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六章 再遇

    李傕这货到底有多让人纠结,加纳西斯还是知道的,毕竟他和李傕见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无比确定这货是汉帝国的正统贵族,加纳西斯都怀疑李傕是安息人。

    哪个国家会因为一纸盟约为另一个国家拼到这个份上,两河之战战死的可都是精锐,而且还是那种战死异国他乡,没办法魂归故里,哪怕是罗马人帮忙进行了安置,也足以说明这一战打到了什么程度。

    可就算是这样,在罗马开出最优厚条件的时候,李傕也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依旧在帮扶安息,甚至到现在,汉室游曳在安息战场的精锐,虽说大都处于外围,但依旧拥有在一定态势上决定战局的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罗马要在东部布置防线的原因,他们需要预警,哪怕现在汉室没有下手,但只要游曳在战场,在这个距离下,汉室还是具备救助安息的能力,哪怕他们现在看起来只是在练兵。

    这样一个人物,居然会覆灭安息禁卫军,开什么玩笑,他们罗马开出了多少优渥的条件都没有办法打动的李傕,居然会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干掉自家友军最核心的力量,你是没睡醒吗

    虽说罗马人对于李傕如此坚持也感觉到很是不解,再加上确定所谓的利益只是里海以东那片土地之后,罗马人对于李傕这种人也只能赞上一句完美的盟友人选,就算两方成为了敌人,罗马这边对于李傕等人履行契约的精神还是非常敬服的。

    毕竟人都希望自己的盟友是可以共患难,绝对靠谱的那种,如李傕之前的表现,几乎是完美的展现了这一素质,因而在听到李傕怒战安息不死禁卫,加纳西斯第一感觉就是不信,李傕会这么干

    “是真的,公爵,我们在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打起来了。”营地长也很是无奈的说道,“甚至后来对方连汉室的旗帜都打起来了,不过您说的这些,想想的话,也很有道理,大概有一些别的原因吧。”

    “嗯,让处刑处的人来,不是刚拉下来一个神吗,让他们给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从这个不死禁卫军团长脑子里面弄出来一些东西出来,让我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加纳西斯眼见营地长的神色也知道不可能开玩笑,于是扭头对着一旁的书记官下令道。

    “结盟这个,汉室终于松口了啊。”将书记官打发走之后,加纳西斯长叹道,这都磨蹭了多久了,汉室终于选择了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一条路,这样接下来的战事也就容易了很多。

    至于李傕所说的,找个身份相当的人物,说实话,李傕就算不说这话,加纳西斯也不会让普通的使臣去处理这种大事,毕竟这可是汉室和罗马两个大帝国的结盟,那至少要他这个级别的人才行。

    还不等加纳西斯想好由谁去给塞维鲁通报这件事,处刑处的人就已经回来了,因为又干掉了一个神,罗马人这边具备了在一个人死亡时间不太长的情况下,提取出这个人死前数个时辰所见到的部分记忆以及其所具有的强烈执念的能力。

    当然死亡的人越强,死亡的时间越短,执念会越强,记忆会越清晰,也就意味着信息越完整,但如果太强了反倒提取不出来,反倒是尤帕尔这种程度的人物最为合适,因而很快处刑处就解决了问题。

    听完处刑处的人汇报的内容,加纳西斯和在场的几人都是目瞪口呆,虽说估摸着这里面也有意外因素,但是安息倒霉到这种程度,也是够呛了,不死禁卫先攻击了李傕啊。

    “怪不得,一直是安息铁杆盟友的李傕居然会气急败坏的和安息打了起来,之后更是一怒之下连和我们结盟都松口了。”加纳西斯仰天狂笑,这简直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安息自己把自己活活坑死了。

    这是什么操作加纳西斯已经懒得去想了,等待处刑处出完整的报告就是,但是从他们现在得出的结论看来是安息先行攻击了汉室,这种智障的行为,加纳西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攻击自家的铁杆盟友,还是那种一直在努力帮助他们,未有丝毫动摇的缔约者。

    “启用一下我们在安息的间谍,查一下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以及安息高层的情况,不要介意暴露了。”加纳西斯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是,公爵。”书记官用莎草纸将内容记录下来,然后点头说道。

    “我这边先给池阳侯那边通通气,毕竟我们双方也联络了很多次了。”加纳西斯笑着说道,“将完整的情报给陛下那边也送一份,让第七军团的军团长超马米科尼扬亲自过去。”

    实际上这种送信的事情其实不需要马超亲去的,但是马超身上现在按了一个大功绩,而且和汉室结盟这个也有了几分可能,这些都是马超的功劳。

    因而加纳西斯现在说让马超去,其实更多是给马超捞功绩的机会,塞维鲁既然说了要让他照顾,那这次就给来个名正言顺的照顾。

    自然马超又被打发去了中央战场,当然这次因为事情比较重要,马超带自家护卫先行,第七鹰旗军团由其营地长带领随后就到,而加纳西斯这边则紧急开始和李傕接触。

    李傕看着自家面前的罗马正卒,对方明确说自己是使节,李傕也就没下手,然后就得到了加纳西斯要宴请自己商谈的想法,说实话,对方能这么快反应也是出乎李傕的预料。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李傕想了想说道,接下了加纳西斯的邀请。

    “到时候恭候池阳侯,万年侯到来。”罗马使臣的汉语说的是字正腔圆,让李傕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至于有些怀疑对方要是移风易俗,换一身汉家衣裳,说着汉语,自己能不能分清。

    “嗯,说起来,现在想想,不说其他的,至少你们看着更为顺眼一些。”李傕感慨万千的说道,郭汜已经被打发去破除诅咒了,当然更重要是去抱李儒大腿。

    毕竟李傕,樊稠现在还是黑户,郭汜偷偷摸摸去了几次中原,甚至还和陈曦照面过。

    陈曦对于西凉这群智障的感觉就是一柄刀,搞什么都是听命而为,看在李优的面子上,也没太过追究,自然顺手给改了身份,虽说还是叫郭汜,但只要不是认识的人,那绝对联系不到这个郭汜头上。

    加之户籍又是李优自己编撰,郭汜硬生生让李优给编了传承了七百多年前,一直流传到现在的没落世家的后裔,也算是编了一个出身,反正用李优的话就是,我李优不造假,东西都是真的!

    甚至为了加强可信度,还从之前那次考古挖出来的东西里面造了一个渊源,总之吹起来能吹到轩辕黄帝。

    当然李傕等人的身份,靠着李优编撰户籍,还有博闻强记,硬是给他们的身世添加了很多奇怪的玩意儿,总之就算是郭汜这种马匪都能被造出一个可查证的历史,其他人当然是人人有份。

    不过现在李傕不知道这些东西,所以只能让去了好几次中原的郭汜去求救,毕竟这次闯的祸实在有些大。

    反正就李傕所知,光是因为汉室其他人收到安息禁卫军覆没一事,安息-罗马战争的烈度都有些变低了。

    毕竟其他人不是西凉三傻这种脑子有坑的家伙,撕毁了和安息的盟约之后,汉室这边也必须想一想接下来该干什么了,总不能像那三个家伙一样管他对手是谁,打就是了

    那种行为,说实话,不是一个理智的将帅应该做的事情。

    收到加纳西斯的邀请的三天后,李傕带了三百人就去参加加纳西斯的宴会,和加纳西斯会面,李傕也已经做了好几次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朝阳升起的时候,策马过来的李傕看着站在阳光下带着人迎接的加纳西斯,不得不佩服,这些帝国的将帅在气度上都相当的不错。

    “加纳西斯。”李傕勒马停步,看着面前的加纳西斯有些唏嘘的说道,随后翻身落马抱拳施礼。

    “池阳侯,这次算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停止了敌对吧。”加纳西斯穿着绸袍,外面套着一层有些像是汉室大氅的红火外套,李傕感觉有些辣眼。

    也多亏双方都有贵霜的他心通珠子,这个珠子的意义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各帝国高层的交流问题,虽说产出有点低,但是至少该有的人还是能有的。

    “是啊,最近老子真糟心了。”李傕带着感慨说道,想起最近的事情,李傕的面色不由得变得非常难看。

    “因为覆灭了安息不死禁卫”加纳西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笑着说道。

    “不是,已经做了的事情,没办法改变了,我头疼的是该怎么交代。”李傕在加纳西斯面前也懒得掩饰,他来参加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更何况对方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