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六章 洗白,不存在的

    看着那在阳光下灼灼生辉的背影,营地长再一次生出了军团长是一个英雄的想法,只有英雄才能有这样的气魄,也只有英雄才能折服如李傕这样桀骜不驯的强者。

    对,李傕是强者,汉帝国池阳侯的名字哪怕是在安息-罗马战场都很非常名,这是让塞维鲁都记忆深刻的男子,就是这个男人和安息签下了盟约,也是这个人选择了庇护安息。

    为此对方不惜在两河流域和罗马帝国进行了非常宏大的战争,甚至直到现在依旧徘徊在安息-罗马战场,支持着安息的战争,这个人是这一场宏大的帝国之战的关键。

    东部边郡公爵加纳西斯数次的畅谈,财务官蓬皮安努斯的书信,皇帝陛下的暗示,统统都遭遇到回绝的事情,居然在他们军团长三次的责问下,给出了第一次正式的回复。

    超?马米科尼扬不愧为罗马的英雄!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震惊于他们军团长表现的时候,在看不到的马超正脸,甚至出现了些许的扭曲,居然敢这么耍他,混蛋,下一次他要生撕了西凉三傻!

    且不言此战之后会给安息-罗马的战事带来多大的影响,光就是确定这个被联手剿灭的安息军团的番号,罗马这边的鉴定人员都花费了相当的功夫,然后再三验证之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虽说在之前交手的时候罗马这边就估摸着这个安息重步兵应该是一条大鱼,但是等到真正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后,罗马人还是吃了一惊,安息不死禁卫,代表着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标志覆灭了。

    “哦!”马超冷漠的应了一声,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家族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这么一个军团对于安息有着怎么样的意义,反正对于马超来说,死了的家伙基本都不需要记。

    “殿下,这是大功绩。”营地长看着冷淡的马超,深觉对方的涵养超乎想象,但还是兴奋的通知马超,这可是代表着安息底蕴的力量,现在就覆灭在了这里。

    “那也主要是汉军的功劳。”马超不咸不淡的说道。

    “话虽如此,但我们毕竟也参与到了这一战,而且死在我们刀锋之下也有两千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们的功绩,再配合上殿下说服池阳侯的功绩。”营地长说道这里简直双眼放光,深觉跟着这样一个主帅一起实在是太让人振奋了。

    “还行吧,这波遇到汉军也确实有些糟心,我们回去休整一下。”马超不爽的说道,这次算是被西凉三傻恶心透顶了。

    “这等大事当然要向公爵汇报。”营地长郑重的说道,马超则是冷淡的点了点头就没说话了。

    另一边,李傕三个还在纠结为什么马超成了军团长,罗马的管理为什么这么松,等等事情。

    “你要带兵去东边?”郭汜皱了皱眉头说道,“搞啥?”

    “老子又被诅咒了,我要去破除诅咒。”李傕黑着脸说道。

    “……”樊稠和郭汜对视一眼,就一个感觉,李傕又进入迷信状态了,就跟上次那个黑衣巫觋事件一样,李傕那是真信,樊稠和郭汜第一时间就是李傕又周期性犯病了。

    不过搭档了近二十年,这俩也知道李傕这种迷信是不能劝解的,劝解只能越劝越糟糕,还是简单点,物理破除诅咒算了,反正上次这俩就想物理破除黑衣巫觋的诅咒,也就是直接将黑衣巫觋烧了。

    自然眼见李傕这么狂躁,这俩也不好说啥,只能听之任之。

    “我觉得,还是我去给你破除诅咒算了,你还是留在战场,毕竟结盟这件事需要你处理。”郭汜想了想说道,“更何况,我们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需要和军师通通气吧。”

    “……”李傕闻言嘴角抽了抽,之前打的是爽了,身后的士卒也稳了,但是锅怎么处理,这波肯定甩不掉,干不掉马超带的那群人,那就注定了这件事会暴露,罗马才没有帮汉室掩盖的意思。

    除非是汉室真愿意和罗马结盟,那么罗马伸手帮忙掩盖一下还是可以的,再说罗马和安息的仇恨,罗马直说自己干掉了安息不死禁卫,安息拿罗马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确实需要和军师交个底了。”李傕这时就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般,脑袋都有些耷拉,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就你去吧,顺手路过帮我将诅咒破除了,顺带将我们和安息的盟约带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解除盟约,这波真丢人了,其实我还真不想和安息翻脸。”

    “沃洛吉斯五世人不错。”樊稠叹了口气说道,他们三个对于沃洛吉斯五世的感官都挺不错,虽说也知道对方是叛乱上位的,但是这三人在这一方面没有什么偏见,反倒对于对方的能力很是佩服。

    “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其他人,毕竟这次的祸闯的有些大,好歹让他们也有些防备。”李傕侧头看了一下左右说道。

    “怕是会被他们骂死。”郭汜翻了翻白眼说道,“发吧,爱骂就骂去吧,反正不会少一块肉,更何况这次也不是我么的问题,安息居然先对我们动手了,脑子有病吧。”

    “对,这次是安息先对我们下手了!”樊稠闻言铿锵有力的说道。

    “就怕那群人不信啊,我们身上的黑材料实在是太多了。”李傕颇有些唏嘘的说道,其他两人闻言也是叹息连连,他们三个的黑材料,说是罄竹难书有些过分,但也是多的夸张。

    “算了,直接就说我们弄死了安息禁卫军,让他们小心一点,至于其他的爱怎么想怎么想,我们就这么一个性格,只是让他们戒备,给个结果就行了。”三人一想自己的黑材料,对视了一下之后,果断开启大魔王模式。

    洗白?不存在的,我们就这么黑,反正一两句话也洗不白,还不如就这么黑着,至少一黑到底,也省的别人胡思乱想。

    于是很快诸如徐晃啊,庞德啊,审配啊,曹仁啊,这些人就收到了西凉铁骑那边发过来的加急密报,然后这群人就差一口血吐出来了,你们连原因都不说一下,直接告诉我们你们将安息禁卫军砍死了。

    你们是想上天吗?给个理由啊,三位,好歹给个理由啊!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些在安息-罗马战场刷了一堆经验的将帅也不愿意离去,就算心中将这西凉三杰往死了骂,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说砍死就砍死,就这么任性。

    然而怎么说呢,李傕原本以为这件彻底成了黑材料的事情,绝对没有办法解释了,没想到罗马那边给李傕来了一个峰回路转。

    且说马超带着第七鹰旗军团拿着安息不死禁卫的首脑尸体回去,再一次刷到了一大堆的声望,甚至连加纳西斯都对于马超敬佩不已,毕竟这可是安息的城墙啊,说拆就拆了,不愧是塞维鲁钦点的将帅。

    “你说什么?”加纳西斯看着第七鹰旗军团的营地长难以置信的说道,“你重说一遍。”

    马超在罗马这边实在是没有什么交流的对象,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总是一副冷漠脸,跟其他人玩不到一起去,加之马超实在太拽,就干了两件事,但是这两件事都足够很多人吹一辈子。

    自然其他人都将马超的冷漠脸当作强者的高傲,再加上一群年轻人之中出了马超这样一个怪物级的人物,如果说只是普通的行高于众,罗马年轻一辈还会私底下诽谤几句。

    可问题是马超开的挂太大了,二十三四岁半神级别,统兵将阿特拉托美的亲卫打下了军魂级别,现在还将代表着安息城墙的不死禁卫给拆了,这种程度,完全黑不动啊。

    就跟当初中原科考那一次一样,题出的简单了,大家还没感觉,然而最后出了一个所有字你都认识,连起来你连意思都不明白的题,然后彻底奠定了蔡琰的学神地位。

    毕竟普通的程度还可以黑一黑,毕竟强的不算太多,但当对方强到让你感觉到自惭形秽,几十年都白活了的程度,还有心思黑对方,也是心智坚定了,问题是这种奇葩种少啊!

    以至于马超虽说高傲的简直不像话,但是其他人还是对马超保持着恭敬,毕竟马超也不是挑事的那种人,只能说马超常年冷漠脸,不喜欢和人交流,但是想想对方天才的身份,也就理解了,天才的怪癖啊,很正常,很正常,要理解,要理解。

    自然在这种情况下,马超回营和加纳西斯点个头,直接去自己营帐休息这种事当然没人管了,营地长自然会处理其他的事情。

    营地长再一次重复了之前的话,加纳西斯被两个消息震得目瞪口呆,如果说之前收到马超干掉了不死禁卫的消息,加纳西斯已经吃惊的异常了的话,那么现在,加纳西斯已经愣住了。

    汉池阳侯李傕下手诛杀不死禁卫,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扯淡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