滚回去!”埃克勒克塔斯在那巨大的墨绿色触手朝着乌莱里乌斯抓去的瞬间,一脚踢在了触手之上。

    然而就算是以精破界的强悍,一脚踢爆了触手,但墨绿色像血肉又不是血肉的触手依旧疯狂的涌了上来,更糟糕的是一个超级巨大的身体硬生生从那个五芒星之中挤了出来,而天色甚至朝着墨绿色的昏暗滚去,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个超级邪神。

    “哦哦哦,是邪神,大型邪神!”乌莱里乌斯这个时候神经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了。

    甚至在远处旁观的一众元老这个时候脑子都有些不对了,哪怕是是有帝国的意志镇压,这种精神污染对于普通的罗马元老来说也有些巨大,不过并没有直接疯,毕竟这个世界也是意志的世界,也具备精神污染的能力,因而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疯!

    佩伦尼斯这时还没有带人杀到,但是那风云变色的情况,以及无尽的精神污染已经随着邪神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轰隆!”一声巨响,元老院直接被掀飞,罗马城市守护者,加帝国守护者直接朝着邪神冲了过去,而邪神也在兴奋的捕捉着周遭的大量营养物质!

    “第一鹰旗,出击!”普劳提阿努斯这个时候还没有成为卡拉卡拉的岳父,自然还没有堕落的机会,因而见到有怪物出现在元老院,第一时间朝着罗马帝国的第一鹰旗军团下达了命令。

    超巨大甚至已经实体化的军团攻击直接从第一军团的位置砍到元老院,生生干掉了邪神小半,但是几乎在瞬间邪神便又恢复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普劳提阿努斯见此也是,身后的第一意大利军团在罗马城附近可以发挥出来的实力超越所有的军团,但就算是这样在云气之下依旧没有将之秒杀。

    “所有人闪开!”眼见邪神一触手甚至连帝国守护者都能打飞,普劳提阿努斯当即怒吼道,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他们干不过的对手,敢在罗马城撒野,去死!

    眼见第一意大利军团入场,甚至其军团长下令撤退,所有的城市守护者赶紧跑路,然后下一瞬间,以大型召唤阵为中心,直接从天际落下一道近百米方圆的炽白光柱,强行将那一片整个蒸发掉。

    “没干掉……”普劳提阿努斯面色漆黑的看着元老院的废墟,虽说命中了,但是没有干掉,这种邪神……

    -分割线-

    “上次那邪神真的好强,干掉了的话,应该能给第一意大利来个强化。”某元老在新建的元老院小声的说道。

    “听说,监察官正在筹备素材,准备再次召唤,下一次会做好准备。”另一个元老说道。

    “听说上次有人疯了。”

    “那不是刚好,又空出来位置了……”

    迪翁默默地在自家的日记本上写上记述,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罗马帝国再次准备召唤邪神,强化罗马军团。

    -分割线-

    反正不要钱,所以我都写上

    都忘了,还有章节感言,放这里就不用收钱了,果然还是做不到骗钱来氪金。

    迪翁·卡修斯算是罗马史官,所以最后是以他来结束,出来的两个家族是罗马的豪门,普劳提阿努斯是未来的禁卫统帅,卡拉卡拉的岳父,斯帕提阿努斯也是史官,顺带还是一个作家,乌尔比安是古罗马五大法学家最后一位,这个时代确实是罗马最后的辉煌了。

    贴一段,对于塞维鲁的评价,自己感受这家伙。

    塞维鲁把罗马帝国视为他的资财,到手以后刻意培植和改良如此珍贵的产业,制订有益的法律,刚直坚定的执行,不久以后就矫正自马可逝世以来,政府各部门的滥权恶习。

    在依法行政的程序中,皇帝的判决以详察、明理和正直为特色,即使有时会偏离公平的严格分际,通常是为了帮助穷苦和受压迫的人员。他这样的作法与其说是基于人道的情感作用,还不如说是专制的自然趋向,使得权贵和豪门收敛骄纵的气焰,将所有的臣民降到绝对隶属的同一标准。

    他兴建公共纪念物和壮观的剧场完全不惜工本,而且经常发放大量粮食和谷物,是获得罗马人民爱戴的有效手段塞维鲁举办的各种竞技和比赛的节目非常壮观,他建的粮仓可以储存七年的谷物,同时每天发放两千五百夸特粮食给民众。

    这是历史总评,对于这个人,我其实挺欣赏的,虽说这货是严重作死,穷兵黩武,但是在他的时代,罗马确实不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