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二章 物理破除诅咒

    该怎么说呢,现实有时候就是毒鸡汤,你的努力有时候只能用来证明自身天赋的上限。

    原本想要生擒第七鹰旗军团军团长的扎帕斯两人,被马超轻易的击溃,马超虽说只有二十四五岁,但毕竟已经算是傲立于武道巅峰之上的那一小撮绝顶高手,尤其是强行跨越了破界壁障之后,马超所有的属性都开始了爆炸性的增长。

    要知道马超原本就处于高速增长阶段,结果在这个时候居然强行破界成功,如果说之前马超的实力还是在线性成长,现在几乎是每日三变,成指数成长,以至于马超自己有时候都不能确定自己变强了多少,毕竟马超的成长直接是最基础素质的增长。

    这么一来,将马超当作常规炼气成罡级别罗马军团长的扎帕斯兄弟在交手的第一时间就遭遇到了重创,他们挑到的可不是他们所想的家猫,而是真正的猛虎!

    “怎么可能……”扎帕斯艰难的低头看着穿胸而过的长枪,那引而不发的力量,足够将他炸成碎片,之后缓缓的抬头看向面前那位冷漠的青年人,“半神……”

    马超冷笑着抽出长枪,塞维鲁送给他的骑枪质量好的惊人,该说不愧是修炼体系完备的罗马吗,就连这种破界级武者专用的装备居然都多到可以让马超随意挑选的程度。

    “杀!”马超靠着对方错误的判断,一波爆发迅猛诛杀掉一位,之后再无丝毫的隐藏,直接引动内气,转化成金蓝色的雷电,一时间噼里啪啦的电鸣声,配合着云气下无风自动的发丝,无不在告知对方,马超到底是何等强悍的对手。

    刚猛的长枪炸裂着金蓝色的电光,马超冷漠的挥枪,云气之下的他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并不算太过强大,普通士卒前赴后继依旧能击杀他,但是作为智慧生命,动手的时候威势可能会比实力更重要!

    “做好直面死亡的准备吧!”马超冷漠的看着对面,说着对面完全听不懂的话,但是那抑扬顿挫的话音如同雷鸣一般敲击在对方的心底,原本就被瞬杀一员的压力,配合着这种高傲和冷漠,瞬间夺走了安息那名内气离体强者的心智。

    年轻,强大,英俊而又具有野性的马超,那眼眸之间的平静,让对方瞬间读懂了马超的意思,在对方的眼中他只是蝼蚁。

    “我投降!”安息的内气离体强者第一时间高吼道,跟着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也不过是混口饭吃,现在这艘破船已经要沉了,何必将自己搭上,更何况追随这样一个年轻而强大的统帅,未来就是希望!

    拥有着他心通的马超瞬间就听懂了对方的话,但是马超的面容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无风自动的发丝,崩裂着金蓝色的电光,冷漠的面容根本没有人能明白他内心的思虑。

    马超策马前行,看起来像是认同了对方的投诚一样,唯有侧身而过的时候,左手的剑光闪了一瞬,一颗头颅在天空之中打着旋儿落下,弹了弹,仰面朝上的面颊凝固着惊容,仿佛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

    “我讨厌叛徒,不管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马超冷漠的策马前行,身上金蓝色的电光已然消失,但是身边仿佛萦纡着一种强大而逼人的气势,以至于发丝至今不能回落。

    感受了一下自己脑后炸起来的发丝,马超面色一黑,正面的安息士卒都感觉到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甚至马超的麾下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军团长怒了,一时间第七军团的士卒疯狂的怒吼,忘我的厮杀,原本已经落入下风的不死禁卫直接朝着深渊滑落。

    【这招怎么用完,小爷我的头发总是要炸成这样。】马超不爽的动了动脑袋,但是发丝就像是为了彰显马超的愤怒一样,炸裂了开来。

    “不……”尤帕尔在扎尔斯被马超一枪钉穿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在马超瞬杀另一位的时候已经彻底绝望了,全完了,安息不死禁卫全完了。

    “汉军,我现在自杀,我等盟约可还有效,你可还能将第七鹰旗军团烧给我!”尤帕尔惊惧的同时已经进入了彻底了冷静,甚至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直接用已经无法挽回的命运算计一波汉军。

    此话一出,罗马第七鹰旗军团瞬间对于身边的汉军有了些许的戒备,他们在靠近之后就已经发觉了汉军的身份,这并不是他们罗马的鹰旗军团,而是他们最大的对手——汉军。

    “我现在就弄死你!”李傕怒骂道,被尤帕尔最后一句话气的够呛,直接率领着本阵奋不顾身的突击到了尤帕尔的面前,一枪将尤帕尔刺于马下。

    “我以安息七大贵族,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之名诅咒你们汉军不得好死!”尤帕尔死死的抓住从自己胸口捅穿过去的长枪,面色狰狞的怒斥道,“以埃斯范德亚尔之名,这份诅咒永不消除!”

    李傕看着死死地握住自己长枪,近乎因为愤怒目呲俱裂的尤帕尔那疯狂的诅咒,不由得怒极反笑,“就凭你这句话,范德埃斯,对了,什么名字,他心通都没记住,反正就你刚刚说的那个被除名了!”

    尤帕尔闻言一口逆血吐出,再无生息,不是被捅死,而是被活活气死,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悲剧。

    “诅咒我?安曰,刚刚那个混蛋说的是那个家族,你知道不?”李傕冷笑着询问道。

    “安息七大贵族,东部贵族的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一个支配着安息的超级贵族。”安曰赶紧回答道。

    说实话,以前这些人在安曰看来都是大爷,现在,他已经踩了好几个前大爷的脸了,顺带已经弄死了很多以前所谓的大爷。

    “回头给我做一份地图,我们将这个家族全砍了。”李傕极其残暴的说道,面对一个迷信到爆炸的家伙,居然敢说诅咒。

    “哈?”安曰一脸不解的看着李傕,印象中李傕在战场上是挺残暴,正常情况下还好了,再说不就是被人哔哔了一两句吗?至于这么夸张的还要跑回去杀全家吗?

    毕竟埃斯范德亚尔家族距离这边千多里,到两千里,在安息版图最东边啊,短腿铁骑跑回去一趟要一个月吧,

    “怎么做不到吗?”李傕冷漠脸,作为一个严重迷信的家伙,最恨的就是诅咒,巫蛊这些东西了。

    这一方面就算是李儒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李傕的迷信程度简直都属于没救的那个程度了,于是李儒为了省事教会了李傕大量破除诅咒的法术,不过都属于物理系的破诅咒方式。

    其核心就是白起诛杀仙人那一套,管你是真诅咒还是假诅咒,管你是真仙人还是假仙人,对我有害的那一套,绝对有破除方式,你说没有?那只是没有掌握到方法,详见鬼怕恶人系列之强行破诅咒!

    总之自从学会了这一招之后,李傕的迷信程度直接突破天际,而且还是贼不要脸的那种,只有对我有用的有效,对我有害的统统干掉!

    鉴于敌方对于自己施展了诅咒,李傕当即反应就是破除诅咒,这个诅咒好破除,反正是以什么什么之名的玩意儿,只要将什么什么给干掉就行了,简单有效直接。

    “能能能,没问题,这一战结束我马上画地图。”安曰近乎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怎么不能,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

    尤帕尔一死,安息不死禁卫基本上算是彻底走到了末路,第七鹰旗军团打这玩意儿虽然棘手,但是靠着近乎卡帧的视觉反应,他们的攻击精度远远超过了西凉铁骑那种凭感觉,看脸看经验的攻击方式。

    同样李傕等人也关闭了各自的军团天赋开始依靠自身的素质去击杀不死禁卫,这是一个练兵的大好时机。

    两个军团联手耗费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将安息不死禁卫彻底拿下,不得不说,若非有西凉铁骑这等开挂一般的防御水准,面对安息不死禁卫,就算是第七鹰旗军团也基本不可能战而胜之,对方的坚韧程度和防御强度,对于骑兵来说实在是太过麻烦。

    不过在拿下之后,不管是西凉铁骑,还是第七鹰旗军团双方都很自律的和对方拉开了距离,看着那一地的尸首,第七鹰旗军团的士卒看向铁骑的神色明显的凝重了很多。

    和不死禁卫交手过的他们可是很能认知到这个军团到底有着怎样的强大,至少仅凭着他们面对对方有些困难。

    同样西凉铁骑看着第七鹰旗军团的士卒也带上了自然的审视之色,别的不说,就之前联手覆灭不死禁卫的时候,对方后来那种精准到爆炸的砍杀,很明显的说明了一个事实,这军团认真起来,是可以伤到他们的。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普通士卒的想法,而马超和李傕则是面做思虑状,一副要打不打的神情,实际上心态快要爆炸,尤其是马超,现在更是烦躁,怎么出来散个心都能遇到这群混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